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五百十四章 柯赛丽娅
    宴会厅

    宴会桌上摆着水果、烤肉、甜点还有美酒,这让商人露出笑容,这说明帕里斯王子对他们的看重。

    大家落座,裴子云说着:“各位,你们在特洛伊的生意我可以提供些方便,但我希望你们对当地的权贵、商品价格进行介绍的时,越详细越好。”

    “当然,我的船在你们的区域靠岸时,你们也得提供些方便。”

    “那是自然。”商人都是应诺。

    “来,为了庆祝第一次合作,干杯。”裴子云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干。”商人们也将酒一饮而尽。

    大家的合作算正式开始了。

    当宴会结束,裴子云将这些商人送出府邸,现在迎来送往的琐碎,每次都得自己亲力,要拥有一个称职的人帮着自己做事就好了。

    “现在真缺人呐。”裴子云回到庭园不由喃喃自语。

    自己一路来,奴隶买了不少,但没有一个发展成趁手的部下,真正手下只有格斯涅一个,而他现在还在亚马逊没有回来,一下子就无人可用的感觉。

    才想着心事,新进来的十个女奴正擦着宴厅,其中一个听到了裴子云的自语,鼓起勇气站了起来:“帕里斯王子,我是柯赛丽娅,我的父亲是个雅典学者,我会三种语言,还会算术,我想为您做事,帕里斯王子。”

    “咦?”裴子云微微一怔,看着她。

    脑海中搜索着这个叫柯赛丽娅的少女,记得王宫交割时有着简单资料,说她才十四岁。

    “很小就懂得这样多技能,想必以前受过这时代很好的教育,为什么会变成奴隶?”裴子云暗暗皱着眉。

    “帕里斯王子,柯赛丽娅不懂事,希望她没有冒犯您。”这时两个仆人看见柯赛丽娅的表现,吓得脸色苍白,深怕柯赛丽娅举动惹恼了帕里斯王子,赶紧过来,就要强行将她拖下去。

    “哦,没有关系,你们下去,将柯赛丽娅留在这里。”裴子云阻止了两个仆人的举动。

    “是,尊敬的王子。”两位仆人退下,不忘狠狠瞪了一眼柯赛丽娅,警告她不要乱说话,以免冒犯了帕里斯王子。

    裴子云转首对柯赛丽娅:“柯赛丽娅呀,你的勇气给你赢得了一点机会,我希望你好好珍惜,你给我说说,你为什么变成了奴隶?”

    她是个可爱少女,有着细致肌肤与乌黑卷发,有一双褐色的杏仁眼,四肢和小鹿一样修长。

    柯赛丽娅鼓起了勇气:“帕里斯王子,我父亲虽是一个受到尊敬的学者,但在雅典还是外邦人。”

    “您应该知道,这是大部分城邦的规矩。”

    “外邦人允许世世代代在雅典居住,但没有公民权,也不能入籍为公民,不得购买土地,与本国女子结婚不得视成合法婚姻,还要缴纳雅典公民不交的人头税等等。”

    “这一切对我们这些外邦人是多么不公平啊,田产最重要,没有田产,就没有稳定收入,只能完全依靠工作。”

    “我父亲本来有工作,后来患了一场病,失去了工作,并且还欠了不少费用,整个家庭就破产了。”

    裴子云知道柯赛丽娅说的没错,雅典确实有这条规定,所有外邦人一律不得在本地购置田产。

    或者说,是可再生产的资产不许外邦人拥有。

    一切城邦都会本能垄断可再生产的资产,使哪怕是自由民的外邦人也随时可以沦落成奴隶,因为人的劳动实在太不可靠了。

    年轻时知识浅薄技能不熟,赚不到钱,还必须付学费无论是社会还是学习的学费。

    年老时体力衰退力不从心,更不要说疾病、灾患了,所以人不能依靠工作活着。

    工作是最美的事,但是如果仅仅是工作,那就是隐性的奴隶。

    这其实是城邦剥削外邦人的手段。

    “父亲最终还是去世了,我实在没有办法,就沦落成为了奴隶,后来被人贩卖到特洛伊,就给了帕里斯王子您。”

    柯赛丽娅悲戚诉说着这些不堪回首往事,这些事对一个十四岁的少女来说确实是难以忍受。

    裴子云默默听完了她的故事,若有所思。

    柯赛丽娅的经历并不算特殊,因病或因变故沦落成奴隶,算奴隶中非常常见。

    当然,这个时代奴隶最大来源还是战争。

    只是柯赛丽娅未免出现的太过巧合了,虽她所说的所有的事情推敲起来都没有问题,但自己还是应该小心一些,毕竟自己布局现在已到了关键时。

    想到这里,裴子云心里一声:“祭司的感觉。”

