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子夜鸮 > 第五百三十四章 阿喀琉斯
    大家将目光转移到赫克托耳和帕里斯的身上,似乎想在他们身上看出与众不同,而国王普里阿摩斯深深吸了一口气:“那就这样决定,散会!”

    赫勒诺斯再也保持不了平静的表情,开口:“父亲!”

    “我说散会!”国王普里阿摩斯不再理会,站起来转身离开。

    裴子云看着这一切,目光了然:“这个预言家,是国王普里阿摩斯找的托吧,想不到普里阿摩斯决心这样大。”

    “也对,次次面对着众神的恶意,普里阿摩斯已经决定孤注一掷。”

    “可惜的是,面对诸神,你的抵抗,毫无作用。”

    人群散去,海伦随裴子云一同出去,愁眉不展,裴子云见着叹了口气:“我已在我家附近买了府邸,你可以住在那里。===『烽火戏诸侯新书:<ahref="http://www.yuehuatai.com/du/118958/">武道宗师</a>』===。”

    “别怕,俄诺涅会接受你。”

    说着,送她上了车,这时阴沉着脸,对着格斯涅低声问着:“我吩咐你的任务,你执行了没有?”

    “执行了,根据您的吩咐,我们在斯库洛斯岛已传了口信。”

    “等会,把希腊的情报给我递上来。”裴子云点了点首,登上了车子,说着:“去府邸!”

    车夫启动,微微颠簸,心中暗想:“系统!”

    一个小小梅花飞快出现,并迅速放大,变成一个透明的资料框,带着淡淡的光感在眼前出现。

    “任务:阻止阿喀琉斯第一时间参战(未完成)”

    阿喀琉斯是海洋女神忒提斯(Thetis)和英雄珀琉斯(Peleus)之子。

    因出生被母亲浸在冥河水中,除抓住未沾到冥河水的脚踵,全身刀枪不入,是仅次于赫拉克勒斯的人,在特洛伊战争中杀死特洛伊第一勇士赫克托耳,一说被受到阿波罗指引或加护的帕里斯用暗箭射中脚踵而死,一说阿波罗直接杀了阿喀琉斯。

    阿喀琉斯九岁,希腊预言家卡尔卡斯预示,特洛伊没有珀琉斯的儿子参战是攻不下,他的母亲听说了这预言,知道征战将会牺牲儿子的生命,因此连忙浮上海面,潜入丈夫的宫殿,给儿子穿上女孩的衣服,把他送到斯库洛斯岛,交给国王吕科墨得斯。

    “洞察了特洛伊战争,就会发觉,诸神一直在限制着阿喀琉斯的力量,甚至让他和统帅阿伽门农发生激烈矛盾,长期游离在希腊阵营之外。”

    “所以,阿喀琉斯暂时不抵达特洛伊,反符合宙斯和诸神的心意。”

    “我已经加快了进程,现在希腊联军比剧本提前几年,阿喀琉斯现在是几岁?十二岁,还是十三岁?”

    “有很合理理由不去,总不能让孩子出战吧?我转了几次弯的口信,也不过是打个预防针而已。”想到这里,裴子云已经心平气和,正在这时,车已稳稳停下。

    一看,府邸已在目,裴子云收敛心神下了车,这时柯赛丽娅已经在隔壁府邸迎了出来。

    裴子云对着海伦:“亲爱的,你先进去,我等会就来。”

    说着,让柯赛丽娅带着她入内,看着海伦不时回望,心中暗叹,见着没有人影了,才回到原本王子府邸中。

    到府邸,没有见到俄诺涅出来迎接,自己外面回来,俄诺涅都会在门口迎接自己的,想来是俄诺涅知道自己带了海伦回来的消息,生气了。

    裴子云知道这时俄诺涅很生气,自己应去哄哄她,但转遍了整个府邸都没有看见她,拉来一个仆人问:“俄诺涅在哪?”

