<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子夜鸮 > 第五百八十二章 阿喀琉斯
    “女人,我阿喀琉斯才到战场,你已被我刺中,穿透了肚子,你马上就要一命呜乎,是你给了我巨大的战场荣誉。”阿喀琉斯高声说着,一矛击中彭忒西勒亚,使她重伤,但他还不罢休,继续上前。

    奥林匹斯山

    自彭忒西勒亚来了特洛伊,阿瑞斯(ares)就一直关注特洛伊的情况,此次城外的战场情况,也是关注的重点。

    阿瑞斯知道阿喀琉斯的厉害,知道彭忒西勒亚肯定不会是阿喀琉斯的对手,但是彭忒西勒亚都已身受重伤,阿喀琉斯还不打算放过她,要赶尽杀绝。

    这让他非常的愤怒,也非常悲痛,迅速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化成一道血光,朝着特洛伊就冲了下去。

    但就在这时,“轰”一的声,就算是在冬天,还是一道雷电落下,直直劈在阿瑞斯的身前,逼使阿瑞斯止住了脚步。

    这是宙斯(zeus)对他提出的警告,也是万神之父宙斯的意志,阿瑞斯不敢违抗,无可奈何站在半路上,没有在前进。

    只是脸色铁青,眸子几乎冒出火来:“彭忒西勒亚,阿喀琉斯。”

    阿瑞斯看着特洛伊城的战场上,彭忒西勒亚躺在了地上,暗暗发誓,如果彭忒西勒亚遭遇了不测,他一定要阿喀琉斯付出代价。

    “命运早已注定了的事,阿瑞斯为何还如此冲动?”奥林匹斯山上,宙斯喃喃的说着。

    赫拉(hera)没有说话,虽说诸神早就已经准备了剧本,但真正面临自己儿子或女儿阵亡,还是有着巨大悲痛。

    阿喀琉斯首杀,就杀了阿瑞斯的女儿,立刻为自己竖了大敌,可以说,已经决定了死亡的命运如果凡人无法杀掉阿喀琉斯,那阿波罗(apollo)不动手,也有阿瑞斯动手。

    但这就是凡人的命运,她转了话题:“亲爱的,帕里斯已回来了,马上就要和阿喀琉斯战斗,我看帕里斯应不会是阿喀琉斯的对手。”

    “噢,那就允许阿波罗顾看,帕里斯现在还不能死。”宙斯说着。

    赫拉听了宙斯的话,点了点首:“阿波罗已经去了,他对这个帕里斯王子,还是很顾看。”

    目光看下去,果然,战场上一团金光,阿波罗已经迅速赶到了帕里斯周围,只是凡人看不见而已。

    此刻特洛伊城外战场,彭忒西勒亚全身无力,脸色苍白,眼前一阵发黑,手中的巨斧再也抓不住,哐一声掉在了地上。

    面对即将对她施展雷霆手段的阿喀琉斯,她完全无力阻挡,只能眼睁睁的等待着厄运的降临。

    阿喀琉斯正准备上前给彭忒西勒亚最后一击,就在这时,一只长矛出乎意料的从远处向奔袭而来。

    长矛速度极快,电光火石间,就已掷到了阿喀琉斯的身侧。

    “噗。”长矛袭来突然,还是侧面偷袭,但阿喀琉斯反应迅速,迅速举起手中的盾牌,只听一声,长矛仅仅刺入了盾几寸深,就再也刺不进去。

    刚才裴子云刚刚将摩利翁击杀,就看到阿喀琉斯掷出长矛将彭忒西勒亚女王击伤,哪里还会给第二次机会,赶紧将长矛朝着阿喀琉斯掷了出去。

    长矛的效果不错,有效阻挡了阿喀琉斯的前进,没有让他继续追杀彭忒西勒亚,且成功将阿喀琉斯的目光吸引了过来。

    阿喀琉斯感受着长矛传来的力道,内心微微惊讶,这种力道特洛伊似乎只有赫克托耳才有。

    “难道赫克托耳也来了吗?”他暗暗想着。

    “是谁?赫克托耳,难道是你吗?”阿喀琉斯高声说着。

    整个特洛伊也就只有赫克托耳引起了阿喀琉斯重视,别人一律没有被阿喀琉斯放在眼中,所以感受到袭来的长矛中这么强劲的力量,阿喀琉斯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赫克托耳。

    他顺着长矛袭来的方向转头一看,发现是一个不认识的年轻人,年轻人穿着白色的衣服,腰间挂着剑,整个人看起来气宇轩昂。

    阿喀琉斯不知道眼前之人是谁,问着:“你是谁?”

    只听年轻人说着:“我是特洛伊的王子帕里斯,来吧,阿喀琉斯,有我在,你不能杀得彭忒西勒亚。”

    裴子云说着,又对着几个亚马逊的女战士:“快,赶紧将彭忒西勒亚女王扶走,记住一定要保护她。”

    几位亚马逊的女战士赶紧过来抬起了受伤的彭忒西勒亚女王,趁着战车朝远处的特洛伊城而去。

    阿喀琉斯并没有趁机攻击,对他来说,一个女人,远不及帕里斯重要,他紧紧盯着裴子云,高声说着:“原来你就是罪魁祸首帕里斯,这一切都是因你而起,你去死吧!”

