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五百四十章 使者
    特洛伊

    城中一片欢庆,无论长老府邸,还是公民府邸,或者是自由民所在贫民区,都提前唤醒了。

    帕里斯王子在回来后,首先向诸神献祭,接着陆续向国王、王子、长老赠礼,现在终于轮到了普通公民了,甚至连自由民都有份。

    连续三天三夜的运动会,并且发给了面包和与歌舞,有个游吟歌手在街道上对着公民和自由民大声宣讲:“……几十年前,希腊人赫拉克勒斯在我们安居乐业时袭击我们的城市,抢走我们的公主赫西俄涅,还杀死了大半公民,现在,我们终于复仇了。”

    “帕里斯王子抢回了海伦,为了我们雪了耻辱,还慷慨的把夺来的财物,与大家分享……”

    “神佑帕里斯王子,如果有罪,我们共同担当!”下面的人欢呼着。

    “当然,忒拉蒙善待了我们的公主赫西俄涅,使她成为他合法的妻子,现在,我们也要善待海伦。”

    “说的对,我们特洛伊人不会忘恩负义,不会欺凌弱小。”

    最后的长老厄尼斯把帕里斯王子送出大门时,也听见了街道的欢呼,不由说着:“听啊,这是人民为你欢呼,帕里斯王子。”

    裴子云微微笑着,他一直穿着武士的白色束腰衣,腰系着青铜腰带,挂着短剑,这时说着:“是为了特洛伊欢呼,我们都是为了特洛伊的强大而努力,利益也当和人民分享。”

    “你说的对,帕里斯王子。”长老厄尼斯连连点首,据他所知,这次帕里斯王子把抢劫来的2/3财产都赠给了国王、王子、长老、以及公民。

    这无疑是伟大的品德。

    对古希腊人来说,抢劫不是罪,只要与人民分享,这就是英雄。

    而帕里斯王子从这点来说,就是英雄。

    出去后,裴子云没有立刻离开,站在不远的台阶上看着这城,感受着热烈的气氛,摇首:“这样的欢庆,以后怕是不多了。”

    “我可敬的主人,帕里斯王子,您在看什么呢,看整个城市为您欢呼吗?”过来的格斯涅微微躬身。

    年轻的王子看了一眼,笑了起来,毫不客气说:“你心疼了这些黄金?”

    “是啊,我本以为它们可以留下,不想您花起来,就和阿刻罗俄斯(Achelous)河一样流淌。”

    “不,我亲爱的朋友格斯涅,你学的还不多。”

    “我如果才回来,就迫不及待的给诸神献祭,赠给国王、王子、长老、公民礼物,只会当是心虚和贿赂。”

    “谁拿了都理直气壮,因为这个解决我的麻烦的必要费用。”

    “但是现在,公民和长老会议已经决定支持我,已经承担了这责任,我再拿出来,就是意外的厚礼了,所有的人都在感谢我——你献祭完了?”

    “是的,我监督着使者,代表您把礼物献给了诸神,所有在特洛伊有神庙的神灵都获得了自己一份。”

    “伟大的宙斯还多出一倍。”

    “很好,那别的情报呢?”裴子云很是满意,对自己来说,曾经摸到了不朽的门槛,自明白君主和神灵,某些方面是非常相似,只是具备不朽的神灵目光更广阔,计划更遥远。

    但是,向神灵和君主表示恭敬,这是必须。

    哪怕是敌对的神灵,裴子云也从不忘记给一份礼物——比如说赫拉。

    “帕里斯王子,根据我们的人传回来的最新情报,阿伽门农上次狩猎时杀死了女神阿尔忒弥斯的梅花鹿,为了平息女神的怒火,阿伽门农将自己亲女儿伊菲革涅亚献祭给了女神,但最后关头,伊菲革涅亚被女神给接走了。”

    格斯涅心里也很震撼,上次帕里斯王子叫自己关注阿伽门农狩猎之事,他还纳闷,不知道关注这个什么作用。

    但这次阿伽门农狩猎杀死了女神阿尔忒弥斯的梅花鹿,格斯涅心里震惊万分,帕里斯王子连这种涉及到神灵的事情都能提前知道,实在太神通广大了。

    裴子云静静听着格斯涅汇报,听到伊菲革涅亚被女神阿尔忒弥斯接走时,眉微微一挑,暗想着:“阿尔忒弥斯(Artemis),真是有智慧的女神。”

