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子夜鸮 > 第五百四十三章
    特洛伊·清晨

    天蒙蒙亮,三位使者已收拾好行装,准备离开特洛伊。

    安忒诺尔想自己已释放许多善意,三位希腊使者都要离开了,干脆善始善终,准备了几辆车,载自己和三位使者前往特洛伊港口。

    清晨的特洛伊港口并不繁忙,零星一些商船驶出港口,一轮太阳冉冉的升起,金色阳光洒在洁白海滩上,显得格外明亮。

    安忒诺尔将三位使者送到港口,看着他们登上一条战船,才挥手告别。

    “安忒诺尔长老,多谢您的热情款待,您会获得我们希腊人的友谊。”对这个老人的款待,帕拉墨得斯还是很感动,说着。

    奥德修斯也说着:“安忒诺尔长老,您不单会获得希腊人的友谊,我还会向联军统帅阿伽门农汇报,我可以许诺,就算我们胜了特洛伊,您的一家也不会受到影响,更没有希腊人会破门而入,杀害和抢劫你们。”

    历史上,特洛伊城变成一片废墟,死神到处游荡,几乎所有的人都被杀死,或者变成奴隶。

    只有一所房子保持着安全和宁静,那里就住着特洛伊的老人安忒诺尔,因希腊使者受过庇护,并受到热情的款待。

    安忒诺尔听了,脸上绽放出笑容,他殷勤向三位使者释放善意,不就是为了给他们留下好印象,从而收获友谊?

    安忒诺尔一直都不看好特洛伊和希腊的战争,在他看来,无异以卵击石,于是一直给自己找条退路,以应付万一特洛伊战败的风险。

    普里阿摩斯说要招待三位使者时,安忒诺尔一口就答应了下来,且在招待他们的过程中一直非常热情,甚至不惜告诉帕里斯的情报,这可有着背叛的嫌疑了——现在,目的达成了。

    战船缓缓驶出了海港,扬帆起航,朝希腊而去,湛蓝的海水不时的翻卷着,涌起一个个白色的浪花,安忒诺尔转过身,但是立刻,他的笑容凝固了,眼前是一个年轻人,甚至可以说是少年,身穿白色的束腰衣,腰间系着青铜串成的腰带,挂着短剑,正是帕里斯王子。

    “安忒诺尔,你的心愿得到了。”看着远去战船,裴子云淡淡的说着:“希腊人会因为你的热情款待而对你特别看待,但是——只能这样了。”

    说着,裴子云拍了拍安忒诺尔的肩,此人是在找后路,但没有出卖特洛伊,也没有反戈,所以,容忍了。

    但如果有进一步,就杀了。

    感受到杀气,以及这一拍,安忒诺尔呆了片刻才发觉,自己背心,已全部湿透。

    帕拉墨得斯站在战船甲板上,望着大海,想着此行获得的黄金,心情不错,笑着说着:“帕里斯王子还很大方。”

    “只是慷人之慨而已。”听见帕拉墨得斯话的奥德修斯接口,眼神看向了甲板一侧的墨涅拉俄斯。

    “慷人之慨,我们也拿到了。”帕拉墨得斯毫不在意,在他看来黄金和礼物简直是意外的惊喜,继续说着:“毕竟是黄金啊。”

    就在这时,奥德修斯灵光乍现,有了想法,他见着帕拉墨得斯不在意,就凑到沉默的墨涅拉俄斯那里,轻声:“斯巴达国王,我很奇怪。”

    “你奇怪什么事?”

    墨涅拉俄斯心情不好,不过还是忍了,奥德修斯毕竟也是国王,虽只是一个小邦的国王。

    “您想,我们这次出使特洛伊的目的就是为了占有大义,出言很苛刻,本以为特洛伊人会被激怒,丧失理智,战争责任就在特洛伊人。”

    “不想帕里斯提出了决斗建议,这样的话,战争发起的罪名,就不能,或不能全部扣到特洛伊人身上了。”

    墨涅拉俄斯听到这里,本来散漫的眼神,变的凝重起来,仔细聆听着奥德修斯的分析,觉得颇有道理,最终结果出乎意料,问题出在哪?

    只听奥德修斯继续说:“帕里斯王子是伊达山的牧羊人,他怎么可能有这样敏捷的思维?”

    墨涅拉俄斯想想也是,不要说帕里斯多年牧羊人经历,就算是在王宫中成长起来的王子,也不能有这么敏捷的思维,当下有些不太确定的说:“是不是特洛伊的智者给帕里斯出谋划策呐?”

