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五百二十五章 爱情之箭
    “帕里斯王子,就要到斯巴达了。”一位船长汇报。

    “嗯,把我们公牛准备好,等下船后,我还得去献祭诸神。”裴子云说着。

    “好的,帕里斯王子。”船长答应着退了。

    “格斯涅,你到斯巴达,继续买卖货物,且结识当地的游吟诗人,不要怕花钱,这次给我多联络些人。”

    “帕里斯王子,我一定会。”格斯涅恭敬回答。

    “柯赛丽娅,货物以及进出开支文书继续记好,且这次要给以前游吟诗人寄出礼物了,让他们以我为题材写诗歌,写得越多越好,传播越广泛越好。”裴子云说着。

    “好的,帕里斯王子。”柯赛丽娅说着。

    既现在已图穷匕见,明白了诸神的底线,他就不会客气,该快速提升声望,还要尽力去实施,不藏着掖着。

    “力量增长是死,声望增长是死,得罪赫拉还是死。”裴子云暗想着:“那我就当宙斯剪除希腊英雄的棋子,大BOSS。”

    “反可以活到最后,遇到危险也有诸神保佑。”

    “当然,大BOSS最后必须死,可我有梅花这个系统,到底死不死,嘿嘿,还得走着瞧!”

    斯巴达

    斯巴达位于希腊半岛南部的拉哥尼亚平原,拉哥尼亚三面环山,中间有一块小平原,扼守着泰格特斯山脉。

    整个斯巴达都是以严苛的纪律而闻名。

    而国王墨涅拉俄斯就是这么一位严酷者,在他的统治下,斯巴达变得日益强大。

    但国王墨涅拉俄斯此刻痛苦万分,他深爱着王后海伦,但是远方的战火却让他不得不亲自率领着舰队出海对抗。

    在裴子云还未到达斯巴达的码头的时,斯巴达国王墨涅拉俄斯已向王后海伦提出了告别。

    “海伦,我亲爱的王后,这次真的是亏欠你了,但远方的事情,却使我不得不率领舰队出海,等我回来,我会弥补你。”斯巴达国王墨涅拉俄斯深情的说着。

    说完,国王墨涅拉俄斯也不待王后海伦回话,直接登上了战舰率领着舰队就出海去了。

    “哎,粗鲁而不解风情的墨涅拉俄斯。”码头海伦送别了丈夫,见着舰队云集而去,苦闷的说着。

    墨涅拉俄斯的离开,使海伦无所事事,回到宫殿逗着还躺在摇篮里的婴儿赫尔弥俄涅,心中沉思着。

    “我的父亲(养父),为什么选择了墨涅拉俄斯呐?”

    就在这时,一个侍女跑进来汇报:“王后,据说一位外国王子来到了斯巴达,此刻正在城外的阿尔忒弥斯神庙献祭。”

    “哦,这是哪一个国家的王子?”王后海伦问着。

    “王后,据说是特洛伊王国的王子,看见的人,都说长的英俊,比当年伊阿宋还英俊。”侍女回答着。

    海伦一下子起了好奇心,想见识下这位特洛伊的王子,话说海伦的性格,如果在雅典,或者别的任何城邦,都比在斯巴达好多了。

    对海伦来说,严格、肃杀的斯巴达,以及同样粗鲁的墨涅拉俄斯,实在让她感觉不到爱情。

    海伦就吩咐的说着:“给我备车,我也去城外的阿尔忒弥斯神庙祈祷散心。”

    严格说,墨涅拉俄斯虽然是国王,其实是女婿,这一声命令,立刻有侍女和士兵执行了。

    只是一路上,王后海伦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心绪不宁。

    “可能是墨涅拉俄斯刚刚远离,自己并不习惯。”她暗暗想着,怀着忐忑的心情,好奇心作祟的海伦刚下马车就去了神庙里,正好看见裴子云在给阿尔忒弥斯献祭。

    她从后面看着一个男子给阿尔忒弥斯献祭,接着举手进行祈祷,就一直好奇的盯着。

    女神使帕里斯英俊过人,海伦第一眼看见帕里斯时,顿时一呆,眼前的王子与其说是青年,不如说是少年,但并无半点青涩气。

    身形略有点单薄,黑发黑眸,身着简单白色束腰衣,腰上佩着青铜腰带,奇异的是,一种难以描述的英气,充满着身心,使人不由仰看,为之心折。

    而是裴子云回过首去,看见的是一个年轻的王后,女神使她光彩耀人,几乎使自己一瞬间,以为看见的是阿芙罗狄忒(Aphrodite)本人!

