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子夜鸮 > 第五百四十八章 帕拉墨得斯之死
    希腊人营地离海滩并不远,是一处地势偏高的避风所。

    此时营地还是非常热闹,士兵去周围砍伐树木,构筑营地外围壕沟、栅栏。

    一排排营帐立起来,一辆辆战车被士兵拉上岸来,整整齐齐排列成行,一袋袋粮食搬上岸来,叠放在营帐里。

    士兵挖好沟渠,工匠搭建瞭望塔,营地渐渐成型。

    海上小一点船只涨潮时被拖到了岸上,船只下面都用石块垫着,免得船底受潮腐烂。

    一队士兵砍伐收集木材,搭建木床,捡拾柴禾,堆成柴堆,木床放在柴堆上,而帕洛特西拉俄斯尸体安置其上。

    一座小型祭坛已靠着柴堆搭建,祭坛中央有一个台座,台座上面放置着宙斯的神像。

    与登陆时的信心满满相比,希腊联军士气有点低沉。

    英雄和王子们围成一圈,默默注视着安静的躺在柴堆上的帕洛特西拉俄斯,此时就和睡着了一样,安静、祥和,但所有人都知道,他再也不可能醒过来了。

    他的兄弟帕达尔克斯更是含着泪水:“父亲,我怎么向你交代呢?”

    菲拉克的国王来了二个儿子,帕达尔克斯和帕洛特西拉俄斯,帕洛特西拉俄斯也是正经的王子,他还有个可爱的未婚妻拉俄达弥亚,是阿耳戈英雄阿卡斯托斯的女儿,她悲伤和他告别,送他去打仗,现在她永远见不到未婚夫了。

    王子们有点兔死狐悲,本来以为自己这样多人,特洛伊就会一攻而下,毕竟赫拉克勒斯当年可是率领了几十条船就把特洛伊打下洗劫一空——现在第一天就死了个王子!

    随军祭司将祭品放入祭坛,取罐中清水弹洒祭坛和祭品,且绕着搭建柴堆,给帕洛特西拉俄斯也洒上了清水。

    祭司默默给宙斯(Zeus)祈祷,希望他能看顾帕洛特西拉俄斯的灵魂。

    阿伽门农跪倒在地上,双手高举,大声的祈祷。

    “啊,亲爱的帕洛特西拉俄斯,你的离去,是让我多么痛心,希望伟大的宙斯能带着你的灵魂回到天上,我必为你洗刷耻辱,让卑鄙的特洛伊人为他们今日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祈祷完毕,有人用火把点燃了柴堆,尸体伴随着柴堆就被熊熊大火吞噬。

    大火熄灭,原地只剩下了一堆灰烬,有人用瓷罐装好骨灰,且把骨灰埋在海湾的一株枝叶繁茂的榆树下。

    葬礼简单肃穆,众人围成一个圆圈,绕榆树慢慢移动,缅怀追忆着帕洛特西拉俄斯。

    葬礼在进行时,没人注意到奥德修斯偷偷溜开,抵达一个营帐时,一个仆人进来,躬身:“主人,我按照您的吩咐,趁着注意都集中在葬礼上,悄悄把一笔黄金埋在了帕拉墨得斯的营帐内。”

    奥德修斯微睨了一眼,丢了块黄金,说着:“办的好,你今天就收拾行礼回国去,说是给家里报平安。”

    “是的,主人。”这仆人高兴的接了退了下去。

    奥德修斯阴沉着脸,又喊过一个武士,这武士并不知道这一切,就听着国王说着:“我有个仆人,趁我不注意,偷了黄金,这是家丑,你给我秘密杀了他,丢到海里去,黄金就给你了。”

    “是的,可敬的国王。”武士义愤填膺,仆人偷窃黄金,是应该杀死,追了出去,不久就听见一声惨叫。

    奥德修斯做完这一切,又悄悄返回了葬礼,一起缅怀追思帕洛特西拉俄斯,没有人发现异常。

    庄严葬礼最终结束了,众人散去,各返回营帐,士兵站岗巡视,各司其责,一切又恢复正常。

    奥德修斯回到营帐内,又以普里阿摩斯国王名义写了一封信给帕拉墨得斯,信中谈到了黄金一事,且还感谢了帕拉墨得斯促进了墨涅拉俄斯和帕里斯的决斗。

    看自己亲自炮制好的这封信,奥德修斯脸上泛出一丝笑,仔细检查了一遍,发现没有问题,他就出了营帐,急匆匆向着阿伽门农的营帐而去。

    阿伽门农的营帐是在整个营地的中央,营帐是整个营地最大,也最豪华舒适,营帐里面铺了一层厚厚的羊毛毯,阿伽门农刚从葬礼上回来,正斜躺在羊毛毯上思考着整个战局的变化。

    奥德修斯步履匆匆掀开了营帐的帘布,刚入内,就急切大喊:“伟大的统帅,您看看,这是什么?”

