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子夜鸮 > 第五百四十七章 天平的称重
    “大埃阿斯很厉害,英雄血脉,至少高我二级以上。”裴子云面对三位英雄,特别是其中还有大埃阿斯,已打算退去。

    但既然赫克托耳已飞速赶增援,不用麻烦了。

    裴子云微微一个闪身,让过大埃阿斯一击,刚好此时赫克托耳已赶了过来,正好对上扑上来的大埃阿斯。

    两人瞬间就拼杀了起来,棋逢对手,一时半会难分胜负。

    三人中最强大大埃阿斯已有赫克托耳对付,裴子云眼扫向两位英雄,最后盯着帕洛特西拉俄斯。

    “既历史上你第一个死,那就死在我手下吧,墨涅拉俄斯没有收割到,我就先收割你。”

    一念想着这个,系统就一动,裴子云却来不及观看,举剑朝着帕洛特西拉俄斯冲了过去。

    帕洛特西拉俄斯也不是好惹的,一根长矛朝冲过来的裴子云直刺,锋锐矛尖闪着幽暗冷光,普通士兵的话,面对这快速刺来的长矛,根本无法躲避。

    但裴子云只微微一个侧身,就让过了一矛,还不待对方反应,裴子云青铜长剑已经对帕洛特西拉俄斯横削了过去。

    “当。”一声清脆金属撞击声传来,原来是帕洛特西拉俄斯用盾牌格挡住了裴子云的长剑。

    “去死!”攸俾阿国王埃勒弗诺阿赶了上去,青铜短矛隐隐寒光,对裴子云就是一刺,形成叉击。

    “当。”又是一声清脆的撞击声,裴子云手中长剑空中划过一个弧形,正好隔开了袭向他的青铜短矛。

    裴子云和帕洛特西拉俄斯以及攸俾阿国王埃勒弗诺阿激烈搏杀了起来,双方你来我往,交手十分激烈。

    “希腊的战技,简单明了,有军中战技的风格。”

    “这些战技都是杀人技,没有任何的花哨。”裴子云感受着与帕洛特西拉俄斯以及攸俾阿国王埃勒弗诺阿的战斗,暗暗想着。

    “但是这世界没有玄之又玄的感应,却可以在这方面下手。”

    一开始的进攻,双方都是试探为主,未尽全力,此时交手完,帕洛特西拉俄斯和攸俾阿国王埃勒弗诺阿看清裴子云的实力,觉得并不好拿下,相互一交换眼神,已达成共识:“联合起来,杀了这人。”

    至于单打独斗,希腊人不搞这套这可是战场,不是决斗!

