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子夜鸮 > 第五百十七章 神谕
    裴子云看着得摩丰离开,神色渐渐平淡,只是沉思。

    “忒修斯在雅典人的心目里才篡王,许多人不满他,他动用武力过镇压,可是由于或暗或明的反对,他的努力归于失败,忒修斯决定彻底放弃这座无法控制的城市,事先他已经把儿子阿卡玛斯和德摩丰送往攸俾阿,让他们投奔国王埃勒弗诺阿。”

    “阿卡玛斯和德摩丰不是在攸俾阿?怎么又回来了,但是这似乎有点可能。”

    “要是长久不回来,德摩丰怎么可能夺取雅典的王位?”

    “雅典肯定有着忒修斯一家的潜势力!”

    想明白了,转身对着格斯涅说着:“这里是雅典,你购买公牛时,得小心挑选,不要着急,不要怕花钱,要多多比较,一定要挑选最好的公牛只要明天上午我祭神时能赶到就行了。”

    格斯涅看到帕里斯王子的表情,收起笑容,认真说:“帕里斯王子,我明白了,你就放心吧!”

    格斯涅的确听明白了意思,这是合理合情的寻找那些游吟诗人的机会,因为游吟诗人最熟悉情况,找他们的确没有错而且,在以前的几个城邦,也都是用这个理由。

    实践证明相当不错,无懈可击。

    格斯涅顿了一顿,又说着:“怪兽听说是个巨人,这个问题并没有解决,国王在讨论。”

    裴子云点了点首,虽心里已经有了猜测和成见,但还是说着:“你再问个清楚,明天早上仔细汇报给我。”

    “是!”格斯涅躬身应着。

    次日早晨

    阳光洒满了雅典,裴子云才起来,就看见了格斯涅,很明显一夜没有睡,眼中满是血丝,院中还有一头公牛。

    “帕里斯王子,公牛已经带过来了,这不是普普通通背着轭具,拉着沉重大车的牛,是专门祭祀用的牛,您看?”

    裴子云看了下,果然,这公牛膘肥体壮,牛角完整闪亮,毛皮顺滑,的确是一头好牛。

    满意的点了点首。

    见着帕里斯王子满意,格斯涅上前,低声说着:“您吩咐我的事已经办完了,至于您想知道的事,我也调查了。”

    “忒修斯死了,他离开雅典前把儿子阿卡玛斯和德摩丰送往攸俾阿,让他们投奔国王埃勒弗诺阿,接着乘船去斯库洛斯,那里国王保存了忒修斯的父亲留给他的大笔财产。”

    “但是国王吕科墨德斯惧怕这位英雄,又或者他和梅纳斯透斯订有秘密协议,把忒修斯带到岛上一座悬崖,谎称让忒修斯看一下父亲财产,乘忒修斯不备,背后一推,把他推下悬崖,忒修斯倒栽跌入大海,死了。”

    “忒修斯死了,危险性大跌,国王梅纳斯透斯戒备小了点,但还不允许阿卡玛斯和德摩丰回来。”

    “只是雅典出现了巨人,抓着进山的牧民就吃,国王几次讨伐都失利,自己又年老了,不能亲自杀掉。”

    “阿卡玛斯和德摩丰就联系着国王梅纳斯透斯,说只要国王梅纳斯透斯允许他们回来,并且返还一部分忒修斯的财产,就愿意杀掉这个巨人。”

    “不过国王梅纳斯透斯只允许返还一部分忒修斯的个人财产,却不愿意接受他们成为公民,只允许以外邦人身份偶然来雅典。”

    “现在就僵局在这里。”

    裴子云听了大悟,原来还是巨人的锅,他只是沉吟:“原本神话里,没有说在讨伐特洛伊前遇到怪兽潮啊!”

    “是原本没有记载,还是我引起的变数呐?”

    才想着,又听着格斯涅继续说着:“还有,联谊雅典城里的商人,以及游吟诗人也很顺利,因大家都很愿意接近高贵而虔诚的王子。”

    “嗯,很好,你做的不错,格斯涅。”裴子云夸奖:“你先下去休息吧!”

