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四百九十章 一笔生意
    伊达山

    距离上次诸神来伊达山已过去十多天时间。

    在这十多天时间里,裴子云生活并没有太大变化,唯一与不同就是,裴子云在放牧回来的空闲里,不再无所事事,为了更好适应这个世界的需要,增加了身体锻炼。

    在俄诺涅看来,帕里斯还跟以前一样,但却经常做一些奇怪动作,把自己搞得满头大汗。

    当她问起的时候,帕里斯会告诉她,这是增强身体的练习。

    “嘿、哈”裴子云打完一套引导,缓缓收起,突“轰“的一声,身体一震,似乎打破某个束缚,仔细看,会发现一丝丝金属光泽在身体上一闪而逝。

    “系统!”

    一个小小梅花飞快出现,并迅速放大,变成一个透明的资料框,带着淡淡的光感在眼前出现。

    “英雄:第一层(15.3%)”

    “特技:铁铸铜灌(6.8%)”

    “我感觉没有错,和原本世界相比,这世界力量更注重肉体。”

    “才十几天,我身体力量就提升了一大截。”

    “更重要的是,铁铸铜灌竟然被这世界允许——也对,特洛伊之战,希腊方面最强战士阿喀琉斯,海洋女神忒提丝(Thetis)之子,就是铁铸铜灌刀枪不入之身。”

    “除了它,还有波塞冬的儿子库克诺斯,也是铁铸铜灌。”

    “不过,我感受到,针对性的训练已经抵达极限,提升不了多少了,看来帕里斯的确天赋有限。”

    “不过,我是不是可以试下寄托和名声,看能不能推动着进步。”裴子云才重重吐了口气,扫看四周,摸索了下,取出了一个小罐。

    里面有七个银币,这就是帕里斯全部的财产。

    这时代城邦铸造的银币已经盛行,仔细看,正面图案为驭手驾驭四套马车,右手执鞭,左手持缰,胜利女神尼姬(Nike)飞越其上为马加冕。

    背面图是人首牛身,这是河神阿刻罗俄斯。

    “财产太少了啊!”

    “不过,我还有一些父亲赠给的羊皮,这本是给我娶妻用的,但是现在可以全部卖掉,应该也有三十个银币。”

    才沉思着,听见俄诺涅高喊:“亲爱的,我不但给你带来了野羊奶,还带来一只野羊。”

    少女看上去正值豆蔻年华,有着细致红润的肌肤与乌黑卷发,还有一双乌褐色的杏仁眼,四肢和小鹿一样有力而修长,飞快奔了过来。

    她拖着一只羊,手里还拿着罐子,这是羊乳,这不是国王的羊的羊奶,而是伊达山的野羊奶。

    羊其实有的是,山坡上用巨石围成的牧场,帕里斯傍晚会赶着羊和牛回到巨石内,还有四条猛犬看,它们看上去和狼一样,总有上百只羊和牛,但是不但不能杀,连羊乳牛乳都得上交,要在这些羊奶中截留一些自己喝并不容易。

    “进来吧!”两人进了去,裴子云住的是草房,地上铺了树叶和树枝,又在上面垫了一张粗陋野羊皮,这就是原来的帕里斯生活。

    而俄诺涅虽是河神(Cebren)之女,但河神(Cebren)只是一个不起眼的河神,是她的家其实也不比帕里斯好多少,不过她终还有点小小权利,赶着一只野羊过来宰杀了,用一部分肉献祭赫耳墨斯和阿弗洛狄忒。

    裴子云说着:“诸神都是值得尊敬的,必须给赫拉和雅典娜也献祭,她们也曾荣耀的降临。”

    于是就这样办了,俄诺涅深受感动,说着:“我亲爱的帕里斯,你这样尊重神灵,一定会获得诸神的庇佑。”

    这时,乌云遮住了月亮,风在呼啸,听着她说着:“亲爱的,你快喝吧!”

    裴子云心中感动,虽说伊达山上有着野羊和羊奶,但并不是可以随便取用,俄诺涅自己都不多,怕是把她的份,都给了自己。

    只是前十几天,全力打熬身体,提升肉体,必要营养要跟上,所以他接受了,但这不是长久之计。

    “轱辘。”

    “轱辘。”

    一小会,俄诺涅送来的野羊奶就被裴子云喝个精光,又大口吃着肉,就在收拾着局面时,又一个牧羊人过来,对着裴子云喊:“帕里斯,城中的大赛就要开始了,你去不去?”