    说完,阿喀琉斯拿起了一根长矛,瞄准朝着裴子云掷出。

    “咻。”

    长矛化成一道流光急速朝着裴子云刺去,裴子云举盾一挡。

    “砰。”

    长矛刺入了盾牌,矛尖更是穿透了六层牛皮,刺破铠甲,裴子云一让,及时的躲闪了过去,才避免了长矛刺穿身体的结果。

    “真是可怕的力量,这就是最强大的英雄的力量?”裴子云暗想,同时感叹着阿喀琉斯力量的强大。

    这时,裴子云感受到阿波罗的靠近,想必是打算在自己抵挡不了情况下,出手救助自己一次。

    阿波罗一直对特洛伊很友好,特别是经常献祭的帕里斯,更有着好感,所以上次阿波罗才会直接拦下赫拉克勒斯。

    这次,阿波罗从奥林匹斯山上看见了裴子云对阵阿喀琉斯,知道他不可能是阿喀琉斯的对手,直接起身赶来,打算在关键时庇护裴子云。

    帕里斯现在还不能死,这是诸神的共识,阿波罗来到战场上帮助裴子云并没有和阿瑞斯一样遭到了宙斯的拦截。

    “不过,我现在并不需要阿波罗的帮助,就能抵挡的住阿喀琉斯的进攻。”

    “虽阿喀琉斯的力量强大,且还刀枪不入,但我并不是击杀他,而是拖住他,与他缠斗,这对我来说不难。”

    “阿波罗的眷顾,用一次少一次,这次就不必了,让你阿喀琉斯看看我的技巧吧!”裴子云暗暗冷笑。

    裴子云拿着长矛,自己就是宗师级别的武技,此时可以用武技抵消阿喀琉斯力量上的优势。

    而阿喀琉斯在看见自己全力投掷出去的长矛被裴子云挡住,也微微诧异,他没想到这帕里斯王子这样强大,看这力量,已和赫克托耳不相上下了。

    这种力量的帕里斯值得他重视,于是再次从士兵手中接过长矛,朝着帕里斯扑了上去。

    “帕里斯王子,你的表现让我有些诧异,但上次枪尖偏了,没有刺中你,这次我一定要杀死你,让你涌出的鲜血喂饱战神的肚肠。”说罢,离着裴子云还有两米时,阿喀琉斯手中的长矛急速朝着裴子云一刺。

    “蠢货,你刚才就差点杀了战神的女儿,现在还说这话。”裴子云眸子寒光一闪,长矛轻轻一格,只听“噗”一声,一股柔力抵抗住了阿喀琉斯的长矛,接着身体一闪,躲开了阿喀琉斯的袭击。

    阿喀琉斯见自己一击并未奏效,对着裴子云进行了连刺。

    裴子云尽展所能,连续闪让,手中长矛也连连的格挡,用的就是以柔克刚的原理,虽不断后退,连连闷哼,却没有露出破绽,并且时不时的瞄准机会,反击了阿喀琉斯,使得阿喀琉斯不得不回防。

    “阿喀琉斯,大家都说你很厉害,已接近神灵,你就这点本事?”裴子云讥讽的说着。

    他说这句话是别有用心,刚好感觉到有许多神灵的目光注视这里,正好可以给阿喀琉斯上点眼药,在诸神心中埋下一根刺。

    “阿喀琉斯是一个凡人,这样强大,并且接近神灵,这让诸神会怎么想。”裴子云心中暗暗冷笑,到时有的阿喀琉斯哭的时候。

    阿喀琉斯大怒,他实在想不到,帕里斯说话如此的尖酸刻薄,反击着:“帕里斯,你不用高兴的太早,等一下你就要接受命运的裁决。”

    “如果只是嘴上说说,这套对我并不管用。”裴子云说着。

    阿喀琉斯哪里忍得了裴子云的挑衅,再加上进攻了这么久,连一个帕里斯都拿不下,这让他感觉颜面尽失。

    “嘿。”阿喀琉斯暴喝一声,手中长矛突闪电一样疾刺,这次真又快又狠,裴子云再次用手中长矛格挡。

    “当。”但此次从阿喀琉斯长矛上传来力量十分巨大,并且还含着无坚不催的意志在内。

    “啪。”裴子云长矛上的柔劲,立刻克制不住,经受不住,应声而断,甚至心脏一闷。

    “可恶,以柔克刚,果然是弱者的哲学,对真正的强者无用。”裴子云以前也欣赏着太极原理,但自太极高手被散打打成狗就怀疑了。

    以现在的境界,更是可以把这要旨发挥到极点,也发觉它的作用有限。

    “如果以柔就可克刚,还要力量干什么?”裴子云心中郁闷,用力向后一闪,躲开了阿喀琉斯紧接刺来的长矛,见彭忒西勒亚已经远去,于是不在和阿喀琉斯硬碰硬。

    “阿喀琉斯,你的力量的确与神一样伟大,我和谦让神一样避让你。”裴子云又狠狠给诸神心里下根刺,跳出缠斗,向着特洛伊城逃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