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子夜鸮 > 第五百十一章 倔强
    阿瑞斯(Ares)神庙

    裴子云刚进神殿的廊柱,就感觉到一道目光在空中注视而来,感受目光,裴子云心中一凛,知道自己已经得到了神灵的关注。

    走到神殿门,神殿的祭司早已等候,领着裴子云入内。

    到神殿中央祭坛供奉战神阿瑞斯雕像前,裴子云行了礼,从奴隶手中接过了火之蜥蜴头,将头颅放在了祭坛上,只见火之蜥蜴头立刻消失在了祭坛,祭司说:“帕里斯王子,神已接受了您的祭品。”

    裴子云点了点头,出了阿瑞斯神殿,去下一个阿尔忒弥斯神殿。

    阿尔忒弥斯神殿,上一次裴子云祭祀海怪头颅的时,在特洛伊去过一次,而亚马逊的阿尔忒弥斯神殿相对特洛伊的神殿来说,可以说是简陋。

    不过圣林面积很大,这一点倒比特洛伊的强。

    到神殿门口,祭司说:“帕里斯王子,神灵已经知道您会来神殿祭祀,请进吧!”

    裴子云微微错愕,发现阿尔忒弥斯对自己的态度相对友好,他随着祭司走入了神殿,来到祭坛阿尔忒弥斯雕像前,明显感觉到一道目光从雕像上注视了过来。

    裴子云不敢多看,行礼,大声说:“伟大的狩猎之神阿尔忒弥斯,在您的祝福之下,我猎杀了双头蜥蜴,此次将冰之蜥蜴头奉献给您,希望继续得到您的庇护和祝福。”

    说完,就捧着冰之蜥蜴头放在了祭坛上,刚放上去,头颅就消失了。

    祭司微笑着:“帕里斯王子,神很满意您的祭品,并愿意继续庇护和祝福您,神还说,在您狩猎遇到危险时,她可以为您避开一次危险。”

    裴子云也感觉阿尔忒弥斯似乎相对眷顾,她的弟弟阿波罗上次也给了他一次庇护的承诺。

    分别将火之蜥蜴头和冰之蜥蜴头献给阿瑞斯和阿尔忒弥斯,裴子云不忘向诸神献上常祭,在亚马逊城中只要有的神庙都有一份常祭的祭品。

    这样的话,虽不能讨好这些神灵,但至少不会让他们反感自己。

    “对克利西斯这样的人,你可以吸取买下。”祭祀完成,出了神庙,裴子云对着格斯涅低声说着。

    诸城邦相互交战,就算是贵族都可能被俘虏并且变卖,但亚马逊人对他们的利用程度太低了——种奴!

    这样的人可以买下。

    见着格斯涅点首答应,裴子云叹了口气。

    第二天·亚马逊王宫

    裴子云穿着白色外袍抵达,观察着情况,宫殿四周谈不上焕然一新,但收拾的干干净净,已经见不到任何的血痕,听不见任何的哀号,只有一股血腥味还久久不散。

    大厅中摆上了水果,烤肉和美酒的更香气四溢。

    裴子云等待宴会正式开始。

    “帕里斯王子,我们战舰上携带货物基本上都卖掉了,一些精品也按照您的吩咐赠给亚马逊王室,此次出使亚马逊我们可挣了不少钱。”

    格斯涅两眼放着光,似乎来此就是为了挣钱。

    外交的同时,也是贸易的时间,战舰携带货物是这个时代的常规,不过要是没有裴子云协助斩杀双头蜥蜴,事情没有这样顺利。

    仆人烤鸡、烤猪肉、鲸鱼肉,裴子云看了一眼问着:“嗯,此事你办得很好,诗歌的事情准备的怎么样了?”

    “准备好了。”

    说完,格斯涅就唱起了写的诗,这诗传唱的是女王和王子的英勇,歌声一起,马上吸引了在场的人的注意,大家都很喜欢诗歌。

    有长老说:“现在外面都在传唱这诗,许多人都听见了。”

    女王彭忒西勒亚和公主希波吕忒到了,宴会正式开始,歌手以嘹亮歌喉歌唱英雄,这本是常规,所有的人都很高兴。

    裴子云不管在比赛还是叛乱中表现都不错,加上本人的样貌出众,身份显赫,所以女王和公主一进宴就不时看着他,这表现也不言自明——女王和公主都看上了帕里斯。

    “各位,此次叛乱能顺利平定,有幸诸神的庇护,让我们在此一起感谢诸神的庇佑。”彭忒西勒亚女王举起酒杯,说着感谢诸神话,先把杯中之酒稍倾,以示献祭给诸神,接着一饮而尽。

    裴子云站起来,同样把酒一饮而尽。

    宴会很热闹的进行了,不但是格斯涅,也有别的阿罗波(Apollo)赋予音乐天才的歌手在席间献艺。

    彭忒西勒亚女王又把仆人唤来,将面前烤猪肉亲自割下最好一块,放在盘内说:“把这块肉送给帕里斯王子,我应该向他表示敬意,因昨天他杀死了双头蜥蜴,并且救了我们不少人的性命。”

    这对女王来说,已经暗示很明显了,亚马逊高层对这个却喜闻乐见,有个长老直接说:“帕里斯王子能猎杀海怪,杀死双头蜥蜴怪,且是诸神之王的血脉,要是能和女王、公主留下后代,这就最好了。”

    “王族的繁衍,总不能随便找个低贱的种奴,或者与蛮族吧?”