    “王子,俄诺涅已将自己关在房间半天了。”仆人一脸愁容说着。

    裴子云大步回到自己房间,敲了敲门,见没有人理睬,推开门进去,俄诺涅此时正一个人坐在床上落泪,见裴子云进来了,生气说着:“帕里斯,你这个负心的人……”

    “唔……”话还没说完,嘴就已被堵上了。

    俄诺涅奋力挣扎,两人翻滚到床上,不一会就满室春光,但是过了片刻,一声惨叫响彻整个房间。

    “啊!”原来是扑入裴子云怀里,并且依偎的俄诺涅一口咬在裴子云肩上,很是用力,鲜血渗出。

    “俄诺涅,你好狠,都咬出血了。”裴子云假装疼的死去活来。

    “帕里斯,你这个负心人,你为什么出去一趟就带回来一个女人?你是不是不爱我了?”俄诺涅愤怒的说着。

    “俄诺涅,你是河神克布伦(Kebren)之女,你应该清楚,这不是我的错,诸神早就已把一切定好了。”裴子云听了这话,收敛了神色不语,良久,才抚摩着她的头发,沉沉的说着。

    “克布伦,你的父亲,难道没有和你说过?”

    “我们谁也抗拒不了神的意志,哪怕是死亡——无非换个人继续表演神所规定的命运。”

    俄诺涅不说话,裴子云突觉得伤口一阵疼痛,侧脸一看,原来是她大颗大颗的眼泪落在伤口上。

    裴子云微微叹了口气,知道俄诺涅很伤心,不过,在原本剧情上,俄诺涅在伊达山上,曾经守了十年,苦等着帕里斯。

    虽后来帕里斯求援,她一时怨气爆炸,拒绝了,但转眼就后悔了,追了上去,只是没有赶上,帕里斯就死了。

    现在情况更是不一样。

    俄诺涅不可能不知道自己没有办法抗拒这命运,而且,俄诺涅的反应,已经温和了许多了。

    “幸自己的铁铸铜灌在这个世界还没有练成,不然的话,俄诺涅咬都咬不动,发泄不了的话,自己估计又得头疼了。”裴子云鬼使神差般的想到了铁铸铜灌去了。

    良久,俄诺涅才松开了口,把脸埋在裴子云的怀中,哽咽着:“帕里斯,不管你和那个女人怎么样,我要你知道我才是你的妻子!”

    “我知道。”

    裴子云重重点着头,知道俄诺涅算原谅他了,虽心里会很委屈,但相比以前的剧本,不知道好了多少。

    裴子云看着俄诺涅经过云雨,还挂着泪痕的脸,叹了口气,轻轻的吻上了她的脸颊。

    俄诺涅微微闭上了眼睛,手抓着衣角。

    裴子云却不敢在继续享受温柔乡,他还得安置刚刚抵达陌生环境,内心惶恐不安的海伦。

    海伦的性格本来敏感,一路上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她都犹受惊的鸟,一副惴惴不安的样子。

    面对陌生的环境,自己得帮助海伦努力适应环境。

    裴子云赶快起身穿衣,出了房间。

    房间内俄诺涅看见帕里斯出去,心里一阵空落落,似乎有什么属于自己东西从自己手指尖溜走。

    她翻了个身,抱着枕,一行眼泪流了下来。

    而走在房间外面的裴子云,听到房间里哭声,脚步一顿,又叹了一口气,微微摇了摇头,继续向前走着。

    这时,他心中大喝:“系统!”

    眼前飞速出现一梅,并迅速放大,转变成一个带着淡淡光感的资料框,上面有文字显示。

    “英雄血脉:第二层(197.7%)。”

    “哦?或者是消化了不少爱神的神力,经验值又增加了不少!”

    “唯一可惜的是,最后一点爱神的神力,很顽固,消化非常缓慢。”裴子云暗想:“也许这就是爱神的暗手——不管了,先升级吧!”

    心神轻轻一按系统。

    “轰!”

    一声震撼心神轰鸣声炸响,裴子云一震,有些站不稳,扶着廊柱,整个身体正发生着翻天覆地变化。

    心脏迅速的跳动,血液沸腾了一样,飞速流动同时,不断蒸出杂质,经由毛细血管,皮肤以及表面的毛孔排出体外。

    一个呼吸的时间,裴子云发现血液中隐隐透出一丝金黄,显血脉经过了一次提纯进化。

    身体骨骼也渐渐生出一丝变化,整个骨质变得更紧密结实,骨头也在拉伸变长,整个人不但没有感觉到沉重,反有一丝轻灵。

    皮肤隐隐有一丝金属光泽闪过,不仔细观察的话,根本发现不了。

    感受到这变化,裴子云心里已有了一些猜想,英雄血脉的第三层和第四层,应是增加速度及铁铸铜灌,正好也符合自己需求。

    这种变化大概持续了一刻钟,裴子云往系统的资料框看去。

    “英雄血脉:第三层(97.7%)”

    “特技:风之轻灵(33.6%)”

    “特技:铁铸铜灌(25.9%)”

    “经过二次升级,铁铸铜灌恢复到了25.9%!”

