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四百八十六章 三年 下
    裴子云抵达花园中海子里水榭,扶着汉白玉栏看着,只见春暖花开,岸侧一排垂柳青绿,水中荷叶翻卷,顿觉爽目清心,良久,才喊着:“梅花!”

    眼前,一颗梅树缓缓出现,仔细看去才发觉,梅树都是虚影,只有一枝实在,开着花。

    裴子云看着梅树问:“这样下去,单是消化所有妖力,我都有把握抵达第九重,从此不受衰老控制,甚至成就道君也不难,为什么三年就要走?还要去所谓的特洛伊之战?”

    梅树静静浮在半空,没有任何回答,仿佛不曾听到质问。

    裴子云等了片刻,就有些不耐烦,用手一触梅树,却脸色一变,一股信息传递了过来,若有所悟:“原来这样。”

    “为什么必须离开?因为梅花的一切原则,就是为了回家,如果我不离开,可以选择与它分离,永远留在这个世界。”

    “而三年之后,我就会成为道君,就不得不留在这个世界,它就会自动与我分割脱离?”

    “所以最长的停留时间,就是三年?”

    道君是这世界钟情的“主角”,使命是守护这世界,成了道君,世界会阻止离开,以免这世界出现损失。

    果是有得必有失,裴子云怅怅一叹,继续体会着信息。

    “不仅仅这样,连着世界赠给的肉体都不能带去?只能沉睡在空间内,而赠给的空间,却能带去一小块?”裴子云神色有点古怪,肉体都不能带去,为什么空间却可带去一小块?

    “咦,这是由于空间是杀妖而得,妖族是外来,不属于本世界,所以可以带去一部分?”

    “而选择特洛伊之战,是因为那里有着梅花需要的补足品?”

    “这样,才能渡过一个又一个世界回家。”

    裴子云静静注目着池水,只见碧水荡漾,春风拂柳,曲廊婉蜒,荷叶摇曳,心中一片迷茫。

    长公主处理完了事,跟着去了,见着裴子云神色迷离的站在湖中的连廊上,看着碧水荷叶,不由诧异,又误认为是不得不离开,也不出声。

    良久,裴子云才缓缓开口:“此间事了,我即刻回转流金岛,并已向陛下说明,我与小郡主之子继承流金岛,长公主是不是一起同行?”

    长公主怀看四周,长长叹了口气,看着裴子云,沉默半响,点了点首。

    原本皇兄在,自己是长公主,并无半点担忧。

    启泰帝时,已经情分不一样,甲兵软禁也使她心寒。

    现在太平帝继位,天下更今非昔比,她作小郡主的母亲,确实应随着裴子云去流金岛,这大徐的长公主不做也罢。

    裴子云见着她点首,不由感慨万千,自己才降临时情况,似乎还历历在目,这样艰难一路走来,终于到了现在无所畏惧的地步。

    只是自己在这个世界的时间也不长了,离开之际,希望把身边之人都安置,免得他走后留下隐患。

    而不参与朝堂,甚至参与大陆,是既定策略,这样省却了后顾之忧,免得走了也要担心这些人湮没于朝堂的云波诡谲,尔虞我诈之中。

    湖面波光粼粼,月色洒在上面,将整个湖面映的雪亮,二人斜影在湖面上拉了好长,久久伫立,都不开口。

    良久,长公主才说着:“既是这样,我立刻去准备,明早就出发。”

    裴子云听了,侧目:“这样快?”

    长公主淡淡说着:“我享受富贵很多了,也没有太过留恋,至于东西,带不走的始终带不走,放不下的终归得放下。”

    “只要小郡主在,我都能适应。”

    自己这一去还不知道什么时回来,甚至不回来都说不定,可有些事情,必须进行选择。

    “你说的不错,人能放下东西轻装前行,也许前路会更好走一些,也就少了一些是是非非,恩恩怨怨。”裴子云颌首,这样的话,小郡主也会很安心,这就很好了。

    任清县

    天色麻黑阴上来,零星洒下雨,不一会雨点满下,一个行在路上的少女抱着一只狐狸,看见了一家酒店,就进了店。

    这店门面不大,前店只摆了四张桌子,都点着油灯,稀稀落落只有三四位客人,伙计一见少女,虽有些诧异,还是笑得迎过来,说:“这位姑娘,您是用饭还是住店?”

