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子夜鸮 > 第五百十五章 符合心意
    特洛伊·王宫

    宫殿里的奴隶忙忙碌碌,普里阿摩斯沉吟着,手指轻轻敲打大理石的王座,问着:“你想贿赂诸城邦?”

    “父亲,不是贿赂,贿赂是贿赂不过来。”裴子云没有过多伪装,直接刺入了真正的话题:“您曾经说过,朋友越多越好,敌人必须有所选择。”

    “我不奢求能改变那些希腊城邦的立场,他们毕竟是希腊人,真要收买,我们把国库都搬光了都不行——受贿者的胃口是越来越大,没有谁会满足,所以收买不出真正的盟友。”

    “……是的。”普里阿摩斯若有所思点了点头,看向年轻的儿子,等待着帕里斯王子继续,他对这个儿子越来越满意了。

    “但是多些朋友不是坏事。”

    “哪怕响应慢一点,出兵少一点,积累起来,十几个,几十个城邦加起来,也是不小的数字,甚至可以改变整个战局。”

    “所以,我会沿途拜访着城邦,用适当的黄金,适当的友谊,来争取适当的朋友。”

    裴子云的含义就是这个,说到这里住了口,一个城邦多一个或少一个百人队,看起来不多,但是加起来,数目就很可观了。

    “很好,你的想法不错。”普里阿摩斯挺直了身子说着:“嗯,我会敞开我的仓库,给你黄金和青铜,让你去执行你的计划。”

    “我会向伟大的宙斯献祭,愿神庇护你。”

    奥林匹斯山

    举杯痛饮神浆的宙斯,几乎听不见宁芙的歌声,伸手拂过厚厚血色云层,令下界特洛伊王宫的对话变得更清晰,良久,他喃喃:“真是趁手啊!”

    “太符合我的心意了,连我都感觉到命运对我趁心如意。”

    毫无疑问,帕里斯王子的活动,又改变了些剧本,但是相对原来的剧本,这更符合着宙斯的心意。

    宙斯不由陷入了沉思。

    港口

    一艘大型海船缓缓驶进港口,一位体格略显消瘦男子在船上慢慢下来,仔细一辨认,才发现是在亚马逊待了有半月的格斯涅。

    经过半个月的精挑细选,格斯涅终于完成在亚马逊的任务,为帕里斯王子带回来一批强壮的奴隶。

    才一下船,一位早就等候的仆人上前:“是格斯涅大人?王子叫您不必去府邸,他会直接过来。”

    “嗯,我知道了。”格斯涅淡淡的说着。

    他现在在帕里斯王子身侧的定位越来越清晰,有帕里斯王子在的地方,他就是一个听话做事的仆人,没有帕里斯王子在的地方,他就是负责帮帕里斯王子做事的“管家”,对下面的人,他的理解是要时刻保持威严。

    格斯涅重新上了船,来到押运奴隶船舱,船舱被做成了一个个隔间,每二个奴隶单独拥有一个小隔间。

    在这个时代,海上航行是一件很艰苦的事,也很容易出现意外,普通的奴隶,由于船舱拥挤,发生疾病,死掉一半是正常。

    而这些都是花了大价钱买来的有技能的奴隶,任何损失都是格斯涅不能承受,所以对于这些奴隶居住环境,他可是非常的上心,争取回去路上不会有一个奴隶出现意外。

    “来,全部都出来,等下帕里斯王子会亲自来见你们。”格斯涅吆喝着,带领着这些奴隶走出了船舱。

    仔细看去,十几个男**隶,个个都是身强体壮的,看样子格斯涅在亚马逊的半个月里还是花了不少的功夫挑选。

    奴隶们跟着下了船列队站好,格斯涅说:“你们听着,这里已不是亚马逊了,在这里没有人当你们是种奴,只要你们好好干,帕里斯王子不会亏待你们。”

    “说的对。”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中气十足。

    看过去,是带着士兵的年轻人,他内在是白色的束腰衣,外罩皮甲,腰系青铜环串成的腰带,挂着短剑——是帕里斯王子。

    格斯涅赶紧跟奴隶说着:“这就是帕里斯王子,你们以后的主人。”

    说完,到裴子云的跟前说:“帕里斯王子,这次我完成了您交代的任务。我花了半个月精挑细选,您看,这些奴隶都是身强体壮,有一技之长的种奴,而且都是希腊城邦中失败的贵族后代。”

    “当然,在我们这里,没有种奴这种说法。”

    裴子云听了,目光扫看这些站成一排的精壮奴隶,身体都格外强壮,比自己在特洛伊买的奴隶好的多,对格斯涅的办事效率很满意,手指轻敲打着自己腰带,说着:“嗯,格斯涅,你这次办的不错。”

    裴子云给了格斯涅一个微笑。

    奴隶听全都敬畏的低下了头,在亚马逊,不听话的人都死了。

    只听着主人说着:“你们以后只要服从命令,就不会有惩罚,立了功就会有赏赐,甚至获得自由都不是不可以。”

