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五百四十一章 决斗的提议
    裴子云看着墨涅拉俄斯手搭在腰间的长剑就要拔剑的准备,语气冷冽:“墨涅拉俄斯,如果我是你,就不会拔剑,这里是特洛伊王宫,你想仅仅三个人,就挑战整个特洛伊?”

    裴子云说到这里,满脸杀气说着:“只要一拔剑,你就不再是使节,而是袭击特洛伊的暴徒,我就可以合理合法杀死你。”

    说着,裴子云冰凉目光扫过了三位使节,奥德修斯顿时打了个寒颤,闻到了死亡的气息,他按住了墨涅拉俄斯的手,说:“帕里斯,你说得对,我们现在是使者,不应该拔剑,但你的确是抢劫了斯巴达王后海伦,还有王宫财物,当着人家丈夫的面,你不觉得羞愧吗?”

    “更何况,一旦发生战争,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之失去生命,面对这个,你在神的面前,不觉得羞愧吗?”

    奥德修斯的一番唇枪舌剑,将原本因墨涅拉俄斯的举动陷入的被动局面一下子收拾了回来。

    裴子云暗叫厉害,奥德修斯说话处处占着道德制高点,现在罪名竟全部扣在了自己身上。

    自己可不能让他把“大义”夺了去,不然的话,此次特洛伊之战责任可得自己这方面承担。

    “受神恩宠的奥德修斯,你们也曾经袭击我们城市,甚至毁灭了我们的家园,抢走了我的无辜姑姑赫西俄涅,我这次在斯巴达所做的事,本来就是合情合理的报复。”

    裴子云说着,见奥德修斯他们想反驳,又摆了摆手,制止了。

    “至于流血,让更多人失去生命,我知道你们的舰队已开来了,所以我有个提议,可以防止让更多的人失去生命。”

    “也希望你们能为所有人着想,不要轻易挑起无谓战争,导致更多的人失去他们的生命。”

    “噢,你有什么提议?”奥德修斯问着。

    “墨涅拉俄斯啊,请特洛伊人和希腊人先放下武器,我愿意为了海伦,和您——斯巴达的国王单独决斗。”

    裴子云走到墨涅拉俄斯面前,盯着他的眼睛,郑重说着。

    奥德修斯没想到帕里斯王子如此难缠,刚才好不容易将大义抢到了自己这方面,使对方陷入被动,没想到帕里斯直接将特洛伊和希腊之间战争,变成了他和墨涅拉俄斯之间决斗上来了。

    对方的意思很明显,自己说发动战争会使很多人丢失生命,那他就直接给出了解决方式——他与墨涅拉俄斯单独决斗。

    他们之间的单独决斗的输赢可以决定海伦去留,到时希腊还执意发动战争,战争的第一责任就是希腊了。

    “好厉害。”奥德修斯暗想。

    裴子云当然不知道奥德修斯的这想法,继续说:“我们谁在对阵中胜了,谁就带着海伦回去。我甚至还同意,如果我输了,我不但还给海伦,我还赔偿自己的生命和我全部财富。”

    奥德修斯瞳孔微微一缩,没想到帕里斯决心这样大,这样的话,墨涅拉俄斯就不好拒绝了。

    “所以,你们希腊人想在履行对神的誓言同时,减少流血牺牲,无论是希腊人的血,还是特洛伊的血,就请决斗吧!”

    “除非你们希腊人根本不是为了海伦而来,而只为了掠夺,那样的话,我就可以对着诸神说,这流血的罪,还得希腊人承担。”

    这话说的很有水平,掷地有声。

    奥利修斯心中一沉,沉吟着应对,又见帕里斯对着墨涅拉俄斯说着。

    “墨涅拉俄斯,你是宙斯的子孙,斯巴达的国王,你不会因害怕失败和流血而拒绝决斗吧?”

    这话说的刻薄,斯巴达是武士之国,如果国王连有夺妻之恨敌人都不敢决斗,这国王也当不下去了,更加不要说,还赌上了宙斯的名誉。

    奥德修斯听见裴子云讲这话,心就一沉,知道墨涅拉俄斯已被逼入死角,没有任何拒绝的余地。

    果然,墨涅拉俄斯没有拒绝,当即说着:“好,帕里斯,我们就在神和众人面前决斗。”

    “不急,这次你们是使者,肯定不适宜决斗,但我们可以缔结条约,等你们希腊的舰队开到时,我们在特洛伊人和希腊人的面前,在诸神的面前,公正而公平的进行决斗。”

    “好。”墨涅拉俄斯说着,心中也恨极了帕里斯,且他对自己武力充满自信,当即就答应了下来。

    见着墨涅拉俄斯同意了,裴子云叫着仆人取来羊皮纸,当场就拟定双方决斗的条约,一式两份,双方各执一份,并互相在羊皮纸上签上姓名。

    裴子云举手向神祈祷,其实他明白,自己和墨涅拉俄斯,是战争的起因,除非有特殊变故,诸神不会让自己杀得墨涅拉俄斯,相反也一样,但是,他还想试探一下,是不是可以当场杀了墨涅拉俄斯。

