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五百三十三章 乌鸦
    特洛伊王宫

    深秋雨连绵,时而大雨,时而小雾,飞溅到了台阶上,国王普里阿摩斯坐在大理石王座,王子、长老分站两侧,而裴子云和海伦,也在其中。

    此刻,大厅里人声鼎沸,大家议论纷纷,有的支持将海伦交出去,有的反对这样做,有中立既不支持也不反对。

    这些人各抒己见,分别发表看法,听起来都很合理。

    “必须把海伦交出去,要不,神会毁灭我们。”以贤明著称的长老安忒诺再也顾不得帕里斯在场,高声说着。

    得伊福玻斯王子看见安忒诺长老这样说,立刻起身,满脸兴奋,自帕里斯当上王子,他就没有一天舒心,这次终有机会扳倒帕里斯,岂能错过?

    于是,赶紧说:“父亲,您现在看见了,帕里斯就这样轻易就将我们特洛伊陷入危险,一点也没有王子应有的品质——在伊达山长大,果是没有教养,这种人怎么能当王子?”

    说着,得伊福玻斯看了一眼海伦,立刻被她吸引了目光,本来想说“把海伦交出去”,到了嘴却变成了:“父亲,不管海伦交不交出去,帕里斯都给特洛伊带来了灾难,应该给予惩罚,剥夺掉王子称号,把他交给希腊人。”

    “交给希腊人?”

    前面几句话还算在理,这话就过分了,所有人都用一种奇异眼光看着得伊福玻斯——将帕里斯交给希腊人,这就是出卖自己兄弟。

    对出卖自己兄弟的人,所有人都看不起,得伊福玻斯这话无异于自掘坟墓。

    面对众人目光,特别是父亲的目光,得伊福玻斯脸色煞的一白,才发觉自己说错了话。

    得伊福玻斯也是关心则乱,想尽快扳倒帕里斯,所有与帕里斯有关的事,都表现的非常的冲动,在外人看来,涉及帕里斯王子,他的脑子就不好使。

    其实得伊福玻斯王子在帕里斯还未回到特洛伊时,可是公认的第二王子,智商还是够用,但现在大家似乎都不这样认为了。

    海伦听着得伊福玻斯的这话,脸色苍白,身体颤抖,深怕大家听取了得伊福玻斯王子的话,将她交出去。

    裴子云看着海伦这神色,赶紧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低声:“别怕,你继续看,没有事。”

    国王普里阿摩斯不可能放弃自己,且自己还有许多铺垫。

    果然,就见着特洛伊罗斯跳了出来,大声:“得伊福玻斯,没想到你说出这样的话,这是出卖自己的兄弟,你还是我们的哥哥吗?”

    特洛伊罗斯说起话来根本不留情面,直接说的得伊福玻斯哑口无言,这时才醒悟到,这名声传出去,还依附自己的人,怕都要土崩瓦解,谁会相信一个出卖哥哥的家伙?

    “而且,帕里斯哥哥做的事只是当年赫拉克勒斯所干的事,反过来施加在希腊人身上,这是合情合理的报复。”

    “赫拉克勒斯、珀琉斯、忒拉蒙、俄琉斯能毁灭我们特洛伊,抢走我们的公主赫西俄涅,我们也可以抢走他们王后海伦,甚至毁灭斯巴达、迈肯尼。”

    特洛伊罗斯越说越激动,似乎毁灭斯巴达就在眼前,而他就是那个代表特洛伊报复希腊人,毁灭希腊城邦的英雄。

    “这是神的安排。”一位特洛伊的长老颤颤巍巍的站出来说。

    “对,而且帕里斯王子,离开前就说了这个可能,我们当时答应了,这责任不在帕里斯王子身上。若他真从希腊带回来一位女子,那我们会一起承担这个责任。”又有一位激进派的长老高喊:“希腊人要战,那就战,特洛伊人从来不怕战争,这次我们要让狂妄的希腊人品尝失败的滋味。”

    “唉,我看我们特洛伊暂时还不是希腊联军对手,不适宜与正面对抗。”一位老成持重的长老说着。

    “什么叫着我们不是希腊人的对手,打都没打,谁知道是不是对手?”刚才的长老立刻反驳。

    顿时,宫殿内又激烈的争吵起来。

    “够了。”国王普里阿摩斯大喝,及时制止了争吵,大家再这样吵下去,不但不会讨论出好结果,还造成内部对立。

    国王普里阿摩斯转脸,对站着一语不发的赫克托耳:“赫克托耳,你怎么看呐?”

