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五百十九章 熊人
    崎岖不平的山林,淡薄雾气弥漫,一个身影在前面快速穿梭,带着兜帽,双眼锁定着地形。

    “帕里斯王子,我们没有走错路。”仔细看了看,这人回来说着。

    裴子云带着奴隶跟在后面,这向导是国王梅纳斯透斯安排给,据说以前是一位猎人,对山林很是熟悉。

    正是这位老猎人在山林打猎时第一次看见怪兽,他将这个消息报给王国,后来越来越多的人也看见了怪兽。

    国王梅纳斯透斯迫于压力也派人去斩杀怪兽,但效果都不是很好,去的人都死掉了。

    不过也不能说国王梅纳斯透斯无人可用,只能说没有动真格,这次帕里斯来到希腊,本来也没有打算拜托帕里斯这件事,但帕里斯得到了神灵的神谕,所以改变了注意,打算在怪兽的事情请求一下帕里斯的帮助。

    而且国王也听说帕里斯斩杀海妖和双头蜥蜴的事,知道帕里斯擅长。

    行走有十里,前方渐渐出现了茂密树林,道路也渐渐狭窄起来,继续前进了两里地,向导指着山林:“帕里斯王子,前方道路不便通行,再翻过这个山,可能就得通过人力砍伐才能进去。”

    “没有关系。”裴子云淡淡说着,舍了马匹,留两个奴隶照看。

    “我们翻过这山,还有多远就能赶到怪兽的巢穴。”裴子云问着。

    “帕里斯王子,怪兽并没有固定巢穴,平时就是一些活动范围,我们只需要在这些地方寻找就可以了。”

    “上次我碰见这只怪兽时,他是在不远的密林里,后来别人看见时,也是差不多在几个位置。”向导回答着。

    翻过山,举目望去,一眼绿色,苍苍翠翠山林间,树叶层层叠叠,在山风的吹拂下,好似汹涌起伏的波涛,如果不是此地有怪兽出没的话,也算是一个风景不错的地点。

    奴隶在向导引领下沉默前进,前方传来砍伐灌木的声音,不时有奴隶回来禀报前面动向。

    裴子云在中段,看着林子越来越密,几乎全靠人力砍伐才能通过,他知道距离怪兽出没的地方已不远。

    就在这时,一人来报:“帕里斯王子,前方一里发现熊人。熊人身高有四米,全身都有毛发,脸部跟常人一样,我回来时,熊人还在捕杀野兽。”

    “一只巨大的熊人吗?”裴子云喃喃。

    “你带我过去看看。”裴子云说着。

    “好的,帕里斯王子,请随我来。”说完,奴隶就带着裴子云小心翼翼接近了熊人。

    透过茂盛的枝叶,裴子云看到一只巨大熊人,此刻正吞吃着一只野兽残骸,仔细的感觉一下,摇了摇头,暗想:“还算强,但不是直系。”

    熊人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后裔,感觉上还算可以,但其实并不是直系血脉,应该是已隔了多代的血脉。

    正在思索方法,就在这时,裴子云突感觉到头皮一麻,这是一道目光的注视,他知道,这是神灵的目光,有神灵在注视着自己。

    “会是哪个神灵呢?”裴子云暗想。

    暂时把这个窥视抛在脑后,专心观察起熊人。

    只见熊人有着一层坚硬宛是盔甲一样的皮毛覆盖整个身体,四肢粗壮,牙齿锋利,眸带红光。

    见野兽残骸被它吃了一半,知道不能再等,仔细打量了周围,见不远处有一个狭窄山峡,正好把熊人引诱进去,打个伏击。

    于是打了手势,与刚刚奴隶一起缓缓后退,避免惊扰到熊人。

    “你们在山峡埋伏,弓手上高处,等会射箭吸引它过来。”裴子云只目光一扫,立刻发布了命令。

    奴隶服从了,裴子云也隐藏在山峡一块巨石上,随时准备扑杀熊人。

    四周一片安静,鸟兽声音都已听不到,风也似乎停了,一切都静止了一样,大战一触即起。

    正在埋头吃着野兽尸骸的熊人似乎也有警觉,它抬起了头向周围张望,迟疑了下,就要离去。

    此刻,裴子云哪还能让它离开,一声令下:“射。”

