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子夜鸮 > 第五百二十九章 哭诉
    奥林匹斯山

    众神居住在凡人无法攀登的圣山上,一条柱廊贯穿上下,柱廊是由一根根雕刻着赞美诸神的石柱,以及四季常青的藤蔓构成,连接着众神的宫殿。

    这些宫殿奢华而舒适,分布着山的不同位置,有着集会时,众神就会行过柱廊汇集到宙斯的殿堂里。

    宙斯(Zeus)坐在黄金与象牙宝座上,在最大厅堂里接待众神,众神坐在宙斯周围,宛是一家人围着父亲一样。

    缪斯柔和悦耳歌声使众神陶醉,青春女神赫柏(Hebe)斟酒,此时诸神听见了帕里斯的祈祷词,却个个欢喜,一起举杯,痛饮着能使凡人长生不老的美酒。

    赫拉(Hera)品尝着手中美酒,畅快对着宙斯说:“亲爱的,看见了没有,帕里斯最终还是向命运低头了,您的谋算离成功又近了一步。”

    “帕里斯所做的一切越来越符合我的心意。”宙斯笑着转首对着阿芙罗狄忒微笑:“阿芙罗狄忒,这一次你的箭立了功。”

    “伟大而足智多谋的宙斯,这是我应尽的职责。”阿芙罗狄忒(Aphrodite)说着。

    几乎所有的神灵都陷入狂欢,阿波罗(Apollo)沉默寡言,闪过一丝不忍,对帕里斯产生了一些同情。

    阿尔忒弥斯(Artemis)看见弟弟的表情,开解:“该来的终究逃不过,等待命运最后的抉择吧。”

    阿波罗微微点了点头,继续保持沉默。

    无人岛

    祭祀完,裴子云叹了口气,奥林匹斯山诸神态度已不言自明,它们目的只让自己好好走向诸神安排剧本,现在图穷匕见,自己的使命已经完成了大半。

    “可以说,等自己带着海伦去了特洛伊,联军开到并且发生战争,我的使命就完成了。”

    “以后诸神就不会顺风顺水的保护自己,一切都看自己的力量,以及诸神的眷顾了。”

    “也罢,自己这就尽快回特洛伊,做万全准备。”

    特洛伊之战,自己必须有条不紊提高自己实力,既不能束手束脚,又不能太过快速,当下暗喝:“系统!”

    一个小小梅花飞快出现,并迅速放大,变成一个透明的资料框,带着淡淡的光感在眼前出现。

    “任务:图穷匕见——再掩盖自己,你的光芒也吸引着诸神的目光,迎接命运的挑战吧,让你的表演使诸神动容(完成)”

    裴子云轻轻点下去,就见得多了一个命运点。

    “除掉了消耗,现在自己命运点又有七点,珍贵命运点总可以在关键时发挥作用,而且,我感觉到,梅花提示我,汇集起来的命运点,有着更大的作用。”

    才想着,见着海伦表情不太自然,裴子云拍了拍她的手背,安慰:“亲爱的,并不用太担心,一切有我在。”

    海伦语气低沉:“帕里斯,祭祀诸神结果并不理想。”

    她是神之女,又是王后,也看出了这点,不过幸亏还有二个神取用了,不是颗粒无收。

    “放心,诸神没有取用我的祭品并无太大影响,这次大战终还是要靠我们自己。”裴子云说着。

    “可希腊联军真的很强大,还有墨涅拉俄斯哥哥迈肯尼国王阿伽门农,是一位了不起的英雄,你有把握战胜他们?”

    “放心吧,海伦,我一定是能战胜他们,你要知道,我的实力可是很强大。”

    在裴子云开导下,海伦渐渐放下了心事,渐渐有了笑容。

    裴子云回到队伍,看着圣坛上牛肉,对周围士兵和奴隶大声说:“大家将牛肉分完,好好吃一顿,吃完咱们回特洛伊去。”

    “是!”

