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四百九十一章 比赛
    特洛伊

    第二天清晨,国王召集人民广场,忙碌准备给宙斯、波塞冬、阿波罗献祭。

    祭司牵来牛,它一身毛光滑,肌肉健壮,只要见过它的人都会不住地称赞:“好牛,好牛!”

    只是它似乎有点预感,眼睛怀疑望着,不时嘶叫。

    祭司举着陶,用水弹洒祭坛、参加祭礼的人,以及牛,随之就向着天空伸出了手臂。

    “克洛诺斯与瑞亚之子,天神之父,地上万物的最高统治者,奥林匹斯之主,诸神之神——伟大多谋的宙斯啊,请您接受卑微的凡人祭品吧!”

    周围一片寂静,大家都认真进行祷告,接着祭司宰杀了这牛,血流在祭坛上,祭司一块块剔出内脏和骨,把肉分类供上。

    裴子云身份低微,只能远远看着,接着,一件无神世界,绝不可能发生的事,发生了。

    祭坛上,牛身上最美味的一块,消失了。

    祭司赞美着宣告:“祭礼效果不错,神已收取了祭品。”

    神不需要的部分,才会一一分割,同时举行盛大饮宴,当然这饮宴,就不是普通人能参与了。

    真实历史希腊,也宰杀牛羊猪,不吃的内脏和骨才用来祭供,余下都分了,事实上就是意思意思下。

    有重要场合,才会烧掉肉,表示虔诚,但是在真正有神的世界,原来神会收取神爱食用的部分,不爱食的余下部分,凡人才可以分食。

    “上次祭祀,看来没有引起神的注意。”

    塔门,一个牧人在人群过来,兴奋的说着:“帕里斯,今年奖品二百米赛跑的奖品是一只羊,而射箭比赛的冠军,不但有一头牛,还可以多获得一副盔甲,甚至还可能代表特洛伊参加在奥林匹亚举行的运动会!”

    满脸通红的塔门兴奋挥动了拳抒解心中的兴奋。

    “奥运!”裴子云无言,但心中却更谨慎的审视着自己的计划,刚才一幕给了自己很大冲击。

    “这可是诸神时时降临、干涉的世界。”

    “神和人的关系,根本不能用原来世界来猜测,幸我为了谨慎起见,没有和格斯涅深入交谈,只请他把诸神降临,自己说的话编成诗歌吟唱。”

    “按照我的估计,这可以减少我的责任七到八成。”

    “不是没有进一步的计划,我还想说帕里斯当着诸神的面,向俄诺涅表示他的爱,国王赏赐的侍女从来不碰,他的爱情经受了考验,也许只有女神的弓箭射中他的心,才会使他改变心意,毕竟凡人无法抗拒神——这段话都提前唱出来,这就完全没有责任了。”

    “现在想来,这真是取死之道。”

    “完全把黑锅丢给神,并且提前揭穿了计划,会引来宙斯的杀机,宙斯会杀掉帕里斯选择新的引子引发剧情。”

    “不要在神的世界,太重视凡人的价值——因为连神的亲生儿子,都是舞台上一次性道具!”

    “单纯说帕里斯当着诸神的面,向俄诺涅表示他的爱,或还可以。”

