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子夜鸮 > 第四百八十八章 笛声
    想到这里,裴子云沉声:“系统!”

    一个小小梅花飞快出现,并迅速放大,变成一个透明的资料框,带着淡淡的光感在眼前出现。

    姓名:裴子云(帕里斯)

    职业:王子、牧羊人

    “武道:宗师(45.7%)”

    “萧(笛):宗师(16.3%)”

    “只有武道保留下来么?”裴子云若有所失,良久又释然笑了:“不不,应该还有,只是道法在这个世界根本不能体现。”

    “不过力量就是力量,就算不能体现,其实还在,以后必有用处。”

    就在裴子云想的入神时,一个声音打断了回忆和思考。

    “帕里斯?”

    裴子云有点意外看了上去,只见一个金发碧眼,身材高挑的少女从远处的树林里跑了出来。

    少女身穿淡蓝色衣裙,外套一件洁白轻纱,把少女优美身段展现的淋漓尽致,她此刻头发有点凌乱,气息有点喘,显是从远处一直奔跑着过来。

    裴子云搜索着原主记忆,立刻弄清楚了这过来的少女的身份。

    “俄诺涅,亲爱的,你怎么来了?”裴子云说着。

    “我睡觉,梦到你在河里被淹死了,突然之间心疼,所以赶紧过来看看,看到你没有事情,我就放心了。”俄诺涅拍着胸口心有余悸说着。

    “俄诺涅,我怎么会被淹死,你看我这不是好好么?”裴子云听了,心中一凛,俄诺涅是河神Cebren之女,但位阶不是很高,怎么会有这梦?

    当下特意转了一个圈,证明“自己”活的好好。

    “也对,你本来是宙斯和海洋女神的子孙,又半途渗入了河神的血,怎会被淹死呢?”俄诺涅低声喃喃,突展眉一笑,伸出一只手对裴子云:“帕里斯,你怎么还赖在河里,我拉你上来。”

    轻轻的一搭少女的手臂,发现她肌肤细腻光滑,一点也不像想象中粗糙皮肤,手上轻轻一用力,就从河里上了岸。

    “帕里斯,你偷了这么久懒,有没有丢失羊羔?”

    “放心吧,俄诺涅,我怎忍心让可爱的小羊羔走丢失。”裴子云说着。

    帕里斯自被义父阿革拉俄斯收养,也正式继承了牧羊人的职业,帮着王宫的国王放养牛羊。

    看着少女一脸稚气的面庞,裴子云暗暗叹息,要不是有着原主的记忆,他根本不会联想到这个少女会是自己的妻子,因少女的年纪看起来实在是太小了。

    在帕里斯的记忆中,和俄诺涅的婚后生活一直都很开心很幸的,即使是婚前认识俄诺涅时,虽俄诺涅经常的捉弄他,但他作为一个贫穷的牧羊人,从来都没有生过俄诺涅的气,一直都很享受和俄诺涅在一起的时光。

    但在神的旨意下,这一切都不能延续,都将被终止。

    原来的神话故事中,帕里斯是喜欢上海伦,且带着海伦私奔,这也直接导致了特洛伊之战的爆发。

    “特洛伊之战爆发,是两方面的事,一方面是希腊和特洛伊争夺爱琴海的霸权,一方面还可能是奥林匹克山神力秩序的问题,这战争无法阻止。”

    “但是特洛伊或者说帕里斯,有个致命的缺陷,就是至少在表面,战争起源问题就是斯巴达国王热情款待帕里斯,而帕里斯却严重违背了法律和宾主之道,抢劫了王后海伦,这是难以抹杀的污点。”

    “别认为这不重要,这还是会影响许多神和人的好恶,至少影响着不少城邦的看法。”

    “希腊能集中起十万大军,以及许多原本特洛伊的盟友中立,这个原因的因素也很大。”裴子云暗暗想着。

    俄诺涅一路蹦蹦跳跳引着裴子云回走,路上有说有笑,裴子云因有记忆,没有露出马脚。

    回去的路上顺便领略了一番伊达山美丽风景。

    当然,裴子云因带着明确目的来此,而且也大概清楚接下来会发生哪些事件,回去的路上,在领略美好风光同时,也默默准备。

    不出意外的话,帕里斯就是给诸神分金苹果的牧羊人,自己一定要把握这次有利的机会。

    途中经过一片野葡萄藤时,俄诺涅突停下来,问:“帕里斯,你以前一直都说很爱我,但我想你亲自证明这一点。”

    如果是以前帕里斯,肯定会一番甜言蜜语,哄得俄诺涅开开心心,甚至直接吻上俄诺涅,这个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但裴子云此刻心里已有计较,微微一笑,说:“亲爱的俄诺涅,难道我娶你不是对你爱的直接证明?”

