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子夜鸮 > 第五百七十一章 命运之走廊
    “咦,这种不强的怪兽也引起了空间收割。”裴子云用长矛将怪兽钉死地上,就有着感觉,不过没有立刻去看,而是检查着水手。

    水手全身被血染红,已是出气多,进气少了,裴子云缓缓将水手睁开眼合上,自己也算是为他报仇了。

    这时,才心神微微沉入空间,只要闭上眼睛,就感觉到自己融入一个空间。

    黑暗虚空,一片漂着的地面,上面有着建筑,一个是完整的小殿堂,还有一个是才开始形成的廊柱和地基。

    “自己刚杀死的怪兽并没有和以前杀死的怪兽一样,变成廊柱和铁制雕像,是因血脉太过稀薄?”

    这处似乎永远是夜中,只有小殿堂带着微光,并且新形成的廊柱也带着微光,照亮了廊柱的浮雕。

    一处短小的廊柱,多出了浮雕,很明显是才杀死的怪物,丝丝微小的雾气在它上面散出,廊柱也高了些。

    “很明显这个能增加底涵,只是相对少点。”裴子云心下大喜,知道这是空间中希腊神殿渐渐成型的征兆。

    这样的话,来到海岛来对了,裴子云抬首望去,只见林间隐藏着不少跟刚刚差不多的怪兽。

    裴子云提起长矛,走入了丛林间。

    还没走多远距离,突背后一阵腥风袭来,裴子云早就发现了它,只是这时故意装着没有发现,麻痹怪兽。

    在身后腥风即将抵达时,裴子云一挪,轻易避开了怪兽的袭击。

    裴子云定睛一看,只见一只跟刚刚自己杀死的怪兽长得一模一样的怪兽正垂涎着望着自己,四只微曲,一双血红双眼正死死的盯着自己,显是再次做好了扑击的准备。

    裴子云哪还会给它这样机会,提起长矛,足下一点,身体就以奔雷之势,急速窜了出去。

    “唰。”已前扑的怪兽在裴子云袭来一瞬间,四足腾空,高高跃起。

    “死!”裴子云双腿弯曲,跪倒急速冲去,长矛刺向了四足腾空,扑来的怪兽。

    “噗。”长矛刺入怪兽腹部,并且在裴子云和怪兽互相前冲下,在怪兽的腹部拉出了一条长长伤口,几乎开膛破肚。

    “嗷!”

    “嘭。”

    怪兽惨叫落地,身子重重砸在地面上,血液浸透了周围的土壤。

    裴子云站了起来,提长矛走到怪兽前,用长矛戳了戳身体,已是毫无声息,显已经死亡。

    迅速将心神沉入空间,再次看见立着十二根廊柱,又有一根廊柱出现了浮雕,又长了一点点高。

    裴子云心中喜悦,看着林间若隐若现的怪兽,觉得自己是走入了一座宝山,入了宝山岂有空手而归的道理,想明白此处,他、提着长矛,快速朝着最近的一只怪兽扑去。

    “噗噗噗!”不大一会,裴子云就已在丛林内杀死八只怪兽,但看着一眼望不到边丛林,裴子云擦了擦额上的汗,又再次冲杀了出去。

    “轰轰轰!”

    随着裴子云在林间的大砍大杀,不断杀戮,空间内十二根廊柱都不断有浮雕出现,且本来长短不一样廊柱也渐渐长齐,地基上铺上了大理石。

    “有点是神殿的样子了。”看着空间内不断的出现的变化,裴子云暗想。

    “吼。”

    连连的杀戮引起了注意,一声巨大兽吼在不远处林间传来,裴子云循声音看了过去。

    只见这怪物有一颗狮子的脑袋,山羊的身子,蛇的尾巴,这样组合,让裴子云略显怪异,感觉是拼接起来的怪物。

    再仔细瞧去,发现怪兽和他刚击杀的海怪的气息有点相似,它比刚刚猎杀的怪兽强大多了。

    “算是这里的王者?”裴子云想着。

    怪兽不疾不徐踏着步子,慢慢朝着裴子云而来,大概立着十米远距离停下了。

    它静静打量着这个不速之客,发觉这人似乎就是前段时间那位神秘的幻影叫自己等待的命运之人。

    “吼。”

