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五百六十二章 命运的歧途
    命运三女神看着这边赫拉克勒斯(Hercules)、阿波罗(Apollo)以及雅典娜(Athena)的一系列的举动,说:“宙斯(Zeus)是要把帕里斯暂时驱逐出特洛伊的命运洪流?”

    命运三女神,代表着过去,现在,将来,此时同时产生了一丝感觉,身体突然齐齐一震。

    她们是掌管命运的女神,这是命运带给她们的示警。

    克罗托(Clotho)皱着眉,说着:“这个举动似乎有点不好,我感觉到命运巨大波动,也许会引发很大变化。”

    “命运从来都是按照既有轨迹运行,产生一丝偏差很正常,随时可以纠正,但是现在有这样大的变化,或者我们应和诸神说明,阻止这个危险举动,因将帕里斯驱逐出特洛伊的命运洪流,会引起很大的变数。”拉克西丝()说着。

    三位女神刚要起身,但这时克罗托女神(Atropos)“咦”了一下,说:“虽将帕里斯暂时驱逐出特洛伊命运洪流,会引起命运很大的变化,但这个又符合过去一段历史,必须让帕里斯驱逐出特洛伊。”

    “在帕里斯的命运未发生变化前,他会一直活跃在特洛伊战场上,直到他中箭死在伊达山。”

    “但现在宙斯把帕里斯暂时驱逐出特洛伊的洪流,命运却产生了变化,他似乎符合了过去一段历史。”

    “真是太不可思议,这样矛盾命运我还没有见过。”三个女神沉吟着,面对帕里斯的命运“悖论”,陷入了左右两难的局面。

    不管是做出哪个选择,命运最终结果似乎都不太理想。

    “但伟大的宙斯已下了决心要纠正偏离命运,虽会引起命运更大变化,但我们只能遵照执行了。”阿特洛波斯说着。

    “既都是偏差和宿命,那我们就交给命运来决定吧。”命运三女神只能将帕里斯交给命运自身。

    赫拉(Hera)似乎有所感觉,将风袋给了雅典娜之后,就走到了宙斯前,给他斟满酒:“亲爱的,风袋已经给了赫拉克勒斯了,不过就这样将帕里斯驱逐,不会产生不好的影响吧?”

    宙斯坐在象牙与黄金打造的宝座上,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说:“命运安排,让帕里斯开启特洛伊之战,但命运齿轮转动后,帕里斯活跃在特洛伊之战,似乎出现了一些偏差,而且这些偏差越来越大,我现在不过是纠正命运偏差罢了。”

    “赫拉,不必担心,命运虽对我们神灵都有些影响,但只是我们不愿付出些代价罢了。”

    赫拉知道宙斯说的是实话,事实上每个神灵都在不断干扰着命运,只是越强大的命运,扭转越是需要力量和代价。

    诸神许多时,只是不值得这样干,而不是不能。

    就在宙斯和赫拉,以及命运三女神在相互讨论时,并没有发现,山脚下有一个幻影,是一位神秘女士,她望着奥林匹斯山,露出了一个笑容,喃喃说着:“我感觉到了命运变化,命运有许多变化,产生不同的道路,而我需要的那一条,终于等到了。”

    话音刚落,下一个瞬间,神秘女士瞬间出现在爱特纳山镇压提丰的岩浆上面。

    爱特纳山,还是在冒着滚滚的浓烟,岩浆不时翻腾着。

    由于有浓烟的遮挡,也看不见这里的情况。只要提丰没有发出太大动静,诸神不至于立刻发现这里问题。

    提丰第一时间发现了神秘女士,它略带疑问说着:“母亲,怎么了?”

    宙斯成了世界的新主宰,把盖亚(Gaia)从前生下一群儿子,即泰坦神全都打入了地狱塔耳塔洛斯,盖亚因此非常愤怒,曾经让它们冲破了地狱,在帖撒利的田野上冒出来。

    阿耳克尤纳宇斯夺取权杖和闪电,恩刻拉多斯征服海洋,律杜斯夺下太阳神手里的缰绳,珀耳菲里翁去占领特尔斐的神殿——这次暴动失败后,宙斯就很警惕盖亚。

    只是盖亚不可打入地狱,也不可弑杀,要不世界就崩溃了。

    不过新统治的神族,还是时刻注意着盖亚。

    平时盖亚很少出来,上次还是自己付了不少代价,这次为什么就突然之间主动过来?