    “去!”裴子云大声回应。

    这特洛伊城中的比赛可是重头戏,他的好多计划都需要通过这次比赛来完成,能不能在特洛伊之战中获得先发,这次比赛至关重要。

    再说,这也是命运安排,他要试着能不能再改变一些事——雅典娜的事,他却不敢,还是这话,在特洛伊之战的结果,已经被诸神写上剧本时,如果是循序渐进的改变还可以,一下改变,选择了雅典娜,那会引来宙斯的杀机。

    帕里斯区区一个凡人,一下改变了剧本,杀了选择新的引子就很自然的事。

    所以不敢。

    但有些潜移默化的可以有,积累多了,宙斯也不能推翻了重来。

    想到这里,裴子云转身对着俄诺涅说:“亲爱的俄诺涅,等我赢得了比赛,我就有钱娶你了。”

    裴子云对俄诺涅说出这番话,俄诺涅是十分感动,但她这时,心里生出了不好的预感,赶紧伸手道:“帕里斯……”

    俄诺涅想要阻止裴子云去参加比赛,话才到口中,不知道怎么回事,瞬间麻痹了,舌头不能说话。

    她眼睁睁的看着裴子云安慰:“俄诺涅,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取得胜利。”

    态度语气坚决,裴子云此刻的话在俄诺涅眼中生出一股悲壮,仿佛他去参加不是比赛,而是出征。

    特洛伊城的比赛其实就是后世的体育竞技比赛,在古希腊世界里,这是平民,甚至是贱民都能够参与活动。

    在里面出类拔萃者,就可赢得提携,甚至获得诸神的赏识。

    正因为如此,许多人会选择参加比赛而获得机会。

    而所谓的奥林匹斯大会,其实就是所有比赛中最有名的一个,性质是一样。

    裴子云告别俄诺涅,一人下山去。

    站在山上俄诺涅看着帕里斯下山,内心惶恐,她是多么想告诉裴子云不要参加这次的比赛,看着帕里斯远去,她是多么的想陪伴一起去。

    然而一股力量压制了她的所有行动,只听一个声音在她耳侧轻轻叹息:“我的女儿,这是诸神的意志,你不能去阻止。”

    原来河神及时出手制止了俄诺涅,特洛伊之战诸神不允许出现变故。

    俄诺涅轻轻捂着嘴,泪水夺眶而出,瞬间挂满了整个脸颊。

    特洛伊城

    神话版特洛伊之战,特洛伊城规模比原来大多了,整个城市的人口大概有五万,虽在原来世界中,这种规模城市根本不值一提,但在这个时代,可以称得上是巨型城市了。

    它俯瞰海湾,城外肥沃异常土地上,生长着郁郁葱葱的橄榄、葡萄、小麦。

    城市有8座城门,大街小巷星罗棋布,四通八达,城市中心是巨大广场,广场有着宙斯、雅典娜、阿波罗的神殿,还有一些小神庙,繁华街道上,阳光洒在大理石建筑间。

    裴子云行在街道上,手上拿着沉重包袱,进进出出街道店铺,不到一会,带着包袱全不见了。

    行至一段僻静街道,裴子云听到吟歌的游吟诗人,这位游吟诗人歌声时而高亢,时而激昂,时而低沉,时而低吟。一曲美妙诗歌从他的嘴里吟唱出来,仿佛注入了灵魂一样。

    裴子云微微一笑,上前拦住了。

    “伟大的游吟诗人,你的歌声是这样动听,我被你歌声吸引,在诸神引导下,来到了你的身边。”

    “如果不介意的话,我愿意邀请你去酒馆喝上一杯美酒。”

    游吟诗人看了一眼裴子云,说:“感谢您诚挚的邀请。”

    酒馆里,请着喝了几杯,裴子云就有了些醉意:“明天城里又要举办一年一度大会,我这次也要参加比赛。”

    “我也知道,每场比赛都有赌注,这是神所允许的事。”裴子云停顿了一下,接着:“我告诉你一个小秘密,我把自己所有东西都卖掉,换成了钱币,足有十个银币,全部押注我自己。”

    “我有一笔生意,要和你谈。”

    “哦?”游吟诗人微微露出了惊讶,十个银币不少了,这种小人物胜负比往往超过了十,赢的话,就是一百了。

    虽游吟诗人也是喝了不少酒,醉眼朦胧,但仔细看过去的话,会发现迷离的眼神后面藏着的是清醒思绪。

    裴子云说:“如果这次比赛我失败了,那就什么都不用说,但是如果我胜利了,我以神的名义举誓,我会把赢的钱都给你——足有一百个银币,只要你为我编写诗歌,如何?”

    游吟诗人深深的看了一眼裴子云,缓缓点了点头,答应了。

    裴子云要求他的事,根本就不算多么难,他平时编写诗歌,也有好多是以城中的人物为诗歌题材,而这次裴子云开价这样高,失败了,对他没有任何损失,胜利的话,他可以获得丰厚回报,他没有理由不答应。

    只是,这个少年,真有这样自信,他问着:“我叫格斯涅,你名字是?”

    “帕里斯!”裴子云自信的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