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子夜鸮 > 第五百三十五章 杀机
    罗德岛·王宫

    罗德岛地处爱琴海东南部,位爱琴海和地中海交界处,此时的国王是赫拉克勒斯的儿子特勒泊勒摩斯。

    阿伽门农派出的信使缓缓走入宫殿,向斜躺在羊皮毛毯上国王特勒泊勒摩斯微微躬身一礼。

    “尊敬的特勒泊勒摩斯国王,特洛伊王子帕里斯趁斯巴达国王墨涅拉俄斯出使皮洛斯之际,劫持王后海伦,血洗王宫,使斯巴达遭受前所未有耻辱和损失,国王阿伽门农说,斯巴达所受耻辱,亦是整个希腊所受的耻辱。”

    “鉴于当初墨涅拉俄斯婚礼上,诸希腊王子、国王向诸神许下的诺言,阿伽门农诚挚邀请您与诸希腊国王、王子一同组成希腊联军,征讨特洛伊。”

    信使的话清晰的落在大厅内。

    “特洛伊的帕里斯王子这么猖狂?竟敢明目张胆劫持斯巴达王后,我们希腊人确实应好好教训特洛伊人,免得我们以后妇女也遭受特洛伊人劫持。”国王特勒泊勒摩斯听了,沉思了下,说着。

    “而且,我当年,的确曾许下诺言,既是这样,相信这次大家都没有理由拒绝组成联军讨伐特洛伊。”

    “你告诉墨涅拉俄斯和阿伽门农,我愿意出战船参加讨伐特洛伊,必很快就会赶去,不知集合地点在哪里?”国王特勒泊勒摩斯问着。

    “尊敬的特勒泊勒摩斯国王,阿伽门农将集合地点预定在了奥里斯。”

    “噢,奥里斯啊,我知道了。”特勒泊勒摩斯说着,手一挥。

    迈肯尼使者缓缓退了下去。

    亚各斯

    迈肯尼使者给坐在王座上的亚各斯国王狄俄墨得斯鞠躬,呈上信物,说:“尊敬的狄俄墨得斯国王,特洛伊王子帕里斯强行掳去斯巴达王后海伦,并血洗王宫,斯巴达国王墨涅拉俄斯及伟大的迈肯尼国王阿伽门农,诚挚邀请您参加希腊诸王国会盟。”

    “阿伽门农希望您信守当初在神灵面前许下承诺,共同讨伐特洛伊,集合地点定在奥里斯,时间是半个月。”

    “唔,我不久前听说了这个事情,特洛伊的帕里斯王子实在太过分了,他的举动无疑是挑衅整个希腊。你回去告诉阿伽门农,我会立刻率领战船会盟。”亚各斯国王,堤丢斯的儿子狄俄墨得斯很爽快答应了对特洛伊的讨伐。

    阿伽门农数十个使者拿着信物奔波希腊各个城邦、王国,几乎全希腊都响应了阿伽门农的号召,答应前来会盟,讨伐特洛伊。

    只有狡黠的奥德修斯在迟疑。

    伊塔刻王国·王宫

    伊塔刻王宫相对一些希腊大国的王宫,可以说是简陋,一个庭园,围着十几栋宫室,要比的话,可能就比亚马逊王宫好一些。

    这根本原因就是全岛面积才781平方公里,并且由多个家族瓜分,当然也和伊塔刻国王奥德修斯的个人喜好有关,历来习惯简朴,王宫没有大肆修建,举个例子就是奥德修斯建造宫殿时,中间有一棵橄榄树,粗大的和柱子一样,他因此没有砍掉它,使这棵树削去枝叶,留下树干,成了床和房间的支柱。

    此时,就是房间内,外面阴着雨,看起来就有些黯淡,王后珀涅罗珀这时还很年轻,她优雅而细长,点着蜡烛说着。

    “亲爱的,你真不打算接受阿伽门农的会盟邀请?据我所知,全希腊的王子和国王都去了。”

    “全希腊的王子和国王都响应了阿伽门农的号召?”奥德修斯反问。

    “是的,亲爱的,现在就只剩你和珀琉斯没有接受阿伽门农邀请了。”王后珀涅罗珀担心的说着。

    “哦,珀琉斯也没去啊,那没有全部都响应阿伽门农的号召嘛。”奥德修斯语气轻松,露出一个狡狯的笑容。

    珀涅罗珀此时舀出一小盆热水洗脸,还有加了香料的绵羊油滋润皮肤,语调轻快的说着:“是呀,我觉得,这样多王子和国王去,特洛伊肯定能打下来,您不去,就失去了一次机会。”

    “机会?”奥德修斯苦笑,神色有点阴沉,过了会,又问:“听说帕拉墨得斯王子答应了阿伽门农来邀请我?”

    “是的,您上次拒绝了信使,这次是帕拉墨得斯王子亲自来请,现在已经在路上了。”王后珀涅罗珀说着。

    奥德修斯看着年轻的王后及年幼的儿子特勒玛科斯,心中诅咒:“你这个看起来聪明,实际愚蠢的家伙,你发明了许多东西,看似厉害,给大家带来了方便,但却得罪了诸神,现在还看不破这个局。”

    “希腊联军讨伐特洛伊是个局呐。”

    “不知道要打多少年,死多少人!”