    运起了力量,皮肤表面金属光泽在阳光下,隐隐有反光感,裴子云感觉现在的自己比以前强了许多,举手投足之间,就似有微风托着自己。

    强忍试一试身体的轻灵程度以及铁铸铜灌的想法,裴子云重新返回院落,将自己清洗一遍,换上了干净衣服,才出来。

    此刻的裴子云看起来,比刚才更有一股风采,希腊世界没有这形容词,他们估计会说裴子云此时更神勇不凡。

    隔壁的府邸已打通,并且有一个走廊贯穿了两个府邸,这样的话,到方便了裴子云不少。

    裴子云在走廊上,看见格斯涅正站在隔壁的府邸的走廊尽处拿着羊皮纸等着,就接了过来。

    这个时代的话很短暂,每个城邦大体上只有一二句话,扫看完,裴子云微微一笑,说着:“格斯涅,最近你许多事办的不错,我等一下会赏你!”

    “多谢帕里斯王子的慷慨。”格斯涅右手抚在胸,行了一礼。

    “格斯涅,希腊的最近情况,你必须时刻掌握着动态和情报,且第一时间告诉我,钱不够花的话,随时可支取。”

    “帕里斯王子,一有希腊的消息,我会随时向您汇报,现在我打算支取一些黄金用来打点希腊的商人。”

    “嗯,你不必等了,下去吧,等会我会找你。”裴子云说着,穿过了走廊,来到了隔壁安置海伦的府邸。

    这府邸比裴子云的王子府邸略小,但布局跟府邸差不多,都是中间一个大的庭园,周围建筑依着庭园而建。

    此刻,海伦呆呆坐在房间床上,脸色苍白,看着房间中侍女进进出出忙碌,一声不吭。

    她在想着两位遭遇海难的哥哥,想着当初和两位哥哥在一起开心时光,想着他们是传奇英雄,怎会轻易的被暴风雨给吞噬了。

    甚至想到了斯巴达,以及粗鲁而不解风情的墨涅拉俄斯,还有自己的女儿。

    更有着对寄人篱下的恐惧。

    思绪纷纷扰扰,一时理不出头绪,眼神呆滞看着眼前来来往往的侍女。

    裴子云步履匆匆进来,海伦原本有些呆滞的眼神看着他走进来,瞬间就灵动了起来。

    她眼前一亮,飞快扑了过去,一下子抱着刚走进来的裴子云,将头埋进他的怀里,委屈的说:“亲爱的,我以为你不来了呢?”

    “怎么会?”似乎是阿芙罗狄忒(Aphrodite)的最后一点神力顽固的不肯消失,裴子云心中一痛,紧紧将海伦抱在了怀里。

    最难消受美人恩,海伦不远千里,跟自己来到这异国他乡,虽一切都是神灵的安排,但人心都是肉长,裴子云心里还是对海伦充满了愧疚之情,所以他好好的弥补她。

    而且,这是海伦来到特洛伊的第一夜,裴子云怎么可能不陪着她,而且对海伦来说,其实处境比原来剧本还差些。

    原本剧本里,帕里斯几乎完全抛弃了俄诺涅,专心对待海伦,虽有着海神涅柔斯的可怕预言,但是在爱情之箭的作用下,他们马上把这可怕的预言忘得一干二净,来到克拉纳岛下锚登陆。

    海伦自愿跟帕拉斯结婚,举行了隆重的婚礼,沉浸在新婚的快乐中,两个人都忘掉了家庭和祖国。

    他们依靠带来财宝,在岛上过着豪华奢侈生活,几年过去了,他们才航行回到特洛伊去。

    到了特洛伊,她也是帕拉斯唯一的妻子。

    可现在,裴子云更英武,更独立,更不可掌控,而且还有着俄诺涅插在中间,海伦唯一可持的就是阿芙罗狄忒(Aphrodite)的神力来牵住帕拉斯,因此海伦把小脸贴在了胸口,语气很可怜的说着:“今晚,我要你留下来陪着我。”

    “当然,海伦,今晚我不走了,就在这里,好好的陪着你。”

    侍女看着主人举动,知道现在不适宜在待在房间里,且房间也收拾的差不多了,于是退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