    相对来说,俄诺涅和卡珊德拉(公主)就逊色了些,难怪许多英雄为她着迷,裴子云也觉得海伦漂亮。

    虽裴子云没有问过海伦的身份,但第一眼看到她时,他就知道这个女人就是斯巴达王国的王后海伦,也是这个女人,让帕里斯走向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简直是阿芙罗狄忒的化身。”裴子云想着。

    不过海伦虽美丽,但裴子云还不至于过于失态,他很快察觉到海伦身上异样,她身上有着一圈看不见的光晕不断散发着使人沉醉的气息。

    “这是神恩?还是她自带的魅惑光环?或者二者都有,原本她就有,但是女神临时加强了它?”裴子云暗想着。

    两人都一时没有说话,紧紧相互凝视了一会,裴子云似乎要再说些,但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微笑着:“美丽的女士,请问您是斯巴达王后海伦?”

    海伦暗暗诧异,自己并没有说明身份,他是怎么知道呢?

    “你是怎么知道我的身份?”海伦盯着帕里斯英俊的脸庞轻声说着。

    “早就听说斯巴达有一位美丽王后,而我现在看到王后就知道,这样美丽的女士,一定就是您了。”裴子云笑着。

    “我是海伦——您叫什么名字?”海伦问着。

    “帕里斯,来自特洛伊王国。”裴子云说着。

    “帕里斯王子,欢迎您来到斯巴达,有机会可以来王宫做客。”海伦说着。

    “我会的。”说完,裴子云提出了告辞,虽知道这位就是酿成特洛伊之战导火索,但那是诸神操纵的结果,没有海伦,还会有别的女子替代。

    奥林匹斯山的诸神此刻都关注帕里斯和海伦见面的进展,虽这里是阿尔忒弥斯的神庙,但经过阿尔忒弥斯本人许可,奥林匹斯山诸神还是可以清晰看到神庙中的场景。

    “海伦和帕里斯虽有着感觉,但作用似乎不大。”诸神眼中,帕里斯和海伦只是闲聊几句,并没有一见就擦出爱情的火花,或者说,两个理智的人,都会是这样结果。

    “看样子还是得促进下,让帕里斯和海伦尽快走到一起。”诸神心里都产生了这个念头。

    “帕里斯的心志很坚定,也许他和俄诺涅的确相爱。”赫尔墨斯看着帕里斯的表现说着。

    “哼,相爱又如何,最终还不是要做出背叛俄诺涅的事情?”赫拉说着。

    阿波罗盯着空中的云气,没有说话。

    赫尔墨斯转首看着阿芙罗狄忒(Aphrodite),说着:“看你了。”

    阿芙罗狄忒点了点头,打开手掌,原本空无一物掌心中缓缓生出二支箭,这箭很短小,但整个材料却是晦暗又粉红带着一丝腥甜的浓香。

    “这就是爱情!”阿芙罗狄忒(Aphrodite)赞叹着,小心翼翼说着:“就连我都得小心,不要被箭划伤了,这是我所采摘到最久远真挚的爱情,我丝毫不怀疑,哪怕再微小一个伤口,也足以它吞噬掉身心。”

    “就拿它来弥补这位英雄吧!”说着,她拿起了弓箭,弯弓搭箭瞄准了帕里斯和海伦。

    “咻。”

    一射两箭,箭从奥林匹斯山飞出去,穿过层层空间,越过重重阻碍,瞬息就洞穿了海伦和裴子云的胸口。

    这箭是爱情之箭,中者将从此深爱着又一个中箭者,无法自拔。

    裴子云若有所觉,才抬首,射向他的箭已近在咫尺,这还可以避开一部分,但他立刻感觉到了阿芙罗狄忒(Aphrodite)的气息。

    诸神都在关注着一举一动,不能露出破绽,这是阿芙罗狄忒的爱情之箭射了出来。

    海伦只感觉心口一阵刺痛,不时深深吸着气,中了爱情之箭的她,本想离开,但这时,深深凝视着帕里斯的身影,眼中充满了柔情蜜意,丈夫墨涅拉俄斯的身影迅速的淡去。

    此刻斯巴达王后海伦的眼中只有帕里斯,她的心中充满了甜蜜的痛苦,脸上羞的绯红。

    而几乎同时,裴子云只觉心一疼,眼前的王后特别漂亮,吸引着他的目光,自己整个身心,充满了那种可怕的,几乎不可压制的诱惑和冲动。

    “似乎立刻要把她抢劫到船上,不顾一切占领她。”

    “这真是可怕的东西,据说当年阿波罗(Apollo)也曾中了这箭,导致着追逐无望的达芙妮,导致达芙妮变成了月桂树。”

    裴子云垂首,微笑,长身而起,不顾王后海伦的眼神,转身回到船上。

    看着的诸神面面相觑,阿芙罗狄忒(Aphrodite)笑着:“爱情是快速的,也是致命的,放心,再伟大的英雄,也撑不了多少时间。”

    “再说,我们不能让海伦和帕里斯,就在阿尔忒弥斯神庙里相爱,玷污了阿尔忒弥斯的圣洁吧!”

    阿尔忒弥斯(Artemis)是处女神,的确不能把效力立刻发挥到最大,使他们在神庙里就相爱,诸神点了点首——这理由很充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