    士兵和奴隶们将牛肉分下,大快朵颐,牛肉分食完,大家整理物品重新上了舰,一声令下,整支舰队缓缓驶出无人岛屿,朝特洛伊而去。

    皮洛斯

    这是一个古希腊港口城市,在伯罗奔尼撒半岛西南,滨爱奥尼亚海,外有岛屿屏障,是天然良港。

    此刻斯巴达国王墨涅拉俄斯正在皮洛斯拜访,贤明皮洛斯国王涅斯托耳在设宴招待着远方而来的客人墨涅拉俄斯。

    宴会厅很大,国王涅斯托耳斜躺在羊毛铺垫座位上,有漂亮侍女在旁斟酒,喂食,很是惬意舒适。

    宴会非常热闹,涅斯托耳充分展示主人的热情,整个宴会席上美酒佳肴应有尽有,美丽舞姬表演着火热的舞蹈,游吟诗人们吟唱动听的诗歌,甚至还有高贵的武士们表演着剑艺。

    墨涅拉俄斯大口饮着杯中的美酒,心中舒畅,他此次拜访皮洛斯,与涅斯托耳国王达成了初步的合作。

    “尊敬的涅斯托耳,为了我们两国的友谊,我们干了这杯。”墨涅拉俄斯大声的说着。

    “来,干。”皮洛斯国王涅斯托耳举起手中酒杯,站了起来,向着墨涅拉俄斯晃了晃手中的酒杯。

    涅斯托耳的每一项安排都让墨涅拉俄斯非常满意,宴会正在进行到高潮时,一位斯巴达信使匆忙扑入,但是因太过急切,被现场守卫拦住了。

    “干什么?”现场守卫拦下了信使,现场可是两位国王,不能随随便便就让人进出。

    “我是斯巴达的信使,墨涅拉俄斯国王知道我,我有重要的事情向国王汇报。”信使说着。

    一番仔细的盘查,经过身份确认,信使才跌跌撞撞的到了墨涅拉俄斯身边,告诉了他一个很不幸的消息。

    墨涅拉俄斯脸色大变,信使话宛是一道晴天霹雳,惊的他呆立,一度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消息…可靠?”墨涅拉俄斯一字一字从牙齿缝里蹦出来,脸色阴沉的能滴出水来。

    “国王,千真万确。”信使再次强调了一遍真实性。

    确认消息的斯巴达国王墨涅拉俄斯怒不可遏,当即一脚将宴桌给踹翻了,酒菜洒了一地,阴沉着脸一语不发离开了宴会厅。

    皮洛斯国王涅斯托耳很是惊讶于墨涅拉俄斯的失态,同时也很生气,说:“墨涅拉俄斯实在太无礼了。”

    “自己请他参加宴会,他无礼踹翻了桌子,这让自己的面子往哪里搁?”国王涅斯托耳想着。

    但接下来有人向他报告远方斯巴达发生的事。

    “尊敬的涅斯托耳,刚刚收到消息,墨涅拉俄斯的妻子海伦,被特洛伊的王子帕里斯抢去了,并且斯巴达的王宫遭到了血洗。”

    “什么?”涅斯托耳跌坐在座位上,显被这个消息给震惊了,特洛伊虽是大国,但怎么敢这样得罪斯巴达?

    “难怪墨涅拉俄斯这样生气,谁遇到这种事情都会暴怒,我原谅他的无礼了。”涅斯托耳想着,继续问:“他现在去了哪里。”

    “已经直冲码头,令着舰队起航,看方向,是去迈肯尼。”

    “难怪,墨涅拉俄斯一定是搬救兵去了。”涅斯托耳喃喃的说着,扫过了狼狈的宴会厅,摆了摆手:“快去收拾——战争要降临了。”

    迈肯尼

    此时迈肯尼已取代了克里特岛,成了希腊最强大的王国,隐隐有着希腊盟主的姿态。

    国王阿伽门农和王后克吕泰涅斯正志得意满巡查着自己领地,阿伽门农一眼看去,就看见了蔚蓝海面,浅海中阳光透射下来,还能看见珊瑚和鱼,而在上面,上百条海船进出,心里不由生出一股豪气。

    “亲爱的克吕泰涅斯,你看,这就是伟大的宙斯赐予我们的王国。”阿伽门农指着繁荣的海港说着。

    王后克吕泰涅斯是斯巴达王后勒达的女儿,而勒达正是那个和宙斯生下海伦的女子。

    现在随着迈肯尼越来越强大,国王阿伽门农渐渐有了统一整个希腊的野心。

    就在这时,远处海面出现了一支舰队,港口钟声瞬间敲响起来,士兵持着矛戒备了起来。

    “哦,谁有这个胆子,敢进攻伟大的迈肯尼?”国王阿伽门农讥讽的说着,商船就罢了,可以不经提前通报就可进出,战舰按照规矩都是要提前通报,而很明显,这支舰队没有提前同胞——所以戒备了起来。

    只是看着远处舰队的规模,阿伽门农一点也不担心敌人,他相信对方真是敌人的话,进攻迈肯尼只能有来无回。

    急促的钟声敲响了一会,就不在敲响,显是有人通报了信息。

    过了一小会时间,港口的士兵的戒备也解除了,远方舰队也得到允许缓缓靠近了港口。

    再等了一会,一个人影扑了上来,抱着阿伽门农,小孩子一样痛哭了起来,哭的伤心而悲戚。

    “哦,墨涅拉俄斯,你怎么了?”阿伽门农疑惑的问着。

    墨涅拉俄斯好歹也是斯巴达的国王,不至于一点小事就哭成了这样,这是有遇到了大麻烦,才有可能这样失态。

    斯巴达国王墨涅拉俄斯,以及他的哥哥迈肯尼的国王阿伽门农,是希腊英雄中最强大的王室王族。

    两人都是宙斯的儿子坦塔罗斯的后裔,他们是珀罗普斯的孙子、阿特柔斯的儿子。这是一个高贵的家族。

    除了统治亚各斯、斯巴达,希腊的许多君王都是盟友。

    就听着墨涅拉俄斯说:“哥哥,请帮助我,我的妻子海伦,被特洛伊的王子帕里斯抢去了,并且我的王宫也被他血洗了,我要立刻夺回我的妻子,我还要向他复仇,让他们血债血还!”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