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五百六十四章 连绵的恶运
    “杀。”

    双方主将都下达进攻命令,两只军队撞在了一起,裴子云首当其冲,杀了几个希腊士兵,靠近了珀里法斯。

    “珀里法斯,等下我就送你去哈迪斯的领域。”裴子云冷冷的说着,珀里法斯是这支希腊军队的首领,只要将他斩杀,这支军队将不攻自破,且自己还可以收割血脉力量。

    “多么可笑的言论啊,帕里斯,我知道你素来勇猛,但今天我就让你看看,最勇敢的埃托利亚人珀里法斯是多么的骁勇善战。”

    话音刚落,珀里法斯的长矛直刺,寒光一闪,就接近着裴子云的前胸。

    “杀人技艺。”

    裴子云看着珀里法斯急刺的长矛,心中一丝讶然,珀里法斯并没有说大话,就出手的速度,的确对得起艾托利亚最勇猛的战士的称号。

    在长矛刺过来一瞬间,裴子云手持长矛,格挡住了长矛的刺杀,只听“噗”一声,一股暗劲袭了上去。

    珀里法斯手略麻,手中的长矛划了一个半弧,改了个角度刺去,速度同样快若闪电。

    “还不行,暗劲可震碎普通人的心脏,但是在这世界的英雄身上,只是略微一麻罢了。”

    “传说中所谓的暗劲化劲之说,甚至见神不坏,在这世界毫无作用。”

    “怎么说呢,就和木制竹制的刀剑,再用心,再有技巧,遇到铁铸的武器,都一削而断。”

    “英雄身内的神血,甚至本能就可将这种东西抵消,扩散,变成毫无威胁的东西了。”

    虽不是第一次,裴子云还是感慨着,一个闪身躲过长矛直刺,同时手中长矛刺向了珀里法斯。

    珀里法斯长矛急回,横在胸前挡住了。

    裴子云没想到珀里法斯不单出手速度迅速,就连武技也简洁而有效,几乎有着返朴归真的味道,不是碰到自己,别的特洛伊王子赶来了,也就只有赫克托耳才是对手。

    “风之轻灵。”裴子云心中大喝,不待珀里法斯有喘息之机,矛尖一闪,已在一个角度疾刺。

    “当。”珀里法斯堪堪抵挡住了裴子云进攻,但眼神闪过一丝慌乱,实在不能想到帕里斯王子刚刚还和自己旗鼓相当,怎么一下子出手速度快了这么多?

    裴子云根本不容他多想,见挡住了自己第一次攻击,脚步轻易,倏忽间闪到了珀里法斯的侧面,手中长矛以一个极其刁钻的角度,宛是一道青色闪电一样,刺向了珀里法斯。

    珀里法斯这次再也抵挡不住这种角度刁钻,竭尽全力将身体横挪了一点位置,避免长矛刺向的要害。

    “噗。”左臂被刺个一下,鲜血喷泉一样从珀里法斯的肩上喷出。

    “啊。”一声凄厉惨嚎从珀里法斯的口中发出,战场上希腊士兵看见珀里法斯受了伤,陷入生死危机,周围几个都朝着裴子云扑去,以期能帮助珀里法斯解围。

    但裴子云既已击,就没有留手,哪给别人解围的机会,长矛刚一拔,就以极快的速度再一点。

    “噗。”一道寒光闪过,长矛刺入了珀里法斯脖子,并且顺势一转,在脖子上留下一个大窟窿。

    时间定格在这一个瞬间,珀里法斯的身体直直往后倒去。

    “嘭。”尸身砸在地上,溅起了泥土和灰尘,鲜血染红了周围地面。

    裴子云重重呼出一口气,这是自己获得了特技第一次使用,效果不错,很顺利的就将埃托利亚人勇士给斩杀了,而在斩杀珀里法斯一瞬间,系统微微一动,身体里还活着的血脉力量,就被掠夺而去。

    来不及细看,又提着长矛杀入了希腊士兵中间,一个希腊士兵见裴子云扑来,挥矛就抵抗,只听“噗”的一声,他短罩被刺穿,在背后透出血淋淋的矛尖。

    这士兵嘶叫着后退,却随着矛尖退出,而喷出大量的鲜血。

    连杀十余人,青铜矛尖折断,这才看去,见着希腊人已经乱成一团,其实在裴子云杀了珀里法斯,整支希腊军就已面临崩溃,这时更毫无战斗欲望,纷纷扔下兵器,跪在了地上,缴械投降。

    一旦有一个士兵扔下手里兵器,那就会形成多米诺骨牌效应,别的士兵纷纷学着投降,顿时跪满了一地。

    “剥下他们的战甲,缴下他们的武器。”看着伤亡惨重的希腊人跪地投降,裴子云丢掉了折断的长矛,交代特洛伊士兵。

    这时代就这样,所以青铜匠很重要,一仗打完了,就是青铜回炉之时了。

    “还有,我看见了港口有希腊人的船只,你们立刻派人去接管。”既是胜利了,停在港口的多艘希腊舰船也归了裴子云所有。

    发布了二道命令,裴子云看着跪了一地的希腊士兵:“既你们已经投降,只需要听从命令,就不用担心我会杀掉你们。”