    它仰天发出一声咆哮,声音震动山林,怪兽并不愿意久久等待,它要尽快将宿命之人杀死,也许自己就能永远强大下去了。

    只见它四肢弯曲,瞬间扑向了裴子云,离着大概有五米距离时,嘴巴张开,朝着裴子云喷出一道巨大火柱。

    裴子云微惊,没有料到怪物还能喷火,但只是一闪,就险险的避开了这火柱的袭击。

    “吼。”怪兽紧追,朝刚刚闪过喷火裴子云张开了血盆大口,咬了上去。

    裴子云没想到怪兽难缠,不但喷火,速度迅捷,顿时觉得不能被动,应迅速将这怪兽击杀,口中轻喝。

    “风之轻灵。”

    瞬间裴子云感觉身体一轻,有一股风将身体包裹,一用力,身体和离弦之箭一样,窜向怪兽的侧后方。

    “轰。”怪兽不似以前遇到过任何一只怪兽,在裴子云饶向侧后方时,羊身和蛇尾,瞬间也喷出了两道巨大火柱。

    “可恶,我似乎听说过这种怪物的名字,让我想想。”裴子云心里郁闷,怪兽不按常理出牌,谁见过身子和尾巴能同时喷火?

    对了,嘴巴也能喷火。

    裴子云此时刚刚闪到怪兽的侧后方,虽特技强大,速度更是快速,但怪兽火柱袭击也似乎是预备好了,根本没有给一点反应时间。

    避无可避之际,裴子云将两只胳膊举在身前,同时身子急速后退。

    “砰。”

    火柱撞击在了裴子云交叉在身前的手臂,火焰灼过,手臂上衣袖顿时烧成灰烬,只是肌肤上闪过一丝金属的光,皮肤通红,却终是毫无损伤。

    “这是铁铸铜灌的力量。”

    裴子云眼神一凝,持着长矛,用力一掷。

    “咻。”长矛以极快速度划破了长空。

    “噗。”

    喷完火焰的怪兽没有调整过来,没有避开裴子云掷来长矛,长矛深深扎进了怪兽身体。

    “嗷。”怪兽吃痛之下,发出了一声愤怒的兽吼。

    裴子云在投掷出长矛瞬间,就拔出了长剑,扑了上去,怪兽并没有避让,尾巴一点,又喷出了一道火柱。

    裴子云举起左手胳膊抵挡火焰,急速前进脚步没有半点放慢。

    “噗。”长剑斩在怪兽身上,溅起血花,裴子云有力一划,在怪兽身体上划出一道巨大伤口,鲜血涌了出来。

    怪兽吃痛下扭转了身体,调转头颅就要喷出火焰。

    “风雷刺!”裴子云剑光一闪,长剑在怪兽嘴里刺了进去,从头颅后面透了一截剑尖出来,右手急的一个旋转,长剑在怪兽的头颅里一搅。

    “嘭。”

    “啪。”

    长剑折断,但这个怪兽重重跌向地面,激起了一片灰尘。

    “青铜剑就在这样脆。”裴子云丢掉了断了一半的长剑,拔出了长矛:“长矛还可以用。”

    怪兽的身体还在抽搐,还没有完全死亡,裴子云端详着:“这应该是喀麦拉(Chimera),上半身是狮羊合体,下半身是蛇,头和蛇尾都会喷火,是九头蛇许德拉的后代。”

    “不过据说在吕喀亚大肆破坏,在珀勒洛丰被骑飞马柏修斯杀死,怎么现在还有,就算有,应该是下代的后裔,为什么还这样强?”

    正想着,喀麦拉吐出了最后一口气。

    死亡瞬间,裴子云的空间就一震,一只巨大喀麦拉怪兽雕像落了下去,本来它应该产生一根廊柱,但是现在十二根廊柱已满了,只见下面地基一亮,迅速覆盖着大理石,以及产生石阶。

    裴子云的灵魂落下,扫看去,只见着神殿除了没有墙,没有顶盖,已经形成了规模,地面是大理石铺成,台阶十二阶,发出微光,照亮了周围廊柱,廊柱上满是怪物的雕像,每个都在怒吼。

    “不错,不错。”裴子云才想着,突“轰”一声,三个雕像的心脏浮出一颗血珠,这血珠在空间看起来很大,浅红带着白,一出现,就相互绕着旋转,发出了神秘的气息。

    “这是什么?”这道信息传递,身体自动举脚,向着里面而去,三滴血液的魔力,似乎驱使着自己向着一处而去。

    “可恶,大意了。”裴子云喊着:“空间,镇压!”