    “我说了,我并不是盖亚……算了,你要找的的宝物,得到时机已到了,就可以拿到,不过你还得牺牲你的三个后裔用来当祭品,并且还需要你的三滴心血,它会使你获得这个宝物。”

    “那真是太感谢母亲了。”提丰说着,语气兴奋,他等这件宝物已很久了,现在终于有机会得到。

    黑色的巨人影子此刻不停在岩浆中翻腾,腾起的岩浆砸在了周围的岩壁上,激起了阵阵的火星。

    “不要搞出了太大动静,别引起诸神的注意。”神秘女士提醒着,她来到这里,最担心就是提丰控制不知情绪,闹出动静,将诸神引来。

    虽她并不惧怕他们,但如果被他们发现她在这里出现,总是麻烦事。

    “是的,母亲。”提丰回答着,可能是身体庞大的原因,一有情绪上的剧烈波动,就会对周围环境产生巨大扰动,这样的话,诸神很容易注意到。

    “不过你要的心血和三个祭品都很简单。”提丰说着,心血可以在身体上提取,至于子女,多的都数不清,并不是很在乎这种血脉稀薄的后裔。

    说完,提丰就忍受着巨大痛苦,一拍自己的心口,三滴心血缓缓从身体中飘了出来。

    “母亲,接着。”提丰操控着三滴心血,飞快朝着神秘女士而去,这些血很是奇怪,是红色,却不深,有点是浅红,又带着白。

    神秘女士手一摆,就将飞速射来的三滴心血给收走了,说着:“这段时间,你不要搞出动静,宝物很快就会给你送来。”

    “好的,母亲。”提丰恭敬回答着,接着,神秘女士的幻影就已经消失在爱特纳山上。

    神秘女士离开后,提丰巨大身体在岩浆中又是一阵翻滚,心中愉快至极。

    若拿到了这个宝物,他的实力就轻而易举打破封锁,甚至凭此宝物,还可以反攻奥林匹斯山。

    岩浆一片沸腾,冒出的滚滚浓烟更稠密。

    奥林匹斯山

    赫尔墨斯出现在大厅,耳后与脚髁处的小小白色羽翅才从急速的拍打中缓过来,它向宙斯禀报,说着:“刚才不知道怎么回事,爱特纳山上又有了异动,但我去巡查时,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宙斯眉微皱,赫尔墨斯的位阶在诸神中不算太高,但就算是阿波罗(Apollo)也很难躲避,如果赫尔墨斯都没有发现异常的话,只有少数几个神灵才有这实力掩盖。

    “唔,我知道了,你继续关注着爱特纳山的动静。”宙斯吩咐着。

    “好的。”赫尔墨斯回答着。

    特洛伊·王子府邸

    海伦将头埋在裴子云的怀中,低声说:“亲爱的帕里斯,你这次去多久啊?”

    裴子云抱着海伦轻轻吻了她的额,说着:“海伦,我会很快赶回来,一个人在家里时,可以多和俄诺涅交流,她并不难说话。”

    裴子云又到俄诺涅的面前,抱住她,说着:“亲爱的俄诺涅,我很快就会回来,不用担心,不过我不在家时,海伦独来异国,你记得照顾一下。”

    俄诺涅现在初步接受了海伦,因她也知道,海伦和帕里斯在一起,不是帕里斯可以决定的事,这是神灵的安排,她点了点头,说:“帕里斯,你放心,不过你去遥远的地方,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裴子云重重的点点头,转身上了战车,看着俄诺涅和海伦站在府邸门口挥手告别,也举手致意,她们能至少站在一起送自己,这让他很欣慰,不枉平时的一番努力。

    至于相亲相爱,说实际,裴子云根本没有这想法。

    这实在太过幻想了。

    海伦看着裴子云渐渐远去的身影,突心口一疼,浮现出了某种不详预感,说着:“亲爱的……”

    但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似乎被什么东西卡住喉咙。

    俄诺涅同样也产生了不好的预感,她看了看欲言又止的海伦,没有说话,直接反身,对着仆人说:“去克布伦河前。”

    仆人点了点头,很快下去准备了车,俄诺涅登上车,车夫一甩鞭,载着俄诺涅去了克布伦河。

    俄诺涅乘着马车很快就赶到了克布伦河,她匆匆下了马车,跑到河边,举起手中金杯灌满了酒祭祀,说:“父亲,帕里斯此次出航去科罗奈王国,我有了不好的预感,请您给出指示。”

    眼前河水波光粼粼,没有任何的回应,俄诺涅还不死心,继续说着:“父亲,请回答我。”

    但眼前的克布伦河依无任何的回应,这是俄诺涅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碰到这种事情。

    以前时,她只要有什么事情找父亲,只需要在克布伦河边轻轻呼唤,父亲就会浮出水面见她,或给出指示。

    可现在却毫无反应,这岂不是直接说明自己这次不好预感是对,就连父亲都无能为力?

    俄诺涅脸色大变,知道帕里斯这次出航可能有巨大的危险,当下想也不想,赶紧上了车,吩咐仆人朝港口而去。

    车一路飞驰,刚刚抵达港口,俄诺涅就看见才驶离不久的舰船,于是扑了上去,朝着远处的舰船大声的呼喊:“帕里斯,帕里斯……”

    而面对空旷海面,舰船又已出发一段时间,裴子云没有听到俄诺涅的呼喊,转眼,就消失在海面尽处。。

    俄诺涅呆呆的望着远行舰船,突两行泪留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