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四百九十三章 相认
    “快杀了他,杀了他。”伊福玻斯王子爬起来,满脸是血。

    周围几个王子看到伊福玻斯王子惨不忍睹的样子,虽都知道是他先出手,帕里斯只是自卫,但错就错在帕里斯身份太卑微,大家不会认为是伊福玻斯王子的错,而是帕里斯敢反抗王子。

    除了赫克托耳,别的王子都产生了同仇敌忾,不由拿起武器,要帮助伊福玻斯王子教训这个牧羊人。

    国王已从高台上走了下来,沉着一张脸,看着几个王子表现,就要开口呵斥,就在这时,一个清脆声音响起:“住手。”

    大家寻声看去,见一名穿着祭司服,身材修长的少女朝着这慢慢走来。

    原来是自己妹妹,城中的公主卡珊德拉,她还有一个身份就是特洛伊宫廷祭司,这两个身份,让她在特洛伊城拥有很高声望。

    卡珊德拉的出现,让全场安静了下来,大家都看着她,伊福玻斯王子还不服气:“我亲爱的妹妹卡珊德拉,你要帮助一个卑微的牧人,和王子作对?”

    “凭神给予我的目光,让我知道打倒你的,并不是低贱牧人,而和你一样,是高贵的王子。”卡珊德拉看了一眼裴子云,就对伊福玻斯王子宣布说着。

    刚才还罢了,在射箭冠军落定的一瞬间,她看出面前牧人正是被遗弃的哥哥。

    “这个卑贱牧人凭什么和我一样是王子?”伊福玻斯王子质问:“又是哪国的王子?”

    希腊有几十个城邦,按照这时代的规矩,一城就有一国,都是王子公主,所以这倒不是稀罕的事。

    “因神给予我的目光,让我知道,帕里斯就是很多年前遗弃在伊达山的王子,他是我们的二哥。”卡珊德拉叹了口气,说着。

    国王普里阿摩斯和王后赫卡柏一怔,神使他们内心,立刻涌现出了强烈父母之爱,内心非常的喜悦。

    特别是王后,这么多年来,时常会想念那个被她遗弃在伊达山的可怜孩子,想不到心愿能得偿所愿。

    “原来你是我的儿子,帕里斯。”国王和王后高兴拥抱着失散多年的儿子,虽裴子云早就知道帕里斯的这身份,但被人这么抱着,还是让他有点不自在。

    国王和王后已忘记了帕里斯出生时的神谕警告,宣布着:“我亲爱的儿子,我是多么想你——别怕,你会脱下牧人的衣服,穿上王子的服饰,并且获得王子应有的一切待遇。”

    帕里斯的认祖归宗,裴子云内心也很是高兴。

    “请进入我的宫廷吧,无论你是我的儿子,还是两百米和射箭的冠军,都有资格接受邀请。”

    王宫·宫殿

    宫殿有着厚实的墙,巍峨大门和雄伟立柱,别的被邀请的人都感到惊讶不已,跨过大门,看到攀满葡萄藤的架子,以及四股常流不息的喷泉。

    前厅走进中院,廊柱左右分开,通往宫室和林**,裴子云沉思站在廊柱前,注视着这座宫殿。

    “要说宏伟,这宫殿与大徐朝皇宫根本不能比。”

    “但是,这种奢侈也不是真实历史上的特洛伊能拥有——这就是诸神的世界,带来的变化?”

    大厅有不少青铜雕塑,矗立在两侧,多半是裸露人类男女,没有谁用神来当雕像,因为它们都举烛台,时近黄昏,奴隶举着木杆点燃烛台和挂灯,灯芯发出了光芒,照亮了大厅,还照亮了壁画——那是用来歌颂诸神。

    王子和英雄都来了。

    裴子云按照吩咐,由仆人带去换衣,伊福玻斯王子脸色不由铁青,此时的脸还是肿着,朝裴子云哼哼了两声,显示不满。

    虽裴子云的身份已今非昔比,和他一样也是国王的儿子,但伊福玻斯王子还是并没有好脸色。

    国王的女婿爱涅阿斯有着自己城邦,正巧过来,他看了一眼端坐的裴子云,心想:“虽是王子,但一直以来都是牧人,他的眼界和见识能不能适应这场合,不在这里出丑啊?”

    爱涅阿斯是爱神之子,娶了国王的女儿,此刻王宫晚宴,他也受邀参加了。

    过了一会,裴子云重新出现在大厅中——白色的束腰衣,腰间系着青铜串成的腰带,腰带上挂着短剑,眼眉细长,瞳仁黑色,英姿焕发,神态从容,所有人看的都呆住了。

    “众神在上!”首先发言的是爱涅阿斯,他是爱神之子,无论怎样都清醒的早些:“你简直与为诸神斟酒的该尼墨得斯一样,我简直不敢相信我所看到。”