    “轰!”空间立刻启动,一道道波纹镇压着,身体立刻恢复了控制,才想检查,微光一闪,眼前快速出现一梅,并迅速放大,变化成一个带着淡淡光感的资料框,心神一看。

    “任务:前往阴阳之间的缝隙,穿过命运渠道,释放出妖族之心,杀死提丰,获得一日天下。”

    “咦,系统要求我去阴阳之间的缝隙?”

    “还有,妖族之心是什么,这阴阳之间的缝隙能杀死提丰?”

    “一日天下又是什么?”

    裴子云蹙眉,良久说着:“罢了,先去看看。”

    一旦不镇压,三滴鲜血的信息,就促进身体自然向着一处而去,穿过丛林,就看见了一排排白杨树和柳树。

    “咦,这白杨树和柳树有着特殊的气息——这是某个神灵的圣林。”

    身体继续向前,就看见了二条河,这两条河与别处不同,带着幽黑的色泽,汇集在一处,灌到了地下。

    “这种气息,是冥河。”

    “我明白了,这里是俄刻阿诺斯海滩,当年奥德修斯就曾来到这里,这里两条黑河即菲律弗勒格通河和库奇托斯河,并且流入阿赫隆河。”

    “两条黑河其实是冥河的支流,在山谷一块岩石会发现一个裂口,当年奥德修斯就在里面给亡灵祭祀,与幽灵交谈,并且通过了预言家提瑞西阿斯而找到回家之路。”

    “这里的确是阴阳之间的缝隙,是人间和冥土的交叉口,刚才的圣林,想必就是珀耳塞福涅(Persephone)的圣林。”

    “我竟被风吹到这里了,这可是希腊世界的边缘。”

    “可以说,这已经是奥林匹斯山统治的薄弱之处,是古老泰坦族的海神俄刻阿诺斯(Oceanus)管辖的范畴。”

    “我驱逐出特洛伊,是不是驱逐的太远了?我是不是也要祭祀下,让预言家提瑞西阿斯指点下回家之路呐?”

    俄刻阿诺斯(Oceanus)是泰坦神族,是大洋河流之神,与妻子泰西斯(Tethys)生了大洋神女(俄刻阿尼得斯)和几乎世上所有的河流泉水,在奥林匹斯山崛起后,海洋主宰的地位被波塞冬取代。

    裴子云才想着这些,身体已经抵达一处山谷入口缝隙处,果然,在缝隙口喷出了阴气,使人顿时一寒。

    “这是冥府的气息,活人不宜久留。”裴子云绕着缝隙转了一圈,还是顺着洞口向下而去。

    行了二十步,本来以为洞里一定很黑暗,空气一定带着浓重腐臭,但到了里面,却看到一片昏暗光线。

    “看上去是一个石厅。”裴子云在洞里站了几分钟,眼睛渐渐适应:“既是这样,那命运渠道在哪里?”

    一种催促指向着中间,裴子云蹙眉,没有立刻下去,暗声:“系统!”

    随着呼唤,眼前快速出现一梅,并迅速放大,变化成一个带着淡淡光感的资料框,心神一看。

    “英雄血脉:第五层(31.5%)”

    “任务:促进希腊城邦进一步卷入特洛伊之战(4/5)!”

    “任务:支援盟友,改变力量对比3/3”

    “咦,又有一个可以接取了。”

    裴子云一按,却多了二个命运点:“14个命运点了,看来是赫尔托尔救援了密西埃,爱涅阿斯也成功了。”

    “有2个命运点,说明这个很重要。”

    “可惜,虽连杀了三个强大怪物,但是吸取它们的力量还需要一段时间,并不能提升自己力量。”

    “但有着命运点,关键时也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裴子云想着,踏步向着中央而去。

    “嗷!”也许是拖延时间,闻到了活人的气息,缝隙深处隐隐有着阴影蠢蠢欲动,就要去缝隙的入口,享用美味的活人祭品。

    就在这时,随着脚步到位,一个神秘图案缓缓从空中显现了出来,它徐徐运转着,发出了一道光芒,笼罩住了裴子云。

    这时,下面已经涌出了幽灵,它们云集而来,而下个瞬间,暗光一闪,裴子云就消失在山谷缝隙处。

    “???”阴灵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在缝隙里徘徊了几圈,缝隙透下的阳世的气息,使它们不舒服,又渐渐退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