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四百八十五章 三年 上
    长公主府

    两人感慨了下,踅过回廊,只是突梅花一动,似乎有着信息,裴子云见长公主默默前行,一时没有说话,就定了定神,喝着:“系统!”

    眼前出现一梅,并迅速放大,变成一个半透明资料框,带着淡淡的光感在视野中漂浮,数据在眼前出现。

    “下世界坐标选择完成——特洛伊之战!”

    “以帕里斯身份,在特洛伊战争中生存下去,且获得金苹果。”

    “下个世界是特洛伊之战?”

    裴子云不禁惊讶,还得细看,两人已沿着石桥而入,靠近了内院,听到隐隐传来的笙萧琴瑟之声,唱着。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古人秉烛夜游,良有以也……”

    长公主踱步到树下听音,这咏叹透过夜色而传来,两人都不说话,直到一曲终了,袅袅余音已尽,才回过神来,长公主就说着:“女儿以前天天练琴,皇后就特地选了十二个新进的侍女赏了,说是跟着学习。”

    “有一半跟着去了,还有一半在府内,正好就当成是教习班。”

    裴子云一笑,还待说话,就听远处一阵喧嚷,两人一怔,却见一人匆忙进来,说着:“长公主,真君,陛下有旨意,是新任皇宫太监总管古公公带来。”

    “这样快?”裴子云也一怔,顺王才灵前登基,就迫不及待让古公公携带圣旨过来,这是迫不及待,还是什么?

    转脸笑着:“长公主,接旨吧!”

    长公主微微点了点首,话说权贵之家,香案是常备,才摆了出来,却见古公公双手捧着黄绫盖着的诏谕庄重走到香案上首南面而立,向裴子云微微躬身,口中说:“道君,我奉皇上旨意,来此颁布圣旨。”

    裴子云微微点了点头,就见古公公高声:“圣旨到,大家接旨吧!”

    大家在香案前跪了下来,只有裴子云一人屹立,静静看着,古公公也不催促,缓缓张开一张圣旨,朗声:“诏曰:启泰皇帝身染重疾,却殚精竭虑,连平二次大乱,闻王师凯旋,喜极而伤,终回天乏术,于玄武殿驾崩,然顾虑皇子年幼,恐不能肩负庙宇之重,遂传位于朕,朕感念启泰皇帝有功于社稷,故庙号太宗,封其子孝王,钦此。”

    不待众人反应,古公公又取出第二道圣旨,朗声:“诏曰:李攀、黄元贞者,委任钦差本欲襄助真君,奈二人受妖法迷惑,助纣为虐,相助璐王。幸真君及时识破,格杀二人于当场,国之大幸,朕感念真君二次挽回大局,于江山社稷有功,奉先帝遗诏,赠封道君,且封其子流金伯,食采邑于流金岛,且授铁券,世袭罔替,以承此恩,钦此。”

    古公公很快抽出了第三道旨意,继续念着:“诏曰:天下已定,虽屡有波折,然芥鲜之疾,有何道哉,朕观天下百姓期盼太平久矣,定明年年号太平,必造万世之太平,现特赦天下,以明朕志,钦此。”

    三道旨意宣读完,只听众人齐齐叩拜:“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古公公宣完圣旨,却满脸赔笑,对着裴子云说着:“真君,此是铁券,还请您收下。”

    说着,金盘已连着圣旨递了上去。

    裴子云暗暗叹着,这三道圣旨,就很有章法,首先是说明,启泰皇帝是身染重疾而死,遗诏传给顺王,然后新帝立刻定庙号,封孝王,确定下了名分。

    其次是讨好自己,启泰帝的封赠是秘密的,现在却是公开的,并且还封自己儿子伯爵,食采邑于流金岛,且授铁券,世袭罔替,这是很高的荣耀了。

    至于最后,定年号太平,大赦天下,也展现了皇帝的志向,迎合着天下的愿望,可所谓点滴不漏。

    拿过铁券一看,见面质如新,薄厚均匀一致,周边齐整,镶嵌精细,券字金光灿然上书。

    制曰:人臣以忠事为贤,人主以褒功为明,此古今之通义也。栖宁真君裴子云,灭妖有功,功及生民,古今难有,赠封道君尚所不能褒,特封其子流金伯,食禄一千石。乃与尔誓:除谋逆不宥,世袭罔替,余犯死罪,免尔叁死,或犯常刑,有司不得加责,以承此恩,惟克永世!