    亚马逊通过奴隶贸易在商人得到需要的男奴进行放牧和耕作,把女人解脱出来,全神贯注于训练和作战。

    繁衍的问题,不但和种奴,还经常和高加索山一带当地强壮野蛮蛮族部落开篝火晚会。

    “帕里斯王子和女王的孩子,是女孩子的话不能带走,男孩倒是可以让他带到特洛伊去。”

    裴子云听到话,心里冷笑:“这些长老未免想的太天真,别说自己讨厌亚马逊人的做法,就算没有反感,沦成一个生育机器,也是想也不要想的事。”

    当下十分感激收下女王赠送的食物。

    一人取来了竖琴,少女表演舞蹈,琴手唱起一首动人的歌,歌颂神,赞美生活,接着就是剑舞,观看的人有节奏拍着手,为他们助兴。

    裴子云说:“女王彭忒西勒亚哟,可以毫不夸张说,你们拥有世界上最优秀的舞者!”

    彭忒西勒亚听了赞誉非常高兴。对长老说:“你们都听到了这位特洛伊王子的赞美?他是一个尊贵的人,值得我们送给他丰富的礼物,我们现在有十二位长老,都应该赠送礼物,帕里斯王子一定会感到高兴。”

    长老听到女王的话都齐声赞同,于是一个个赠给礼物,格斯涅虽知道这其实是船队赠给王室礼物的回礼,但也很开心,用一只箱子把礼物和黄金装入,然后把箱子运到战舰上去。

    公主希波吕忒深居内廷,赞叹望着帕里斯王子身材和俊美的面庞,也赠给了一只银杯,温柔说着:“高贵的客人,愿你健康幸福!希望你归国后也能时常想起我!”

    饮宴完毕,裴子云躬身,正式提出了告辞。

    “女王陛下,公主殿下,此次我来贵国的任务已完成,非常感谢您的热情款待,我向您告别。”

    女王彭忒西勒亚有点失望和生气:“这样快提出离开,这是木头人么?”

    虽心里是这么想,但女王还是同意了裴子云告辞,她与亚马逊高层亲自将裴子云送到港口。

    她略带歉意对裴子云说:“虽我不能改变亚马逊国策,但如果特洛伊有难,我会率领我的亲卫队前来。”

    “至于您的仆人,可以在我们这里挑选最优秀的奴隶。”她看了一眼格斯涅说,格斯涅举动,并没有隐瞒过她。

    “这也可以了。”裴子云想着,看着女王和公主有点幽怨的眼神,他想了想,然后从身上抽出了一个长笛吹了起来。

    “男耕女织,举案齐眉;

    青梅竹马,相濡以沫”

    长笛声中没有责备,只有歌颂,这是大徐音乐中的名曲,审美虽然有差异,但是音乐却没有国界。

    众人听得呆了,音乐停了,但周围陷入静默,久久的无言,女王彭忒西勒亚打破了宁静,说:“帕里斯王子,您是回特洛伊吧?顺便给我带个亲戚吧?她要去忒涅多斯岛!”

    “亲戚?”裴子云一怔,看了上去,只见转出了一个女子,这女子全身罩着一件黑色长袍,整张脸用纱巾蒙着,看不清面容,但只看了一眼,就皱起了眉。

    “亲戚?这眼神根本不似人的眼神,太假了!”裴子云直视这位女子,她也没有丝毫局促同时观察这位宙斯后裔中的佼佼者。

    才有此念,眼前出现一梅,并迅速放大,变成一个半透明资料框,带着淡淡的光感在视野中漂浮,数据在眼前出现。

    “任务:尽情展示你的才能,使神秘女士留下深刻印象。”

    裴子云笑着:“当然可以。”

    带着神秘女子上船,裴子云看船上水手打来了起航旗语,大手一挥,说着:“起航。”

    几艘战舰缓缓驶离了港口,朝着特洛伊的方向而去。

    看着战舰远去,希波吕忒远远眺望着,不由流出了眼泪,她可真正喜欢上了帕里斯王子。

    彭忒西勒亚女王望着妹妹轻叹,说:“妹妹,别说王子已经结婚了,就算没有结婚,我们和他也是不可能。”

    “这不仅仅是身份,你听见他的乐声了?乐声婉转动听,但表达了他并不喜欢我们亚马逊风俗和生活方式。”

    “姐姐,如果特洛伊有战争,您率亲卫队前去,我也想去!”希波吕忒却倔强的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