    这样想着,裴子云跑了过去,比赛有角力、跳远、赛跑、射箭,许多贵族青年竞相参赛,其中有国王的儿子。

    现在,今天第一场赛跑终于开始了。

    站在起跑线上,赛道两侧挤满了呐喊助威的人群,有些人甚至为了抢占一个有利的观看位置而大打出手,大会比赛第一天,场面可见一斑。

    裴子云在原本世界,不说道法加持,就是纯粹肉体,裴子云可以保证没有人可以跑得过。

    在这个世界,到处是神的子孙,靠肉身力量赢得比赛,裴子云内心并无绝对把握,但会全力以赴。

    “帕里斯,加油。”塔门为帕里斯加油助威。

    “帕里斯,我全副身家可都是押给你了,你可得赢了。”这是帕里斯记忆中一位赌徒的呐喊。

    随着裁判员一声令下,两百米赛跑预赛很快开始了。

    赛手冲出去一瞬间,裴子云就轻巧跑在了最前面,在呐喊助威声音中一直领先,最终以遥遥领先第二名两个身距的差距,跑过了终点,获得了观众声嘶力竭的喝彩。

    虽帕里斯是个牧羊人,但这并不影响热情观众的呼喊。他们欢呼雀跃,手舞足蹈,在裴子云冲过终点一瞬间,气氛达到了前所未有高潮。有些人因太过激动,连嗓子都喊哑了。

    这就是古希腊时代普通民众对于体育的热情,不亲眼看到这一幕是无法理解古希腊人对于体育的狂热追求。

    预赛淘汰了大部分人,每组只有最优秀者才可以参与,接着就是正式比赛了,将决出200米比赛的第一名。

    裴子云坐着正休息,突然一个人过来,后面是二个卫兵,都持着长矛,半路上狠狠的盯着他,让他微微感到诧异。

    裴子云拍了拍塔门,指着盯着自己的人低声问:“这个是谁?”

    “是得伊福玻斯王子。”塔门回答。

    “原来是得伊福玻斯王子。”裴子云微微冷笑,这人是帕里斯的弟弟,原本帕里斯赢了射箭比赛,但得伊福玻斯恼羞成怒,挥舞长矛,冲向帕里斯想把他刺死。

    帕里斯惊慌地逃到宙斯的神坛,遇到公主卡珊德拉,她是先知,才得以幸免相认,但帕里斯胆小,也被众人知道,扣上了胆小鬼,怯弱者的帽子。

    原本自己就想改变这点,因这个名声,在这世界就注定了帕里斯没有前途——谁会跟随一个胆小鬼?

    现在看起来,得伊福玻斯很是配合啊!

    总决赛很快开始了。

    “快!”号令一下,裴子云一瞬间奔了出去,在奔跑周围,隐隐带一丝风,周围的观众们发出惊叫和欢呼声。

    短短两百米距离不过是很短的距离,只是几个呼吸,裴子云就超过了伊福玻斯王子以及别的比赛选手,最后终点时,裴子云以遥遥领先的成绩赢得了两百米比赛第一名。

    所有人欢呼,为之雀跃,为之喝彩。

    大部分人欢喜,有人却气愤难耐,伊福玻斯王子此刻满脸铁青,本来两百米比赛的第一名已是囊中之物,没想到半路杀出一个牧羊人!

    如果不是正在比赛,不是满城公民都在观看,他一定狠狠教训一下这个牧人,让他知道什么叫高贵与卑贱!

    “当”

    一声铜锣敲响,有人高声呐喊:“下一场比赛,射箭。”

    和赛跑不一样,在世界重视的是武力,射箭作为最重要的武技,几乎是所有王子都会出场参加的比赛,众王子中不乏箭术超绝之人,裴子云要想在射箭比赛中拿到第一名,难度比两百米高很多。

    原来的历史上就是帕里斯脱颖而出,获得了国王的认可,重新变成了王子,并且引发了战争,但是这有没有诸神的暗中帮助,就不清楚了。

    裴子云看了看伊福玻斯王子,心中暗笑一声。

    此时,一头牛被牵到赛场,这公牛油光壮亮,是在伊达山牧群里牵来公牛,这头公牛正好是帕里斯饲养和喜爱,可无法阻止主人和国王把它牵走,现在,正好拿回来。

    别小看一头牛的价值,就算是国王祭祀神灵,一般只有一头牛,小神只能享受一羊一猪的待遇,一些弱小的城邦,甚至会为一头公牛而发生冲突!

    这是比赛的奖品,非常丰厚,能最大刺激选手的发挥,使比赛一开始进入白热化阶段。

    这时,和裴子云同组的伊福玻斯王子压低声音,开口:“你这个低贱的牧羊人,为什么敢和我并立?”

    裴子云用手指了指新戴上的月桂以及橄榄枝编制的花环,缓缓说:“因诸神喜欢第一名,而我是赛跑的第一名!”

    伊福玻斯王子涨红了脸,不自觉摸向了弓,就在这时,高大强壮赫克托耳过来了,引起了所有人欢呼。

    “赫克托耳,赫克托耳!”