    弓手弓弦松动,几只羽箭“嗖”一声射向了熊人。

    “噗、噗、噗”箭射到熊人身上,大部分都弹开,一支射了进去,但因它外层坚硬的皮毛,入肉不深。

    “嗷。”一声愤怒的吼叫传来,熊人被弓箭激怒了。

    “再射。”裴子云下达了命令。

    又是几只箭射向了熊人,这次它有所准备,几只射向面门的箭都被它用巨掌给直接拍开了。

    熊人发现了隐藏在山峡区域的弓手,愤怒一声咆哮,朝山峡就奔来。

    它四肢着地,速度迅猛,宛一只奔跑巨熊,但是裴子云知道,这只熊人可比巨熊厉害多了。

    又是几轮箭,熊人不管不顾,普通弓箭对它构成不了多大威胁,这点也毫不出裴子云预料。

    “大家注意隐蔽。”看着熊人离山峡区域越来越近,裴子云提醒。

    熊人很快冲进了狭窄山峡区域,但弓手站在高处,它一时半会也不能奈何,只能愤怒朝着高处的弓手咆哮着。

    躲在巨石上的裴子云见弓手吸引了熊人注意,知道机会难得,手持长剑,在巨石上一跃而下,挟着高处落下威势,一剑刺入熊人背后。

    “噗!”血光飞溅,熊人背后被裴子云一剑刺入深深的伤口,它凶性大发,转过身朝裴子云扑了过去,一掌就扫了过去。

    裴子云错身一让,就避过了熊人的扑击,又一剑刺入,剑尖发出微不可见的光,“噗”一声血光再溅。

    在狭窄山峡内,熊人巨大体型并不方便,而裴子云体型在山峡内闪转腾挪并无大碍,不大一会,熊人身上留下了几道深深的伤口。

    熊人也不是白痴,几次后就发觉自己在这处地形不利于自己,它怒吼着就要冲出去,就在这时,山峡口,奴隶挺着长矛,十几支刺了上去。

    入口很小,熊人虽皮毛甚厚,但也经不住这样刺,“嗷嗷嗷”它抱起地上一块巨石,朝裴子云抛了过去。

    裴子云看着巨石袭来,暗叫不好,飞快一闪,避开巨石袭击,而山峡处,却传来了几声惨叫。

    一看过去,原来倒霉向导还有两个奴隶被巨石砸中了,似乎当场毙命。

    “砰。”又一块巨石抛来,裴子云躲过,巨石砸在山峡石壁上,发出了巨大撞击声音。

    “这熊人都有脑子。”眼见着山峡口奴隶阵列开始混乱,裴子云眼中厉色一闪,知道不能让熊人继续扔巨石,不然封锁就被破了。

    扔下已有些破损的长剑,在奴隶手中接过一支青铜长矛,朝熊人流血伤口就狠狠的掷去。

    巨熊似乎知道长矛的厉害,两只巨掌拼命护着流血伤口,一旦长矛靠近,就狠狠的拍开。

    但裴子云武技之高,熊人就算护的严实,还是被他寻了一个空挡,青铜长矛一闪,只听“噗”的一声,熊人一处伤口,长矛穿入,捅入尺深。

    “嗷嗷嗷”熊人一下受到重创,身体一颤,还是不肯倒下,裴子云更不上前,喝着:“再来。”

    数根长矛递上,裴子云连连掷去,越受伤熊人越是难以躲避,顿时两三根长矛贯穿在身上,站不住,“轰”的一声倒下。

    周围一下传来了一群奴隶欢呼声,大家都为帕里斯王子再一次斩杀怪兽而高兴喝彩。

    这时,裴子云还是感觉到神灵目光一直在注视:“可恶,我现在斩杀熊人,吸取灵魂,会不会被发觉?”

    “如果是一般神灵,或不可能发觉,要是重要的神灵,就未必能隐瞒。”

    “虽我相信系统的大能,但就算不能直接发觉系统,可灵魂的突然消失,也许会引起注意。”

    “至于沦落到冥土,到反而不用太担心,那是哈迪斯(hades)的领域,它和宙斯可不是一条心。”

    “希腊神话里说,祭司能感觉到神谕,能看见神的下降,厉害的人,甚至能偷听到诸神在奥林匹克山的交谈,我现在还相对弱,只能感觉有神窥探,却不知道来由。”

    裴子云迟疑了下,还是决定消耗命运点。

    随着呼唤,眼前出现一梅,并迅速放大,变成一个半透明资料框,带着淡淡的光感在视野中漂浮,数据在眼前出现。

    随着一按,一个显示:“祭司的感觉:2/3”

    “只有三重么?”随着祭司的感觉的升级,它立刻反馈了信息:“是宙斯在注视。”

    “可恶,这种大神我可不敢在它目光中吸取灵魂。”裴子云看着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熊人,并不杀死它,而大声:“给我把它拖回去。”

    奴隶们为了安全起见,折断了熊人的四肢,拖了出去,熊人一动不动,似乎要死了,搬出了山峡口,抵达密林时,熊人抬首,突向不远处裴子云一喷。

    口中喷出一道灰光,这一惊变没有人预料到,而裴子云一闪,将手中长矛狠狠的投了过去,长矛划破空气,深深贯入熊人的心脏,一股鲜血飚射。

    就在这时,灰光打了过来,虽裴子云已极力避让,但还是擦了一点在身上,顿时立刻僵直,似乎陷入了麻痹。

    “主人。”奴隶大惊失色,拿着长矛向着熊人连捅,就在这时,灌木丛中突几人扑出,手持长矛,刺向了麻痹不能动的裴子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