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子夜鸮 > 第五百二十六章 杀上王宫
    斯巴达·王宫

    就算是斯巴达,为了让海伦过的快活,都有着美丽的宫殿,厚实的宫墙,攀满葡萄藤的廊柱,以及喷泉,几座相对的宫室分布在其中,在以前,海伦寂寞时,会一个个看去,但这时,却没有丝毫的兴趣。

    “王后,您是不是用点蜂蜜?”侍女关心的问着。

    “不,你们出去,让我一个人静一静。”王后海伦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此刻的海伦脸色绯红,呼吸粗重,脑海全是帕里斯王子的身影,她坐在暗红色的羊毛毯上,局促不安揉捏着手指,才坐了一会,又站起来眺望着窗外,似乎在等待着帕里斯王子的到来。

    而在船上,裴子云来回行动,显出内心的焦躁不安,在更深处,只见一片不可侧的空间,一个小殿,以及三根廊柱中,弥漫着一片粉红,但这些粉红,却逐渐被控制。

    空间第一次遇到这种力量,所以转化的非常慢,但还是丝丝转化成某种熟悉的雾气,整个粉红有慢慢减少的趋势。

    “我能感觉到空间在压制着阿芙罗狄忒的爱情之箭力量,并且将这股力量慢慢的转化成了我的力量。”

    “大徐的道君位格,也在徐徐消化和压制它。”

    “相信用不了多久,这股力量会彻底被我转化,但现在诸神都在监视我,我根本没有时间等着它完全转化。”

    “海伦估计已经彻底沦陷,我如果不是有着压制,说不定也立刻着了道。”

    裴子云在船上来回踱着步又思考了一些事,发现并无太好对策。

    “不过,现在也差不多了,再坚持下去,诸神就要怀疑了。”裴子云明显感觉到这些诸神的目光一刻不曾从自己身上挪开,一直盯着他中箭后的反应。

    到现在为止,还可以说和俄诺涅相爱,且意志力坚定,但再坚持下去,就不是意志力的问题了。

    当下,不再犹豫,穿戴整齐,走出了房间,说:“来人,我们去拜访斯巴达的王宫。”

    仆人听到赶紧下去安排,裴子云乘了车往斯巴达王宫而去。

    奥林匹斯山

    赫尔墨斯看到帕里斯前往斯巴达王宫,不由微微一笑:“阿芙罗狄忒的神箭又岂是帕里斯可以轻易抵挡。”

    诸神不由露出会心笑容,本来帕里斯中了阿芙罗狄忒的箭,还能回到船上,诸神都露出了惊讶的神色,但时间不长,帕里斯就抵挡不了神箭之威,自动往王宫而去。

    马车飞驰,车中的裴子云眼中一片清明,此刻正在转化阿芙罗狄忒的神箭的力量,也幸亏阿芙罗狄忒的箭,本来就是迅速把力量扩散到全身,而等着力量消耗完,就是人清醒之时——这时间因人而异。

    “帕里斯王子,王宫到了。”仆人提醒。

    裴子云走出了车,他又稍放开了一点压制,脸色潮红,抬首望去,只见斯巴达王宫由连绵的建筑群构建而成。

    穿过巨型的拱形大门,进入到一个小型广场,由广场在往前,会许多台阶,拾级而上,穿过宫门,才算真正的进入了王宫的内部。

    在王后海伦仆人带领下,裴子云不久就抵达了王后的小客厅外面。

    “帕里斯王子,王后正在小客厅等候,我就领您到此了。”仆人躬身告退。

    裴子云一步步朝着小客厅走去,还未到小客厅门口,王后海伦已到了门口,她此刻望着帕里斯的眸子里满是柔情蜜意,一双眼睛仿佛都能滴出水来。

    一旁伺候侍女都已经看出王后海伦对帕里斯王子的深深爱意,侍女不敢多看,忙把头低垂了下来。

    裴子云笑的看着出来的海伦,配着潮红脸颊,任谁都能看出,帕里斯王子对王后海伦也动了情意。

    “亲爱的帕里斯,你总算来了。”海伦羞怯的说着。

    “哦,海伦王后,对您深深的爱意,让我对您一直念念不忘。”裴子云说着。

    “是吗,帕里斯?”海伦说着,拉着裴子云的手就走进了小客厅。

    裴子云此刻的眼睛里燃烧着激情的火焰,他从小客厅内拿了竖琴,欢快的弹奏了起来。

    琴音忽高忽低,忽缓忽急,一首美妙的琴音弹奏出来,海伦已经是迷醉的不能自制。

    裴子云本来就弹得一首好琴,此刻在爱情之箭作用之下,琴音更是带着靡靡之音,每一声似乎都挑动着心弦。

    王后海伦只听了半截,就喝退了小客厅内侍女,望着帕里斯。

    裴子云也同样凝望着她,就这样两个人越来越近,突拥抱到了一起,瞬间就滚在了羊毛毯上。

    王后的小客厅内满屋春色,粗重喘息声以及高亢呼喊声混在了一起。

    小客厅外侍女听的面红耳赤,她偷偷在门口偷看,心中想着是不是应该把这个情况报告给国王墨涅拉俄斯。

    帕里斯和王后海伦一番激情的云雨,渐渐相拥着躺在了羊毛毯上。

    “帕里斯,你会带我离开吗?”海伦俄手指抚摸着帕里斯的胸口问着。

    “当然,海伦,今晚我就接你离开。”裴子云斩钉截铁的说着。

    诸神既已出手,带走海伦势在必行,自己暂时可不能违背诸神意志,那样结果是会被诸神轰杀成渣。

    两人又继续温存了一阵,裴子云提出了告辞。

    虽心中万分不舍,但海伦还是同意了帕里斯的暂时的告别。

    裴子云离开王宫,只觉得心中粉红之火是越来越旺:“正常情况,一旦云雨,激情会缓和许多,但是现在却相反。”

    “我和海伦的情绪反而高涨,这是促使我赶快作出抢劫海伦的动作?”

