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五百零四章 婉拒
    特洛伊宫殿。

    国王普里阿摩斯的话说完,所有人都激烈议论,裴子云也明白特洛伊打算分步实施复仇。

    第一步是出使希腊,赎回国王的姐姐赫西俄涅,其实赫西俄涅贵为统治萨拉密斯的王后,又生有多个王子,想不想被拯救都难说——没有人问过她的意见。

    但是通过这个步骤,就可确定特洛伊复仇的合法性——你们之前毁灭我的城邦,掠夺我们的公主,我们现在就来问罪了。

    如果没有意外,就可向上百城邦建立起特洛伊的大义,引起人心的变化,攻守异势,说不定真有趁机打败希腊,建立小亚细亚王国,甚至统一希腊的可能。

    可高居在奥林匹克山的诸神立刻就明白了意义,于是才有帕里斯背信弃义,抢劫王后的罪——这下特洛伊反变成了不义的阵营。

    看着众人激烈争辩,裴子云长长叹了口气,就算看的再清楚,又有什么办法?

    这是诸神的底线。

    假如裴子云敢在这红线上动手脚,把黑锅丢给希腊人或诸神,信不信诸神直接下降干死帕里斯换个引发线?

    “别把自己看的很重要,这是诸神世界第一条。”裴子云摇头,不去思考这些战略层,想着自己任务。

    赫克托耳作第一继承人,根本不可能离开,只能帕里斯自己去出使希腊了。

    经过了系统的提示,虽知道国王叫帕里斯来基本上确定是要自己去,但在这个时间,自己不能主动要求去,而必须要“被迫”出使,并且把责任丢给公民大会,不然的话,自己会很被动。

    按照诸神的“剧本”,原本历史上,帕里斯听了消息,立刻跳出来说,如果让他率领一支舰队开到希腊去,那在神的帮助下,一定能用武力从敌人手中夺回姐姐,结果半途拐跑墨涅拉俄斯妻子海伦。

    这简直是蠢货,到时诸国围攻特洛伊,帕里斯就是引发战争的罪魁祸首。

    虽老国王认为,和希腊人的战争是必然,所以庇护了帕里斯,但也导致帕里斯人心尽失,连特洛特人也不待见。

    在这个世界,自己不一定会按照“剧本”发展,但红线不能踩,要不,别说是诸神直接下降干死,就是一些所谓神谕降下,自己这个乌鸦王子,就得含泪唱死囚歌了。

    所以裴子云并不跳出,视国王的几次看过来的眼神不顾,只是认真听着,一副“我才新来,我什么都不懂,我只是听听”的乖乖王子模样。

    不过命运总是不可抗拒的,被“修改的剧本”总会重新走回它原来道路,自己不出声,特洛伊罗斯却首先跳了出来。

    “父亲,赫克托耳哥哥作特洛伊的支柱,不能轻易去希腊,但我觉得帕里斯哥哥倒很适合此次的希腊之行。”

    话刚说完,国王就微微的点了点头,显是很赞同特洛伊罗斯的这番话。

    伊福玻斯握紧了拳头,咬着牙,怒视特洛伊罗斯,等他回去时,轻轻低喝:“叛徒。”

    伊福玻斯是真正怒火中烧,想不到以前一直跟着自己的弟弟会为“敌人”说话,且也看到特洛伊罗斯最近经常亲近帕里斯,对自己却是疏远了,这不是背叛是什么?

    特洛伊罗斯目不斜视,仿佛根本没有听到伊福玻斯的话,他上次回来就考虑的很清楚了,以后就跟着帕里斯了。

    伊福玻斯在对抗海妖的过程中表现的糟糕。相反帕里斯宛是天神一样,不管是武力还是谋略都是超过了伊福玻斯哥哥不知道多少。最主要的是,帕里斯哥哥还很慷慨。

    选择谁,不是一目了然?

    听了特洛伊罗斯的话,在场很多人其实还是比较赞同帕里斯出使希腊,毕竟帕里斯在之前剿灭海妖战役中,证明了自己的能力。

    但有人有了不同的意见。

    普里阿摩斯前妻之子赫勒诺斯精通占卜,是一个预言家,他站了出来,说着:“父亲,预言显示,若是帕里斯去,他会从希腊带回来一个女子,因这个女子,希腊人会追到特洛伊,到时他们会踏平特洛伊城,并杀死国王您和以及您的所有的儿子。”

    所有人听到赫勒诺斯的预言,都脸色微变,诸神的意志在这个时代是非常重的分量,大家就这个预言各抒己见,纷纷争论了起来。

    伊福玻斯第一个站出来支持了赫勒诺斯的预言:“父亲,我不赞同帕里斯出使希腊,赫勒诺斯的占卜预言向来都很准确,这次想必也不例外。这样的话,帕里斯的出使会给特洛伊带来灾祸,希望父亲郑重考虑。”

    特洛伊罗斯又在此站了出来:“父亲,伊福玻斯担心有点道理,但赫勒诺斯哥哥的预言并不可能都正确,况且帕里斯知道预言,一定会做好防范。”

    伊福玻斯阴沉的看着特洛伊罗斯,眼里几乎能冒出火来,实在想不到这个以前他的小跟班几次跟他作对。

    国王普里阿摩斯脸色阴郁的问着:“赫勒诺斯,你这个预言到底可靠不可靠,若是现在帕里斯知道了这个预言,我要他保证不准从希腊带回来任何女子,那预言结果会不会有所改变?”

