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子夜鸮 > 第五百三十六章 时间的偏差
    宫殿

    帕拉墨得斯和奥德修斯星夜兼程赶到宫殿,会见伟大的英雄珀琉斯。

    此时已经入夜,细雨在微风中丝丝飘下,宫殿中点着灯,奥德修斯站在门前,注视着这宫殿,里面人影幢幢,一个武士报告,两个外乡的王子求见。

    珀琉斯立即吩咐请进。

    仆人出来卸下跑得大汗淋漓的马匹,把它们牵入马厩,马槽中已放满了燕麦和草料,马车也被送进了车棚。

    两个客人被请进宫殿,用温水沐浴,洗去了尘埃,恢复精神,被引见珀琉斯。

    奥德修斯走入大厅,看到一排软椅,椅上铺着坐垫,贵族坐在这里饮宴,周围是青铜的雕像,手中举着火把,一个商人正向珀琉斯行礼,然后退了出去,两人都不以为意,擦身而过。

    宴会开始,先向神举行祭礼,就是举杯礼敬,微泼在地,这灌礼完成,珀琉斯就温和的说着:“两位尊贵的客人,请入坐吧!”

    珀琉斯是阿耳戈英雄之一,海洋女神忒提丝的丈夫,宙斯的孙子,埃阿科斯之子,此时看上去,已有了白发。

    宴有美食、水果,美酒,舞姬跳舞,游吟诗人传唱诗歌,高贵武士演绎剑术。

    但这些都吸引不了帕拉墨得斯和奥德修斯的注意,他们从宴会开始就一直留意着珀琉斯的反应。

    两人见珀琉斯只顾招待吃喝玩乐,丝毫不提起希腊联军的事,心中顿时知道这次邀请珀琉斯讨伐特洛伊有点悬。

    珀琉斯整个宴会也在观察帕拉墨得斯和奥德修斯,想到了商人传来的口信,缓缓开口,说着:“帕拉墨得斯王子,奥德修斯国王,你们的来意,我已经知道,只是我老了,不能参战了。”

    帕拉墨得斯就站起来,说着:“可你也曾经喝过海伦和墨涅拉俄斯的宴酒,并且发过誓言,做出过承诺,若有人破坏海伦和墨涅拉俄斯的婚姻,将共同讨伐他。”

    奥德修斯立刻又感受到了帕拉墨得斯的“梗直”,心里暗笑,却一语不发,看着珀琉斯的反应。

    “是啊,我曾经发过这样誓言,但我老了,即使想去也有心无力,我相信诸神也会原谅我。”也许是因为帕拉墨得斯是埃维亚岛(Euboea)的王子,这可是希腊第二大岛,称得上大国,因此珀琉斯还很客气,见帕拉墨得斯又想开口说话,珀琉斯微举右手,示意他等会,继续:“我本有个儿子可以代替我去参战,但九岁时他就消失不见了,我求取神谕,说他还活着,但我遍寻不见。”

    阿喀琉斯是阿耳戈英雄珀琉斯和海洋女神忒提斯的儿子,当他出生时,女神母亲也想使他成为神人,她在夜里背着珀琉斯,把儿子浸入冥河,到了白天,她又用神药给儿子治愈。

    她一连几夜都这样做,有一次,珀琉斯暗中偷看,当他看到儿子在冥河中抽搐时,不禁吓得大叫。

    这妨碍了忒提斯完成她的秘密使命,她悲哀扔下了儿子,也不愿回宫去,而躲进海洋王国,和仙女涅瑞伊得斯住在一起。

    珀琉斯以为儿子受到严重的伤害,把他送到著名的医生喀戎里。

    半人半马的喀戎是个聪明的肯陶洛斯人,收留并扶养过许多英雄。他仁慈地收养了这个孩子,用狮肝猪胆以及熊的骨髓喂养他。

    当阿喀琉斯九岁时,希腊预言家卡尔卡斯预示,未来的特洛伊城没有珀琉斯的儿子参战是攻不下。

    阿喀琉斯的母亲听说了这预言,知道这场征战将会牺牲她儿子的生命,因此连忙浮上海面,潜入丈夫的宫殿,给儿子穿上女孩的衣服,把他送到斯库洛斯岛,交给国王吕科墨得斯。

    这就是为什么阿喀琉斯九岁时消失,珀琉斯遍寻他不见的原因。

    珀琉斯最终叹了口气:“帕拉墨得斯王子,奥德修斯国王,如果我有儿子,可以代替我去参战。”

    帕拉墨得斯和奥德修斯听见珀琉斯的话说到这份上,知道在怎么说已毫无用处,当务之急应设法找到珀琉斯的儿子阿喀琉斯。

    帕拉墨得斯和奥德修斯向珀琉斯提出告辞后,从珀琉斯王宫出来,直接去寻找希腊预言家卡尔卡斯。

    卡尔卡斯是希腊伟大的预言家,他做出的很多预言都极其准确,大家都非常相信他的预言,认为他是神的使者。

    二人跋涉,找到卡尔卡斯的住处,刚想从正门进入府邸,见一个蒙着面纱的女人正在卡尔卡斯的住处出来。

    “这女人不是凡人。”奥德修斯仔细感受了一番神秘女子散发出的气息,心中暗想着。

    在女人走远,两人才见到了希腊预言家卡尔卡斯。

    卡尔卡斯看着二人联袂而来,请着入坐,满脸遗憾说:“你们是来求问阿喀琉斯王子的下落吧?可惜是,战争发起的太快了,阿喀琉斯还没有满十五岁,不能参战。”