    “住店,也上点菜,给我上上壶酒!”齐爱果独自一人坐下,静静发着呆,她久久一人,寂寞惯了,也习惯喝点酒。

    伙计一哈腰答应,转眼端过一盘鲤鱼、一盘鸡块、一盘五香花生米,果上了壶酒,说着:“姑娘请用!”

    一杯酒下肚,齐爱果突一怔,怀顾四周,向着狐狸说:“我听见了钟声——当、当、当”

    “你听见了么?”

    狐狸这时大口吃着鸡块,满嘴是油,哪里理会,齐爱果突然之间,觉得心一空,似乎什么使她又恨又爱的东西远去了,当下闷闷的又喝了一口气,喝的太急,突咳嗽起来。

    咳嗽激烈,她没有发觉,自己眉心一块石渐渐变化,隐隐出现了一个巨人的影子。

    大海

    十余艘大船航行在一望无际的大海上,海鸟不时划过上空,船舱之内,一处房间,裴子云正凝神想着,不时挥笔。

    特洛伊之战,自己学习过,现在已快真仙,一切记忆都可想起来,就不知道这战争是真实,还是神话。

    真实的话,这战争是真实历史,希腊本身土地疲乏,养不活许多人,而小亚细亚是很繁荣的殖民地。

    特洛伊的崛起,导致小亚细亚出现统一趋势,不但阻挡了殖民,且反过来威胁到了希腊本土。

    再加上特洛伊地点非常重要,是贸易的通道,它一方面收税,一方面还派人当海盗,积蓄了巨大财富,这种种因素结合起来,导致希腊想摧毁这个大敌,解除威胁,顺便收割财富。

    裴子云凝神写完一张,仔细看了看,满意的点了点首,又拿起了一张白纸,若有所思。

    要是神话版就更复杂了,表面看,波塞冬和阿波罗因国王欠债而发誓摧毁特洛伊,赫拉和雅典娜因牧羊人的决定而产生了摧毁这个城市冲动,实际上神灵早有神谕将摧毁特洛伊。

    海伦和帕里斯只是引子。

    零星资料上的理由,盖亚说人太多了,负担太重,要清理掉一批,这是一个必须剪除的理由。

    而上古时诸神为了扩大影响,与人结合诞生神子,到了特洛伊时代,众神的影响已达成目的,所有城邦都供奉着神灵,而层出不穷的英雄,已经形成了某种隐患,因此必须剪除,这又是一个理由。

    至于阿波罗和姐姐阿尔忒弥斯其实是支持特洛伊,因为这是它们的信仰地,所以,虽被迫宙斯的命令,不得不发誓,但是它其实还是支持特洛伊……

    这其中种种,什么才是特洛伊、帕里斯(或者说自己)的生路?

    才想着,突有敲门声,裴子云一怔,手一挥,写着纸立刻焚烧,不见丝毫痕迹,才出门,见着是长公主。

    “船上说,罗搏岛都快到了。”长公主看了房间一眼,就问着:“离开大徐是否留有遗憾或不舍?”

    裴子云随便上了船头,注视着远处,微微摇了摇首。

    要说他来这个世界六年,有没有不舍的人或者事,答案有,但这些不舍之处都没有留在大徐,而是在流金岛,甚至更远的博罗岛,对大徐倒没有留念。

    “临行时,皇帝对你厚赐,可惜一分一毫也不赏我。”长公主又取笑着,裴子云上船时,皇帝可是赐金五万两,银十万两,丝五百,绢一千,布三千。

    “那是皇帝知道我身无分文,哪像你,带出来东西价值怎么也是赏赐的十倍。况且,这也算是皇帝给我安家费了,拿了这笔赏赐,我安安心心的离开,他也真正的放下心来。”裴子云微笑说着。

    遥望远方,海天相交之处,出现了一个小点,随船靠近,小点慢慢变大,现出了岛的轮廓,岛上郁郁葱葱,树木繁茂,景色怡人。

    原来这么快就到罗搏岛了。

    风帆猎猎与海涛声里,这时远远看去,森林边缘有几个缺口,青壮男人在砍伐树木,建设房屋,还有妇人洗衣服做饭,神情顺服,这都是本地征服的土著。

    岛上的人口已有数千,一派新兴。

    而简单的码头已建成,船才靠近,何青青就带着山民过来,见是官船样式,她脸色一紧,喊:“拒敌!”

