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五百二十八章 祭祀
    舰队转向,驶向最近一座岛屿,舰队沉默向着目标而行。

    不久,一座岛屿轮廓出现在了众人视野中,轮廓渐渐变大,是一座无人岛,为了防止搁浅与触礁,舰队绕岛一周,找到一个天然码头停靠上去。

    岛上荒无人烟,鸟兽绝迹,怪石嶙峋,放眼望去,几乎难有绿色植物,并且面积还很小,大概只有1平方公里左右。

    “快,现在立刻准备圣坛材料,在岛上开阔处建造,还有将剩余所有公牛全部带下去。”裴子云命令着。

    一件件圣坛材料被奴隶们搬运下了舰,士兵负责警戒,在随船祭司督促和规划下,一座圣坛很快在岛屿开阔处建立起来。

    临时搭建起来的圣坛呈圆形,用土和石块垒起了台座。

    裴子云穿着白色束腰衣,青铜腰带,腰间挂着一把短剑,脸色严肃下了战舰。

    一群奴隶驱赶剩下八只公牛下了舰船,经过这段时间海上航行,这些公牛掉了一些膘。

    所有士兵和奴隶都在圣坛前列队。

    经过刚刚海神涅柔斯一番不详预言,现在士兵和奴隶们情绪并不稳定,面对神灵的预言,心里惊疑。

    想到此处,裴子云不再犹豫,高声:“各位,刚刚海神涅柔斯告诉了我们一个预言,我的内心都有些惶恐不安,但这个预言最坏的结果是什么?是希腊人带着军队追来,摧毁我们家园特洛伊,以前他们就这样干过一次,且抢去了我们的公主赫西俄涅。”

    “最坏的结果也不过如此,但我们特洛伊已今非昔比,我们抢劫他们时,本来就是为了复仇,为了挽回我们丢失的尊严。”

    “我亲爱的伙伴们,公民们,墨涅拉俄斯带着盟军追来时,你们是否做好了准备,迎头痛击狂妄的希腊人,让他们看看我们特洛伊人的顽强与不屈,让他们也品尝一下失败的滋味。”

    “特洛伊必胜。”裴子云举起了手臂,呐喊着。

    “必胜。”

    “必胜。”

    刚刚在海神涅柔斯不详预言打击下士气似乎又恢复了一点,裴子云看着大家重新点燃希望,焕发斗志,微微点了点头。

    裴子云从奴隶手中接过公牛,将八头公牛驱赶进圣坛,祭司取出罐中清水弹洒祭坛及公牛,并跪着给奥林匹斯山诸神进行祈祷。

    海伦站在人群里有些发抖,似乎觉得冷,听到刚刚神灵预言,她有些担心,生怕帕里斯会将她重新送回墨涅拉俄斯。

    虽帕里斯的一番慷慨激昂的话语重新点燃了士兵的希望,但深知墨涅拉俄斯以及希腊联军强的她,对特洛伊抵挡强大希腊联军,心中并没有底。

    裴子云看出了她的局促不安,上前去牵住了她的手安慰。

    “海伦,别怕,我以前只有一个妻子俄诺涅,但既把你从斯巴达王宫抢来,我就绝不会后悔,更不会把你丢给愤怒的墨涅拉俄斯。”

    剧情里,墨涅拉俄斯举剑想杀海伦,最终原谅海伦了——现在海伦不知道这一点,只是惧怕愤怒的墨涅拉俄斯。

    “我们敬畏诸神和预言,但是我也不是怯弱的人,墨涅拉俄斯追来了,我会狠狠的给他教训。”

    帕里斯的手掌带给了温暖,在他的言语的宽慰下,海伦忐忑心情渐渐平复。

    “帕里斯,有你在这里,我不再害怕。”海伦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轻轻靠在他肩上。

    裴子云思虑再三,决定用音乐让诸神感受自己此刻心情,于是命令奴隶从舰船上搬来竖琴,在祭司进行祈祷时,弹起了竖琴。

    裴子云的琴艺有着大徐的水平,而帕里斯本来就在竖琴和牧笛方面是高手,自完全精通。

    “命运啊,带我去何方?”裴子云弹起的是后世名家之曲“命运”,很应景,很符合他现在的处境。

    冬天狂风暴雨,骑士在冲锋,声音时而高亢,时而低沉,时而降低,时而升高,宛若人生路程。

    音乐缓缓降低,又缓缓上升,循环两遍,似乎面对刀山火海命运,忐忑逡巡,不敢上前,想着逃避。

    命运如此可怖,人似乎不得不低首,可人不能永远低着头活下去,接着音乐的声调直往上冲,虽琴音,但似吹响了战争的号角。

    激烈的旋律中,彼此厮杀,每个人都似乎看见了夕阳似血,战场上满是战士的尸体,接着琴音渐渐的降低,带着浓浓的哀愁悲伤,紧接是晨曦扫过战场,她似乎是个温柔的女子,轻柔的抚摸着倒下士兵的脸颊。