    说着就把信递了过去,思考中阿伽门农还没有反应过来,但看奥德修斯急切,郑重的将信给接了下来。

    刚打开折叠的信看了一会,阿伽门农脸色大变,顿时怒气匆匆问:“奥德修斯,这封信你从哪里得来的。”

    “伟大的统帅,这是我去找帕拉墨得斯时,刚好他没在,在营帐内发现。”

    阿伽门农气的手直发抖,怒吼:“赶快召集各位王子和英雄来我营帐,同时将帕拉墨得斯也给我叫来。”

    传令官领了命令下去了。

    不一会,陆续有王子和英雄赶到阿伽门农营帐,阿伽门农将羊皮纸信递给了他们,众人看了,勃然色变。

    才死了兄弟的帕达尔克斯,以及受伤的墨涅拉俄斯更是大怒,喝着:“原来是有内奸,我们才失败,就算他是国王瑙普利俄斯的儿子,也一定要杀了他。”

    这时,帕拉墨得斯进入了帐内,看见了满是愤怒的希腊王子和英雄。

    阿伽门农将信递给刚走进来的帕拉墨得斯,待他看了一会时,说着:“你这怎么看?”

    “这完全是污蔑陷害。”帕拉墨得斯看了信,大声喊着,心里知道,有人要置他于死地。

    “既你说是污蔑陷害,很好,我现在就委派几个人组成审判团对你进行审查,没有这回事,自会还你清白。”

    “阿伽门农统帅,你尽管叫人去调查就是,我帕拉墨得斯是清清白白。”帕拉墨得斯说着。

    “奥德修斯,我就委任你当此次审判团的主审,所有王子都是陪审,你对帕拉墨得斯王子审查,务必要将事情查清楚。”阿伽门农说着。

    “伟大的统帅,非常感谢您信任我,我一定会认真调查帕拉墨得斯王子的事,争取还他一个清白。”

    说完,奥德修斯下令搜查帕拉墨得斯住处,结果让大家大吃一惊,在帕拉墨得斯的营帐内挖出了大量黄金。

    陪审的王子见了,大声喊着:“叛徒应该死。”

    奥德修斯目光扫过四周,见着有的王子低头不语,有的王子义愤填膺,有的王子面不改色,心里一喜。

    “我这计谋很简单,许多王子未必看不出问题,但帕拉墨得斯得罪了许多人,没有人愿意为他说话。”

    “最重要的是,帕拉墨得斯,没有神为他说话。”

    这也是奥德修斯陷害帕拉墨得斯一个重要原因,换一个人,秉着神意说句话,这个计划就未必能成功。

    “而且,初战就有些不利,很伤士气,也得有个替罪羊,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统帅阿伽门农支持的原因。”

    当下审判团在阿伽门农的首肯下,判处了帕拉墨得斯死刑。

    “可恨的帕拉墨得斯,你的错误使希腊蒙受了巨大的损失,我现在代表联军宣判你的死刑。”

    奥德修斯说着:“帕拉墨得斯,念在同样是王子的份上,我们可以不用剑,而是用石头砸死你。”

    帕拉墨得斯看出了阴谋,但无法提出自己无罪以及有人陷害的有力证据,对他背叛的事情,却是“证据确凿”,无论如何,他都百口莫辩。

    当他被拉到行刑场上时,他知道现在唯一能救自己就是诸神,于是高举双手,说着:“啊,希腊人啊,你们将杀死一个博学、无辜歌声最优美的夜莺。”

    在场王子无不嘲笑这种奇特辩护,在他们看来,帕拉墨得斯的这话说了等于跟没说一样,无力而苍白。

    实际上,帕拉墨得斯这话是说给诸神听,他知道,只要有一个神灵愿意帮助,他就可以活下去。

    “行刑。”奥德修斯听的却头皮一麻,虽他知道没有神灵会帮他,但假如有个神灵突然之间心血来潮呢?

    当下就一声令下,乱石雨点一样投向场内的帕拉墨得斯。

    帕拉墨得斯绝望了,他大声呼喊:“真理啊,你欢呼吧,因你终于死在了我的前面。”

    当他大声呼喊时,奥德修斯听了,更是冷笑:“帕拉墨得斯,到了这地步,你还不肯求助诸神,而是喊着真理。”

    “真理能援助你吗?”

    虽这样想,还是怕夜长梦多,当下用力砸去一块大石,当场命中帕拉墨得斯的头颅,他闷哼一声,倒在地上,鲜血淌满了地面,眼看不活了。

    阿伽门农冷眼旁观,待神医确认帕拉墨得斯死亡,才下令将帕拉墨得斯安葬。

    帕拉墨得斯被确认是希腊的叛徒,且被判处死刑,因此没有资格享受到跟帕洛特西拉俄斯一样隆重的葬礼。

    所以,他只能被土葬,不能享受到火葬。

    阿伽门农也是念在他是一国王子份上,才下令安葬他,不然很可能就会让他暴尸荒野。

    周围王子和英雄默默看着一切,没有几个人露出同情的目光,就连对他有些好感的墨涅拉俄斯,也因上次出使时,奥德修斯的挑拨,对他再无好感,有的只是憎恨。

    奥林匹斯山,诸神看着这一切,和奥德修斯想的一样,脸色冷漠。

    唯有正义女神涅墨西斯,因她的职责,在天上看着,决定惩罚希腊人以及骗他们犯罪的奥德修斯,使他们遭到灾难。

    “卑鄙的希腊人啊,你们将为你们丢失的正义而受到惩罚,我会让你们明白,正义从不缺失。”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www.yuehuatai.com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