    “帕里斯,这远远不够。”少女说。

    “好吧,俄诺涅,我会让爱情女神亲眼见证我对你的爱,且让她祝福我们的爱情。”裴子云说着。

    “哦,是真的吗,帕里斯?”少女掩口惊呼。

    “当然,俄诺涅。”裴子云回应的说着,就在这时,远处天空出现了异相,彩霞特别明亮,就暗想:“来了。”

    俄诺涅显也看到了天空中的异相:“帕里斯,你快看,那发生了什么?”

    “俄诺涅,我已经看到了,等下可能会有一些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你去葡萄藤那边躲起来。”裴子云说着。

    “帕里斯,不会有什么不好事发生吧?”少女担心的说着。

    “放心吧,俄诺涅,你赶快过去躲着,不管发生了什么,你都不要出来。”

    裴子云赶紧安排俄诺涅躲到了远处的葡萄藤中,接着,自在的抽出了牧笛,吹了起来。

    裴子云的音乐,并不是自己修得,而来自于别人一辈子心血的凝聚。

    这些人学习音乐时根本不为别处,只为了音乐本身,要不也不能形成着寄托,传递给后人。

    这在音乐上付出了无数心血,的确萧笛一弄,山溪夜月,声入朝霞。

    但是获得多位大家的记忆,裴子云还是无法成为宗师,直到了承顺郡王的纸条传递过来,启泰帝要杀自己时,终有感而发,种种千言万语,汇集成了萧声,得以情乐无二,勘说心声。

    此时笛声悠扬传出,婉转入丝,似乎同样诉说着一段故事。

    天空中的异相大概持续十几个呼吸时间,接着四位神灵就出现在了山上,前面的引导者是赫尔墨斯,后面跟着的是赫拉、阿芙罗狄忒、雅典娜。

    赫尔墨斯正想要说话,雅典娜阻止了赫尔墨斯的举动。

    此时,裴子云笛声吸引了四位神灵的注意,静静的站着,听着裴子云的笛声——笛声带着年轻人特有的热情和纯粹。

    “我生长在美丽伊达山上,小时被善良的母熊收养,她给我哺乳,后来作牧羊人的父亲收留了我,抚养我长大,我继承了他的职业给国王放牧。童年的我虽然艰辛,但是充满了快乐。”

    “我长大了,学会了思考,也善于思考,我悄悄的爬上了树干,远眺特洛伊的宫殿,宫殿宏伟辉煌,我观察出入宫廷的贵人,我迷惑了,人和人的生活怎么就不一样。”

    “父亲阿革拉俄斯很爱我,但他仅仅是宫廷里的一个仆人,当国王孩子还在戏耍时,我看管这每一头牛羊,生怕迷失或被野兽吞噬,皮鞭的滋味不好受,只有俄诺涅陪伴我。”

    “俄诺涅是河神之女,我幼年在伊达山里过着牧人半饥半饱的日子,遇到了调皮捣蛋的俄诺涅,我放羊,俄诺涅就把羊群驱散,让我翻山越岭的寻找失散的羊群。”

    “我饿了,俄诺涅就摇着树上果子,噼里啪啦砸在我头上,我累了,俄诺涅就在旁边装狼叫,日子就一天一天这样过去了,无财力娶妻的我,最后就把她娶了。”

    “我娶了俄诺涅,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我每天给国王牧牛羊,俄诺涅虽只是小小的山林仙女,但却珍爱着我,寻来了甜甜的葡萄,美味的羊乳。”

    “我很感激,衷心赞美天上诸神,是它们祝福给了我这幸福的生活,如果它们出现在我眼前,我一定要好好感谢神的恩赐,因它们,我才能过上眼前的生活。”

    “可我太贫穷了。”

    这种种过往,以及对未来的心声,在牧笛声中流淌,多出了一丝遗憾,似是对不起俄诺涅。

    “我虽是牧羊人,一定会在大会上比赛获胜,获得国王的奖赏,成为公民,然后让俄诺涅过上好日子。”

    诸神原本半合双眼欣赏,听到这里突抬眼看向裴子云,裴子云笛声渐渐转成了激昂,声入幽山。

    清越悠扬的声音,虽带着热情,却丝毫不带杂质,这是为了家,为了心爱的人而不怕风雨的心志。

    这心中的感情和遗憾,尽数流出。

    裴子云晋级萧声宗师后,小郡主说过:“乐声终是人所听,故有情才能感人,爱欲喜怒悲伤,皆能成曲。”

    “乐为心声,一个人或会说谎,她的乐声很难说谎……你能听懂一个人乐声,一定会读懂她的心。”

    此时,这笛声太过美妙,如此珍爱和温柔……

    躲在了葡萄藤中的俄诺涅静静听着,两滴泪轻轻落下,刚才遇到帕里斯的一点疑惑,尽数消失不见,低声喃喃:“天神是和善的,因它们给我比美貌更好的赠品,这就是帕里斯的爱。”

    四位神灵听着婉转的笛声,不由动容,在四位神灵的眼中,这牧羊人此刻似乎完全沉醉在婉转的笛声,一脸沉醉,连多了几位神灵,都至今没有发现。

    可惜,这样的人,诸神已定下了他的使命。

    突然之间,诸神也多了一丝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