    无铁券不世袭,这区区的铁券上,金气萦绕,裴子云默然,躬身:“既是这样,我多承皇帝恩泽了。”

    古公公顿时松了口气,笑容又真诚了许多,喝着:“押上来。”

    随着命令,甲士如狼似虎,押解一些人过来,这些人还不肯跪,甲兵不由分说按住,在膝窝里猛踹一脚,已都跪在地下。

    裴子云看了去,只见跪着的人当中有:李全真、夏卫、高光、冯敏等人,这些都是在朝廷上叫嚣镇压裴子云最凶的人。

    顺王登基,除一些必要的封赏,最主要就是立刻派人处置当初对付裴子云的那些人,随古公公一同押解过来的人只是闹得最凶也影响力最大的一批,至于下面的一些虾米,皇帝直接就处置了。

    皇帝也算借着裴子云的东风,排除异己,尽快在朝堂上让自己人上位,以稳固自己的大位。

    这一点,裴子云心知肚明,且也乐见其成。

    裴子云望着继续跪在地上的人犯,沉默半晌,开口:“皇帝是什么意思呢?”

    这些人在启泰帝在位时,风头一时无两,现在尽皆沦为阶下之囚,生死祸福全操纵于一人之手,真是世事难料,命运无常。

    古公公微微有些诧异,还是躬身回着:“这些人污蔑君上,丧心病狂莫过于此,陛下甚是愤懑,欲诛此等人三族。”

    裴子云暗暗叹了口气,要论本心,是不愿意祸及家人,殃及无辜,所谓一人做事一人当,但这里的规则从来都是如此,一人获罪,很容易让整个家族受到牵连,凝神想了想,随手漫指这些人:“将这几个人赐死,家眷子孙及三族,尽皆发配至流金岛为奴。”

    “道君真是仁慈。”古公公由衷的说着,这是真心诚意,在他看来,这些人都是当初对付道君的爪牙,陛下没有诛九族已是法外开恩,想不到道君还只是流放,也罢,算他们运气。

    古公公一摆手,就有人送来了毒酒。

    是黑木漆条盘,放着两壶酒、连着数只酒杯,此时周围二十余人,个个吓得面无人色,连着长公主都略脸色苍白。

    太监端着过去,说着:“小人侍候各位大人升天……”

    李全真、夏卫看到太监端了酒进来,知道自己死期不远,身上一颤,却又倔强的立起身,把目光盯向裴子云。

    “裴真君,你恕我子孙和三族,这我承你情,只是大是大非之下,我却不认可你——你还是国贼。”

    “雷霆雨露皆是君恩,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但臣都不愿受此恩典——太祖,太宗,臣来了。”

    说着,二人同时向石柱撞了过去。

    “砰。”一声闷响,撞击血浆四溅,显是真真用了死力,接着,二人身子就软软的滑了下去,没了声息。

    验尸官上去翻了眼瞳仁,又用针刺了下,起身摇首表示完了。

    古公公见着这幕,心砰砰直跳,冷汗渗了出来,粘得难受,却还是横眉立目,狰狞冷笑一声,说:“以毒酒鸩之,朝廷也念在他们多年劳苦功高,不然的话,就是刀刑、绞刑了。”

    “真便宜了这两人,还不领情——你们可不要让咱家为难。”

    高光两腿打颤,却没有求饶,只说:“奴婢只是皇上的奴才,奉差行事,却也不悔。”

    说着,一口饮了酒,片刻就在地上痛苦翻滚,也不出声,过了会也没有声音了。

    古公公眼睛微眯,不住点头,显对毒酒很满意。

    在场剩的是冯敏,才一日,就已蓬头垢面,形容枯槁,哪有半点从容威仪,他望着裴子云,缓缓说着:“我与道君神交已久,谢道君恕我三族,此刻我有一个不情之请,万望道君答应。”

    说着,身子俯低,对裴子云行礼。

    裴子云心中感慨万千,要不是自己胜利,眼前这一切就在自己母亲、妻子儿女身上发生了,淡淡:“你说。”

    “道君,李正源对朝廷忠心耿耿,又素有才华,可继承道录司。”

    裴子云叹一声,说:“你是个傻子,这要求我答应不算,还得看皇帝。”

    这其实已答应了,冯敏深深躬身,正了正冠,将酒一饮而尽。不到片刻,闷哼一声,七窍流出血,当场毙命。

    想当年冯敏主持道录司,是何等的意气风发,朝堂上大人谁不卖几分薄面,而现在照样身死。

    裴子云怅怅,眼见人犯都死干净,在怀中掏出一个折子,递给古公公,说:“道人本是清净为重,我欲飘舟海外,望皇上批准,就感恩于心了——还请公公代我上折。”

    古公公接过折表,深深躬身,说:“谢道君。”

    虽这只是一种形式,但表现出就是对皇帝的支持,这对刚刚登基的十五岁的小皇帝来说无异很大支持,有助迅速稳固皇位,并且这表态也是在说明,裴子云对皇权并无觊觎之心。

    十五岁太平帝事情有章有法,井井有条,已具人君气质,经过一段时间历练和掌权,相信大徐江山就会真正稳固了下来,天下也即将迎来一个太平,既是这样,何不顺水推舟?

    “有这折,就可还了当日的报信之情。”裴子云暗暗想着,见着事情全部处理完,就急欲寻得一处清净地点查看具体信息,当下说着:“这里不干净,我出去透透气。”

    说着,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