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子夜鸮 > 第五百六十九章 女巫的条件
    裴子云坐在羊毛坐毯上,饮着杯中之酒,静静听着喀耳刻讲述赫尔墨斯告诉她的预言。

    “喀耳刻总体上说,并不强大,应该属于宁芙。”

    “不过宁芙(Nymph)范畴很广,有的是希腊神话中次要女神,有的就是仙女,不会衰老或生病,但会死去。”

    “如果我的灵觉没有错的话,我没有感觉到神的本质,难怪历史上奥德修斯可以用剑威胁它。”

    “但是不是迫不得已,我并不想用武力,毕竟奥德修斯有着雅典娜的强力保护和支持,而我没有。”

    待喀耳刻说完,裴子云缓缓开口:“不,喀耳刻,我是特洛伊的王子帕里斯,并不是你口中的奥德修斯,我被龙卷风吹到了这里,命运使我抵达了您的王宫,因为这个,我免疫了您的魔药。”

    说完,裴子云微微一顿,补充:“但是我希望能获得您的热情款待。”

    “是那位神灵告诉你这个秘密?”

    裴子云话音刚落,喀耳刻就迫不及待的问:“不过仅仅是这样,并不足以保护你的安全,你是凡人,而我是伟大的太阳神赫利乌斯(Helius)和海神女儿珀耳塞所生的女儿。”

    喀耳刻说着,语气略带轻蔑,显对裴子云的说辞并无兴趣,她是太阳神赫利乌斯和海神女儿珀耳塞所生的孩子,是国王埃厄忒斯的妹妹,是美狄亚的姑姑。

    所有这一切让她有理由蔑视裴子云特洛伊王子的身份,且她自己还是一名伟大的女巫。

    裴子云听到喀耳刻说着,笑了:“喀耳刻,伟大的女巫,这可不是待客之道。”

    说着,手就摸到了剑柄上,一旦喀耳刻有着动作,说不得就得和她打一场,不过若是那样,他和喀耳刻可就再也没有回转的余地。

    喀耳刻看了一眼,注意到了剑,似乎并不想一下撕破脸,只听她说:“不过,最近埃埃厄岛上最近突然有个海怪出现,它袭击了许多的来往船只,导致我岛上的船现在少了好多。”

    “我的宠物也少了许多,你是一个王子,是一个英雄,我希望你去杀了海怪,这样你就可以获得我的友谊。”

    喀耳刻果是现实主义者,既魔药对裴子云不起作用,就想到要裴子云给她干活,来获得她的友谊。

    “您说的很合理,喀耳刻女士。”裴子云起身给喀耳刻微微行礼,说着:“尊贵的女巫,杀死海怪必须有船,但我的船现在已破损了,而且淡水和食物也所剩不多了了,只是黄金和青铜还没有丢掉。”

    “我愿意向您献上这些礼物,以获得您的款待,同时请您允许我在您的岛上砍伐树木,对船进行修复。”

    喀耳刻脸上笑容明显比刚刚多了一点,谁都喜欢裴子云这样慷慨客人,并且送的东西正合她的心意。

    只听她说:“你说的这些,我都可以答应,你和你的朋友都会受到和平款待,完成了任务,我会将你送回去,并且还会给你合适的海图,使你不会在大海上迷路。”

    “尊贵的女士,那就非常感谢您了。”裴子云说着,又喝下一杯酒,对着酒杯长长叹息,心中想着:“不知道舰队怎么样了?”

    特洛伊·王宫

    裴子云出事的消息已送回王宫和两座府邸。

    此刻国王普里阿摩斯正在听着舰队百夫长汇报,而俄诺涅和海伦正匆忙从府邸赶到了王宫,迎入后,国王普里阿摩斯点了点首:“我亲爱的女儿们,你们请坐,百夫长正要说着消息。”

    “尊敬的普里阿摩斯国王,两位女士,非常遗憾的告诉您,帕里斯王子的舰船遭到了龙卷风的袭击,整个舰队也只有他所在的一艘舰船遭到了袭击。”百夫长说着。

    “别的舰船呢?”普里阿摩斯脸色阴沉的问着。

    “别的舰船在龙卷风后又重新聚集了起来,沉了一艘,所幸没有人员伤亡。”

    “而这次龙卷风出现的很奇怪,它是直接从帕里斯王子所在船只上空突然出现,当时出现的毫无征兆,以至于大家都没有来得及准备。”

    “这样看来,这龙卷风针对的就是帕里斯的一艘船了?”普里阿摩斯问着。

    “恐怕是的。”百夫长答着。

    “好了,我都知道了,你先下去吧。”普里阿摩斯挥手说着。

    刚刚赶到的俄诺涅和海伦则脸色煞白,听到帕里斯的船只遭遇不测,心里都沉甸甸,仿佛压着一块千斤大石。

    普里阿摩斯看到她们的神色,出声安慰:“我的女儿们,别担心,我已经派了祭司去向阿波罗(Apollo)祭祀,求取神谕,它会告诉帕里斯的下落。”

