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五百三十二章 葬礼
    “哥哥,不,不!”海伦醒了过来,扑到尸体上嚎啕大哭:“这难道是神对我的惩罚吗?”

    看到两位哥哥安详躺在甲板上,不是全身打湿衣服,就跟睡着了一样,海伦想起了两位哥哥昔日音容笑貌,眼泪止不住“啪嗒”往下掉。

    昔日兄妹在一起是多么无忧无虑,想不到现在见到,已是天人永隔。

    “海伦,别哭了,让我们好好安葬他们,我相信他们也不希望你这么伤心!”裴子云说着,心里却暗想——你还不知道你的哥哥是追杀我们,你肯定无事,我就危险了。

    别说打不打得过,就算能趁着暴风雨使这两人筋疲力尽杀了,自己也得面临宙斯的诅咒。

    神可以杀神子,凡人杀宙斯之子,没有一个有好下场!

    “按照希腊人的传统,这诅咒的结果,肯定是有一天睡着了,海伦给我一刀,以报两个哥哥被杀之仇。”

    想到这个,裴子云不由打了个寒战,墨勒阿革洛斯和野猪的故事,太鲜明了——希腊神就喜欢这个相爱相杀的套路。

    这趣味也真是让人无语了。

    海伦不知道裴子云的想法,扑到裴子云怀里,失声痛哭:“帕里斯,我现在只有你了……”

    “放心吧,我会保护你,不会离弃你!”裴子云轻拍着海伦的背说着。

    “帕里斯,哥哥的葬礼,一切就有赖你了。”海伦红着眼睛,古希腊人认为不进行葬礼,就无法渡过冥河。

    “海伦,就算不看在你的份上,我也仰慕两位英雄许久。”裴子云说着,心里想着——卡斯托耳和波吕丢刻斯是宙斯之子,成神就算了,连赫拉克勒斯的成神都有着疑问,何况是这两位?

    想必不会拘泥普通的葬礼。

    但是给予葬礼,是一种美德,想到这里,裴子云喊过来了格斯涅和柯赛丽娅:“你们取过香油,且为两位英雄准备两套衣服。”

    “还有,你们去岛上准备柴堆,并且两堆,且建造坟墓,坟墓一定要建造的好一些。”

    “对了,再在附近搭建一个小型圣坛,我们想伟大的宙斯祭祀,求看顾些两位英雄的阴魂。”

    “好的,帕里斯王子。”众人应着。

    裴子云拿出香油,一寸一寸涂抹在尸体上,且给他们换上了衣服,看上去容光焕发,与生前无异,看着这个,海伦又哭跌在甲板上。

    几百人动手,没有多少时间,岛上柴堆已准备好,坟墓也修了起来。

    “海伦,来,让我们送两位英雄一程。”裴子云说完,叫来奴隶将卡斯托耳和波吕丢刻斯尸体抬了下去。

    岛上开阔处搭建了二个很大柴堆,柴堆上用木材拼接了一块很大木床,两具尸体放置在木床上。

    柴堆旁是一座小型圣坛,圣坛呈圆形,有一米的台座,上面放置着宙斯的小型雕像。

    裴子云命仆人牵来一只公羊,捆绑后放到了圣坛上,周围士兵和奴隶跪了下来,对着宙斯祈祷。

    祈祷完,随军祭司分割祭祀。

    裴子云对柴堆上的卡斯托耳和波吕丢刻斯说:“卡斯托耳和波吕丢刻斯啊,希望您们的灵魂得到安息,我将善待海伦,请放心吧!”

    说完,又对着宙斯神像双手高举祈祷:“伟大的众神之王宙斯啊,您的儿子卡斯托耳和波吕丢刻斯遭受海难,此时我将举行葬礼,希望您看护,也希望您继续庇佑我。”

    祭祀完,在柴堆前举行火化。

    众人对两位英雄卡斯托耳和波吕丢刻斯进行缅怀,鞠躬行礼,火把轻轻点燃了柴堆,不一会,熊熊大火就吞噬了两具英雄的尸体。

    本来火化尸体会散发很不舒服的味道,但可能是涂抹了香油的原因,或两具尸体身前是英雄的原因,尸体焚烧时并没有奇怪的味道,反而有淡淡的香味散发出来。

    时间不长,尸体和柴堆被焚烧的只剩下了一堆灰烬,仆人将灰烬分成了两份,将两份骨灰放到了两个盒子,葬入了坟墓,裴子云还很体贴在每个盒子里放上了十个金币,这是给他们渡过冥河之用。

    因时间和材料限制,坟墓并不算宏伟,但也都是石块堆砌。

    海伦看着两位哥哥骨灰盒被埋入坟墓中,泪眼止不住的哗哗下掉。

    “亲爱的,哭什么?也许两位英雄只是被他们的父亲接回了奥林匹斯山。”

    “帕里斯,你不用费心安慰我,你已经尽了你的美德,我只是想到以后再也见不到两位哥哥,心里难受。”

    “海伦,你的难受我感同身受,但如果两位英雄看见了你现在样子,也许同样会不开心。”裴子云说着,心中却在想着。

    “卡斯托耳和波吕丢刻斯都死了,还是宙斯之子,他们都逃脱不了,难道这就是英雄的命运吗?”

