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五百五十一章 提丰的请求
    爱特纳山

    高高山顶上,积雪常年不化,最上面又有滚滚浓烟冒出,不时发出沉闷声响,那是气体喷出声音。

    这是一座活的火山,时不时喷发岩浆,穿过浓烟往下观看,可以看到火红岩浆翻腾着,冒出一股股气泡。

    而此时,岩浆中有一个黑色影子,看模样是个巨人。

    巨人长着一百个蛇头,浑身覆有羽毛且生有一对翅膀,口吐蛇芯,双眼喷火,它的身份不言自明,正是万兽之王提丰,同时它也是泰坦族的一员。

    提丰曾与宙斯激战,是宙斯不共戴天的宿敌,宙斯用雷电将提丰轰至奄奄一息,最终将它镇压在爱特纳山。

    常年的囚禁生涯并不能熄灭它的野心,它时时想着反攻奥林匹斯山,将诸神拉下神坛。

    它此刻正对着一个小小的蒙着面纱女神躬身,相对于百米高的它,这二米不到的女神,就和豆丁一样小,但巨人神态恭敬而虔诚。

    被森林里的女妖看见,一定不会相信她们的父亲,会对一位女子这样恭敬。

    在提丰的子女眼中,父亲无所不能,连诸神都敢于挑战。

    “不要行礼了,引起了山的震动,又会被诸神发觉了。”蒙面女子说着。

    提丰做事不密,有几次背后搞小动作,都被诸神发觉,这次她来这里,可冒了风险。

    要不是提丰这次很急切,且花费的代价不小,她是说什么也不会赶来这里与提丰见面。

    “说吧,你花费巨大代价求见我,是有什么重要的事?”

    “伟大的母亲。”

    巨人才开口,就被神秘女子给打断:“我不是盖亚(Gaia),如果我是她,也不能轻易过来见你,她处于众神,特别是宙斯的监督之下。”

    “不,母亲,虽我不知道为什么你是一个幻影,但我能感受到血脉本源的连接,这是谁也不能作弊。”提丰说着。

    神秘女子没有打断或反驳,只是不语。

    “母亲,请帮助我,我需要您的帮助。”提丰恭敬说,它常年被镇压,力量衰退到了极点,只能求助于它的母亲——盖亚。

    “提丰,我能帮助你什么?”神秘女子问,她自是了解,虽提丰常年镇压在爱特纳山,但它的子女遍布各地,许多事都可以交代给它的子女完成。

    前几次的事情,特别最近一次在爱琴海忒涅多斯的海妖事件,神秘女子就知道是提丰子女搞出来。

    而此时,提丰不找子女解决,而花费巨大代价请求她帮忙,这就有些让她动容了,要知道,盖亚是大地的本体,世界脱离不了她,但同样,几次动乱都与她有关,虽还享受着尊荣,可新生的神族都在密切关注甚至监督着她。

    而提丰因叛乱,以及跟盖亚的关系,也时刻处于众神的监视下,稍不留神,就可能被诸神发现端倪。

    神秘女子很好奇,是什么样的事值得提丰兴师动众。

    “母亲,我感受到了宝物,一件对我来说非常重要的宝物,这件宝物我现在确定在特洛伊,它几次都辐射出了信号,让我能感受到。”

    炽热岩浆不停的翻滚,不时冒出一股股的气泡,滚滚的浓烟似乎比刚才更稠密,这反应了提丰此刻的内心激动,它继续说:“母亲,我不能出去,请你帮我获得它,我感觉的到,有着它,我就能强大无比,甚至可以帮你打败诸神。”

    神秘女士笑了一声,显对提丰的这话觉得可笑。

    “打败诸神?”

    诸神又岂容易打败,一件宝物就能打败诸神,还用提丰来推翻,早就有神攻上了奥林匹斯山了。

    “提丰,你现在连最弱的神都不是,还敢说这样大话。”神秘女子根本不在乎提丰想法,泼着冷水:“现在别说是狄俄倪索斯(Dionysus)了,连可怜的才上山就被驱逐的赫拉克勒斯(Hercules)都能战胜你,你觉得你获得了宝物就能打败诸神,这样的话,我会信?”