    “毕竟,帕里斯还是很获得阿波罗的欢喜,我相信他会和以前一样,满载着荣耀和黄金回来。”

    俄诺涅点首,出了会神,说着:“我的父亲,尊敬的国王,我会向神祭祀,求他安全回来。”

    “至于黄金和荣耀,说实话,我更怀念以前在爱达山的日子——那时帕里斯还在牧羊,食物很简单,但是我们过的很快乐。”

    说到这里,俄诺涅叹的说着,海伦心情也不好,气氛变得尴尬,不过接着,就听见了外面传来的脚步声。

    这时去阿波罗神庙献祭的祭司赶了回来,说着:“国王,帕里斯王子还没有遭遇不测,但可能要经历很长时间才能赶回来了。”

    “阿波罗有没有给出帕里斯的下落?”普里阿摩斯问着。

    “没有,神灵只是告诉了帕里斯王子并没有遭遇不测,要很久才能回特洛伊,别的一概没有说。”

    听到这里,俄诺涅和海伦心下稍安,只要人活着,迟早还会回来。

    普里阿摩斯继续安慰她们,说着:“你们放心等待,帕里斯一定会回来。”

    “你们有什么需要,可以和王后说,或直接和我讲也可以。”

    这是普里阿摩斯力所能及能做的事情,他们都希望帕里斯尽早归来。

    “谢谢父亲的关心。”两人同时说着,她们确认了帕里斯的安全,辞别了普里阿摩斯,上了车往府邸而去。

    帕里斯在时可以给俄诺涅和海伦庇护,帕里斯没在,她们需要学会坚强活着。

    而在宫廷中,普里阿摩斯看着俄诺涅和海伦渐渐远去,脸色阴沉能滴出水来,帕里斯出事,据百夫长描述,龙卷风只针对他,明显是神灵出手了。

    “难道神灵看帕里斯太优秀,要将他驱逐?”

    “神灵终不肯眷顾伟大的特洛伊?”普里阿摩斯悲愤想着,就在这时,又有脚步声过来,一个仆人报告:“国王,刚才有一支舰队抵达港口,是赫尔托尔王子的舰队,他已经胜利回归。”

    “王子已经立刻赶了过来。”

    “快让他过来。”失去了帕里斯,普里阿摩斯更依靠赫克托耳了,因此当赫克托耳回到宫殿,很远就看见了普里阿摩斯在台阶上迎接。

    赫克托耳一脸欣喜迅速走过来,汇报:“父亲,这次幸不辱命,及时救援了密西埃,且已逼使希腊人退兵了。”

    赫尔托尔可能因太过高兴,也可能性格比较粗犷的原因,并没有发现普里阿摩斯的神情不对。

    他问着:“父亲,帕里斯和爱涅阿斯怎么样了?”

    “爱涅阿斯去救援吕耳纳索斯还没有回来,帕里斯在救援科罗奈回来的途中失踪了。”

    赫克托耳大吃一惊,才发现普里阿摩斯表情不对,问:“父亲,这是谁,谁能伤害帕里斯?”

    赫克托耳知道自己这个弟弟了不起,各种事都能安排井井有条,并且武力也不弱,谁有本事让他失踪,简直不可思议。

    “帕里斯回来时,遭遇了龙卷风袭击,而且龙卷风袭击只针对帕里斯一个人。”普里阿摩斯有点木然的说着。

    赫克托耳听了,心中一凛又一凉,他不是傻子,立刻听明白普里阿摩斯这样说的含义,顿时一阵沉默。

    有些话并不能明说,特别是讨论神灵或议论神灵的话,神灵很容易知道,一旦盯上,下场可想而知。

    因宣称自己比女神还美,比男神还有才艺等,都或死或变成动物。

    赫克托耳听到普里阿摩斯这样说,只能问:“父亲,帕里斯下落知道吗?”

    “刚刚祭司去阿波罗神庙献祭了,阿波罗给出答案是,帕里斯还没有遭遇不测,只是要等很久才能回到特洛伊了。”

    “他这是被驱逐了啊。”赫克托耳喃喃的说着。

    “是啊,被驱逐了,赫克托耳,以后特洛伊就靠你了。”普里阿摩斯有点意兴阑珊的说着。

    “放心,父亲,我一定会誓死保卫特洛伊的安宁。”赫克托耳大声说着。

    历史上赫克托耳也确实是誓死保卫了特洛伊,直到他死,特洛伊也没有被攻陷,但他一死,特洛伊再无厉害英雄,不久就沦陷了。

    “父亲,帕里斯舰队伤亡情况如何?”赫克托耳问着。

    “帕里斯那艘船情况不清楚,赶回来舰船,除有一艘沉没,并没有人员伤亡,连着赠送的礼物,都带回来了。”普里阿摩斯说着。

    “那就好,虽帕里斯暂时不在,但面对希腊人,我们只要汇集更多的盟友,未必没有一战之力。”

    “父亲,特别是我这次救援密西埃,更坚定了这想法。”说完,两人同时陷入了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