    “既这样,自己今晚就必须用武力将海伦抢出来,也让诸神看看自己的武力。”裴子云暗暗想着,很快就回到了码头,紧急集合士兵和奴隶,他看着眼前身穿皮甲士兵,进行了最后的战前训话。

    “各位,当初希腊人毁灭了我们的家园特洛伊,抢走了我们的公主赫西俄涅,而安忒纳沃斯去向希腊人赎回公主赫西俄涅时,却被狂妄希腊人赶了回去。”

    “我们的尊严受到了践踏,狂妄的希腊人并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今天我们是为了复仇而来,我们要让狂妄的希腊人明白,今天的特洛伊已经不是当初那个特洛伊了,今天的特洛伊勇士也更勇猛,我们要完成我们的复仇。”

    “我们还要做出希腊人对我们做出的事情,我们今天就把他们漂亮王后给抢回我们特洛伊去,让狂妄的希腊人也品尝一下尊严被践踏的滋味。”

    “特洛伊必胜!”

    裴子云高喊着,这些话听起来是有理有据,慷慨激昂,实际上全部是扯谈,抢劫了赫西俄涅的是赫拉克勒斯、珀琉斯、忒拉蒙和俄琉斯。

    要报复也得去报复以上几人或几人的城邦,和斯巴达或者墨涅拉俄斯有什么关系呢?

    就算偷换概念,把这一切总称希腊人,也说不过去,但就是这样的话,在此时,却完全调动了士兵们同仇敌忾的情绪。

    “必胜。”

    “必胜。”

    士兵们疯狂呼喊着,此刻他们恨不得追随帕里斯王子将希腊人彻底踩在脚下。

    “出发。”裴子云下达了出发的命令,队伍迈着整齐的步伐向斯巴达王宫行去。

    奥利匹斯山

    诸神看着帕里斯率领军队朝着斯巴达王宫而去,纷纷都举杯庆贺。

    赫尔墨斯说:“帕里斯最终还是屈服给了命运,阿芙罗狄忒,这次你的神箭居功至伟。”

    阿芙罗狄忒微笑:“我说了会赐给帕里斯更浓烈的爱意。”

    斯巴达王宫

    “帕里斯王子将会怎么样接走我?”王宫内,海伦坐立不安的想着。

    经过了一次和帕里斯王子的云雨,海伦更把丈夫墨涅拉俄斯彻底的忘得干干净净,脑海里现在只有着王子的身影和帕里斯温暖的怀抱。

    王后心神不定徘徊着,虽已入夜,但是不能睡着,就在这时,海伦突然听到王宫外面有喊杀声传来。

    侍女慌张的跑了进来,急促的说:“王后,不好了,帕里斯王子率领军队杀进王宫来了。”

    海伦脸色一白,没想到帕里斯以这样方式接她出去,不过转瞬又变得潮红,出现一丝喜意。

    海伦走出小客厅,站到高处往外面看去,只见通往宫殿台阶上,斯巴达的战士正愤怒的拦截着帕里斯的军队的进攻。

    一位斯巴达的战士朝攻上来的帕里斯扑了过去,但面对着全副武装的帕里斯王子,瞬间被杀。

    此刻,帕里斯王子就似乎一个战神,所有阻挡在他眼前的斯巴达的战士都被他砍杀当场。

    一位百夫长的斯巴达勇士此刻异常愤怒看着裴子云,他说:“帕里斯王子,想不到我们对你以贵客相待,你却恩将仇报,国王回来了是不会放过你,整个希腊都不会放过你。”

    裴子云冷笑:“不会放过我?那叫墨涅拉俄斯尽管过来,当初你们希腊人毁灭特洛伊,抢走我们公主赫西俄涅的时,就应该想到会有今日。”

    百夫长怒吼着从阶梯上冲向裴子云,还没靠近,一根长矛就狠狠的刺向了裴子云的胸膛。

    “不自量力。”裴子云笑着。

    微微闪身让开了长矛,长剑一过,冲来的百夫长瞬间定格在了原地,一抹血线从那大将的脖颈处喷薄了出来。

    “砰。”百夫长的身体栽倒在了地上,特洛伊战士传来了一阵欢呼。

    “必胜。”

    “必胜。”

    欢呼声如同巨大浪潮,冲向王宫深处,海伦从高处目睹了这一切,她生长在了斯巴达很久,本来会产生同情,厌恶的情绪,但是此时,她完全被帕里斯战神一样的身影深深吸引。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