    赫克托耳是国王普里阿摩斯所有儿子中最勇敢,最有力,也是箭术最好的一个,以往的经历,赫克托耳向所有人证明,他是一个当之无愧的英雄。

    裴子云看了过去,只一眼,就心中不由的一沉。

    眼前的赫克托耳,巨人一样的身材,姑且不说,里面滚动的血液,似乎汞一样流动着,巨大力量流淌,给了裴子云沉重的压迫感。

    “这就是神的血脉?简直比修炼一辈子道人还强,我现在根本不对手。”裴子云暗想着:“不过,我会必胜,因为神不允许帕里斯失败。”

    射箭比赛很快就开始了。

    相对两百米比赛是平民的盛宴,射箭无疑更受贵族欢迎。这项运动也算这个时代的贵族运动,一般平民不可能有财力培养优秀箭手。

    此时,整个射箭赛场座无虚席,连国王和王后都到了比赛现场,他们在高台上坐了下来。

    裴子云看了一眼高台上的国王和王后一眼,心中已有了计较。

    只见裴子云平心静气,一种熟悉感觉瞬间袭上心,帕里斯原本就是一个优秀的射手,现在自己继承了全部记忆,加上自己对弓箭理解,精益求精,箭术更上一层楼。

    “射——开始!”发令官说着。

    “噗噗噗。”伊福玻斯王子张弓射箭,一根接一根,中间毫无停滞,明显是长期训练的结果。

    “七环!”

    “八环!”

    连射十箭,都是七八环,这已是非常不错的成绩,平时足以力压许多优秀箭手,要知道,现代奥运箭手的成绩都不过这样,这可是70亿人中挑选出来!

    伊福玻斯王子显对自己的成绩很是得意。

    裴子云冷笑一声,抽出箭矢,弯弓搭箭,将箭射了出去,只听着尖锐呼啸,一箭扑向靶子。

    “十环。”

    还不待众人反应,裴子云取了第二支箭又射了上去,霎时连连咻咻掠过,全部射了出去。

    “十环。”

    “又是十环。”

    “这真是不可思议。”

    裴子云射出了十箭十环成绩,赛场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向着帕里斯鼓掌,连国王普里阿摩斯眼一亮,都站了起来,问:“这是谁?”

    “陛下,这是您忠诚的仆人阿革拉俄斯的儿子。”有人报告着。

    “仅仅是阿革拉俄斯的儿子?”国王有些失望。

    “是的,陛下,他现在继承阿格尔拉斯的职业,成为一个牧人,为您放牧着牛羊。”亲兵回答的说着。

    “身份太卑贱了啊!”国王本想将裴子云招成队长,现在想了想,就决定暂时招募成自己的亲兵。

    “毕竟只是一位宫廷仆人的儿子,虽射箭之术不错,但见识和眼界还不足以支撑一跃成队长,也许好好锻炼,未来可以升格为队长。”国王暗暗想着,就算没有神喻,国王还是很清醒认识到自己国家的处境。

    特洛伊本身土地肥沃,盛产黄金,还控制着达达尼尔海峡,而交通位置十分重要的达达尼尔海峡沟通着爱琴海和黑海。

    这时代是青铜时代,但青铜器有个缺点就是容易生锈,如果在青铜表面用锡镀上一层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所以锡在这个时代相当重要,是不可缺少的战略物资,谁缺了它,谁就无法工作和战斗。

    而锡却需要成船的在黑海拉过来,不得不经过达达尼尔海峡,而控制达达尼尔海峡的特洛伊,就可以坐地分钱,这引起了很多希腊人的羡慕嫉妒恨。

    “我需要更多的武士,来应对局面。”国王阴沉的想着,为了维持王国的鼎盛,就必须更多的武士,所以国王第一眼就看中了这个牧人!

    更加不要说,国王普里阿摩斯并不是愚蠢者,他也闻到了来自诸神方面的不好气息!

    这时,射箭第一轮比赛接近了尾声,而伊福玻斯王子却不明白国王这心情,再一次失利使他脸色更难看,狠狠瞪视着裴子云,看着裴子云的笑,恨不得将他狠狠踩在脚下:“这个卑贱的牧人,敢混到王子之中比赛,还赢了一场。”

    仆人这时都小心翼翼,深怕输了比赛,找到自己出气,而伊福玻斯王子几乎要动手,但望了望赛场周围,发现围满了人,都是公民和贵族,向高台看去,发现国王和王后也在场。

    怒火中烧的伊福玻斯王子,缓缓收回了手,只是眸子更是阴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