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子夜鸮 > 第五百七十六章 必死的人
    “不,你来的太快了,我只是没有安抚好它们而已。”喀耳刻声音从宫殿内传了出来,接着率着一帮仙女从宫内款款而出。

    喀耳刻柔情脉脉:“帕里斯王子,你回特洛伊,将面临着可怕的命运,如果留在这里,也许能平安的活下去。”

    裴子云知道喀耳刻说的是事实,如果是原来帕里斯,回到特洛伊去,无疑很快就将面对命运的裁决。

    但是自己不一样,他来到这个世界,本就是为了目的而来,金苹果还没有拿到手,梅花任务还没有完成,他怎么可能躲避?

    只能迎难而上,尽快提升力量,用来面对即将到来的命运。

    “不,喀耳刻,谢谢你的好意,但我还是决定回到特洛伊去,那里才是我的家,如果回去有可怕的命运,那我更需要面对它。”

    “帕里斯王子,既你这样坚决,我也就不阻拦你了。”说着,喀耳刻很遗憾的把海图递给了裴子云。

    裴子云接过海图后,确认一遍,才露出了笑容:“喀耳刻,你帮助了我,并不会后悔的。”

    奥林匹斯山

    诸神坐在了云雾周围,通过它,看见了帕里斯王子乘坐着海船回返特洛伊。

    这是超出诸神意料的事,本来他们是打算发配帕里斯王子很长时间,特洛伊战争快结束时才让帕里斯回到特洛伊。

    但是此刻,帕里斯才离开了一个月,就顺利找到了海图,踏上了回转特洛伊的路途。

    “需不需要阻挡帕里斯回特洛伊?”雅典娜(Athena)向赫拉(Hera)问着。

    赫拉本意是打算阻拦帕里斯的回归,但宙斯(Zeus)却有一番打算,说着:“并不需要,但可以把阿喀琉斯调过来了,现在差不多是他上场时。”

    现在特洛伊之战已过去了两年,刚好和历史上特洛伊之战爆发时间重合,这个时候,阿喀琉斯刚可以参战。

    就在这时,云雾的画面斗转,变成亚马逊的场景。

    “看啊,亚马逊女王也要来特洛伊了。”赫拉看着云雾中的场景说着。

    此时亚马逊王国,彭忒西勒亚女王正准备参加战争相应物资,诸神可以预见亚马逊的彭忒西勒亚女王要来特洛伊了。

    “是不是对亚马逊继续动手。”雅典娜问,诸神已定下了策略,要对亚马逊出手,逼迫彭忒西勒亚女王参加特洛伊之战。

    历史上,彭忒西勒亚就是在神灵干扰下,打猎时不小心杀死了妹妹,从而受到了命运三女神的追杀,为了赎罪,她不得不参加特洛伊之战,最终也牺牲在了特洛伊战场。

    赫拉看了眼远处的阿尔忒弥斯(Artemis)和阿瑞斯(Ares),说:“本来是要彭忒西勒亚杀死妹妹,促使她上特洛伊战场,现在她自动来了,就不必在继续对她动手了,我们还得考虑阿尔忒弥斯和阿瑞斯的心情。”

    雅典娜轻轻点了点头,算是答应。

    这些都是裴子云改变“剧本”而产生的细微变化,看起来非常自然,连奥林匹斯山的诸神都没有起疑心,只能去纠正。

    希腊人营地

    此刻这些人在这里扎营已有几年时间了,也就意味着背井离乡有几年了。

    营地一开始相对简陋,渐渐建设的功能越来越完善,现在已是一个城镇,营地中央的大帐早已是石材建筑,这些都是从周围的石山上开采出来,用的还是特洛伊周围民力。

    中央大帐周围,一些重要英雄王子大帐,有一些是石建,一些木建,只有普通士兵的营房还是帐篷,但也比当初时更完善。

    此刻,在一个屋中,希腊预言家卡尔卡斯从梦里醒来,叹了口气。

    “主人,您渴了吗?我带来了蜜酒。”仆人看见了,他举高蜡烛,让更多光照亮着屋内,并拿出了一个银制的酒壶。

    “给我来一杯吧!”卡尔卡斯心跳的很快,他没有拒绝殷勤,刚刚有神灵出现在了梦中,告诉一个消息,要他和奥德修斯将阿喀琉斯迎接到特洛伊来。

    “预言家就是这样辛苦。”一口干了酒,卡尔卡斯从床上起身穿衣,迅速的去了奥德修斯的营帐内。

    蜡烛火中,奥德修斯正在连夜写信,看见卡尔卡斯从外面走了进来,脸色不由微微一变,但掩饰的很好,脸上恢复了笑容。

    “奥德修斯,诸神又有差事交给我们了,我们必须去请阿喀琉斯,无论他以什么理由都不行,我们必须把他请来。”卡尔卡斯进来后,并没有与奥德修斯寒暄,直奔主题。

    “我明白了,只是阿喀琉斯的母亲忒提丝可不是一般的女神,她会不会阻挡我们的使命?”奥德修斯脸一沉,顾忌的说着,正因是受神眷顾的人,知道许多的秘辛,对阿喀琉斯的母亲的地位和力量,还是比较了解。

    忒提丝是海神涅柔斯和海洋女神多丽斯的女儿,这个身份还罢了,关键是她在泰坦之战时,曾召来百臂巨人帮助宙斯反抗泰坦神,是为了宙斯立下了赫赫功劳。

    这情直接说明了她的地位。

    卡尔卡斯脸色也有点阴沉,却说着:“这是神的事情,我们只要尽我们的所能就行。”

