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子夜鸮 > 第五百六十六章 龙卷风
    但一道黑烟带着红光落下,所有士兵都呆呆的立着,似乎站着就睡着了,胸膛微微地起伏着,整个舰队都鸦雀无声。

    赫拉克勒斯看了一眼,找到主舰,在角落中丢下了风袋,且用黑雾将它笼罩,办完了这一切,又看了看四周,大功告成的赫拉克勒斯身影慢慢淡化,消失在这个港口。

    只是赫拉克勒斯才离开,一点点月光,在甲板上,似乎凝出了幻影,这是神秘女士,她看着赫拉克勒斯放着风袋的地点,以及风袋口子对准的方向,叹了口气。

    “命运真是奇妙,是吹向那个地点?我本来还想调整风袋的方向,想不到赫拉克勒斯放着的位置正对,这倒不用我来调整了。”

    “吹的很远啊,看来神灵还是存着一些善意。”要是太近,就达成不了把帕里斯驱逐的效果,如果帕里斯飞快的赶回来,说不定就有不耐烦的神灵,直接就干掉这个麻烦了。

    神秘女士自是明白这道理,喃喃自语,说完,她的身影也渐渐消失了。

    下一刻,仿佛打开了门,牛羊的嘶鸣,巡逻士兵脚步声,船舱深处奴隶的鼾声,都立刻恢复了原来,港口的夜晚,深邃而宁静,只有潮水和海风的的声音不时的传来。

    清晨

    裴子云起个大早。

    昨晚上喝的有点多,王后要安排在王宫休息,还是自己硬要回来,才派了车送自己回船歇息。

    裴子云在港口上活动了下身子,呼吸了清晨的港口的新鲜空气,感觉人格外的舒爽,拉来一位士兵,说着:“去墨托拉城,告诉王后,我们要离开了。”

    “是的,帕里斯王子。”士兵匆忙赶去,而裴子云转身命令,叫大家收拾东西,准备起航。

    不一会,王后和王子领着一群人来到港口,她看着裴子云说着:“帕里斯王子,您不多留在科罗奈王国一阵?”

    裴子云摇摇头,笑着:“尊贵王后,别的城邦,还要我赶去救援,否则他们就会和昨天一样,被希腊人攻破。”

    虽说欲加之罪,何患无词,但是有口实,和没有,区别还是非常大。

    别的不说,裴子云每到一地,都向诸神表示敬意,哪怕是敌对的神,并且还按照礼数埋葬敌人。

    这有没有效果,其实效果很大,除了赫拉,没有神一定要置帕里斯与死地。

    “当然,我力量强大了,抵达到了必然收割的线,肯定会死,再多善意也救不了自己。”

    “但是这能保证我抵达临界点前,还能活着。”

    “自然就更不能和科罗奈的王后搞出点事了,要不,哪个神灵就可直接以此为理由干掉我了。”

    王后自然不知道帕里斯王子心思,但看出他的态度是坚决要走,挽留也仅仅是客气,又说着:“帕里斯王子,我给您带来了礼物,请您收下。”

    说完,队伍里走出几个捧着珍贵礼物的仆人。

    裴子云定睛一看,发现这些礼物里有象牙、黄金、香料、及一些名贵特产,他没有拒绝,说着:“王后,非常感谢您的馈赠。”

    “帕里斯王子,您对我们科罗奈王国的恩情是多么重大啊,我送点这些礼物,根本不算什么。”

    年幼的王子问:“帕里斯王子,您还会回来看我们吗?”

    裴子云轻轻一笑,说着:“等着战事结束,我会回来看你们。”

    说完,裴子云就与王后及王子挥手告别,重新回到了战舰上,每次看到年幼的王子,就会想起库克诺斯,想起了那个男人在战场上的勇猛,可惜抵挡不了命运的残酷。

    “起航。”裴子云下达命令,舰队缓缓驶离了港口,向着远方出发。

    王后望着裴子云舰队离开,渐渐神态冰冷下来,对着人命令:“将那些看押在地牢内的希腊俘虏全部抓起来,送往波塞冬神庙,献祭给伟大的波塞冬。”

    队伍分出一部分赶往了地牢,将希腊俘虏捆缚起来,送往波塞冬的神庙,抵达神庙,希腊俘虏瞬间明白自己命运,发出了惨叫和怒吼。

    “为什么,帕里斯王子答应了我们,只要投降就不杀我们,为什么要反悔?”

