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五百五十七章 葬礼与欢宴
    神秘女士依然笼罩在一片阴影下,只听她淡淡的说着:“你觉得,波塞冬(Poseidon)会听取你这个理由而谅解你?”

    裴子云顿时沉默了,他知道神秘女士说的是事实,神灵一定不会谅解杀死子女的人,不管是自愿还是不自愿。

    “帕里斯,你看呐,本来菲洛克忒忒斯可以很好的活下去,但自从他一箭射向库克诺斯时,命运就已向他丢下了死亡的筹码。”

    “菲洛克忒忒斯再也回不到家乡了,他只能去哈迪斯(Hades)的领域。”

    “赫拉克勒斯(Hercules),一个才登神,却没有真正被奥林匹斯山接受的新神,是不可能庇护住他。”

    裴子云眸光一闪,在原来的剧本和历史里,菲洛克忒忒斯顺利回到了家乡,但是现在,的确,神秘女士依旧说的没错,菲洛克忒忒斯用弓箭射伤库克诺斯时,他的生命就同样开启了倒计时。

    “帕里斯王子,我给你一个忠告,不要犯下杀死神的亲生儿子的罪,那样的话,死亡必夺去你的生命。”神秘女士说着。

    这时王宫去往阿波罗(Apollo)神庙祭司匆匆走来,裴子云拦下了:“祭司,去阿波罗神庙的结果怎么样?”

    “很遗憾,帕里斯王子,阿波罗神庙也并无反应。”

    虽早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但裴子云的一颗心还是沉甸甸,为库克诺斯的不幸,也为了这些神灵的冷漠。

    “祭司,还是要感谢您的操劳。”裴子云说着,转过看着刚刚的廊柱的阴影下,神秘女士已经消失不见。

    “她来这边难道是专门为了阻止我杀掉库克诺斯?”裴子云暗想。

    “应该不是,她只不过刚撞见我想遵从库克诺斯的意愿杀掉他,她顺势阻止了我,那她来特洛伊王宫又是为了什么?”裴子云苦思冥想,和祭司进了宫殿,躺在床上的库克诺斯看着裴子云沉默着和祭司走了进来,顿时明白了阿波罗神庙也毫无所获。

    他躺在床上,缓缓举起双手,用尽最后力气,声音沙哑:“伟大的波塞冬,我的父亲,我违背了您的意志来到了这里,获得了死亡的命运,这是我的罪过,可请您念在我是您儿子的份上,给予伤害我的人,以及希腊人同样的打击。”

    “还请您照顾我的儿子,您的孙子。”说完,库克诺斯拿起了身侧的剑,挥剑自杀。

    自杀的瞬间,所有人都听见一声沉重的叹息。

    裴子云看见库克诺斯自杀,灵魂正要遁入哈迪斯的领域,但一道看不见光芒闪过,库克诺斯灵魂就被收走。

    他知道这是波塞冬亲自出手,将自己儿子库克诺斯的灵魂拦截接回。

    看着库克诺斯双目圆睁躺在床上,普里阿摩斯上前合拢了双眼,吩咐仆人:“你去给库克诺斯国王擦洗干净,重新换上干净衣服,去波塞冬神庙平台前搭建好柴堆,以方便将库克诺斯火化。”

    裴子云对诸神安排的结局无能为力,只能做他应该做的事,看着大家沉默,气氛哀伤,对着国王普里阿摩斯说:“父亲,明天出阵,就由我为库克诺斯国王报仇,如果能杀死菲洛克忒忒斯,那我就去科罗奈王国,保护库克诺斯的儿子和城邦,阻挡希腊人的报复。”

    “帕里斯,希腊人还有不少英雄,菲洛克忒忒斯的弓箭更是赫拉克勒斯留下来的神弓,明天你要战胜他,恐怕并不容易。”普里阿摩斯表达了自己担忧。

    “父亲,这就需要赫克托耳哥哥还有别的特洛伊英雄配合了。”裴子云说着。

    “这没有问题,不过对付不了,不要强求。”国王普里阿摩斯说着。

    “好的,父亲,我一定量力而行,不会让大家担心。”裴子云说完,高举双手,祈祷着:“伟大的波塞冬啊,请聆听我的声音,我将要向杀死库克诺斯的凶手复仇,希望您能庇护我,让我成功杀死菲洛克忒忒斯。”

    裴子云祈祷完,又说着:“库克诺斯是我的朋友,请允许我用最昂贵的香油,并且用黄金来陪葬。”

    说着,就吩咐仆人去取,诸人见了,都感慨不己。

    仆人们给库克诺斯重新擦洗干净,换上新的衣服,用帕里斯王子带来的香油在身上涂抹了一遍。

    将库克诺斯的尸体放在担架上抬了出去。

    裴子云随国王普里阿摩斯和别人来到了搭建的火化台前,静静观看。

    火化台是由宫内的工匠用一些易燃木材搭建的一个巨大矩形高台,台座有一米高,四周堆满了易燃柴堆。

    仆人们抬着担架来到火化台前,将库克诺斯尸体放在了矩形火化台,库克静静的躺在高台上,睡着了一样。

    火化台不远,就是波塞冬的神庙。

    祭司站在圣坛前祈祷:“伟大的波塞冬啊,请将您的儿子库克诺斯接回天国,继续庇护着他吧。”