    这个在神话中不起眼的女神,实际上在奥林匹斯山的排序很高,神力在阿波罗(Apollo)之上,甚至在赫拉(Hera)之上,只是赫拉(Hera)有着宙斯一部分权柄,才可以名义上超过她。

    这次阿伽门农狩猎事件,阿尔忒弥斯仅仅为了一只梅花鹿,就阻挡全希腊英雄出海,并且还索取了公主伊菲革涅亚,虽王子和国王答应了,但假如女神就这样接受,其实对她的形象还是产生不利影响。

    王子可不知道是宙斯(Zeus)和赫拉的默许和授意。

    但是她用梅花鹿代替了公主伊菲革涅亚,在这事件里,不但没有抹黑,反而显的女神宽容仁爱。

    “不简单呐!”

    听完了一段汇报,裴子云不再想女神的事,只是喃喃:“是么?阿伽门农还是选择了巩固自己权力而杀死自己的亲身女儿伊菲革涅亚?”

    “是的,帕里斯王子。”格斯涅确认回答着。

    “阿伽门农,你选择了这条路,就在神,以及你王后心中死了,现在只不过还需要你统帅联军而已。”

    “阿伽门农和王后的感情基础本来就不行,是阿伽门农杀死了王后克吕泰涅斯拉的丈夫坦塔罗斯,且还把孩子从克吕泰涅斯特拉的怀中抢走杀害。”

    “王后年迈的父亲廷达瑞俄斯知道这是宙斯的意志,不得不宽恕了阿伽门农,并且把女儿嫁给他,而克吕泰涅斯特拉一直信守结婚时的誓言,做一个忠贞的妻子,给你生下了三个女儿和一个儿子。”

    “现在,你却要杀死自己的亲身女儿,这样的话,一切感情都完了,死兆星已在你头上了,这就是命运。”

    裴子云摇了摇头,为阿伽门农做法而觉得惋惜。

    其实从他的角度上说,克吕泰涅斯特拉杀死阿伽门农,有相当大的理由,谁会爱上杀自己丈夫,杀自己孩子,又要杀亲身女儿的人?

    在阿伽门农流露出要统一希腊,做王万之王的野心,他的命运就已注定了。

    宙斯是绝不允许拥有阿伽门农继续存在下去,因为阿伽门农想要的王万之王可触犯了他的领域。

    才想着,一仆人匆忙赶来:“帕里斯王子,王宫来报,希腊人的使者过来了,墨涅拉俄斯、帕拉墨得斯和奥德修斯三个人正在王宫内大吵大闹,国王希望你立刻过去。”

    这话才落下,一个小小梅花飞快出现,并迅速放大,变成一个透明的资料框,带着淡淡的光感在眼前出现。

    “任务:反击希腊使者,争取道义,与墨涅拉俄斯决斗。”

    “嗯,我知道了,你告诉父亲,我这就去王宫。”看着系统任务,裴子云说着起身,格斯涅缓缓退了出去。

    “使者大吵大闹?看三人情况,很明显是来获取此次战争的大义名分,想把这次战争的责任都推给特洛伊?”

    裴子云立刻明白系统的意思,不说把责任踢给希腊人,至少此次战争的责任双方各一半是最起码的底线。

    “决斗,在这个时代,这是非常正常和负责的作法,如果我能巧妙利用的话,战争的法理就解决了一半。”裴子云想着,这时刚刚告退的格斯涅已将马车准备好了,于是钻进了车厢。

    “啪。”一声马鞭炸响,马车往王宫飞驰,当裴子云匆匆忙忙赶到王宫,赶到了大厅门口,正要进入,就听见奥德修斯在说话。

    “尊敬的普里阿摩斯国王,我强烈抗议特洛伊王子帕里斯劫持斯巴达王后海伦以及抢劫王宫的行为,这种行为严重违背了民法和宾主之道。”

    “我现在以希腊使者的身份,郑重要求特洛伊归还斯巴达王后海伦以及帕里斯王子抢劫的斯巴达王宫的财物,若特洛伊不能及时归还,普里阿摩斯国王,恕我直言,这将直接导致战争的爆发,到时这势必会给您以及您的王国带来巨大的损失。”

    奥德修斯这一番有理有据的言辞,带来的效果不错,特洛伊一时无人接话,大家都陷入了沉默。

    帕里斯墨得斯看着特洛伊众人的表现,以为这些人畏惧希腊的强大,心中觉得特洛伊不敢和强大的希腊正面敌对,却想起来了阿伽门农的吩咐,以及墨涅拉俄斯的眼神,就站起来说着:“啊,普里阿摩斯国王,希腊人宁愿死,也不愿忍受外乡人的侮辱和欺凌。”

    他的这话刚说出口,特洛伊人就皱起了眉:“你希腊人不能忍受侮辱和欺凌,我们特洛伊就愿意忍受你们的侮辱和欺凌了?”

