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五百二十一章 赎金
    雅典城

    城中的一座酒馆,格斯涅正和几位游吟诗人喝酒。

    桌上摆了无花果、点心、美酒,游吟诗人有的蒙受着阿波罗(apollo)的恩惠而具备才能,成为了贵族和国王的座上宾。

    但有的潦倒在街上卖艺,格斯涅受到了帕里斯王子的指示,并不需要找那些有名声的人,故这几个都很潦倒,大家都吃着桌上美食,喝着手里的美酒。

    一位蓄着山羊胡子的游吟诗人开口:“格斯涅,非常感谢您的款待,想不到你跟着帕里斯王子,变得这样的慷慨。”

    一位老头打着酒嗝,醉醺醺说:“格斯涅,我认识你时,你都跟我一样,没想到你不写诗了,变得这么富裕,还是跟着帕里斯王子好。”

    格斯涅看着面前几个游吟诗人,内心感慨,同时又一股自豪感而生,不过一个脸型略微消瘦,且一直没有开口游吟诗人,颇不以为然,说:“格斯涅,你攀上了帕里斯王子是好,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万一哪天帕里斯王子失势了,你到时会比我们惨多了。”

    格斯涅听到这话,脸色一变,而周围两个也很尴尬,为避免格斯涅动怒,赶紧让格斯涅继续说王子的事迹。

    就在这时,远处有喧嚣传来,有人大声:“熊人,熊人。”

    几位游吟诗人还以为熊人入城,当即吓得跳了起来。小心翼翼仔细看去,才发现不是熊人入城,松了一口气。

    裴子云此刻站在一辆布满花环战车上,面露微笑,朝周围的人群挥手致意,而城中的人个个欢呼,庆祝熊人的人头运到了雅典城中。

    “帕里斯。”

    “帕里斯。”

    人群传来了阵阵呐喊,大家都敬佩帕里斯王子能斩杀熊人。

    “帕里斯王子怎就杀了熊人,他昨天才进山吧?”几个游吟诗人瞪大眼,似乎不敢相信帕里斯王子能这么快凯旋而归。

    “看样子没有错,你看,国王都来迎接帕里斯王子。”

    只见国王梅纳斯透斯在街道上迎接,背后带着卫队,高兴朝着帕里斯说:“帕里斯王子,你可真勇猛啊,这么快就带着熊人的头颅凯旋归来。”

    “这都是诸神的庇佑,我才能迅速完成这次任务。”裴子云说着。

    国王梅纳斯透斯给了裴子云一个拥抱,在民众好奇的目光中,并没有回王宫,而是转向了宙斯神庙。

    宙斯神庙

    神庙位于雅典卫城东南面,依里索斯河畔一处广阔平地正中央,整个神庙四周环绕翠谷和清冽溪水,景境幽雅,不远处更有一座密林,绿意浓郁,林中小径更是花木扶疏,争奇斗妍,美不胜收。

    裴子云在国王梅纳斯透斯带领下,乘着战车很快抵达了宙斯神庙外面。

    神庙为矩形,长108米,宽41米,整座建筑坐落在一座完整的地基之上。神庙由104根圆柱形大理石柱支撑而起,每根大理石柱更是达到惊人的18米。

    神庙的祭司早早就在门口等候,领着国王梅纳斯透斯和裴子云一起走进神庙的大门。

    神庙有四座巨大拱门,每座拱门高15米,宽8米。

    走进拱门,抬眼望去是一座矩形穹顶,穹顶上刻满与诸神相关彩色壁画,而神庙四周墙壁上,浮雕惟妙惟肖,尽情展现着诸神的风采。

    祭司一路沉默,似乎没打算介绍神庙神异,仆人牵着两头公牛,捧着熊头和黄金亦步亦趋跟随在后面。

    穿过神庙回廊,一座任何神灵祭坛还要大上几倍祭坛在三人眼前,祭坛中央是一座宙斯的神像,神像高达12米。

    三人刚走到神像前站好,裴子云就感觉到一道目光注视过来。

    “是宙斯。”裴子云暗想。

    仆人牵来两头公牛,交给了祭司。

    几位助手查看了一下很是满意,给两只公牛带上花环,送上祭坛,祭司清水弹洒祭坛和公牛,进行祷告,在助手努力下,不大一会,两只公牛宰杀完毕,祭司很熟练切下牛头,把肉分类。

    接着,裴子云又亲自取熊头,以及一块重达200克金砖放到祭坛上,举手祈祷:“伟大而足智多谋的众神之王啊,蒙你庇佑,我得以斩杀熊人,这一切荣耀都归于你,愿你接受我的祭祀。”

    这次,黄金和熊头都消失不见,显是神灵取用了,但是牛肉只少了一点点。

    祭司此刻露出了笑容,对裴子云说:“帕里斯王子,神灵很满意您的熊头和黄金。”