    “可是您曾经说过,攻打特洛伊,必须要阿喀琉斯参战,否则,特洛伊将攻取不下。”帕拉墨得斯说着。

    “我是这样说过,攻打特洛伊必须阿喀琉斯参战,但他实在太年轻了,也许过几年,等他满了十五岁,才能邀请他参与。”

    “战争进程太快了。”卡尔卡斯口中喃喃着说着,这和当日奥德修斯说的一模一样,奥德修斯就微笑:“您也觉得战争进程太快了?我也是这么认为,按道理战争是几年才会爆发,那时阿喀琉斯正好可以参战,不知道什么原因,一切都提前了。”

    “也许是诸神觉得发展太慢了,所以加快了战争进程,诸神决定又岂是我们凡人可以揣测。”卡尔卡斯说着。

    奥德修斯点了点头,同意了卡尔卡斯的说法。

    “也就是说,讨伐特洛伊的战争,在没有阿喀琉斯参与的情况下,我们联军是攻不下特洛伊了,岂不是说战争要打好几年?”帕拉墨得斯问着,他一直以为,希腊人这样强大,几个月就可打完回家。

    “帕拉墨得斯王子,这次特洛伊之战进行多年,阿喀琉斯晚几年参战影响不大。”卡尔卡斯说着。

    “哦?要打这么长时间,有没有更好办法尽快结束战争?”帕拉墨得斯一挑眉,很意外,第一次听说这次战争要进行很长时间。

    赫拉克勒斯上次,可是纠集了一小群人,就干翻了特洛伊。

    “我没有发觉。”卡尔卡斯很是遗憾的擦了擦冷汗,说着:“现在,让我们先去奥里斯吧。”

    他也想尽快结束战争,但这一切都是诸神安排,他是预言家,知道更多的秘密,但不能告诉外人。

    奥德修斯似乎知道一些内情,打断帕拉墨得斯的追问,说:“也好,我们先去奥里斯,去了那里,自会分晓。”

    卡尔卡斯感激看了一眼奥德修斯,他实在不知道怎么回答帕拉墨得斯问题,幸奥德修斯及时给他解围。

    三人一起乘坐战船赶去了奥里斯。

    奥里斯港

    这时已有不少的英雄率领舰队前来了,奥里斯港停满了战船,且还有英雄源源不断的率领战船赶至奥里斯港。

    奥德修斯三人风尘仆仆的赶至奥里斯港,看到空前繁荣的奥里斯港,都喜不自胜,没想到已经有这样多的英雄响应号召来了。

    看到眼前的情景,帕拉墨得斯对于讨伐特洛伊之战更有信心,他相信即使没有阿喀琉斯的参战,攻下特洛伊也是时间问题。

    即使特洛伊城墙再坚固,也挡不住这样多联军的进攻。

    奥德修斯、帕拉墨得斯、卡尔卡斯迅速抵达到大厅,参与着英雄和王子的会议,看了一会,就大声说:“各位,特洛伊王子帕里斯公然劫持斯巴达王后海伦,并血洗王宫,这对我们整个希腊来说,都是一种挑衅。”

    “帕里斯让我们所有希腊人脸面无光,遭受了前所未有屈辱,但就算帕里斯做了天怒人怨的事,我们也必须先礼后兵,应该派遣使者去谴责特洛伊,向普里阿摩斯国王提出抗议。”

    “这样,我们出兵才能符合神意。”

    “而且,我们的战争准备也需要一定的时间,许多王子还没有到!”

    奥德修斯话音刚落,下面就一阵激烈讨论,大家讨论焦点不是谴责特洛伊,而是在派谁去的问题上争执不下。

    “我认为奥德修斯的话不错,我们应派遣使者谴责特洛伊,我推荐奥德修斯作此次出使特洛伊的使者。”

    “唉,我到认为帕拉墨得斯挺适合出使特洛伊,众所周知,帕拉墨得斯在外交这一块还是比较擅长。

    “此次出使特洛伊,怎么能少了墨涅拉俄斯这位苦主?没有人比他去特洛伊更合适了。”

    大家激烈的讨论,甚至还有人推荐雅典国王梅纳斯透斯去出使特洛伊,帕里斯在雅典住过一段时间,跟梅纳斯透斯还算关系不错。

    经过激烈的争吵,众人的观点渐渐趋于一致,最终大家推选了帕拉墨得斯、奥德修斯和墨涅拉俄斯作为使节。

    “帕拉墨得斯、奥德修斯、墨涅拉俄斯,希望你们不辱使命,狠狠谴责特洛伊,让普里阿摩斯国王交出帕里斯。”阿伽门农在狠狠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并且说着:“帕拉墨得斯呐,等会散会,到我这里来一下。”

    派遣使者是为了表示自己大义,但是并不想真正和平解决,所以,使者的语气和条件就很关键了。

    去狠狠羞辱特洛伊吧!

    要是真想和平解决,怎么会把心怀怨恨的苦主墨涅拉俄斯派去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