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五百五十八章 菲洛克忒忒斯之死
    希腊联军宴会进行了很长时间,大家酒足饭饱才起身离去。

    这场庆祝菲洛克忒忒斯射伤库克诺斯宴会,一扫希腊联军长时间的阴霾,很好提升了军队的士气。

    散会散场,卡尔卡斯站在奥德修斯旁边,看着渐渐远去的菲洛克忒忒斯的背影,有点意兴阑珊:“对于菲洛克忒忒斯,我有点愧疚!”

    奥德修斯似乎没有听懂卡尔卡斯这句话,问着:“可敬的预言家卡尔卡斯,你有什么愧疚呢?”

    卡尔卡斯微微瞥了眼奥德修斯,说着:“伊塔刻国王奥德修斯,神所宠爱的聪明人啊,这还需要我说吗?你应该都明白。”

    “尊敬的卡尔卡斯,我是多么的愚蠢啊,您的意思我并没有听明白。”奥德修斯说着,虽心里清楚的很,但还是表示,自己确实什么都不懂。

    卡尔卡斯又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说着:“伊塔刻国王奥德修斯啊,你太会善于伪装了。”

    “菲洛克忒忒斯虽被你遗弃在荒岛,生活过得很艰苦,但至少没有性命之忧,以后还能回返家乡,现在他杀死了库克诺斯,伟大的海神波塞冬(Poseidon)的儿子,你觉得他还能回到家乡俄塔去?”

    菲洛克忒忒斯只有他的朋友赫拉克勒斯(Hercules)保护,可一个才成神的人,根本无法对抗波塞冬。

    所以菲洛克忒忒斯从荒岛出来,命运就已经注定了。

    对此,奥德修斯沉默不语,他不能改变卡尔卡斯的看法,也不愿意发话得罪赫拉克勒斯,可是他得罪菲洛克忒忒斯太深了,只有死了才能安心。

    而且叫他来特洛伊帮助希腊人对付库克诺斯,是神的主意,跟自己也没有太大的关系。

    卡尔卡斯看着奥德修斯的神情,明白了想法,说着:“奥德修斯啊,你这样会没有朋友的。”

    说完,转身离去,没有多说一言。

    奥德修斯站在原地,半晌无言。

    迷雾

    菲洛克忒忒斯在灰暗迷雾中深一脚浅一脚前行着,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里,又走多久,但感觉迷雾永无尽头一样,就在心灰意冷,打算放弃时,迷雾退散,眼前豁然开朗。

    抬眼一看,菲洛克忒忒斯极震惊的发现,这是魂牵梦萦的家乡俄塔山。

    怎么就回到了家乡了?

    虽菲洛克忒忒斯想念家乡,但是他也知道眼下他正在特洛伊征战,还不是回到家乡的时候。

    既此时回到了家乡,菲洛克忒忒斯打算回去看看。

    他抬脚往俄塔山的方向行去,但又走了好久,远处俄塔山的距离没有缩短,反而有越来越远的感觉。

    菲洛克忒忒斯心里不由有些发慌,这种情况他还是第一次碰到,但是他并没有放弃,抬脚继续往前走着。

    才刚往前走了一步,眼前场景再次发生了变化,只见面前出现了一个空地,空地上有一个木柴堆。

    而更让他惊讶是,他的朋友赫拉克勒斯此刻正站在木柴堆中央。

    “赫拉克勒斯,我亲爱的朋友,你不是已经成神了吗,怎么还在俄塔山啊?”菲洛克忒忒斯说着。

    赫拉克勒斯并没有回答菲洛克忒忒斯的话,就一直站在柴堆中央。

    突然柴火燃烧了起来,而赫拉克勒斯一直站在燃烧的柴堆中央一动没有动。

    菲洛克忒忒斯有点着急,这么大的火,别给烧死了,他大声呼喊着赫拉克勒斯的名字,但赫拉克勒斯还是无动于衷。

    又过了片刻,不知道哪里袭来风浪,柴火虽没有熄灭,到处都是海水。

    此时,满身燃烧着火光的赫拉克勒斯突然开口对着菲洛克忒忒斯说:“我的朋友菲洛克忒忒斯,我会来接你。”

    菲洛克忒忒斯吓了一跳,被惊醒了,发觉自己还在营帐内,他是身经百战的英雄,觉得这是不详的预兆。

    “是谁向我传梦,想告诉我什么呢?”

    “赫拉克勒斯又想说什么呢?我应该找下预言家,特别是卡尔卡斯,他会解答我的疑问。”

    但这时天已经明亮,外面也响起了一阵嘈杂的声音,听声音是特洛伊人又来袭击营地了。

    “岂有此理。”菲洛克忒忒斯想着。

    前几天将库克诺斯给杀死了,本以为特洛伊热会老实很长一段时间,没想到这才多久啊,又来袭击营地了。

    想到这里,菲洛克忒忒斯再也坐不住起身穿衣,刚出营帐,就见了一队士兵拿着武器跑向了营地门口。

    菲洛克忒忒斯拿起武器,随士兵赶到了门口。

    只见此时特洛伊人已攻入了营地,但因没有库克诺斯,进入营地还不深,且局势也不是像上次那样危险。

    这次双方厮杀的火热,呈胶状态。

    菲洛克忒忒斯在战场上找到了他的朋友克勒俄多洛斯,说:“嘿,我可敬的朋友克勒俄多洛斯,我将向卑鄙的特洛伊人射出暗箭,您要帮我拿箭吗?”

