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五百五十九章 赫拉克勒斯之怒
    “死!”

    裴子云长矛格开眼前一个希腊人十夫长的长矛,贯穿了胸膛,鲜血在心脏顺着矛杆流下。

    接着,裴子云疾风一样一转,矛一插,丝毫不差的刺入扑上来的希腊人的喉咙,带一团血雾拉出,留下一个深深的洞。

    “帕里斯王子小心!”后面奴隶高喊着。

    两个希腊人呐喊着,长矛一前一后疾刺,裴子云转身用矛一砸,强大的力量顿时把一矛震开,接着一刺,立刻杀了。

    还有个希腊人怒吼一声,料定来不及收矛,更是疾刺。

    “天真!”裴子云枪柄一回,重重打在这人胸口,喷出一口鲜血跌了下去,而奴隶扑了上去,将这人杀死。

    周围顿时一空,这时,奴隶已把菲洛克忒忒斯放置战车上,连着赫拉克勒斯的弓箭,这把神弓只有拿在自己手里,才安心,因原来历史中,帕里斯就是死在这把神弓下。

    “撤,立刻回返特洛伊。”连杀两个英雄,还夺了赫拉克勒斯的弓箭,裴子云毫不迟疑,立刻喝着。

    奥林匹斯山

    处于山脚的赫拉克勒斯(Hercules),沉着脸看着希腊营地的厮杀,他已清楚了好朋友菲洛克忒忒斯的命运。

    昨天晚上,赫拉克勒斯还通过梦境告诉菲洛克忒忒斯会去接他。

    当看到帕里斯将菲洛克忒忒斯被射杀后,赫拉克勒斯额上冒出了青筋,咆哮着:“帕里斯,你必会和菲洛克忒忒斯一样,死于箭下。”

    只是没有立刻起身,因赫拉克勒斯已经登神,他明白,菲洛克忒忒斯击杀海神波塞冬(Poseidon)的儿子库克诺斯,波赛东的震怒,已经改变了菲洛克忒忒斯的命运之线,现在不过是假借帕里斯之手射杀了菲洛克忒忒斯。

    但是,接下来帕里斯王子的行为,彻底把他激怒,帕里斯竟敢把赫拉克勒斯送给菲洛克忒忒斯的弓箭夺去,赫拉克勒斯顿时暴怒:“帕里斯,你这是找死。”

    说着,站起了身,就要下界格杀帕里斯。

    “你不能去。”一个声音响起,声音很具有威慑,使刚刚成神不久的赫拉克勒斯都出现一阵的惊惧。

    接着,面前金光一闪,显出了一个青年,背负长弓,正在远射之神阿波罗(Apollo)看到了赫拉克勒斯的举动,起身阻止。

    赫拉克勒斯在活着时,就和阿波罗打过交道,但那个时候感受并不深刻,现在成了神灵,才真正感受到阿波罗的神威。

    阿波罗是奥林匹斯山十二主神之一,确实比自己要强大的多。

    赫拉克勒斯虽非常的生气,但还是按着怒气:“阿波罗,你要阻止我?就为了这个凡人?”

    赫拉克勒斯语气生硬,如果不是阿波罗,而是位格不高的神灵,他也许就根本不搭理,而直接行动了。

    这位英雄生性惟我独尊,谁敢违抗就会杀死,以善嫉而闻名,少年时就因一点小事杀死教导自己读书的老师——阿波罗的儿子,白发苍苍的里诺斯。

    而且在上次攻破特洛伊城时,由于忒拉蒙率先,赫拉克勒斯感觉到了朋友超过了自己,又气又急,妒火中烧,拔剑想把冲在前面,自己的朋友忒拉蒙砍杀。

    要不是忒拉蒙机敏,一见不妙,立刻跪地说:“我将这里为胜利者赫拉克勒斯建造一座圣坛!”

    才得幸免。

    此人的性格可以想象是怎么样。

    但是阿波罗现在却丝毫不顾忌,冷笑:“赫拉克勒斯啊,你也曾是凡人,蒙着命运的允许,你成为了神,但在奥林匹斯山,你还并无神位。”

    “我曾经蒙帕里斯王子献祭,允说——我必拯救你一次,你并不能就因着这样杀掉他。”

    “并且当时,你受着命运的眷顾,众多神灵都不想违背命运,以免有着沉眠的危险,所以才让你放肆。”

    “现在你虽然登神,但是却已经失去了命运的眷顾,还想违抗我,与我为敌么?”阿波罗不屑的说着。

    赫拉克勒斯是宙斯(Zeus)之子,这并不算什么,赫尔墨斯(Hermes)、复仇三女神、赫卡忒(Hecate)、赫斯提亚(Hestia)、狄俄倪索斯(Dionysus)谁不能击杀他?

    只连卡吕普索(Calypso)和赫柏(Hebe)都可以。

    只是当时命运注定,所以赫拉克勒斯才得以横行,屡次和诸神冲突都没有受到严厉的惩罚,但是现在,赫拉克勒斯位格和力量都提升了,却失去了命运的庇护,而得罪诸神的后果立刻爆发出来。

    想想吧,赫拉克勒斯在执行十二件功绩时,杀掉了多少神的儿子,与多少个神发生了直接冲突?