    “不,我一定要突破这命运。”

    将两位英雄骨灰葬好,众人又开始火化那些普通水手和士兵,这就相对简单些,坟墓也只是普通的土堆。

    不过葬礼仪式虽然简单,但并不失肃穆。

    后事料理,众人收拾东西,回到了舰上。

    裴子云也带着海伦回到了战舰上,见大家都已准备齐全,下达命令:“起航,去特洛伊。”

    一支舰队缓缓驶出港湾,往特洛伊城而去。

    天色晦暗,雾气浓重,隐隐传来哭声,简直令人头皮发麻,仔细看去,雾中浮现出一条条灰影。

    “这是哈迪斯(Hades)的领域,我们死了?”卡斯托耳和波吕丢刻斯失魂落魄的看着这一切,渐渐回醒了一切。

    两人为了迅速追上妹妹,快帆出发,上午时还晴空万里,且观察天象,不像有暴风雨的样子,但接着就是暴风雨。

    雾气中,越来越多虚影浮现,俱是鬼魂,看起来有些熟悉的样子,似乎是跟随自己的士兵,而雾气浓重处又似乎隐藏着可怕的恶意,到处都是叹息、哭泣和凄厉叫声,两人不由紧张起来。

    两人又举目远望,看到远一点,许多鬼魂聚集在一条大河岸上,急不可待地渴望渡河,一人驾着一叶扁舟迎面而来,只是看见,就感觉到了:“卡戎?”

    卡戎叫着:“看,我看见了谁?伟大的宙斯之子,你们倒霉了,我此来就要把你们渡到河的对面。”

    “不过,就算是宙斯之子,规矩还是规矩,你们给予银币才可以渡河,要不,就得在这里停留一年!”

    “不必了,你可以载着他们过去,但是这两个,伟大的宙斯有着安排,不必渡过冥河,抵达哈迪斯(Hades)的领域。”就在这时,突一道金光落下,只听“轰”一声,落下一个女神。

    和活着时看见的女神不同,雅典娜现在全身闪金光,叫人不敢逼视。

    “哦,难道宙斯又想插手冥府的领域?”卡戎后退了一步。

    “卡斯托耳和波吕丢刻斯可没有渡过冥河,不算哈迪斯(Hades)的子民,而且,伟大的宙斯,就算在冥府,也有这点任性的权柄。”雅典娜回答着,抓着卡斯托耳和波吕丢刻斯的灵魂,只是一飞。

    似乎转眼之间,就突破了某个空间,看见的是一座伟大的圣山,整个都闪着光辉,但是只飞到了奥林匹斯山山脚,没有上山。

    “只有神才有资格上山,你们居住地点,是在圣山的地下。”雅典娜说着,对着山脚一敲,山脚敞开了一个洞,雅典娜率先进去,卡斯托耳和波吕丢刻斯互相对视了一眼,也跟着走了进去。

    原来雅典娜说的地下是奥林匹斯山的地下,兄弟也能接受。

    进去后,发觉这山底并不黑,隐隐有着光,别有一番天地,地下很大,有不少府邸存在。

    雅典娜带领着卡斯托耳和波吕丢刻斯进了一座精致的府邸。

    里面一切应有尽有,卡斯托耳和波吕丢刻斯看了还算满意,就在这时,雅典娜突一怔,对着墙壁上轻轻一点,墙壁一阵涟漪,渐渐出现了画面。

    画面显出是列斯堡岛情况,在裴子云打捞起两位传奇英雄尸体,到火化,葬入坟墓的全过程,两人看的目不转睛,神色复杂。

    身是宙斯之子,其实两人知道,这是神的旨意让自己去死,责任不在帕里斯,可他们又是因裴子云而死,心里又有点怨恨。

    “希望帕里斯你对海伦好。”

    奥林匹斯山·山顶

    宙斯痛饮着酒,看着列斯堡岛上一切举动,他很满意裴子云的举动,当裴子云祭祀时,顺手取用了祭品。

    “帕里斯,就因你今日举动,以后必有人重葬你。”

    特洛伊

    特洛伊海岸的列斯堡岛,离着特洛伊不远,当天裴子云舰队就抵达了特洛伊,了望员发出信号,引导入港。

    裴子云发布命令:“全体注意,准备抛锚!”

    船员立刻按命令行动起来,有的降帆,有的拿索子,有的拿锚,裴子云四下环视了一下,看到命令已迅速执行,又转过脸对着格斯涅说着:“格斯涅,你去提前告诉我的父亲,国王普里阿摩斯,我回来的消息,以及海伦的事。”

    “柯赛丽娅,你去我的府邸,同样告诉我回来的消息,以及海伦的事。”

    “不需要任何隐瞒,只要是事实,俄诺涅问什么,你就回答什么,告诉她,我接下去就向国王报告,等会就会回来。”

    “是!”两人都有些惊异,退了下去,看着他们的身影,裴子云继续调度着舰队,安排着事,心里却想:“不知道特洛伊的那些人知道我真从希腊带回一位女子会怎么样想?神谕可是说,我若从希腊带回一位女子,特洛伊将会毁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