    有一句没有说,既神灵安排了做这事,肯定会考虑到忒提丝影响,相信这时已经有神灵去了。

    而且他也相信奥德修斯可以明白其中的关系,为了不直接得罪一位神灵,他并没有把这个事情点明。

    奥德修斯听到卡尔卡斯的话,心中考虑了一下,说着:“可以,我明天就和阿伽门农统帅说下这个事情。”

    经过这几年的战争,阿伽门农统治权威越来越深入人心,大家渐渐也对他产生了信服。

    相信不出意外,阿伽门农攻占特洛伊,取得这场战争胜利时,就是他威望抵达顶点之时,只是这并不符合诸神的利益。

    但此刻,大家对于阿伽门农还是非常信服,有什么事都会禀报。

    海洋·宫殿

    遥远的海底,一座深藏在水下宫殿,宫殿一点也不受海水的影响,金碧辉煌。

    此时,在海底宫殿内,忒提丝若有所思,打开了面前的水镜,水镜显出了卡尔卡斯和奥德修斯的对话。

    并且卡尔卡斯和奥德修斯的对话全部听在耳中。

    “这天终于来了。”忒提丝心中愤怒,当初为了战胜命运,她不惜将阿喀琉斯放在冥河之水中浸泡,让他变成不死之身,但最后功败垂成。

    后来,还是为了对抗命运的安排,她将年幼阿喀琉斯托付给斯库罗斯岛的国王吕科墨得斯,希望他能将阿喀琉斯养大成人,从而摆脱残酷的命运安排。

    但花了心血,还是逃不过命运,当她看见两个凡人讨论着要将阿喀琉斯接到特洛伊去,心中就忍不住一阵震怒。

    她要教训这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凡人,让他们明白忒提丝孩子不是他们可以算计的,想到这里,就要起身。

    “可敬的忒提丝,您想去干什么呢?”就在这时,一个少年出现,手拿着缠绕着双蛇杖,带着略有些轻佻的笑容,耳后与脚髁处的小小羽翅还在拍打,看起来是刚抵达。

    “是赫尔墨斯(Hermes)!”

    赫尔墨斯持着蛇形权杖穿入海水,直接抵达了忒提丝的水下宫殿,看着正要起身的忒提丝。

    忒提丝沉默不语,她知道赫尔墨斯此来,肯定要阻止她。

    果然,只听赫尔墨斯继续说:“您不是早就知道,并且答应了,不干涉阿喀琉斯的命运?”

    忒提丝还是沉默,她心灰意冷之下,确实答应过这样要求,但阿喀琉斯毕竟是她的孩子,看见了即将面对的命运,她又怎么忍心,所以才忍不住要去阻止。

    “不要与宙斯对着干,你知道,这事关宙斯的命运,他不会宽容。”赫尔墨斯收敛着笑容,真诚的提出了警告。

    “可是预言未必是我,墨提斯未必是,我也未必是。”面对赫尔墨斯的咄咄逼人,一直保持沉默忒提丝忍不住开口。

    “忒提丝,你说的没错,可只要有一丝的可能,宙斯都不会放过。”

    赫尔墨斯的话已近乎威胁,明确告诉忒提丝,这次是宙斯感觉到了威胁,你不要插手,否则连你一起收拾了。

    忒提丝沉默,普罗米修斯的可怕预言困扰着宙斯,墨提斯是宙斯的第一任妻子,也是雅典娜的母亲,但就是这样,宙斯都毫不留情的将她吞进了肚子里,何况是自己?

    命运是多变的,墨提斯不能完成预言,接下去就是自己(忒提丝),也许未来还有别的女神。

    有嫌疑,就得消灭,这就是宙斯逻辑,要不是忒提丝是神灵,也许杀掉才是更好的解决方法。

    “而且,珀琉斯,您的丈夫,不过是宙斯的孙子,但阿喀琉斯的神血,已快赶上赫拉克勒斯了吧?”

    “这样不断增长的神血,太让神震惊了。”

    赫拉克勒斯完成12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得以封神,这算是命运的安排,但诸神再也不想看到人类英雄中有赫拉克勒斯一样的英雄出现了。

    而现在看来,拥有浓郁神血不断逼近赫拉克勒斯的阿喀琉斯是最可能具备这个条件,甚至可能超越赫拉克勒斯。

    “所以,他必须死。”赫尔墨斯下了一个定论,带着神灵特有的冷淡和坚决,听着这话,忒提丝退了三步,发出一声沉沉叹息。

    作深爱着自己孩子的母亲,还有什么是看着自己孩子死在了自己面前,而自己却无能为力更让伤心的呢?

    可她没有办法。

    特洛伊之战的根本原因,就是普罗米修斯的可怕预言:“一个错误的婚姻,将使众神之王面临毁灭。”

    命运流转到墨提斯,还没有等雅典娜降生,宙斯吞了她。

    现在到了忒提丝,宙斯就安排忒提丝与凡人英雄珀琉斯结婚,并且生下了阿喀琉斯。

    为了合理合情的杀死命运之子阿喀琉斯,宙斯发动了特洛伊之战,至于说剪除人类中英雄,只是附带。

    因此阿喀琉斯的死亡已成了定局,别的都可以活,就他必死无疑。

    赫尔墨斯同情的看着她,说着:“忒提丝啊,别去阻挡,否则再多情分和功劳,都会因面临宙斯的怒火和雷霆而无用。”

    说着,赫尔墨斯翅膀一扇,瞬间就消失在了海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