    大群卫兵涌上码头,手持长枪盾弩,就在严阵以待的气氛,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出来:“是我。”

    “是主上!”见是裴子云,何青青连忙迎上,命着搭桥,问着:“主上,怎么坐的是官船?”

    “新皇帝送的……不要还不放心。”裴子云说着,语气寻常,无翻覆天下之急,唯风淡云轻之容。

    众人低下头,跟着裴子云进去,见着大袖飘飘,人如云鹤,俨然欲随风仙去,长公主看着,突问:“你与我女儿之子继承流金岛和伯爵,你叶苏儿呢?”

    裴子云看了一眼,说:“这里是博罗岛,可居住,大徐再强也鞭长莫及。”

    “这样流放到偏僻岛屿,会不会太残忍了?”长公主还是认为这里是流放之地,流金岛就好多了。

    “在你们看来,这岛是一座荒无人烟的偏僻岛屿,与世隔绝,住在上面无异流放,但在我看来,这岛环境优美,自给自足,远离尘世间一切声嚣,正是我所需要和追求。”裴子云说着。

    “为了防止以后发生不愉快的事,我决定还是离远一些——老死不相往来。”裴子云说着。

    “你这想法,有没有问过别人,你安排的生活也许并不是别人想要。”

    “不至于荒芜,我会在岛上建官立制,并且迁移百姓过来,你信不信,几年后这里就是一处繁华之所。”裴子云说着,眼前一花,似看见一条红蛇,带些白色云气,正对自己点首。

    裴子云归来的事迅速传遍了全岛,连日压抑紧张一扫而空,喜庆逐渐扬起,多数人只知道岛上有真君坐镇就安全,而在少数知情的人来说,几不敢直视裴,或是当怪物,或者是当天神?

    对此,裴子云并不在意,唯有家人还是牵挂,她们也是这座岛让裴子云有家的感觉的来源。

    远远就看见了一个府邸,这府邸很简单,但已初具规模,而在门口,一家人已经迎了上去。

    “母亲!”裴子云深深躬身。

    裴钱氏少问外事,旁人也不敢和她多嘴,也不清楚儿子办了多大事,她只当儿子这一次辞官下野,让儿子进院,就说着:“这样也好,你爹就是忙着国事,结果把性命都忙没有了,你退了多陪陪媳妇……她们对娘都很好,和亲女儿一样,就是时常念你……都有了身子了,什么时生个儿子,我就什么都满意了。”

    “这里再苦,都有大把人伺候,粮米油肉不缺,能比原来村里养大你辛苦?”

    叶苏儿听了,认真点头,假装很努力,和她修炼一样努力。

    祁千叶习惯了郡主礼仪,脸颊泛红,她刚过门不久,虽怀了身子,婆婆就说这个,怎么办啊?

    廖青叶趴在几案上,双手支颐,无辜眨眨眼,萝莉在这事上最没话语权。

    小师妹初夏过来本是有些不情愿,觉得尴尬,这时反是最轻松一个了,解围:“老师给师兄算过,会有四子,儿女双全,多福多寿,伯母您注定会儿孙满堂。”

    “就你嘴甜……”裴钱氏含笑拍拍初夏的小手,看她的身姿,越看越满意,心想虞师推算的该是准,又琢磨起数字。

    初夏抽手不出,暗想不妙,看了一眼裴子云。

    裴子云只得说着:“日后会有,母亲别急。”

    “为娘急了吗?为娘才没有急……”裴钱氏一脸淡定,说话的语气好像儿子不是亲生一样:“我儿过去忙着做事,为娘没说过啥,现在回到家里,自然要说说了。”

    母亲虽念叨,游子也只有承担。

    且念叨的对,裴子云长长叹了口气,是得陪陪她们,三年时间真太短暂了,纵有种种想法,还是与眷侣度过在这世界的最后时光为上。

    这恰是……

    秋风过庭,叶落山海,小舟回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