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子夜鸮 > 第五百四十五章 命运女神的试探
    奥林匹斯山

    “帕里斯和墨涅拉俄斯的决斗,似乎提前了点。”决斗也同样牵动着诸神的心,宙斯(Zeus)目光扫过。

    赫拉(Hera)、雅典娜(Athena)几个支持希腊的神灵,自是希望墨涅拉俄斯取得胜利,而支持特洛伊的阿波罗(Apollo)、阿尔忒弥斯(Artemis)希望帕里斯取得胜利。

    当然,总体上,毁灭特洛伊早已注定,不过不单是希腊人和特洛伊人各怀心思,诸神心思也捉摸不透。

    有些神灵就和小孩一样,总小打小闹反抗一二,不过看到帕里斯和墨涅拉俄斯决斗,宙斯并不希望有谁插手改变剧本,就对着赫尔墨斯(Hermes)说着:“虽然是战争不可避免,但无论是帕里斯还是墨涅拉俄斯现在都不能死,你下去看顾一二。”

    “是,伟大的父亲。”赫尔墨斯答应,手拿起了缠绕着双蛇杖,耳后与脚髁处的小小羽翅急速的拍打,“噗呲”、“噗呲”扇动,迅速腾空而起,一瞬间就消失了。

    赫拉看着情况,有些不满,她是希望罪全部落在特洛伊身上,但现在局面却不是这样,又因有站在特洛伊一方的神灵,她不能直接干预太明显,就是宙斯也不会答应。

    她转首对着雅典娜:“就算有着决斗,命运还是决定战争会继续,你下去纠正一些偏差吧!”

    雅典娜点了点头,也立刻离开奥林匹斯山,去了人间。

    “决斗开始了。”

    云雾显出了场景,赫克托耳和奥德修斯开始测量双方决斗距离,且抽签决定哪一方先朝对方投掷长矛。

    这先投掷长矛会有先发优势,如果第一击长矛就把对方杀死或击成重伤,后面就不用比试了。

    几乎同时,命运三女神看着,其中最年长阿特洛波斯(Atropos)说:“命运原本规定,是谁抽得头签?”

    “是帕里斯。”克罗索(Clotho)回答。

    “但是在一百二十个白昼与黑夜算起,在我们手中脱离的线就开始产生了……”拉克西丝()看着手中飞舞透明丝线。

    克罗索(Clotho)、拉克西斯()、阿特罗波斯(Atropos),是宙斯与女神忒弥斯(Themis)的女儿,时序女神荷赖(Hora)的妹妹。

    她们任务是纺制人间的命运之线,同时按次序剪断生命之线,最小的克罗索掌管未来和纺织生命之线,二姐拉克西丝负责维护生命之线,最年长的阿特洛波斯掌管死亡,负责切断生命之线,据说即便是众神之主宙斯的命运也在她们掌握之中。

    “这自然不是真的,诸神都知道,我们不能掌控比我们强大的神灵命运,阿波罗的神力,与我们相当,所以我们只能使达芙涅离开他,变成月挂,而不能使阿波罗本身受到损害。”

    “就算是那些比我们低阶的神灵,我们能作的事也有限,可以使它们某些事上失望,但不能影响它们本身,就好象卡吕普索(Calypso)!”

    卡吕普索是海岛Ogygia的女神,有人说她是仙女,宁芙,其实她是正规女神,阿特拉斯(Atlas)之女,神阶甚至在灶神赫斯提亚(Hestia)以及酒神狄俄倪索斯(Dionysus)之上。

    只是阿特拉斯是泰坦神族,是被击败者,所以她受到些影响。

    卡吕普索所受到的惩罚就是命运女神每过一段时间就送一个需要帮助英雄,但送来的英雄都不可能留下,卡吕普索偏偏陷入爱河。

    “不过,凡人的一切都在我们编织下,帕里斯的命运发生了小幅偏差,我觉得应该对此纠正,就让墨涅拉俄斯抽得头签吧。”

    “我觉得可以,随便这就是试探。”两个女神赞同。

    三个命运女神达成一致,顿时命运发生了一些偏差,命运女神既非全能,又并非机械,一丝不能改变——她们自是拥有适当的权柄。

    特洛伊·决斗场

    裴子云和墨涅拉俄斯各抽了一只签,但结果公布,是墨涅拉俄斯获得了头签,这个结果让裴子云稍显意外,记忆中似乎是帕里斯抽得头签。

    “难道命运已经改变了?”裴子云暗想,不过不及细想,兴奋的墨涅拉俄斯已经全副武装,大步走到决斗场上,手里举着长矛。

    裴子云也持着长矛全副武装步入了决斗场,嘴角挂着一丝淡淡笑意,眼神平静的看着对面的墨涅拉俄斯。

    此刻在决斗场上,墨涅拉俄斯看着帕里斯,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心中满腔怒火瞬间点燃,他举起手中的长矛,大声祈祷:“宙斯,为了让全天下人从此以后都不敢以德报怨,请允许我惩罚侮辱我的人。”