    “好的,帕里斯王子。”格斯涅离开。

    “把公牛牵来,我们去帕特农神庙!”裴子云吩咐仆人牵着公牛,带上卫兵,一起沿着街道而去。

    高高的山岗耸立一座巍峨建筑,这就是矗立在卫城最高点的帕特农神庙。

    神庙背西朝东,跟大徐的坐北朝南的布局大相径庭,耸立于三层的大理石台阶上,由凿有凹槽46根大理石柱环绕,而在门口,是一个祭司,看上去是个中年人,积着胡须,微微躬身:“帕里斯王子,国王命我在这里等着您,您进来吧。”

    裴子云点首,顺手接过仆人手中牵着的公牛缰绳,牵着公牛上了3层大理石台阶,跟着祭司进了神庙的大门。

    神庙天花板,浮雕布满了整个穹顶,四面墙壁上都是浮雕。

    回廊都是大理石拼成的圆柱形,穿过回廊,眼前豁然开朗,一座巨大祭坛横亘在眼前。

    祭坛的中央就是裴子云曾经见过雅典娜,神像比真人高多了。

    裴子云立刻牵过了公牛,交给祭司。

    两个助手查看了下,很是满意,给它戴上花环,送上祭坛,祭司取出罐中清水弹洒祭坛以及公牛,进行祷告。

    公牛有些惊慌,但两人绑了上去动弹不得,这祭司就用刀一刺,“噗”一声,公牛嘶叫着,血和喷泉一样流在祭坛上。

    祭司很熟练的切下牛头,剔出内脏和骨头,把肉分类,再进行祈祷。

    “噗”最好的一块牛肉消失了,记得以前去神庙祭祀雅典娜时,雅典娜不理会也不拒绝祭品,而这次似乎有点不同。

    祭司见了,先是笑着:“帕里斯王子,女神满意您的祭品。”

    就在这时,一道光闪过,祭司脸色一变,说着:“神下降了神谕,帕里斯王子,女神说,未来你将遭受厄运。”

    祭司复杂看着裴子云,在他看来,神灵都已降下了神谕说帕里斯王子将来会遭受厄运,这点就毫无置疑了。

    “未来会遭受厄运?”裴子云这点毫不怀疑,原本帕里斯就死于非命,特洛伊更是直接毁灭。

    裴子云脸色一变,作出惊怖的表情,撕破了自己衣服,说着:“还请伟大智慧的雅典娜怜悯,我愿献上黄金。”

    说着,命仆人:“你立刻取车上的黄金过来。”

    一会,就有一块金砖献上,这重200克。

    别看有些故事里经常一塔伦特黄金的单位,但在古希腊价值25.5公斤,在亚历山大即位的时候,马其顿国库也只有70塔伦特白银,当时白银和黄金是一比十一,也就是说,只有6塔伦特黄金。

    马其顿王国就算是在没有大扩张时,都是所有城邦的百倍人口和面积,他都拿不出10塔伦特黄金,何况特洛伊?

    祭司顿时倒吸一口凉气,对特洛伊的富裕顿时有了更深的理解,于是继续祈祷,接着,黄金消失,而新的神谕传了下来。

    “帕里斯王子,女神说,您的妻子将会拯救您。”说着,祭司又露出了微笑。

    “您的妻子将会拯救您。”裴子云心中一动,这词有点微妙啊,在原本剧本,是有神谕说:“只有被遗弃的妻子俄诺涅才能使帕里斯免于死亡。”

    帕里斯中毒箭后,不得不由仆人抬着前往伊达山,前妻还一直住在那里,但俄诺涅在山上苦苦等了十年,一瞬间见面,怨气占了上风,她愤恨说:“我是被你遗弃的人,去吧,还是去找年轻美貌的海伦吧,求她救治你。你的眼泪和哭诉决不能换取我的同情!”

    说着,她将帕里斯赶出门,帕里斯因此毙命。

    但是现在,神谕有了微妙的变化。

    “您的妻子将会拯救您。”

    这不仅仅是裴子云善待俄诺涅的结果,更是在里面没有听出必杀的决心,哪怕是敌对的雅典娜,要不神谕不会这样说。

    “诸神,没有一定要杀我的意志?”裴子云何等人,立刻敏锐的感觉到了这点,自己处境,似乎比原来想的要好点?