    “帕里斯,我的儿子,生下你时,好好儿子要丢出去给野兽吃掉,当时我是多么的伤心!”王后赫卡柏看着成年的儿子,不禁流下热泪。

    “王后,您应该高兴才是,虽帕里斯长在伊达山上,可到底是王子,您看,帕里斯的武力和仪表都超出了凡人!”爱涅阿斯说着。

    爱涅阿斯并不知道裴子云受了女神母亲的祝福,但一看见裴子云就感觉亲切,内心欢喜。

    “你说的对,我有话要说!”国王普里阿摩斯逐渐恢复了平静:“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了,但此刻我宣布帕里斯重新成为王子,我会给王子应有的府邸,以及黄金。”

    “感谢您的恩赐,我敬爱的父亲。”裴子云单膝跪地,双手交叉于胸口,郑重说着。

    “帕里斯啊,你年纪也不小了,成你哥哥赫克托耳的副手如何?”国王普里阿摩斯恳切看着眼前的儿子,这个儿子强大英俊,正是城邦所需要的人,而且他还迫切想补偿。

    “感谢您的信任,但我觉得有些不妥,因我从来没有掌握军队的经验,我担心给我们的王国带来损失。”裴子云考虑了一下还是拒绝了国王的提拔:“但是我想跟城里的哥哥和贤者学习一段时间。”

    “也对,我准许你向你城里的哥哥和贤者学习。”国王普里阿摩斯渐渐冷静下来,这个儿子再仪表堂堂,可的确没有受到教育。

    “如果一开始就让帕里斯作赫克托耳的副手去掌管军队,不说帕里斯没有经验,就算有,军中桀骜不驯的将领可未必将帕里斯放在眼中呐。”

    “而帕里斯去向城里的哥哥和贤者学习,可以很快提高眼界学识,并且和王子们,他的哥哥弟弟们打好关系。”

    帕里斯多年都是牧人,直接让他去做一个王子的事,未必胜任,还是让帕里斯去学习一段时间。

    国王想着,就举起了杯:“来,大家为了帕里斯干杯。”

    “干杯!”宴会欢快起来,人们吃着,喝着,跳着,仿佛要将所有情绪都在宴会尽情释放出来。

    伊福玻斯王子是在场所有王子中最不顺心,所以他一个人在角落里脸色阴沉的喝着闷酒。

    原本以为帕里斯只是一个卑贱的牧羊人,等到比赛结束,随便收拾都行。

    即使在赛场上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攻击裴子云,伊福玻斯王子也毫不在乎。他相信大家都会偏袒,而不是卑贱的牧羊人。

    然而世事难料,现在卑贱的牧羊人竟变得和他一样成为王子,甚至地位隐隐胜过一筹,这让很是郁闷。

    只有卡珊德拉渐渐冷静了下来,她举着杯喝了一口,满嘴都是苦涩,隐隐有些后悔。

    “我当时为什么这样冲动,直接承认了帕里斯,让他回来呐?”她一直记得神谕,帕里斯回来了,意味着特洛伊将面临毁灭。

    诸神的决定不容更改,既是她亲自将帕里斯迎回来,那她应当为特洛伊毁灭做一些准备。

    裴子云似有所觉,看了一眼卡珊德拉,说实在,他还是感谢她,若没有她的帮助,他要费一番手脚才能完成相认。

    只是这个祭司公主给他一种特殊的感觉,目光似乎能看破某些东西。

    就在这时,宫殿外面传来了歌声,这种城邦,国王和公民只有一墙之隔,国王就问:“这是什么声音?”

    仆人出去,一会回来了:“尊敬的王,外面有一个游吟诗人在唱着帕里斯王子的长诗。”

    国王听到很高兴,想不到帕里斯这样受人欢迎,才刚刚成为王子,就有诗人为他唱诗了。

    要知道,这说明他的眼光没有错,帕里斯是一位受人尊敬的人,不管是样貌,能力,都万中挑一。

    就在这时,赫克托耳的妻子安德洛玛扫看了一眼痛饮美酒,没有丝毫担心的丈夫,却皱起了眉。

    原本赫克托耳是毫无争议的王位继承人,现在帕里斯成为王子,似乎隐隐有一些变化。

    这变化并不明显,但赫克托耳的妻子安德洛玛内心有些不安。

    宫中的晚宴持续了几个时辰,大家尽兴都散去了,裴子云刚刚走出宫殿,就有一位仆人走上前来。

    “帕里斯王子,国王陛下吩咐我带您去府邸。”仆人说着。

    “嗯,你前面带路。”裴子云颔首。

    仆人带着裴子云在特洛伊城七拐八绕,到达了一个府邸大门:“王子,这就是您的府邸了。”

    裴子云瞧了瞧,这栋房屋,同样摆放着青铜及大理石雕像,但和壁画一样简单些,主题多是战争及教育,庭院内长着月桂,还有一些樱桃、桃树、杏树、苹果树,圆形池塘内养着睡莲和水仙。

    很不错的府邸,以后在特洛伊城就有个家了。

    只是当仆人离开,裴子云闭上了眼,半晌,才淡淡的说着:“你来了。”

    “我来了。”蓄起胡须的游吟诗人格斯涅转了出来,和第一次相见相比的话,他则多了几分谦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