    “父亲,诸神意志不容更改。”赫勒诺斯脸色木然的说着。

    裴子云立刻站了起来:“父亲,本来我作为王子,父亲和城邦事义不容辞,不过我才从伊达山回来,叫我去擒杀海妖还可以,但这是去别的王国外交,我对礼仪这一块掌握尚浅,会不会因缺少礼仪,而有损我们特洛伊的颜面?”

    “并且有赫勒诺斯哥哥预言在先,我就更不能去了,要是诸神使我犯了错,使特洛伊再一次遭受毁灭,我就万死难赎了。”

    说着,裴子云暗暗冷笑。

    “小样,历史上就是赫勒诺斯先唱乌鸦嘴,然后帕里斯坚持要去,结果就是锅全部是帕里斯背了。”

    “现在我不背,急死你!”

    裴子云这个作法,顿时使所有人争论更激烈了。

    “我看帕里斯完全可以胜任此次出使,至于预言的事,难保会有偏差。”

    “诸神的决定也是你能够质疑?帕里斯如果出使希腊,引来是无尽的祸患。”

    “赫勒诺斯的预言怎么就代表的诸神意志?我就支持帕里斯出使希腊。”

    “万一预言成真,特洛伊将面临毁灭之祸,不可大意。”

    “……”

    所有人都因这个预言争论激烈,有些甚至争的面红耳赤,几欲动手的地步。

    国王普里阿摩斯无奈,只得从大理石的王座上站了起来,摆了摆手,安抚了一下大家的情绪,让大家冷静:“既这样,那就召开公民大会吧。把这个决定交给所有特洛伊的公民。”

    和许多人想的不一样,在希腊和小亚细亚,战争这种事,国王一人是决定不了,只有全体公民会议才能决定。

    这和大徐不同,大徐的战争,强势皇帝一个人就能决定了,最多就是和大臣们通下气。

    虽刚刚议论的是帕里斯到底能不能出使希腊这件事,但归根结底,还是帕里斯出使希腊,可能引发的战争。

    国王和特洛伊的年轻人都支持对希腊的复仇之战,但这是有计划有步骤的实施和进行,并不是无脑猪突。

    帕里斯出使希腊,很可能会提前引发和希腊的战争,那就会打乱特洛伊的复仇之战节奏,使特洛伊准备不足陷入被动。

    这些只能拿到公民大会上决议。

    当下,国王命令敲钟人敲响挂在王宫最高处大钟,大钟声音能响彻全城,可以迅速的传递一些重要信息。

    这次召集全城公民到特洛伊广场上集会,敲钟人敲响大钟,在特洛伊城的公民都会迅速赶去广场参加集会。

    宫殿里的人纷纷离开宫殿去了广场上准备参加这次的公民大会,在大家离开,国王普里阿摩斯单独留下了帕里斯,有些责备的说着:“帕里斯,你是最合适的人选,为什么不去呐?”

    “父亲,我才刚迎娶了俄诺涅,想在城中多留一阵,去希腊的话,至少要一年的时间,太久了,我会有至少一年时间见不到我新婚的妻子——俄诺涅。”裴子云这次对父亲,不能用官方式回答,却用了温情式的回答。

    这也是合理的理由,国王普里阿摩斯不由无语,让新婚不到一月的帕里斯出使,的确有些不近人情,可自己除了帕里斯之外,实在没有合适的儿子用来出使希腊了。

    伊福玻斯本来是合适的人选,但上次剿灭海妖的战役中的表现实在太让人失望,而出使希腊更要应付复杂的局面,自己根本不敢把这任务交给他。

    至于别的王子,赫尔托尔作继承人不适宜出使希腊,别的要不就是太小,能力上还不堪委以重任,要不就是祭司、预言人等特殊职业,完全不适用出使外交。

    帕里斯是最合适的人选了,可惜意外的事太多,只能看公民大会的结果了,国王不由深深的叹了口气,深感可用之人太少。

    却听着帕里斯低声说着:“当然,虽然我不愿意离开俄诺涅,但是假如公民大会决定我去,我作城邦一分子,自义无返顾。”

    不过这样的话,是你们宁知有这神喻,还硬要我去,责任就不是我了。

    国王听了,却不知道这心声,还有些欣慰。

    儿子帕里斯,还是相当识大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