    奥德修斯对帕拉墨得斯心情复杂,开始时帕拉墨得斯很聪明,他觉得是多了一个聪明人,随着这人发明的东西越来越多,越来越有效,慢慢的就得罪了诸神。

    奥德修斯知道诸神是不愿人类变得更聪明,普罗米修斯盗取火种给人类,被宙斯处罚,绑在高加索山,日日风吹日晒和鹫鹰啄食。

    这还罢了,关键是诸神很忌讳高声望的英雄,现在希腊联军讨伐特洛伊,就要将人类中强大英雄一一剪除,奥德修斯一开始就看破了这个陷阱,但他不能跟任何人提起,包括王后珀涅罗珀和年幼的儿子特勒玛科斯。

    “谁进了特洛伊都有可能死,哪怕我这样受着诸神恩惠和宠爱的人。”奥德修斯想着。

    奥德修斯知道这点,自不愿为了斯巴达王后的不忠,而离开自己年轻的妻子和幼小的儿子忒勒玛科斯。

    他走过去和妻子珀涅罗珀轻声低语了几句。

    “亲爱的,你真的要这样做吗?”珀涅罗珀看着他,就和看九头蛇许德拉一样。

    奥德修斯说:“亲爱的珀涅罗珀,战争可不是好事,而且我怎么忍心离开你和儿子?”

    “国王奥德修斯发疯了?”帕拉墨得斯王子赶到伊塔刻,就听见民众在议论着这个消息。

    他赶紧赶到伊塔刻王宫,见到了王后珀涅罗珀。

    “尊敬的珀涅罗珀王后,我刚刚进城时,听见人都议论奥德修斯国王发疯了,我想向您确认这个消息的真实性。”帕拉墨得斯微微躬身说着。

    “帕拉墨得斯王子,很不幸的告诉您,这个消息是真的,其实奥德修斯很早时就有不好的症状了,没想到现在发作了。”王后珀涅罗珀做出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不了解真相的人也许就被她给骗过去了。

    帕拉墨得斯是比较了解奥德修斯的人,从来没有听说过奥德修斯有发疯的症状,当下就一副狐疑的神色,说:“尊敬的珀涅罗珀王后,听到这个悲伤的消息,实在太令人难受了,但是我和奥德修斯是多年的老朋友了,我希望能够去看望一下他。”

    王后珀涅罗珀不疑有他,点了点头,带帕拉墨得斯去了庭园一个偏僻角落。

    帕拉墨得斯跟着王后珀涅罗珀赶到时,正好看见奥德修斯驾了一头驴,极不协调的在耕地,甚至把盐当种子撒到了刚开垦出来的田里。

    “帕拉墨得斯王子,您看,他都把盐当成种子在洒!”王后珀涅罗珀一副无奈眼神看着帕拉墨得斯:“还以为田里能长出更多的盐呐!”

    帕拉墨得斯很聪明,仔细看了下田里耕种的奥德修斯,心里冷笑:“凡人怎么可能隐瞒住我?”

    心里想着,就和王后珀涅罗珀告辞,一转身偷偷溜进了宫殿,抱走了婴儿忒勒玛科斯。

    帕拉墨得斯抱着年幼的忒勒玛科斯来到了庭园的角落,找到了正在犁地的奥德修斯。

    他将忒勒玛科斯放在奥德修斯正要犁地上,奥德修斯小心翼翼把犁提起来,从儿子身上让了过去。

    这下暴露了奥德修斯神智很清楚,他在装疯。

    帕拉墨得斯当即就跳了出来,大笑:“哈哈,奥德修斯,你还要装疯吗?”

    奥德修斯顿时恨透了帕拉墨得斯,本来他完全可以以装疯置身事外,渡过眼前这场“危机”,帕拉墨得斯却来当场揭穿了他,让他颜面有损同时,意味着讨伐特洛伊的战争,自己怎么也躲不过去了。

    “好吧,瑙普利俄斯的儿子,尊贵的王子,我的好朋友,你的智慧总让我嫉妒。”奥德修斯装着很气恼又无可奈何的样子说着,心中却浮出一丝杀机。

    帕拉墨得斯是埃维亚岛(Euboea)的王子,这可是希腊第二大岛,面积有3654平方公里,在整个希腊王国之中都算是中等以上的国家。

    所以帕拉墨得斯许多时凭着聪明放肆,平时奥德修斯也和别的王子一样忍了,但这时,真的起了杀心。

    “我答应带着八条战船前往奥里斯会盟,听从墨涅拉俄斯和阿伽门农的调遣——帕拉墨得斯,接下来,你接下去要邀请谁?”奥德修斯心里盘算着,既没有响应号召,肯定是不愿意去。

    你帕拉墨得斯硬逼迫人去,还自以为得意——你平时得罪了多少人呐?是不是可以想个办法,联合那些王子,一举剪除这个“好朋友”?

    “接下去要邀请珀琉斯。”帕拉墨得斯获得胜利,得意洋洋,给了奥德修斯一个意料中的答复。

    奥德修斯低声喃喃:“进程太快了!”

    “你在说什么,奥德修斯?”帕拉墨得斯问着。

    奥德修斯眸子又闪过一丝杀机,但却不打算将真相告诉帕拉墨得斯,敷衍:“没什么,帕拉墨得斯,我们走吧,我跟你一起去见珀琉斯,希望能够邀请到他参加这次的会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