    祭祀结束,众人将火化台围成一圈,默默的祈祷,缅怀着这位伟大的英雄库克诺斯,追忆着一切。

    普里阿摩斯国王大声的说:“伟大而善良的库克诺斯啊,您是多么的仁义,然而卑鄙的希腊人却夺取了您的生命,我们已决心为您复仇,希望您的灵魂能够得到安息。也希望伟大的波塞冬,您的父亲永世庇护于您。”

    国王说完,有人举着火把,点燃了火化台,大火熊熊燃烧,瞬间将整个火化台吞噬。

    良久,原地剩下一堆灰烬,国王命人用瓷罐装好这些骨灰。

    “库克诺斯啊,我为您复仇,将您的骨灰送回到您的家乡——科罗奈王国。”裴子云高声说着。

    话一说口,一个小小梅花飞快出现,并迅速放大,变成一个透明的资料框,带着淡淡的光感在眼前出现。

    “任务:杀死菲洛克忒忒斯,为库克诺斯复仇(未完成)”

    希腊人营地

    与特洛伊的情况相反,此刻希腊人营地内正在举行着欢庆宴会,王子们为今天菲洛克忒忒斯的精彩表现而高兴,而呐喊,而欢呼。

    整个希腊联军的王子和英雄们都聚集在宴会现场,大家纵情的吃着美食,喝着美酒。

    阿伽门农亲自给菲洛克忒忒斯斟满了杯中酒,举着自己的酒杯,对着菲洛克忒忒斯举了举杯,一饮而尽,说着:“亲爱的菲洛克忒忒斯,我再说一次,由于我们一时糊涂,将你遗弃在卡律塞岛,但这也是神的愿望。”

    “请你不要再生我们的气了,为这些事情,我们已受到了神的惩罚。”说完,阿伽门农拍了怕手掌,仆人领着女人,马匹和宝物上来了。

    “现在你杀死了库克诺斯,解除了我们最大困难,请接受我们的礼物吧。”

    “这里是七个特洛伊女人,二十匹骏马,十二只三足鼎,但愿你能喜欢,我诚挚的邀请您和我一起住在我的营帐里。”

    阿伽门农诚意十足向着菲洛克忒忒斯道歉,且献上了珍宝和礼物,让菲洛克忒忒斯最后的一点怨气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只听菲洛克忒忒斯回答:“伟大的阿伽门农统帅,你是说的哪里话,我已不再生你们的气了,包括你,阿伽门农,以及任何人。”

    “好。”阿伽门农哈哈大笑的站起来,身体有些摇晃,似乎是喝多了,再次给菲洛克忒忒斯斟满酒,举着自己的酒杯,说着:“来,为了我们友谊,也为了这次战争的胜利。”

    菲洛克忒忒斯同样拿起了酒杯一饮而尽。

    “菲洛克忒忒斯,您说我们这次有几分胜算啊。”阿伽门农抛出了一个十分难回答的问题。

    “阿伽门农统帅,我觉得特洛伊除库克诺斯并无强大英雄,我们此次的胜算非常大。”

    “哦?真的吗?”阿伽门农显是没有料到菲洛克忒忒斯这么有信心。

    “是的,唯一稍厉害点的估计就是赫克托耳,以及帕里斯王子,我今天看见帕里斯击杀了我们几个英雄,本来还打算用冷箭偷袭他,但都被他给格挡开了。”

    “等明天对战的时候,我寻机将他射杀了。”菲洛克忒忒斯说着。

    “那真太好了,你要知道帕里斯就是导致这场战争的罪魁祸首。”阿伽门农欣喜说着,再次举杯,宴会的气氛热闹而浓烈,大家推杯换盏,好不热闹,而在奥林匹斯山,希腊人的保护者雅典娜(Athena),看了看阴沉的波塞冬,暗暗摇首,心想:“希腊人啊,波塞冬牺牲了一个儿子,虽是你们的敌人,也得表示悲痛,并且向波塞冬献祭。”

    “可你们在狂欢。”

    “因为这个,在明天,你们不但会失去菲洛克忒忒斯,更会损失不少性命,诸神和命运,已经判定你们,在明天会受到重大打击。”

    “就连着赫拉克勒斯留下来的神弓也会遗失,因为它又破坏了平衡,会迅速攻破特洛伊。”

    “至于帕里斯王子,看起来,他又获得了些波塞冬的好感,难怪,厚葬自己的儿子,并且保护盟友的城邦和年幼的儿子。”

    “帕里斯王子一直在作着使诸神喜欢的事,但这也无法扭转你的命运,因为你得罪了赫拉(Hera),你的最终命运已经决定。”

    “不过你的所作所为,使你可以在没有抵达死亡前,获得诸神的一些善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