    似乎是阿芙罗狄忒神力,音乐也格外具备魅力,琴音穿过重重阻隔,传入了奥林匹斯山。

    诸神沉浸在美妙的琴音中,它们似乎感受到命运的跌宕,感受到了帕里斯迟疑、不甘、以及奋起。

    “我感到了命运的无常。”宙斯说着。

    “亲爱的,那是凡人的命运,我们才是命运的掌控者。”赫拉对宙斯说。

    “帕里斯的命运已确定,就算有这样才情又能怎样?”雅典娜说着。

    阿波罗本身是音乐之神,他静静听着,感觉到了命运的曲折与坎坷,以及音乐本身的美。

    无人岛士兵和奴隶们倾听着帕里斯王子的音乐,他们虽并无欣赏底蕴的才情,但是这样美妙绝伦的音乐,无论是谁,只要静静的倾听,都会感受到其中的一些韵味。

    战士在琴声中看到了同伴厮杀在了战场,一次又一次冲锋,最后在如血夕阳中,他们永远留在了战场上,微风吹拂,硝烟散去,晨曦洒满大地,和与他们已经无关了。

    有些士兵挂满了泪,感同身受。

    奴隶们在命运中看到了自己可怜身世,同样体会到了命运波折和不公。

    格斯涅闭上了双眼,口中喃喃,似乎附和着命运诗歌,他是最能体会命运无常之人,当初落魄贫穷,现在的显赫富贵,他的命运经历一个大大转折,由低谷而到高峰,曲折而跌宕。

    柯赛丽娅的泪水挂满了脸颊,她的命运也由由幸福到可怕,但她没有逃避,而是顽强的迎接命运的挑战。

    音乐声中,祈祷完祭司一挥手,奴隶们将八头公牛一一进行捆绑,祭司拿刀,用力一刺,“噗”一声,公牛嘶叫着,鲜血泉水一样喷洒出来,流到了圣坛上。

    祭司很熟练给公牛开膛破肚,剔除内脏和骨头,切下牛头,把肉分类,一连宰杀了八头公牛,将所有分好牛肉放在圣坛上。

    才奉上,裴子云的曲子正巧完成,他洗手拿起了金杯,灌满了美酒。

    命运乐声似乎还在耳中回响,裴子云上前,将酒三次倾下,举手祈祷:“伟大的宙斯啊,我的祖先,伟大的赫拉,众神之母,可畏的哈迪斯(Hades),波涛汹涌的波塞东(Poseidon)、大地之盖亚(Gaia)、给予丰收的得墨忒尔(Demeter)、智慧和文明的雅典娜(Athena)、背负弓箭的阿尔忒弥斯、光明璀璨阿波罗……”

    裴子云一一念过奥林匹斯山诸神的名字,说:“人最宝贵的东西就是生命,生命对于我们每个人都只有一次。”

    “我犯下这样罪,我产生了恐惧和动摇,我想逃避一切,带着海伦逃到没有人知道的地方。”

    ”可我终是特洛伊的王子,我是一个武士,我又岂能轻易逃避罪责。”

    “死亡,有的和伊达山一样沉重,有的和树叶一样飘零,我愿意我离开世界,回首往事时,能这样说,我犯下了许多罪,但我没有逃避而羞愧,我要把我的生命和我的力量,都投入到我的赎罪,我的命运中。”

    “诸神啊,我曾向你们祭祀,就如同今日;诸神啊,我曾经歌颂你们,就如同今日;如果你们念及,就请给我勇气,让我坦然的面对命运的挑战吧。”

    随着祈祷,公牛却没有多少神取用,只有着小小的几个。

    “是哈迪斯(Hades)和盖亚(Gaia)取用了,但奥林匹斯山诸神几乎都没有取用。”

    祭司的感觉,使裴子云立刻感觉到了祭祀的效果,心就是一沉。

    虽刚才,裴子云已经并不看好祭祀效果,但是祭祀诸神一来可以看清楚诸神的态度,二来可以让诸神清楚自己的态度——自己还是一如既往的尊敬着奥利匹斯山的诸神。

    这样的话,诸神就不会怀疑他有异心,从而施展雷霆手段,直接出手。

    在即将展开的特洛伊之战中,他可是要在触犯诸神底线边缘跳着死亡之舞,从容收割前来送死的英雄,尽快提高自己实力。

    而要使诸神会一如既往按着“剧本”演下去,首先必须自己是一位虔诚王子,这点非常重要。

    但是就算有这样的心理准备,这结果还是使裴子云心一沉。

    “这祭祀其实是赎罪之祭,但除了代表冥府和大地的神灵,别的没有接受。”

    “刚才一段话,其实采摘着某段名句,感动了许多人,但是很明显,诸神对此无动于衷。”

    “这就是神和人的区别么?”

    “凡人在意和慷慨的句子,或在神看来,只觉得可笑。”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