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五百二十章 新廊柱
    长矛寒光直刺,阿卡玛斯心中大喜:“熊人虽不是美杜莎,凡人哪怕只看她一眼,也会立刻变成毫无生气的一块大石,但也有相似的喷息。”

    “现在,就可杀了他!”

    虽说这样,五根长矛,还是毫不留情的落下。

    这五人正是阿卡玛斯带的人,自裴子云出了住宿区,他们就一路尾随。

    由于裴子云一路上不断派出士兵和奴隶搜寻熊人下落,特别是进了山后,这些派出去的人更搜索范围扩大,他们一开始到也不敢靠的太近。

    阿卡玛斯一直在寻找机会刺杀裴子云,但一直到他们擒下熊人都没有找到这样合适的机会。

    终于现在熊人给阿卡玛斯创造这样千载难逢机会,自毫不迟疑抓住了。

    “配合默契啊!”

    “果引出来了。”就在这时,似乎麻痹时间已经过了,裴子云就地一滚,就在高处滚了下去。

    奴隶们手忙脚乱,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样办,而五人却毫不迟疑扑下,速度非常快,这五人都是久经考验的战士,特别是阿卡玛斯,也是希腊的英雄。

    五人手持长矛,再次刺向了裴子云,裴子云身形继续前冲,手中长剑一点,只听“叮当”两声,二根长矛拨开。

    阿卡玛斯在长矛拨开瞬间,双手一动,长矛划过一个圆弧,用力一压,再次刺向了裴子云的后背。

    裴子云一跃而起,一脚点在一块巨石上,人顺着这力道弹起,而这时,别人再次追了上去。

    又几根长矛连连刺向裴子云,一眼看去,只见着五人如狼似虎的扑了上去,看着帕里斯只是奔逃,以为也不过如此。

    双方一来一回,或战后退,杀成一团,转眼已脱离了道路一大截。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刺杀我?”裴子云问着刺客身份,虽他已知道了这些人是谁。

    五人形成默契,并无人回答这个问题,只是刺杀更是凶狠。

    “宙斯目光跟过来了,都集中到我和阿卡玛斯身上了。”裴子云心中暗喜,更是向丛林逃去,速度越来越快。

    “帕里斯王子是属兔子?跑的这样快,快杀了他,不能放他离开。”

    都照过面了,回雅典城一说,国王梅纳斯透斯立刻知道是谁,阿卡玛斯见裴子云越逃越远,终忍耐不住,嘶哑的说着。

    前面打斗,奄奄一息熊人终于咽下最后一口气,一只熊人的灵魂浮出,受冥土的牵引沉下,一闪消失了。

    这些根本没有人发现,因一开始大家都以为熊人已死去。

    “成了!”裴子云感觉到熊人灵魂消失,观看自己目光没有偏移,暗舒了一口气,这打斗来太及时,平生第一次有了感谢刺客的想法。

    不过,这个整个过程简直走钢丝,稍微不留神就可能前功尽弃。但自己为了进步,却不得不这样。

    在自己到达斯巴达前,必须让自己寻找怪兽猎杀,风险是有,但收益也很大,这次自己又赌对了,在宙斯的眼皮下,把熊人灵魂给收走。

    眼下威胁已去,当下毫不留情,本来继续向前冲的身影,突一伏一折,后面一人冲的停不住脚,剑光一闪,这人脖子切开大半,惨叫和血浆喷出,翻滚跌了下去,接着裴子云再一扑,已拿到了这人的长矛,反手一掷。

    “噗”接着又是惨叫一声,冲过的人身中长矛,直穿了过去,前后透心凉。

    “帕里斯!”阿卡玛斯终于忍耐不住,叫出了名字,挥矛刺去。

    “哼,你们这群刺客,终于暴露底细了,说,你们是谁?”裴子云身一闪,避开了阿卡玛斯,向着一人冲去。

    “呜!”这人也是战士,蓄力而待,但没有想到的是,裴子云一躬身,趁着风抓着一把沙一扬。

    沙泥飞溅,这人下意识举臂一挡,长剑疾划而至。

    “噗”长剑破入人体的声音,听起来永远令人毛骨悚然而又兴奋莫明。

    当剩余的二人一左一右包抄而至时,正好看见他们朋友缓缓滑落,怒睁着双眼中充满了浓浓的不甘与绝望。

    “不!”

    “你这卑鄙的人,不配当英雄。”