    想着,就心思重重,命着车回到住所,才一回去,还没有来得及沉思,柯赛丽娅进来给裴子云汇报。

    “帕里斯王子,您交给我记载此次货物和开支的文书,我都已做好了详细的记录,您请过目。”说完,拿出了文书递给了裴子云。

    “嗯,你先放在桌上。”裴子云说着。

    柯赛丽娅将文书放下,继续着:“还有,格斯涅大人联谊的商人和诗人的名单我也已经记录了下来,礼物的话,按照您的吩咐,我们不会直接寄,而是间接合理的理由赠给这是详细名单,您请过目。”

    柯赛丽娅又拿出了一张羊皮纸递给裴子云。

    裴子云苦笑,柯赛丽娅办事雷厉风行,他刚回来都没坐热,就拿来了一堆头疼的东西,现在他暂时没心情看这东西。

    不过有这样的得力下属,省了不少精力,柯赛丽娅把事情就打理井井有条,这让他能有更多的时间。

    “柯赛丽娅,你把名单也放桌子上吧,你也辛苦了,好好去休息。”裴子云微笑的说着。

    “帕里斯王子,我就先下去了!”柯赛丽娅看着帕里斯王子兴致不高,赶快提出了告辞,免引起帕里斯王子的反感。

    “嗯,你去吧。”

    柯赛丽娅离开后,房间安静了下来,裴子云一个人静静坐着思考。

    “记得原来帕里斯,就不在必杀的名单上,还是留了一线生机,只是帕里斯自己没有把握住,使特洛伊王室彻底断绝。”

    “难不成,由于宙斯子孙的原因,特洛伊王室原本还有一线血脉的希望?”

    “不不,不能这样想,就算特洛伊王室还有一线血脉的希望,原来剧本里帕里斯其实就是个导火线,论到战斗,就是打酱油的人。”

    “宙斯剪除强大英雄,这种可杀可不杀的弱者,就自然有一线生机。”

    “但是我可以升级,会越来越强大,这样的话,这丝生机怕是……”裴子云想到这里,重重吐了口气,眼神黯了一下。

    “可我,不能不升级,把希望寄托在万一的希望上,我还是按部就班布局把,尽量在这局里杀出条血路。”

    裴子云心思回到了原来的路子上,沉吟:“梅纳斯透斯参与联军,没有多少作为,但和我猜测的一样,他是弱者,反而全身而退,只是回来,被忒修斯的儿子得摩丰夺取了王位。”

    “我是不能暴风雨一样惊动诸神,袭击希腊本土的计划不可行。”

    “但明修栈道不行,暗度陈仓却可,假如特洛伊之战关键时,后方的雅典突有一封信,说忒修斯儿子得摩丰赶去了雅典串联公民,在特洛伊的前线的梅纳斯透斯会怎么样想?”

    “不仅仅是雅典,别的城邦也一样,大统帅阿伽门农久久不回,王后克吕泰涅斯特拉就勾结上了埃癸斯托斯,并且在他回来暗杀了。”

    “奥德修斯久久不回,都有求婚人想夺取他的妻子,并且篡夺王位。”

    “我不相信在特洛伊的前线打了多年的仗,希腊本土就没有人想暗算这些英雄,以夺取他们的基业!”

    “说不定有些人巴不得在前线的某些英雄快点死,然后他们就可以夺取财产和王位了。”

    “我不用说谎的手段,这很容易被诸神发觉,并且查出是我在搞鬼,可是正常情况,远离家乡的人,也会获得家乡寄的口信或者信件,我只是让合适的消息,传递到合适的地点和合适的人中去。”

    “我这甚至都算不上间谍和秘密组织,就算是诸神偶然间注意到,都是正常的通商和通信。”

    “我花了这么大的精力,这么久的时间,布局收集当地的人和商品的情报,去和游吟诗人打好关系,不就是为了这关键时刻这一点点微末的变化吗?”

    “整个大局都会因这一点点微末变化而摇摆,兵法可不仅仅是暴风雨,连诸神都没有注意到的细雨微风,又该怎么防备呢?”

    “下一步就要快到斯巴达了,伟大的神灵,你们出招了,但是现在,我也还之一招了。”

    裴子云按捺住了心情,笑了,要不是为了这招,他何必耐着性子,尽量在沿途的城邦里一一拜访?

    在这种世界,就得微风细雨,然后一**叠加上去,直到最后变成巨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