    “母亲,请相信我,我感觉到了,只要获得它,我就能战胜一切,甚至包括宙斯都一样。”

    提丰显是对未知的宝物充满信心,一再恳求神秘女子帮助它获取。

    前段时间,提丰派了女妖去爱琴海忒涅多斯寻找宝物,虽没有找到就被裴子云剿灭了不少,还损失了一只强大海妖。

    但每次损失掉强大怪兽,都有着短暂的波动,最近又在特洛伊出现二次,给自己确定了方位,以自己衰退到极点的实力,不可能突破诸神的镇压而获得它,所以提丰想来想去,只能求助于它的母亲了。

    “好吧,既你这样恳求,我答应你就是,不过,要获得这件宝物,你得牺牲更多的后裔。”

    神秘女子说着。

    “这容易。”提丰一口答应着,它别的不多,但后裔遍布各地,多的它自己都不知道有多少数量。

    想着宝物很快就能被自己获得,进而用它反攻奥林匹斯山,打败诸神,击败宙斯,提丰心里一阵不可抑止兴奋。

    黑色巨影在炽热的岩浆中不停游动,搅动火红的岩浆翻滚不息,不时飞溅到周围的岩壁,激起一抹抹火星。

    “有神来了。”神秘女士看着它的兴奋,宛看着一只不知内情的宠物,她还以为是什么,原来是那件宝贝。

    提丰,这件宝贝,对现在的你,毫无意义。

    只是这是命运的安排,她并不想说破,她看了下周围,突然说着,且迅速隐去,一下子就消失了,似乎从来不曾出现。

    提丰也知道现在是关键时期,不能打草惊蛇,经过神秘女子提醒,也迅速沉寂了下来。

    炽热岩浆一下恢复了平静,偶尔有几个气泡浮出表面,也迅速炸裂,消失不见。

    下个瞬间,手拿缠绕着双蛇杖的少年出现,耳后与脚髁处的小小羽翅急速拍打,又缓缓放松。

    刚才是赫尔墨斯(Hermes)在奥林匹斯山赶到爱特纳山。

    爱特纳山还和往昔一样,冒着黑烟,岩浆滚滚,仔细巡查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任何的问题,他皱着眉想着:“我感觉到了一点异常,是这里?”

    但他并没有发现周围有不对,可刚刚在奥林匹斯山上时,明明感觉到了爱特纳山有一丝异动。

    赫尔墨斯再次仔仔细细将爱特纳山的山上山下都巡查几遍,还是别无痕迹,赫尔墨斯摇了摇头,觉得自己有点小题大做,扇着翅膀消失在远方。

    提丰看着赫尔墨斯消失,才想要说话,一个声音传入它的心中:“闭嘴!”

    这让提丰心里咯噔一下,知道是母亲提醒它,神灵还没有远去。

    果然,过了一会,赫尔墨斯又出现在爱特纳山山顶上,口中喃喃:“真的没有异常?”

    赫尔墨斯心里很失望,厌恶看了一眼被镇压在爱特纳山的提丰,冷笑对着提丰说着:“愚昧、丑陋的提丰,要不是命运安排你成为一段必经历史过程,要不是你的母亲盖亚,早就把你杀掉了。”

    说完,扇着翅膀再一次消失了。

    提丰现在对于奥林匹斯山诸神来说,已弱小到不放在了眼里,别说是自己,就是任何一个神灵,都可镇压它。

    赫尔墨斯还时时关注提丰,是担心盖亚在背后搞动作,所以刚感受到一丝异动,就飞快赶过来查看。

    但赫尔墨斯没有抓到任何线索,空手而归。

    又过了一会,神秘女子显露出了身形,她扫看下四周,对提丰说:“他这次真走了。”

    “不过你刚刚太鲁莽了,差点就被发现了。”神秘女子对提丰呵斥:“要是被发觉,许多事就可能起变化。”

    “是的,多亏了母亲,不然这次就麻烦了。”提丰回答着,对女神恭恭敬敬,没有半点违抗。

    “好了,你会获得这件宝物,但不是现在的你使用。”神秘女子说着。

    “是以后使用?这没有关系,您只管使唤着我的后裔。”提丰兴奋说着,但神秘女子没有回答,仔细一看,她已在爱特纳山上消失了。

    “母亲离开了么?”提丰若有所失,不过这也正常,盖亚不能长久脱离诸神的视线,想了想,身体也沉入了岩浆,爱特纳山一下又恢复了正常,浓烟滚滚,内里岩浆翻滚不停。

    神秘女子离开爱特纳山,并没有走远,来到高空,往下面看着提丰,喃喃:“提丰,我的确不是盖亚,至少不是现在的她。”

    “这件宝物会给你获得,但并不是以后使用,你只是一个必经的历史过程而已,并无多少可能性存在。”

    说着,她把眼睛看向特洛伊,接着自语:“比起你,我对特洛伊帕里斯王子更有兴趣,他身上有许多秘密,让人着迷。”

    “最主要的是,提丰啊,他比你拥有更好的未来。”

    “对我来说,他的用处远远大于你。”

    说完,她又沉思片刻,似乎正在遐想,不再细看被镇压在爱特纳山的提丰,眼眸露出了坚定目光,满是对未来的希翼。

    又过了一会,神秘女子身影渐渐消失,原地留下了一声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