    一些奴隶听到说能获得自由,呆眸子里闪过一丝神采。

    裴子云点了点头,一挥手对士兵说:“带他们下去,好好安置。”

    “格斯涅,你陪我去看看吧。”

    “好的,帕里斯王子。”

    格斯涅以为帕里斯王子要去他回来的船查看一下,心中不免有些忐忑不安,他多多少少还是瞒着帕里斯王子做了些额外的事,现在船上还有他自己在外面买回来的几箱货物。

    结果跟在后面才看见帕里斯王子并没有上船,而朝着更远处去,这个方向看去,见远处港口正停泊着几只战舰。

    这次战舰不在仅仅只有一艘,而是七艘,直接组成舰队,甚至有几只战舰有士兵紧锣密鼓的训练着。

    裴子云带着格斯涅上了其中一只,士兵见是帕里斯王子,都行礼。

    格斯涅跟随着裴子云进了一个房间,就看见房间里坐着一位少女,这少女看起来十四五岁的年纪,格斯涅不以为意。

    却听着裴子云指着:“这是柯赛丽娅,现任文书,你们以后会共事。”

    裴子云笑眯眯看着柯赛丽娅,柯赛丽娅在过去的十多天时间内经受住了考验,现在手底下已有着十几个人。

    本来他都已做好万一柯赛丽娅没有经受住考验,还是会给她安排其它的活,想不到柯赛丽娅的能力不错。

    “帕里斯王子,我尊敬的主人。”柯赛丽娅看见裴子云进来,躬身说着。

    “柯赛丽娅,这就是我跟你说过的格斯涅,以前是一位游吟诗人。”

    柯赛丽娅对着格斯涅:“尊敬的格斯涅大人,您好。”

    格斯涅本来以为这少女就是一个女奴,并无太大关注,此时听到她是文书,虽不知道帕里斯王子什么有了文书,立刻重视了起来,略带微笑点首致意:“柯赛丽娅!”

    裴子云看着格斯涅和柯赛丽娅认识了,说着:“格斯涅,柯赛丽娅,国王已经派我出使希腊了,且要求立刻启程。”

    “格斯涅,你负责商贸,我只给你一天的时间,把我的三条船都装满货物,它会随着战舰出航。”

    “柯赛丽娅,你负责记载着货物和开支的文书。”

    “原来是个监督人。”格斯涅暗想,以前他负责商贸这一块可从来没有谁监督他,具体怎么执行,货物记载和开支都是他说了算,现在突然加柯赛丽娅进来,这让他有点失望,不过,这也是贵族家庭应有的事。

    “好的,帕里斯王子。”格斯涅和柯赛丽娅应着。

    “还有一件事情,格斯涅,你需要给我认真对待。”裴子云说着。

    格斯涅听到是帕里斯王子交给他的单独任务,不由直了直腰,听得格外的认真和仔细。

    “我希望你每到一个地方,都联系上当地的一个或几个游吟诗人,和他们搞好关系,你能办到吗?”裴子云问着。

    “如果只是搞好关系,王子能给予我一批黄金的话,肯定能办到。”格斯涅自信满满的回答着。

    作一名游吟诗人,他非常有信心找到这些游吟诗人并且和他们搞好关系,因他非常明白这些游吟诗人需要什么,只要帕里斯王子给他提供黄金。

    裴子云微笑点点头,说着:“可以,等下我就叫人把黄金送过来,你现在就去把我的船装满货物吧。”

    “好的,帕里斯王子,我就先告退了。”说完,就缓缓退了出去。

    见着格斯涅离开,裴子云长长的呼出一口气,看见柯赛丽娅拿笔和羊皮纸就要出去,忙喊着:“慢。”

    柯赛丽娅停止了脚步,有些疑惑的看着帕里斯王子。

    “柯赛丽娅,你准备做什么去啊?”

    “帕里斯王子,不是您说要我记载随战舰出航的货物和开支?我正要赶去记录。”柯赛丽娅答着。

    “嗯,到也不用太急,让格斯涅先等等,我这里还有事情吩咐你。”

    柯赛丽娅眼睛一眨一眨,看着帕里斯王子,耐心等待着吩咐。

    裴子云沉默半晌,说着:“等格斯涅联系上那些游吟诗人,你记得把名单记录下来,按照名单,每个月给他们写封信,一年寄一次礼物过去。这些,都是你以后的工作。”

    “好的,帕里斯王子。”柯赛丽娅回答的言简意赅。

    等柯赛丽娅退出去,跟上了格斯涅,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裴子云眼角浮出了笑意,看向地图。

    “卡尔西迪西、安菲斯、拉西亚、马拉松、雅典——别的都罢了,雅典,我真的想见识下。”

    “接下来还有德勒斯、克利特、斯巴达。”

    “中间还得去下洛斯岛,传说这里是阿尔忒弥斯(Artemis)和阿波罗(Apollo)出生之地,我得去献祭——真是漫长的旅程。”

    “顺便,我得试探下诸神,或者说宙斯的真正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