    裴子云此时与他们战过了一场,虽都未尽全力,但也对这两位实力有了一个清晰的认识,这时缓慢的后退,暗里脚后跟一踢,把一个地上头盔移了点位置。

    帕洛特西拉俄斯和攸俾阿国王埃勒弗诺阿看到裴子云想要后退,帕洛特西拉俄斯就大喝一声,提着长矛就全力冲向了裴子云,速度比刚开始冲向裴子云时快了一倍。

    裴子云刚后退到头盔侧后,帕洛特西拉俄斯堪堪杀到。

    帕洛特西拉俄斯根本没有看见裴子云小动作,地上突露出的头盔正挡在了他前进的路上。

    但时全力冲刺,等发现时已来不及,被绊了个踉跄。

    裴子云等的就是这个稍纵即逝的战机,顿时扑向了立足未稳的帕洛特西拉俄斯,帕洛特西拉俄斯不愧是英雄,这样还将手中长矛刺向裴子云,但长矛已使不出多少的力道。

    裴子云一剑隔开长矛,而还未及时跟上攸俾阿国王埃勒弗诺阿见着不妙,大喝一声,手中青铜短矛已朝着裴子云掷出。

    裴子云早已料到对方会施以援手,稍稍一让,闪过了来袭青铜短矛,短矛擦过了头发,落偏了。

    几乎同时,裴子云的长剑朝着帕洛特西拉俄斯一划,寒光闪过,“噗”一声,长剑在帕洛特西拉俄斯喉咙上划过,鲜血飞溅。

    帕洛特西拉俄斯定格了一样,过了一个呼吸的时间,身子轰倒地。

    帕洛特西拉俄斯杀死的瞬间,裴子云能隐隐看见一个灵魂在身体中挣扎,而身体内力量少了大半,只有一点点影子。

    “成功收割了一个。”裴子云暗想,但这时在战场上,诸神目光时时注视着,不好仔细查看。

    站在远处的攸俾阿国王埃勒弗诺阿看见帕洛特西拉俄斯被裴子云杀死,真是又惊又怒,同时又一点畏惧。

    他实在想不到特洛伊的帕里斯王子这样厉害,自己和帕洛特西拉俄斯两个英雄围攻,还被他这样短时间杀死了一名英雄,自己一个人上去的话,估计也会有着危险。

    “帕里斯王子杀死了希腊人的英雄。”不说埃勒弗诺阿的惊怒,英雄和士兵不一样,其中就是穿着盔甲和武器,眼见着帕里斯斩杀帕洛特西拉俄斯,特洛伊军的士兵士气大振。

    随着欢呼,整个战场上特洛伊隐隐占据上风。

    “这是特洛伊和希腊的初次交锋,不能让特洛伊人赢得第一场。”这时,雅典娜喃喃的说着。

    第一场交锋若特洛伊人赢的话,很大程度上打击希腊联军,导致命运的偏差,这不符合神意,以及雅典娜的利益,她可是希腊的守护神。

    她看了看战局,手一挥,一股看不见神力涌向了远处,正在赶过来的狄俄墨得斯突感觉浑身充满了用不完的力量,勇气也倍增,盔甲和盾牌宛是秋夜的天狼星一样闪闪发亮。

    “是神的庇佑!”虽狄俄墨得斯没有祭司的感觉,不知道是哪位神的庇佑,但还是充满了斗士,大吼一声,策着战车扑了上去。

    手中是一束短矛,他提起一根,对着一处一掷,只听“噗”一声,洞穿了一个士兵还不止,余势还洞穿了一人。

    接着连连冲杀,特洛伊人纷纷跌下去,退出一点距离的裴子云看到这个情况,皱起了眉。

    这个英雄突一下子变得厉害,是神灵帮助?刚刚一瞬间他又感受到了雅典娜的力量。

    每次到了关键时,这些神灵都会干扰时局,实在让人很无力,刚刚若不是赫尔墨斯和雅典娜同时出手,他就可以杀死墨涅拉俄斯了。

    这次好不容易特洛伊占了点上风,雅典娜又出手帮忙,自己应如何应对?

    看着这些,阿瑞斯(ares)皱起了眉,就要起身,雅典娜(athena)立刻感觉到了,并不希望立刻和阿瑞斯战斗,这时抬起了首:“兄弟,我们最好暂时别去插手特洛伊人和希腊人的战事,让他们各自作战,看我们的父亲希望哪一方得胜。”

    阿瑞斯点点头,又坐了下去,接着,雅典娜又重新回到了奥林匹斯山上,举起了金杯,看起来,两方面的凡人都脱离了神的干预,但雅典娜知道,她的英雄狄俄墨得斯还带着神力留在那里。

    只见着狄俄墨得斯所向披靡,杀的特洛伊人连连后退,连赫克托耳都站不住,被人流卷着后退,就在这时,特洛伊城上,响起了号角声,这是撤退的信号。

    “赫克托耳,我可敬的兄长,国王普里阿摩斯,我们的父亲,要求我们撤退,我觉得这是好主意。”

    “希腊人是我们数倍,我们不能和他们硬拼,我们必须依靠特洛伊城来不断削弱敌人。”

    “看啊,城墙上弓手已经准备,严阵以待。”

    “请您带着队伍退下去,等到了城下,就可以给希腊人一个狠狠的教训。”

    “至于那个希腊人的英雄,我来抵挡住。”

    “那个人很厉害,你抵抗不住,我来抵抗。”赫克托耳阴沉的说着,看着对面闪着光的狄俄墨得斯很是忌惮。

    “赫克托耳,我不准备用剑和矛来抵抗他,您别忘记了,我可是最擅长弓箭,刚才决斗,我不能用弓箭,现在我用弓箭射死他!”裴子云冷冷的说着。

    赫克托耳听了,觉得有理,这个弟弟的弓箭,在比赛时还在自己之上,当下就呐喊着,组织着特洛伊人后退,而冲杀的狄俄墨得斯立刻感觉到了,看见了拦在前面的人!

    “帕里斯王子,你打败了墨涅拉俄斯,却不是我的对手。”狄俄墨得斯大声喊着说着,对着裴子云说着,说着,就对着裴子云掷去一矛。

    裴子云一让,矛在左肩上空穿过,没有伤着,裴子云就高声喊着:“我承认,你的力量很大,远远超过了墨涅拉俄斯,但是你的攻击,就到此为止了。”

    这是随便还给狄俄墨得斯挖了个小坑,果然,后面治疗伤口的墨涅拉俄斯顿时脸色阴沉,而这时已经有人拿弓过来,裴子云取过,只听着“蓬蓬蓬”三声,三支连珠箭,就向着狄俄墨得斯射了过去。

    “噗”第一支箭格开,第二支箭就狼狈避过,第三支箭就正中着狄俄墨得斯的肩上,鲜血顿时染红了铠甲。

    但狄俄墨得斯并没有受到致命伤,他站在战车前面,对御者斯忒涅罗斯说:“朋友,快从车上下来,给我拔出肩上的箭!”

    斯忒涅罗斯照吩咐做了,鲜血在伤口飞溅出来,狄俄墨得斯向雅典娜祈祷:“宙斯的蓝眼睛女儿,你过去曾保护过我的父亲,现在也请你保护我!保佑我的长矛能刺中那个伤害我的帕里斯王子,让他再也见不到阳光!”

    但是这祈祷,雅典娜听了,微微摇首,宙斯不会让他在第一天就杀死帕里斯,果然狄俄墨得斯祈祷后,忍着疼,对着裴子云掷去一矛。

    但矛穿过去,还是没有击中裴子云,只重重的落在城门上,而奇怪的是,城门微光一闪,弹了出去,只有微不足道的痕迹。

    这就是神所建造的特洛伊城。

    “第一场决斗和战斗结束了。”眼见着特洛伊人退回到了特洛伊城,宙斯在奥林匹斯圣山站起来,取出黄金天平,两个都放进生死砝码,开始称量。

    “平衡,这很合乎我的心意。”宙斯看去,虽希腊方多了一点,但差距并不大,满意的点了点首。

    要是两方面差距太大,就得神干预,现在这结果,很好,只有相持,才能不断的彼此厮杀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