    希腊俘虏质问,而没有人回答疑问,被捆缚手脚的他们被送进了波塞冬神庙的祭坛。

    “那是帕里斯王子答应了你们,可我们科罗奈王国上上下下可没有答应。”一位百夫长冷笑,挥手:“赶快杀掉。”

    不一会,俘虏鲜血就染红了波塞冬神庙的祭坛。

    “你们会遭报应。”

    “希腊人一定不会放过你们。”

    “神一定不会原谅你们。”

    这些俘虏面对死亡,说出了最后诅咒,但这些都改变不了命运,死亡的屠刀已经落下,声音戛然而止。

    “母亲,为什么要这样做?”年幼的王子显并不明白为自己的母亲要杀掉他们,疑问着。

    “我们杀死他们,不但是我们和希腊人的仇恨,更是因为我们没有力量看守这些俘虏。”王后说着。

    “希腊人的舰队,随时可能再来,一旦有舰队来,这些看似温顺的希腊俘虏,就会立刻暴动响应,这对于我们科罗奈王国将是灾难,所以我们不得不将他们杀死。”

    年幼的王子似懂非懂点点头,王后吩咐:“将希腊人舰船开到隐秘的出海口,要好好保存,真碰见了紧急情况,我们就出海躲避。”

    科罗奈王国长老们点头赞同,这才是老成持重的做法,科罗奈城邦,建立的时间很短暂——国王库克诺斯是海神波塞冬和一个女仙所生的儿子,因此就说明他是第一代的创建者。

    整个城邦,其实才上千个公民,根本无力看押这样多的希腊俘虏。

    而失去了库克诺斯,王子又年幼,随时都有倾覆的危险,王后这个决定,对她来说未尝不是一个选择。

    远方舰船上,裴子云站在甲板上,似有所觉,微微一笑,看了看港口,又朝远方望去。

    海鸟正自由自在在天空翱翔,不时发出阵阵鸟鸣声。

    蓝蓝的天空一碧如洗,与湛蓝海水在遥远的地平线上重叠在一起,似乎就是天的尽头。

    海面上风浪很小,很难看见有巨大的浪花卷起,小小浪潮轻轻的拍打着舰船的底部,发出“哗哗哗”的声音。

    这次科罗奈王国之行,裴子云觉得收获颇丰。

    不但拯救了盟友科罗奈王国,兑现保护库克诺斯的儿子和妻子的诺言,且还杀掉了强大的英雄珀里法斯以及犀牛怪兽。

    单单就这两个的力量应就足自己升级了,何况还有以前击杀的英雄未消化完的力量。

    对帕里斯,自己改变了太多。

    按照剧本,本来帕里斯就要带着海伦找一个小岛,远离特洛伊,但现在自己直接回去,促进了战争提前了几年,直接导致阿喀琉斯没法参战,其次是历史上本来能平安的回家的菲洛克忒忒斯,被自己亲手射杀。

    并且帕拉墨得斯也因为他的缘故,提前结束了生命,还有在战场上,击杀了不少士兵和英雄,这都是改变。

    现在还改变了科罗奈王国的命运。

    是福还是祸只能拭目以待了,该做的都已做了。

    裴子云的遐想并不耽搁舰船上忙碌,此刻水手正在矫正风帆,借着海风,尽快向着特洛伊而去。

    正在这时,黑雾散去,一个水手突看见了甲板角落里,出现一个袋子。

    这个袋子是上好布料制成,布袋口上有细绳捆绑,周围有花纹,形状酷似王子的钱包。

    水手左右看了看,察觉到没有人注意,于是偷偷将这个“钱包”捡了起来,欣喜若狂,觉得自己这回走了大运,这种王子的“钱包”,里面东西肯定不会太少,趁着没有人注意,水手一拉“钱包”上细绳,“钱包”口子随之打开。

    “轰。”

    一股风瞬间从风袋里吹了出来,这个倒霉的水手立刻被这股风吹出甲板,飞到了天空,发出了惨叫声。

    “怎么回事?”裴子云在沉思中醒来,几乎被吹出去,一手抓住了桅杆,高声喊着。

    但根本没有人能响应命令,狂风不断从风袋里释放,只见上空出现一个巨型的龙卷风,且还在越变越大。

    龙卷风上面连接着天空,下面连接海面,整条船只都被龙卷风裹了进去,急速的旋转,发出轰隆隆响声,稍微溢出的狂风就将船上一些桅杆给吹断。

    但龙卷风似乎还没有积累到足够能量,一直在原地旋转,并没有挪动半分。

    巨量的海水被龙卷风给卷到了空中,形成了水幕,裴子云所在船只终抵抗不了这么大吸力,被卷到空中,随着龙卷风而急速的旋转。

    船上甲板上的不少水手在龙卷风形成时就已被抛到了海里,此时卷到空中,在巨大能量的撕扯下,整条船只发出了咔咔咔声。

    船舱里水手有的都被抛离了出来,惨叫着卷到了天上,被卷到海里,有的直接被甩了出去。

    裴子云死死抱住了船上最大一根桅杆,咬牙坚持,但是龙卷风遮天蔽日,天空的云层呈现漏斗状分布。

    此时一直在原地徘徊着的龙卷风似乎积蓄了足够的能量,缓缓的朝着远处飞速的移动。

    死死抱着桅杆咬牙坚持的裴子云不发一声,拼命用绳子把自己绑在了桅杆上,才绑完了,一只木桶飞起,重重打在脑袋上。

    “轰”晕厥前,裴子云心中只有一个想法:我被神灵暗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