    缔结条约时还有宫廷祭司进行祷告,将这个条约告诉诸神,让诸神做个见证,这样的话,条约的约束就更强了。

    奥德修斯脸色阴沉,帕拉墨得斯也脸色不好,觉得情况远远超出掌控,没有获取到大义不说,还被帕里斯带到了不好方向去。

    普里阿摩斯见缔结了条约,暗暗点头,心中十分满意,本来特洛伊已被三位希腊使者弄的很被动了,没想到帕里斯来了,局面就轻易改了回来。

    虽然对帕里斯跟墨涅拉俄斯决斗有些担心,但是也可以看出帕里斯是个负责任的王子,没有因特洛伊的支持,就躲避责任。

    再说墨涅拉俄斯虽是宙斯的子孙,但自己家族也是,帕里斯敢主动提出这事,说明心中有些把握,想到这里,国王普里阿摩斯宣布散会,并且有着解决方法,虽三个可恶的希腊使者不受待见,但是毕竟是使者,也怕三位使者出去后遭到愤怒的特洛伊公民的袭击。

    所以普里阿摩斯说:“安忒诺尔长老,为避免三位希腊使者被愤怒的特洛伊公民袭击,我恳请您能暂时庇护他们,将他们安顿在您的家里。”

    “普里阿摩斯国王,您放心,我会照看三位使者的安全。”贤明的安忒诺尔说着,心中有些郁闷,本来这是自己的想法,现在却变成了国王的命令。

    宫殿的人群渐渐散去,安忒诺尔保护三位使者离开,把三位使者带到家里,按照客人的礼遇热情的款待,而在宴会上,帕拉墨得斯和奥德修斯都有些沉闷,心中有些担忧。

    帕拉墨得斯低声说着:“帕里斯很不好对付!”

    奥德修斯重重的点了点头,很认可帕拉墨得斯的话。

    帕里斯岂是不好对付,简直难缠,本来今天自己在特洛伊人面前渐渐掌握主动,将战争责任推给特洛伊也就理所当然。

    可是帕里斯一来,形式逆转,搞得自己很被动,现在更将墨涅拉俄斯陷入了危险的境地。

    奥德修斯想了一会,向着安忒诺尔问:“安忒诺尔长老,帕里斯王子的事,您能跟我们说说吗?”

    安忒诺尔沉思了一下,决定继续结下善缘,毕竟他一开始就不看好特洛伊对希腊的战争。

    “帕里斯王子,当年是在伊达山上放羊,据说有一天三位女神降临,要帕里斯评判谁最美丽,并且把金苹果给最美丽的女神……”

    安忒诺尔一一把帕里斯王子全部告诉了希腊人,包括斩杀海妖,双头蜥蜴,以及熊人,还有曾经的出谋划策。

    不过,对斩杀海妖,双头蜥蜴,以及熊人,墨涅拉俄斯也仅仅是吃惊,并不畏惧,因为英雄只要有着准备,这些都不太难。

    又不是面对独眼巨人,如果是这个,墨涅拉俄斯就产生了忌禅。

    长老安忒诺尔和帕拉墨得斯、墨涅拉俄斯、奥德修斯继续享受着美味餐宴。

    “安忒诺尔,帕里斯王子斩杀三头怪兽,不知道武技是谁教的?”奥德修斯问,墨涅拉俄斯可以不在意,他还是在意,在他看来,帕里斯武力不错,墨涅拉俄斯轻易答应帕里斯的决斗,让他心里蒙上了一层阴霾。

    “帕里斯的武技?”安忒诺尔感慨着,陷入了追忆。

    “也许是神的恩宠吧,帕里斯以前是一个牧羊人,从没有接触过武技,但却非常擅长弓箭,一下就夺得了射箭第一名,才给国王发觉,重新变成王子。”

    听着这话,奥德修斯就在想:“难道是阿波罗(Apollo)的恩赐?”

    阿波罗是古希腊神话中的光明、音乐、预言与医药之神,至少在此时,还不是太阳神赫利俄斯(os),擅长弓箭。

    “不过据说去了一次亚马逊,在女王彭忒西勒亚那里学到了阿瑞斯(Ares)的剑盾术。”

    “又是神的恩宠吗?”三人沉思。

    照这样说,帕里斯一直获得神的恩宠。也只有神恩才能解释为什么帕里斯这样快掌握了强大武技。

    这话说了很长时间,说的安忒诺尔口干舌燥,一个仆人赶紧上前给安忒诺尔斟满酒,安忒诺尔喝了一口酒,刚想继续说,帕拉墨得斯就迫不及待问:“武技就算了,知识呢?他看起来,根本就不像是山里的牧羊人,他是怎么学到这些知识、礼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