    说完,手上长矛狠狠一用力,朝着裴子云掷了过去,长矛极快,一瞬间,矛尖就闪电一样刺向裴子云。

    裴子云一惊,这速度出乎预料,长矛即将刺到时,举起盾牌一挡。

    “砰。”长矛刺穿了盾牌,剩余冲击让它继续向前,在几乎要刺到身体上时,裴子云轻轻闪向一侧,躲了矛尖。

    “噢,墨涅拉俄斯,你的力量还不错嘛。”裴子云轻轻夸奖了一句,但在墨涅拉俄斯的耳中,无异于讥笑,他脸色阴沉,一语不发,眼中怒火几乎喷薄而出。

    裴子云根本没有看到墨涅拉俄斯怒火中烧的眼神,或者说根本不在乎,说:“墨涅拉俄斯,下面轮到我了。”

    裴子云深吸一口气,倒退一些,迅速小跑几步,手中长矛,也随着惯性投掷了出去。

    “砰。”

    长矛的速度同样快准,力量同样同样巨大,墨涅拉俄斯根本无法躲避,同样用盾牌抵抗,一声响声,矛尖扎透盾牌,但相对墨涅拉俄斯投出长矛,这长矛刺入盾牌并不深,只透出矛尖,并没有刺到人体。

    “两方面战技都很强大,都是英雄,不过墨涅拉俄斯的力量还是强一些。”有人说着。

    “他的力量强一些也情有可原,毕竟他多年前就是英雄,而帕里斯不久前才成为了英雄。”

    “不过两人相差并不大,这场决斗胜负难料。”场下英雄议论纷纷,各自发表着对这次决斗的看法。

    “帕里斯不简单,墨涅拉俄斯可是成名多年英雄,帕里斯能在力量稍逊一些,就已经超过许多年轻人了。”阿伽门农有点忧虑,对着王子和英雄说。

    “尊敬的阿伽门农统帅,帕里斯在雅典可斩杀过熊人,他的力量能跟墨涅拉俄斯差不多也理所应当。”

    雅典国王梅纳斯透斯说着,当时帕里斯在雅典斩杀熊人的轰动还历历在目。

    “我看着帕里斯比墨涅拉俄斯国王还有一些差距,且墨涅拉俄斯国王是成名多年的英雄,经验更丰富,此战胜算比较大。”帕拉墨得斯说着。

    “帕里斯听说剑术不错,墨涅拉俄斯不能轻敌。”奥德修斯说着。

    再看场上两人,此时手中盾牌都已损坏,同时丢下了矛和盾,抽出青铜长剑。

    墨涅拉俄斯将剑举起,斜斜指向空中,大声呐喊:“神啊,你为什么不让我取得胜利?”

    说完,怒吼一声,提剑朝着裴子云冲了过去。

    而裴子云此时举手:“阿瑞斯(Ares)啊!请看着我是怎么运用您的女儿传授的剑技,送斯巴达国王墨涅拉俄斯前往幽暗无光的冥土。”

    帕里斯的宣言让此战的人、神为之侧目。

    “帕里斯大言不惭,难道不知道墨涅拉俄斯是久经战阵的英雄吗?”有人讥讽的说着。

    “帕里斯能轻易斩杀三头怪兽,此刻又敢这样说,应提醒墨涅拉俄斯国王小心应对。”雅典国王梅纳斯透斯慎重说着。

    “帕里斯王子这话虽夸大,但听得叫人解气。”一位特洛伊的长老满脸微笑。

    “确实如此,不过即使不能重创墨涅拉俄斯,相信也不会让对方轻易取胜。”又一位长老点了点头。

    奥林匹斯山

    战神阿瑞斯听了这话,手轻轻拂过云层,令下界特洛伊城外面的决斗变得更加的清晰。

    诸神看着景象,只见帕里斯王子力量虽弱了一点,但身形灵活,剑法精妙,明显看出是阿瑞斯一系的剑术,却使出了不一样的风味,宛是一只孤狼,通过灵活的动作,挑逗着狮子。

    狮子虽具有比孤狼更大力量,但身形并没有孤狼灵活,一次次扑杀都落了空。

    “帕里斯在用剑术技巧消耗着墨涅拉俄斯的力量。”阿瑞斯一看招数,就明白了过来,拍打着扶手,有些兴奋。

    这种来源于阿瑞斯一系的剑术,但用出了不同的意味,别有奥妙,引起了他的注意。

    如果这是帕里斯自己开创出来,足以证明这个特洛伊王子天分不错。

    神灵看着帕里斯表现,不由露出一丝意外,虽上次攻入了斯巴达王宫时,帕里斯就已显露过阿瑞斯剑术,但那时剑术似乎没有现在得心应手,难道是敌人不同的原因?

    中间宙斯看着帕里斯表现,暗想:“虽是蝼蚁的决斗,但帕里斯将会获胜,没有赫尔墨斯干预,帕里斯斩杀墨涅拉俄斯,送到哈迪斯(Hades)的冥土,完全是有可能的情况。”

    “墨涅拉俄斯死掉并没有多少关系,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