    国王梅纳斯透斯陪同观看祭礼的全过程,牛肉没有少,这不出奇,或是伟大的宙斯,曾经变化过公牛的原因。

    但熊头和黄金消失,显示神灵还是很满意帕里斯王子,这样自己还是可以一如既往的保持和帕里斯王子的相当友谊。

    两人出了神庙,裴子云就向国王梅纳斯透斯正式提出告辞,国王有点遗憾的说着:“帕里斯王子,你会获得我的友谊。”

    说着,叫仆人送上剩下的十八头公牛。

    裴子云目送着国王梅纳斯透斯远去,心里想着这次祭祀,宙斯神庙发生的事,心中惊疑不定。

    仆人们赶着十八只公牛,宙斯神庙一路穿街过巷,一只公牛在古希腊时价值很大,而十八只公牛则是价值巨额的财产。

    公牛经过城里时,人们纷纷议论。

    “看,这就是国王梅纳斯透斯送给帕里斯王子的公牛。”

    “这些公牛是帕里斯王子消灭熊人,国王给他的报酬。”

    “帕里斯王子真英勇善战,而且尊敬神灵。”

    城里的公民,赶来观看十八只公牛的风采,似乎这些公牛都是他们挣到一样,而公牛们也配合,顺着道路一路走到了港口,在仆人努力下,赶上了船。

    这时有车缓缓靠近了港口,从车子里,有人送来了一小箱。

    裴子云嘱咐仆人把箱子运到船舱,打开一看,才发现是青铜、黄金,黄金有500克,这可是很大的数目。

    裴子云看着,微笑说着:“阿卡玛斯还很识趣,这样我两次祭神的费用就都有了。”

    这事就这样了结,只要阿卡玛斯不找自己的麻烦,自己也不去再找茬。

    “格斯涅,城中游吟诗人联系如何了?”裴子云问着格斯涅。

    “帕里斯王子,城中的游吟诗人我都接触了一遍,其中有几个还是我当初朋友,除少数倔强,别人都纷纷的愿意接近高贵的帕里斯王子。”格斯涅说着。

    “嗯嗯,你做的很好,接下来去下个目的地,这事你也要抓紧,还有我们船上的货物可得装满。”裴子云说着,旅行就是经商,要不就算有国库的黄金,自己也撑不住。

    “明白,帕里斯王子。”格斯涅躬身。

    “柯赛丽娅,你的事如何了?”裴子云问着。

    “帕里斯王子,我对此次的货物出入和开支都详细的记好文书,已放在了您的桌子上,而格涅斯大人接触的游吟诗人我也记录了名单,名单同样已经放在了您的桌子上了。”柯赛丽娅说着。

    “嗯,你也做的很好。”裴子云夸奖着,又招来船长,指挥:“等下就,立刻去提洛斯岛和塞浦路斯。”

    “趁现在公牛还长膘,我们赶快去,等掉膘了就不好了。”

    “知道了,帕里斯王子。”船长回答。

    只是片刻,吆喝声,上帆声,划浆声都忙碌起来,而有人仔细打量着战舰,只见这些战舰,个个带着长长青铜撞角,体型狭长,有着三层。

    警卫士兵在上下忙碌着,一切秩序了然,片刻,战舰徐徐出海。

    见着舰队远去,角落里阿卡玛斯满脸怒气,得摩丰却劝说:“哥哥,这次,还是帕里斯王子手下留情了,因是您先去刺杀他,他完全可以把您留下,且他如果把您和别的尸体交给国王梅纳斯透斯的话,国王不会放过这个打击我们的机会,而且国王给的报酬会更高。”

    “而且诸神在上,这些士兵……”得摩丰指了指远处的战舰:“刚才我数了,每舰有五十个战士,七条船就是三百五十个战士。”

    “一个普通的城邦动员起来,也就是这个数字!”得摩丰严肃说着:“哥哥,您以后还是不要和帕里斯王子作对,您不是他的对手。”

    得摩丰耐心劝解。

    这不说还好,一说,阿卡玛斯非常愤怒:“帕里斯根本不敢面对面打斗,竟然还战场上洒沙,还有,如果不是因为你这个胆小鬼没有参加,要是你能够帮助我们的话,我就不会输这么惨。”

    说着,转身就离开。

    得摩丰摇首,沉思良久:“帕里斯王子,看不透啊!”

    抵达雅典,不是第一站了,沿途都有传闻过来,虽也有些贬低,但是大体上是正面,热情,善音乐,武勇也不错。

    而且还懂规矩,哪个王子不全拥后呼,但帕里斯王子入城时,把所有战士全部留在海港处,还给钱购买粮食和水,自己带入城中的,不过十个奴隶。

    这也是为什么沿途的国王都愿意热情接待的原因。

    “帕里斯王子,应该是我们的朋友,而不是敌人,这样我们夺回雅典把握又大了不少,可惜给卤莽的阿卡玛斯破坏了。”此时得摩丰还不知道马上进行的特洛伊之战,也许有人闻到了风声,但那是人类的高层。

    失去了王位的忒修斯的儿子们还不知道这个,心里只觉得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