    “乐意之至。”克勒俄多洛斯说着,他当然乐意帮助菲洛克忒忒斯递箭,在战场上拿着长矛厮杀,毕竟还有着风险,而帮菲洛克忒忒斯递箭则风险很低,他想都没想就答应了菲洛克忒忒斯的请求。

    菲洛克忒忒斯从克勒俄多洛斯手中接过一只箭,搭上箭,拉弓瞄准了战场上的一个特洛伊十夫长。

    “咻。”

    弓箭的箭矢以极快的速度射向了正在奋力搏杀的十夫长。

    “噗。”十夫长根本没有想到战场上会飞来一支冷箭袭击,箭矢射中了十夫长的喉咙,一击毙命。

    菲洛克忒忒斯脸上露出了一个得意的微笑,显对自己的箭术的效果很满意。

    没有间隔多久,又再次从克勒俄多洛斯手中接过箭,弯弓搭箭,一箭射向了远处没有防备的特洛伊十夫长。

    “噗。”

    又是一箭射到了十夫长的眼眶,十夫长一时半会没有死,疼的在地上打滚,状况惨不忍睹。

    就这样,菲洛克忒忒斯依靠弓箭之力,在战场上一连射杀了十多个特洛伊的十夫长,使靠近一块区域,特洛伊的人混乱起来。

    裴子云发现了异常,因离得远,一时没有赶过去。

    这时,他手上拿着青铜长剑,背着弓箭,飞速往菲洛克忒忒斯赶了过来,刚刚赶到区域,菲洛克忒忒斯就发现了他。

    菲洛克忒忒斯对这一连斩杀了希腊联军几位英雄的帕里斯王子印象深刻,他此时发现了裴子云的踪迹,岂能放过。

    “我亲爱的朋友,快把毒箭递给我,我要射死那个可恶的帕里斯,他就是一切的祸乱的根源。”

    菲洛克忒忒斯也不是每次都射浸泡着九头蛇许德拉的毒血的箭,对付十夫长,百夫长,都是普通箭,这时看见了帕里斯,自要用毒箭了,但才喊着,突听见传来一声闷哼。

    菲洛克忒忒斯转首一看,发现正给他递毒箭的克勒俄多洛斯肩上插着一只箭矢,不由勃然大怒。

    这个卑鄙的特洛伊的王子,竟抢先射出了箭矢,而且射伤了他的朋友,他发誓一定不会放过这位可恶的帕里斯王子。

    克勒俄多洛斯中箭,稍稍后退,并用长矛保护自己,以免被再次射中。

    虽克勒俄多洛斯已采取了果断措施,保护自己,但是他还是错估了帕里斯的箭术的恐怖。

    “咻。”又一箭划破长空,射向了克勒俄多洛斯。

    克勒俄多洛斯发现自己手中的长矛根本不起作用,因这支箭实在太快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箭矢收入了自己的心脏。

    “噗。”鲜血从克勒俄多洛斯心脏的位置流了出来,一瞬间就染红了大地,尸身重重倒向了地面。

    一箭毙命,威力恐怖。

    菲洛克忒忒斯把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怒不可遏,实在没有想到那帕里斯王子能在自己的眼皮子下射杀了自己的朋友,当下拿起了毒箭,拉弓搭箭,张满弓弦,喝着:“去死吧,帕里斯。”

    箭矢“嗖”一声射了出去,速度非常快,一道闪电一样射向裴子云。

    裴子云射死了给菲洛克忒忒斯递箭的克勒俄多洛斯,就已防备着菲洛克忒忒斯射出的箭,这时箭矢袭来,他挪移了半个身位,险险避开了菲洛克忒忒斯的毒箭的袭击。

    但裴子云不想再给菲洛克忒忒斯第二次射箭机会了,他迅速弯弓搭箭反射,整个动作行云流水,没有一丝阻碍。

    “噗。”一箭命中了菲洛克忒忒斯的眉心,此时脸上还满是惊愕的表情,似乎不太敢相信,帕里斯王子的箭术竟超过了自己。

    “砰。”菲洛克忒忒斯尸身倒向地面,砸在了地上,腾起一股烟尘。

    按照了这个时代的规矩,杀人者,可以剥下死者的衣甲和武器,特别是赫拉克勒斯的神弓,裴子云还是记得就是这把弓最后送了帕里斯王子的性命,当下就扑了上去夺取。

    几个希腊人怒吼着,就要扑上去,裴子云持矛而上,连杀数人,将尸体夺到了战车上去。

    “杀了菲洛克忒忒斯本身就已经是报酬了,不想还得了神弓。”裴子云想着,只是举手感谢:“诸神啊,感谢你们,库克诺斯啊,看啊,我已经为你复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