    “五人暗算一个,就是英雄?”裴子云面无表情说着,就在这时,奴隶都已经赶了过来。

    “你们杀掉那个,这个留给我。”裴子云命令,阿卡玛斯又气又恼,从没有料到帕里斯王子这样难缠,一声大喝,再次朝裴子云扑上去。

    五个人都不是对手,何况眼下只剩一人,阿卡玛斯连连攻击,都被裴子云轻松的化解过去。

    此时阿卡玛斯眼中,帕里斯王子抱着猫捉老鼠神态嘲笑着自己,感觉尊严受到了严重侵犯,怒吼一声,红着眼睛就继续裴子云刺了上去,似乎有咬裴子云一口的冲动。

    裴子云微微一笑,一个闪身,右脚微微一抬,阿卡玛斯一绊,一个跟头就栽了出去。

    因冲的太猛,阿卡玛斯在地上翻了几个跟头,才止住势停了下来。

    就在这时,只听一声惨叫,裴子云回首一看,地上躺着二个奴隶的尸体,而四五根长矛直刺入一人身体,这人满口是血,沉重跌下。

    为了验证心中猜测,裴子云从地上挑起一根长矛,顺手就朝才爬出的阿卡玛斯掷了过去。

    本来计算的是命中的长矛,但靠近一点时偏了过去,只是擦伤了。

    裴子云立刻知道暂时杀不了阿卡玛斯,诸神不喜欢英雄在特洛伊之战前就折损,但越想越生气,裴子云朝阿卡玛斯走了过去,不过没有拿剑,对他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果然这样,并不会受到阻止。

    阿卡玛斯被打的鼻青脸肿,哀嚎不止,裴子云住了手,长剑对着阿卡玛斯说:“你是谁?”

    见阿卡玛斯眼珠滴溜溜的乱转,知道他想撒谎,裴子云摇头,指着地上物品说着:“武士,长矛,短盾,盔甲,这些都不是随便哪个人都有。”

    “我说,我是城中的贵族派我来刺杀你,至于他们为什么刺杀你,我真的不知道。”

    阿卡玛斯“一脸真诚”说着,如果裴子云不是事先知道是他,还真可能被他暂时骗过去了。

    “你在说谎,不过没有关系,等下我拖着这四具尸体,以及你进城,我保证城里有人能认出你。”裴子云冰冷冷的说着。

    阿卡玛斯被他说破,知道再不说,帕里斯王子说不定还真会这样做,而自己等几个人的相貌并不是秘密,那样的话,立刻全城的人都知道了,这后果是自己难以承担。

    忒修斯在雅典,有许多人不满,逼使忒修斯离开,但也有人同情他,要不历史上德摩丰怎么可能夺取雅典的王位,但是如果出了这事,国王梅纳斯透斯就可趁机抹黑——帕里斯王子为了雅典斩杀怪兽,而忒修斯的儿子却去刺杀!

    这一下就可把忒修斯留下的遗产打掉一半,想到这里,阿卡玛斯心中后悔,索性心一横,说着:“我是忒修斯的儿子阿卡玛斯,你杀了我吧!”

    “忒修斯的儿子?”裴子云故意露出惊讶,似乎这才知道:“但是你我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杀我?”

    阿卡玛斯一时无言,他总不能说因你要杀怪兽,阻碍了我谋取梅纳斯透斯的王位吧。

    这样说的话,他可难保裴子云不会拿自己去梅纳斯透斯去邀功。

    见着阿卡玛斯一时说不出话,裴子云把剑收起来,说:“看在你的父亲,伟大的忒修斯的份上,我给你两条路。”

    阿卡玛斯听到裴子云说要给两条路选择时,心里一松又是一沉,满是酸涩,到了现在,自己等人还依靠着忒修斯的名声。

    “第一,我带你去雅典,我相信国王会对一个刺杀王子的忒修斯的儿子非常感兴趣。”

    听了这话,阿卡玛斯内心一凉。

    “第二,就是我放你离开,你还可以带着你的朋友和部下的尸体一起,但是你得对着神灵发誓,自己会送上赎金。”裴子云说着。

    选择第一条是不可能,他怎么不会让自己落入梅纳斯透斯手中,阿卡玛斯毫无疑问选择了第二条。

    只见阿卡玛斯跪在地上,双手高高托举,口中说:“尊敬的众神之神宙斯啊,您的子民阿卡玛斯在此向您起誓,将向帕里斯王子交还赎金,若违誓言,希望您惩罚于我。”

    “既你已经向神灵发誓了,你就可以带着你的朋友和部下离开。”裴子云说着,收回了剑,心里还是有点可惜。

    “杀掉一个英雄,想必和怪兽一样,甚至可能更强些。”裴子云让奴隶砍下了熊人头颅,整理好队伍直接出山。

    看着帕里斯王子渐渐远去,阿卡玛斯喊着:“你就不怕我不给吗?”

    “只要你不怕神罚。”裴子云回应,相对黄金,其实他更希望阿卡玛斯违背誓言,让自己看看神灵会怎么惩罚。

    出了山林,裴子云骑上马匹,意识渐渐沉入了空间。

    只见在幽暗空间上空,一个小小殿堂正静静漂浮,整个空间又扩大了一点点,虽很微小,但还是感觉到了。

    小殿一侧,原本两根廊柱中,又出现了一根新的廊柱,而新廊柱下,一个熊人的铁雕像正栩栩如生伫立着,此刻正有一丝丝雾气从雕像中渗出。

    “系统。”

    眼前飞快出现一梅,并迅速放大,变成了一个带着淡淡光感的资料框,上面显示了此刻裴子云的等级。

    “英雄血脉:第二重(95.7%)”

    才短时间就已增长了这样多,这可不是熊人原因,而是经过多个城邦,获得的声望,并且现在随着雾气在熊人雕像里渗出一丝,数据就会跳动一下,升级不久就可获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