    “这不是帕里斯的责任,之前大家就已知道了神谕,帕里斯出使希腊会带回来一位女子,而这位女子会给特洛伊带来战争。但大家还是同意让帕里斯出使,现在他成功的回来了,要把责任推到他身上,不合适。”赫克托耳难得说了这么多话,观点十分明确,这件事情责任不在帕里斯。

    “既希腊人要战争,我们就成全他们,但是之前,我们还得应对希腊人使者,尽量的和平解决,也为我们的战争争取时间。”

    “你说的对,就这样办,接下来我们应在争取和平解决同时,充分做好战争的准备。”国王普里阿摩斯说着。

    海伦听到国王普里阿摩斯的这话,心情很复杂,又暗暗的松了口气,终于不担心大家会把她交出去了。

    “接下来,帕里斯就由你来接待希腊的使者,尽量争取和平解决,实在不行,也要拖住他们,给我们争取时间准备。”国王普里阿摩斯下达了第一道命令。

    “是的,父亲。”裴子云领命。

    “赫特托尔,特洛伊战士由你来编练,一应武器战甲都要准备齐全,我希望希腊人看到的是一支强大的特洛伊军队,而不是佣兵。”国王普里阿摩斯下达了第二道命令。

    “好的,父亲。”赫克托耳答着。

    “得伊福玻斯。”

    “在。”得伊福玻斯听到国王喊到他的名字,心中十分的窃喜,自己还是很受到父亲的重视,如果没有帕里斯的话,一切就很完美了。

    “你负责粮草和治疗的管理,有没有问题?”国王普里阿摩斯问着,他现在对得伊福玻斯的能力越来越质疑,若不是尚有以前印象留存,这次普里阿摩斯是不会叫得伊福玻斯维护和管理这些。

    “特洛伊罗斯,你协助你哥哥得伊福玻斯完成这项工作。”国王普里阿摩斯终还是觉得得伊福玻斯办事不靠谱,顺便把特洛伊罗斯叫过去起一个监督作用,若是做的好则罢了,做的不好,他就准备换人。

    “是的,父亲,我一定会竭尽全力的完成。”特洛伊罗斯满脸欣喜,实在没料到父亲会给他一项重要的任务。

    得伊福玻斯听到特洛伊罗斯要来“辅佐”,脸色阴沉,就吃了一只苍蝇一样难受,但是这是国王普里阿摩斯的安排,不得不遵守。

    就这样,国王普里阿摩斯一项项把任务分派了出去,有王子被分派去城里负责维持治安,有王子负责去田间查看收成,还有王子被指派负责统计财政情况,不一而足。

    普里阿摩斯看着站着始终不发一言的赫勒诺斯王子,问:“赫勒诺斯,我们这次与希腊人的战争,你的占卜结果是什么?”

    “父亲,预言显示,这次我们和希腊的战争会打许多年,但最后我们会输掉这场战争,并且特洛伊会再一次被毁灭,希腊人会杀死帕里斯,赫克托耳,甚至包括你在内的所有特洛伊人。”

    赫勒诺斯似乎在说一个无足轻重,与大家毫无关系的事。

    然而在场众人都脸色大变,赫勒诺斯的预言向来很准确,这在上一次帕里斯出使希腊的时就得到了检验。

    “赫勒诺斯,有没有好一点办法避免这个预言实现或改变预言的结果?”一位长老问着,问出了在场众人心中的疑惑。

    “尊敬的卡涅俄斯长老,这是神灵早已预定的结果,诸神意志又岂容轻易的更改?”赫勒诺斯平静的说着。

    “又是这种话,这岂不是眼睁睁的看着狂妄的希腊人再次毁灭我们的家园?我偏不信预言,最终胜利还是取决于我们的战士。”脾气异常火爆的长老大声说着,但是并没有几个响应。

    在这个诸神控制的世界,政治、军事、权谋都得让位。

    “其实这个预言还是有改变的余地的是吧?”普里阿摩斯平静看着这位预言家儿子,心中厌憎,把他视同乌鸦。

    与其说厌憎这个儿子,不如说厌憎预言、以及背后的神灵。

    公主卡珊德拉,她是神赋予预言才能的人,更胜于赫勒诺斯,每次都没有失误,但特洛伊人没有一个人相信她,并且对她嘲讽和讥笑。

    其深刻原因,就是神每次预言,都对特洛伊不利,这使特洛伊上下,产生了深深的不满。

    “父亲,一开始结果就已经注定了,帕里斯只是一个引子,诸神早就决定了命运,包括我们特洛伊的命运。”赫勒诺斯沉痛说了一个大家都不接受的事实。

    普里阿摩斯脸色阴沉,整个宫殿鸦雀无声。

    “预言可以改变,但我们必须找到这样的英雄,只有英雄才能改变我们特洛伊的命运。”

    一个声音突在宫殿响起,大家转首过去,发现是一个城中的预言家,大家看了过去,满怀着希望。

    而这个预言家果然不辜负希望,高声:“赫克托耳王子、帕里斯王子就是英雄,也只有他们才能改变我们特洛伊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