    “现在,你们将珀里法斯的遗体清洗干净,给他换上干净衣服,且搭建圣坛,在空地上堆满柴堆,我会将他火化安葬。”

    “别的希腊士兵遗体,你们也收拾干净,一起让他们入土——天快热了,别弄出了瘟疫。”

    这种命令非常正常,变成了俘虏的希腊人听完裴子云的话语,全都默默的开始干活,有的收尸,有的拾木柴,含泪替阵亡者清洗肢体血污,默默把尸体抬上车,送上高高的柴堆。

    还有人专门负责清洗的珀里法斯遗体,搭建简单的圣坛。

    这些工作进行的有条不紊,不一会,珀里法斯遗体就清洗干净,换上了干净的衣服。

    空地上也搭建了一个圆形小型圣坛,柴禾已经堆满,形成一堆堆柴堆,其中一个柴堆中央是木床。

    将珀里法斯的遗体放在木床上,此时科罗奈王国王后携着年幼王子及长老赶了过来。

    “帕里斯王子,幸亏您的及时救援,不然科罗奈王国就要被希腊人攻破了。”科罗奈王后喜极而泣的说着。

    “尊敬王后,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伟大的库克诺斯国王帮助了特洛伊,甚至献出了生命,我们只是做了一些微不足道的事情而已。”裴子云说着。

    双方互相见礼问候,就默默注视着祭司的仪式。

    祭司清洁了祭品,还有珀里法斯的遗体,用火把点着柴堆,大火熊熊燃烧,不一会,原地就剩下了一堆灰烬。

    将骨灰用瓷罐装好,埋在战场上一株树下。

    至于余下的普通士兵,就自然不用专门祭祀了,科罗奈王国的年幼王子默默的将这些仪式都看着,问:“为什么这样的人还得以安葬,应该吊起来示众。”

    裴子云看了看年幼王子,说:“给死者尊重是必须,特别是神的凡人后裔。”

    科罗奈的王子还年幼,并不清楚这些,也不知道对死者为什么要尊重,裴子云耐心的给他讲解。

    “就连菲洛克忒忒斯,我都给了隆重的安葬。”

    王子不知道菲洛克忒忒斯是谁,更不知道这人是杀父仇人,但知道这人一定是科罗奈王国的敌人。

    裴子云摸了摸年幼的王子的头,再次想起了英勇的库克诺斯,可惜了,勇猛的英雄,只留下了这对孤儿寡母。

    “你要记住,这个世界的诸神规定,或者要火葬,或者要土葬,至少得遮上一层薄薄的土,能使地府的神认为,这人已埋葬了。”

    “有个国王,不但杀死了敌人,还命令人看守,不许埋葬,结果得罪了神,使得整个王室都灭亡。”

    “你要记住,你长大后,可以杀死敌人,但不要污辱死者。”

    底比斯的国王克瑞翁就是典型例子,他为城邦而死的厄忒俄克勒斯举行隆重的丧礼,却把背叛国家的波吕尼刻斯暴尸城下,不予安葬,并且派人宣布,对背叛祖国的敌人,市民不得哀悼他的死,也不得掩埋他的尸体,任凭乌鸦和野兽啄食他的尸体——结果这可怜的国王因此死绝了全家。

    只能说在希腊诸神眼里,相互残杀是不可避免,但是对死者的尊重更接近对神灵和灵魂的尊重。

    王子似懂非懂,身侧的科罗奈王后眼中含着泪,要是这话是自己丈夫库克诺斯对儿子说的,要有多好啊?

    当下擦了擦泪,对着裴子云勉强一笑:“帕里斯王子,款待您的宴会已经准备好了。”

    裴子云点了点头,这里的事就不需要他的参与了,余下普通希腊人安葬不需要王子在场,收拾了一下,就要随着科罗奈王后回墨托拉城。

    就在这时,突一人急匆匆过来,禀报:“王后,附近出现了怪兽袭击,已经有几人被杀了。”

    王后一怔,脸色煞白,感觉到恶运在不断徘徊,裴子云赶紧说着:“快带我们去看看。”

    众人随士兵往前一段距离,就看见了有怪兽肆虐。

    裴子云看去,只见一只巨大犀牛眼红红的,一个冲锋,几个前去挖坑的希腊人就立刻倒毙身亡,接着这个犀牛就对着新鲜的尸体啃着。

    “是血腥的吸引?”裴子云暗想。

    这里是战场,刚刚又经历了一场大战,浓重的血腥味飘散在战场的周围,只有血腥味才能吸引来这么凶猛的怪兽,不然裴子云想不到还有什么东西能够吸引它前来。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