    仔细用祭司的手段观察,发现眼前少女身上有着自然的灵光,并没有多少诸神的痕迹,不似是诸神刻意安排。

    “不是诸神的棋子?”裴子云心中有点惊讶,他看着柯赛丽娅出现巧合,加上连绵发生的事,心中不免会往最坏的方面考虑。

    “也对,诸神高高在上,真不屑对我用这样手段。”裴子云自嘲一笑:“再说,如果诸神已经知道我的计划,根本不会陪我玩,直接下降击杀了。”

    想到这里,他对柯赛丽娅说:“你跟我来。”

    眼前正是缺人时,如果柯赛丽娅没有问题的话,自己不妨给她一次机会。

    穿过庭园,抵达了房间,裴子云坐下后,郑重问着:“柯赛丽娅,你想要从我这里获得什么?”

    “我想要自由。”柯赛丽娅语气坚定说。

    “多么简单而朴素的追求啊!”裴子云暗暗感叹着,摇着头淡淡的说着:“可是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柯赛丽娅,你要明白,就算是勤奋而又忠诚的仆人,赎身也得二十年。”

    “我可以用二十年去实现这个目标。”柯赛丽娅语气坚决。

    说实在,裴子云见过这样多的奴隶,还从来没有哪一个奴隶能够比这柯赛丽娅留给他的印象深刻。

    这个少女给他的感觉是拥有一种不屈不饶的品质,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精神让他很是欣赏。

    他叹了口气,说:“我要的是能为我做事的人,你说说你能做什么?”

    “我可以做您想要我做的任何事情。”柯赛丽娅回答还是这样简洁,没有一丝一毫的拐弯抹角。

    “这样啊。”裴子云连连感叹,细细打量着面前的柯赛丽娅,突微微一笑,说:“柯赛丽娅,我现在有个事你可以干,不过我对并不是太放心,还是要看你做的怎么样,才能决定你适不适合。”

    “帕里斯王子,我尊敬的主人,您说吧,只要我能干,我一定会竭尽全力。”

    “好,我现在有三条船,以后还会增加,就需要一个记录货物,同时负责信件的文书。”

    “文书?”卡赛利亚瞪大了眼睛,她实在想不到帕里斯王子会叫她做这样的事,这可是贵族家庭内重要的职司。

    “尊敬的主人,我愿意试下。”柯赛丽娅说着。

    要是真正的帕里斯王子,根本不会安慰她,但裴子云看出了她的不安,提点了下:“你会三种语言,这能让你很好和外界沟通,最主要是你掌握了算术,这是文书的最起码要求,若你不会算术的话,那我也不会选择你了。”

    “谢谢主人给我这次机会,我一定会好好努力。”柯赛丽娅说着。

    “嗯,下面也没什么事了,你下去吧。”

    “好的,尊敬的主人。”柯赛丽娅缓缓的退了出去。

    房间陷入了静默,裴子云心里有点高兴,不过就算柯赛丽娅合适,自己也不会告诉她秘密事实上也不必告诉。

    遍及希腊各地的商人,来往的货物和信件,处理它的文书,这一切已经绰绰有余了。

    “接下去最重要的事,就是启程出使去希腊时,我可以沿着海路,一一拜访经过的城邦,因此敲定了路线和联系人。”

    想到这里,裴子云突有一个念头,喊着:“系统!”

    随着呼唤,眼前出现一梅,并迅速放大,变成一个半透明资料框,带着淡淡的光感在视野中漂浮,数据在眼前出现。

    “英雄血脉:第二重(85.3%)”

    再看了下空间,只见空间中,两根柱廊之间,两个铁铸的雕像立着,虽还有丝丝的力量被剥出,但是已经没有多少了。

    “第三重需要的力量,一个怪兽已经不足了。”

    “到那里去寻新的怪兽呐?还得是和诸神血脉相对近的怪兽!”

    “看来,还得在声望上寻求力量。”

    “而声望,就有一个机会。”

    “我可以对国王说,出使希腊时,沿途拜访各个城邦,就算不能争取到盟友,也可以争取中立,虽然我知道是无用,但国王可不知道以后发生的事,他会认为这可以实行。”

    “这样的话,我就可以用国王的黄金,刷遍希腊,虽声望晋升相对慢,可抵达斯巴达时,我至少可晋升到第三重呐!”

    “过程还可以布局,真是一举三得。”

    “我下次去见国王,就把这想法提出来,国王会答应。”想到这里,裴子云只觉得全身一松,本来压在身上的巨石重量,似乎轻微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