    “就算有特洛伊的智者出谋划策,也无法迅速反应,我怀疑……”奥德修斯吞吞吐吐,有些顾忌说出真相。

    “怀疑什么?”墨涅拉俄斯问着,脸色已变得难看起来。

    “我怀疑有人泄露了我们的机密,才使特洛伊人有了准备,从而很好的化解了难题。”

    “你是说我们当中有内奸?”墨涅拉俄斯脸色铁青,几乎抑制不住自己怒气。

    “对,我们得把知道的人,随行的人,都好好查查才是,包括我。”奥德修斯说着,没有继续说下去,转身离开了。

    因奥德修斯觉得火候已到,差不多把墨涅拉俄斯思维引导向这个方面,至于接下来具体怀疑,就很简单了,只需要在关键时,推动一下或引导一下,就能达成目的,到时就能杀死处处与他作对,又愚不可及的帕拉墨得斯了。

    奥德修斯离开,墨涅拉俄斯狐疑扫视周围的人,渐渐目光聚集在帕拉墨得斯的身上,且停留了很久。

    墨涅拉俄斯想着帕拉墨得斯一路上种种行为,特别是到达特洛伊,许多行为似乎都有疑点。

    “帕拉墨得斯很开心的收了帕里斯的黄金,是不是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呐?”

    这其实是墨涅拉俄斯先入为主,特帕拉墨得斯获取帕里斯黄金热衷点,这是人之常情,但这黄金本是墨涅拉俄斯王宫,因此墨涅拉俄斯无形中已经对帕拉墨得斯产生了恶感。

    现在奥德修斯的一番语,让墨涅拉俄斯越想越觉得帕拉墨得斯的可疑,主动靠近的说着:“帕拉墨得斯,这次我们来特洛伊并没有取得达成目的,取得大义,你觉得问题出在哪里。”

    帕拉墨得斯不疑有它,此刻还沉浸在愉悦感中,回答:“这次我们虽没有获得大义,但并不影响我们对特洛伊的优势,况且这次我们可是获得了不少黄金,也算收获颇丰了。”

    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起这个,墨涅拉俄斯脸色黑了下来,这可都是他的黄金,当下语气冷冽的说着:“想不到帕里斯这样嚣张跋扈,以后会是我们希腊的劲敌。”

    帕拉墨得斯一直盯着湛蓝的海面,根本没有发现墨涅拉俄斯的脸色,说着:“嗯,帕里斯确实有点难缠,但是为人还是很慷慨,至于成为我们希腊的劲敌,我看到未必。”

    墨涅拉俄斯听到他说帕里斯很慷慨,心里已对他很厌恶,此刻越发肯定,这内奸就是帕拉墨得斯了。

    只是还是要收集到证据。

    不提三人心思,战船在大海上航行速度极快,回航没有多长时间,就遇到了从奥里斯开来的大批舰队。

    三个人很快就跳上了主舰,阿伽门农带领着众人,为他们“凯旋”而归使者举行了一个欢迎仪式。

    帕拉墨得斯看到阿伽门农给他们举行欢迎仪式,很得意。

    “尊敬的阿伽门农统帅,这次我们前往特洛伊前期本获得巨大优势,如果不是帕里斯搅局,获得战争大义并不困难。”

    “但帕里斯闯进来后,给我们出了一个难题,经过了我们努力,使他不得不和斯巴达的国王,您的弟弟墨涅拉俄斯进行决斗。”

    “帕里斯最多是条狼,而您的弟弟是一只狮子,不需要多少工夫,就可把它撕成碎片。”帕拉墨得斯大声嚷嚷,当着众王子的面,把在特洛伊的情况一一做了汇报。

    “……”

    一番洋洋洒洒的汇报陈词,尽显得意。

    这次他们出使特洛伊并没有获得大义,达成临行前目的,还被帕里斯获得主动,逼迫墨涅拉俄斯决斗,奥德修斯都不知道帕拉墨得斯哪来自信。

    “也对,帕拉墨得斯不是愚蠢,只是不知道内情。”

    “神要的可不是帕里斯个人付出代价,而是整个特洛伊。”

    “什么?帕里斯王子要和墨涅拉俄斯决斗来解决事端?”阿伽门农脸色阴沉,但是众王子和英雄却有一半觉得这个提议不错,帕里斯王子一一拜访希腊城邦和王国还是有作用。

    许多人都觉得这完全可以接受,能靠决斗就解决这次争端,对他们来说是一件好事,真攻打特洛伊,要死多少人?到时死的很可能是自己。

    但这个完全不符合阿伽门农的心意,只有攻打下特洛伊,他才能携胜利之威,一举成为整个希腊的盟主。

    阿伽门农心中愤怒,暗暗责怪帕拉墨得斯:“你就算要汇报,也得私下报告给我知道,这样我才能有准备,看什么适合让大家知道,什么应该隐瞒。”

    “现在大家都知道了,这让我怎么办?”

    看着王子一个个的表示赞同,阿伽门农重重吐了口气,勉强的说:“既帕里斯王子提议要和墨涅拉俄斯决斗来解决事端,我觉得可以接受。”

    “不过我们还是需要做好充分的战争准备,以防狡诈的特洛伊人出尔反尔,万一帕里斯在决斗中耍阴谋诡计,我们也可以从容的应对。”

    周围的众王子和英雄纷纷点头,赞成阿伽门农这个意见,看着这一切的奥德修斯也露出了微笑。

    “想出风头的帕拉墨得斯,你可知道,你已得罪了阿伽门农,再加把火,你就可以表演终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