    奥德修斯心中暗骂,不过也不打算阻止帕拉墨得斯,毕竟这就是阿伽门农的意思——和平谈判,但是不能成功。

    只听帕拉墨得斯高声说着:“我们怒不可遏,决定洗刷他们所遭受的耻辱。因此,我们的最高统帅,全希腊最有名的英雄,强大的迈肯尼国王阿伽门农,以及所有的希腊英雄和王子都拜托我转告你:把你们劫走的王后以及所有的财物还给我们,否则,你们就会被彻底的摧毁。”

    说着,帕拉墨得斯还列举希腊所有强国的王子名字,听到这种挑衅言辞,普里阿摩斯的儿子们和特洛伊的长老怒火点燃,誓要给希腊人一点颜色瞧瞧。

    “你们简直狂妄,我要看看你们拿什么摧毁特洛伊。”一位须发皆白特洛伊长老站起来说着。

    “外乡人,特洛伊再不是当初被你们随意摧毁的特洛伊了,你们现在还想和当年一样摧毁我们家园,这种想法是多么幼稚可笑。”就连和平派的长老都站出来说着。

    “父亲,我觉得我们特洛伊应该给狂妄的希腊人一点教训。”得伊福玻斯王子说着。

    “你们希腊人要摧毁特洛伊,我们也想摧毁你们的家园——希腊。”特洛伊罗斯跳出来说着。

    普里阿摩斯举起右手,要求大家安静,他在王座上站起来,对着三位使者说着:“外乡人,你们的同乡赫拉克勒斯在我们安居乐业的时候袭击我们的城市,并且摧毁了它,同时他还抢走了我的无辜的姐姐赫西俄涅,然后,把她送给了他的朋友忒拉蒙为奴。”

    普里阿摩斯说到这里,眼神悲戚,似乎已陷入了一段不堪回首往事,继续说着:“感谢忒拉蒙的好意,使我的姐姐成为了他合法的妻子,可是这仍然弥补不了对我们的侮辱和欺凌,要归还海伦和斯巴达的财物,得有一个条件,你们先要把我的姐姐赫西俄涅送回来。”

    所有与会的特洛伊人一致赞同国王的讲话,帕拉墨得斯却不认同普里阿摩斯的讲话,说:“特洛伊人,你们听着,实现我们的要求是没有任何先决条件,我们的父辈赫拉克勒斯所干的事情,我们不会对它负责。”

    “但是你的一个儿子帕里斯肆意侮辱了我们,就得无条件满足我们的要求,及早做出明智的决定,以免你们遭受到彻底的毁灭。”

    帕拉墨得斯的这番话无异于火上浇油,普里阿摩斯和在场所有特洛伊人都被彻底激怒。

    他们即使有些人一开始并不想和希腊人彻底撕破脸,这时也怒火中烧,恨不得立刻和狂妄的希腊人决战。

    就在这时,听着里面激烈交锋裴子云进了宫殿,大笑说着:“原来这就是你们的意思,希腊人可以抢劫我们,但特洛伊人不可以报复,希腊人必须洗刷耻辱,而特洛伊人必须忍气吞声,是吗?”

    说到这里,裴子云脸上的笑容已是充满了讥讽。

    帕拉墨得斯的逻辑,希腊人抢特洛伊是天经地义,但特洛伊人去抢劫希腊人是十恶不赦,需要无条件赔礼道歉。

    “这也许就是大多数希腊人的想法?”裴子云暗暗想着。

    毕竟整个希腊势力强大,特洛伊虽也是大国,但对比强大的希腊来说,还是差了不少,这就是大国的逻辑。

    裴子云话音刚落,突一人跳了出来,怒吼:“帕里斯。”

    裴子云看了过去,见是三位使者当中一位正怒气冲冲的瞪着自己,知道这人就是斯巴达国王墨涅拉俄斯了。

    只见墨涅拉俄斯怒火冲天,手已搭在腰间的宝剑上,就要拔剑。

    “你这卑鄙的人呐,快把海伦还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