    所以赫拉(Hera)才能在赫拉克勒斯登神,并且把赫柏(Hebe)按照命运指定嫁给他后,立刻把他赶出了奥林匹斯山,甚至没有真正的神位!

    命运可没有说,赫拉克勒斯应该有神位。

    严格说,赫拉克勒斯是一个有神的不朽,却没有权柄的半神!

    阿波罗见着赫拉克勒斯脸色铁青,又缓了缓口气,赫拉克勒斯毕竟已经登神了,是不朽的一员,说着:“当然最重要的是,你看神灵,都是假借凡人之手行事,很少直接出手杀死凡人,这原因你想过没有?”

    赫拉克勒斯听着阿波罗这样说,愤怒渐渐消退,陷入沉默。

    神灵假借凡人出手,而不直接干预凡人的事情,他在奥林匹斯山这段时间,也看到了多回了。

    远的不说,就说最近波塞冬假借帕里斯的手,杀掉了好朋友菲洛克忒忒斯,他也一直没有深究其中的深层次原因,现在看来,似乎并没有表面那样简单。

    “难道直接出手干预凡人,容易引起神灵间的争端?”赫拉克勒斯想着,将心中的想法甩出去,却没有下一步的行动。

    赫拉克勒斯知道阿波罗既拦住了自己,至少在这回,就不会让自己伤害到帕里斯,看来要给自己朋友复仇,还得从长计议。

    “阿波罗,我可以答应你,这次不对帕里斯直接出手,但我的弓箭必须被拿回来。”赫拉克勒斯说着。

    “可以。”赫拉克勒斯要拿回自己的弓箭,这天经地义的事,阿波罗立刻开口答应了,并且说着:“赫拉克勒斯呐,至于你的愤怒,我相信我们的父亲,伟大的宙斯,会有所允诺。”

    大厅

    诸神在看到库克诺斯拔剑自杀后,就面面相觑,场内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库克诺斯与其说是自杀,不如说是被菲洛克忒忒斯杀死,没有那致命的一箭,库克诺斯也不会选择这条路。

    看着愤怒的波塞冬,没有哪一个神灵会选择这时开口,一不小心,可能就得罪了波塞冬。

    波塞冬可不是位格低的神灵,在奥林匹斯山地位是仅次于宙斯,和哈迪斯(Hades)一样,没有哪个神灵愿意轻易得罪。

    等到了帕里斯击杀了菲洛克忒忒斯,连着赫拉克勒斯的弓箭运回了特洛伊城,诸神才窃窃私语起来。

    “帕里斯获得了赫拉克勒斯的弓箭,难道他已经逃出了原本的命运?”

    雅典娜看着诸神讨论,知道这时只有宙斯出面,而且帕里斯的处理,也要看看宙斯的态度。

    她站了出来,说:“现在,让我们听听,我们伟大的父亲,怎么样说。”

    说着,顺势拨开了中间云气,露出了下界一处的场景。

    特洛伊王宫

    菲洛克忒忒斯的尸体放在了中间的场地上,盔甲已剥去,不过还穿着衣服,许多人围着,说着:“库克诺斯,看啊,你的敌人菲洛克忒忒斯已经死了。”

    裴子云在大厅内静静听着。

    “库克诺斯国王是多么勇猛啊,想不到被这个卑鄙的希腊人偷袭,落得了这个下场。”一位特洛伊长老哀叹着。

    “库克诺斯全身都刀枪不入,却挡不住小小的毒箭,这九头蛇的毒箭,实在太强大了,幸亏我们已经夺取了这神弓。”特洛伊的王子特洛伊罗斯感慨说着,他对自己哥哥帕里斯王子越来越佩服了。。

    “纵使再强大的人类,也抵抗不了命运的残酷啊。”一位须发皆白的特洛伊长老感叹着。

    国王普里阿摩斯看着大厅内一切。

    库克诺斯之死,的确给自己很大震撼,他知道库克诺斯的强大可能会引来神灵关注,但一直以为库克诺斯是伟大的波塞冬的儿子,应该不会有事,但就连库克诺斯的父亲波塞冬都没有出手救助,让他产生不祥的感觉。

    不过,转眼,帕里斯就杀死了菲洛克忒忒斯,普里阿摩斯欣喜之余,又产生了新的担忧,转身问着安静站着的赫克托耳:“赫克托耳呐,你怎么看?”

    特洛伊每次有大事时,赫克托耳都表现沉稳,从来不会自乱阵脚,普里阿摩斯每次都喜欢询问意见。

    不过,现在更重要的是,帕里斯虽表现的很谦虚,多次表示无意和赫克托耳争夺王位继承权,但每个人都能感觉到帕里斯王子的功绩和才能。

    现在,不少王子和长老,都在向帕里斯王子靠拢,甚至掩盖了赫克托耳的光辉,国王普里阿摩斯实在不愿意看见两个优秀的儿子相互斗争。

    可现在特洛伊却更需要优秀的王子,才能渡过劫难,甚至取得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