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四百八十四章 转移
    这人当然是道君,桌上是二荤二素一壶酒,穿着衣服是举人服饰,看起来是很是悠闲自在,似乎观赏着朦胧的雨景——这在这里不起眼。

    只是道君目光凝视,望着皇宫的龙气,心里说不出欢喜愉悦。

    他一直留意这次裴子云事件进展,蛰伏了这么多年,终等来了这次解决所有问题的机会。

    “哼,龙气循环周流,极是事大。”

    “别说是第八重地仙,就是完全圆满,成就道君,真弑杀了皇帝,也要受到惨烈的反噬。”

    “要是风雨飘零,穷途末路的皇帝还罢了,大徐初立,如日东升,弑杀皇帝,打断龙气,道君都得跌下位格。”

    “你就算能杀出皇宫,也离死不远,正好一击。”

    “而且大徐龙气一破,封印就薄弱,我就可助本体打破封印,再次君临大地。”

    才暗暗想着,突见着皇宫中龙气激烈摇摆,消散一小会,又聚集到一处大亮,渐渐趋于平稳,安静了下来。

    “怎么回事,龙气怎产生这变化?”道君一下震惊,满脸惊愕,心中惊疑。

    “你是不是很失望?”就在这时,梯阶上传来声音,转眼裴子云就出现在酒店三楼处,慢慢踱来,声音若有所失:“启泰帝的确了得,在关键时采取了对他对我最好的方法。”

    “平心而论,你的算计并无错误,这最好结果的可能性非常低。”

    “大徐龙气初立,亿万百姓寄之重之,我要打破龙气,重回乱世,别说我只有地仙七八重境界,就算跟你一样成就道君,也要跌下位格,甚至万劫不复。”

    “到时你就可以从容收拾——是罢?”

    “只是大徐这一代,真是英才辈出。”裴子云语气愈是阴寒:“所以才侥幸,并没有朝你设想的方向运行,你算计都将付诸东流。”

    道君又惊又怒,虽不是全中,但是其实说中了大要,自己早就准备这一天,按照推测,裴子云到时不管胜还是败,都对百利而无一害。

    裴子云败了,按照实力,一定会很大程度削弱大徐龙气,到时脱困也有希望,裴子云胜了,按照性格,弑杀皇帝又立新帝,甚至直接改朝换代,这样的话,甚至不需要自己多出手,一切都归了自己。

    可人算不如天算,结果却完全出于预料。

    “哼,就算没有打破龙气又怎样,你杀到现在,法力还有几成?你既自投罗网,那就休怪我以大欺小了。”道君冷笑的说着。

    裴子云缓缓摇了摇首,似乎很不认同道君此刻说法,说着:“如果你本体亲来,可能我还要忌惮一二,现在只是你一个分身,你觉得我既敢来这里,会没有把握?”

    “你这分身,连铁铸铜灌都没有,我杀你,又只要几招?”

    “狂妄!”道君涨红了脸。

    裴子云不再说话,缓步而来,一步步很稳,很平静。

    道君同样踏步上前,两者都在动作,不急不慢,又迅速接近,踏到了第三步时,突狞笑:“龙气能隔绝万法,我岂不能——去死!”

    “轰”

    场景变化,这是一个残破宫殿,宫殿上面凝结寒霜和冰雪,到处是残破神像、破碎刀剑,铠甲,法器,此时横七竖八躺满了尸体,暗红血在密密麻麻的尸体身上渗出,汇聚成小溪,汇入了不远的园林,数棵茶树都已枯死,一个池塘已干涸,只有亭子保存完好,上面隐隐看见三个字:“岁月亭”

    接着一个闪电划破天空,紧接大颗大颗的雨点落下。

    “这真不可思议。”裴子云扫视自己的环境,看了看脚下,是青石,只是有点潮湿冰冷。

    接着,视线越过尸体,一眼落在对面的人身上,瞳孔一缩:“铁铸铜灌?”

    瞬间,道君就抵达这境界——这不可能!

    裴子云眼神低沉下来,发觉自己小瞧了道君。

    “这是我的道境,记住这个名字,现在,去死!”道君周身浮现出一圈雷光,接着,汇集成电蛇,直扑而去。

    “轰!”

    电蛇速度根本不是人能想象,瞬间落下,骤间炸开,接着道君手一挥,一道寒光陡向裴子云刺去。

    轰!

    刹那间,人影在电光中突出,长戟闪过,只是一击,寒光粉碎,接着只听一声:“去死!”

    “噗!”戟光切入,离着半寸,一个小盾突然之间浮现,死死阻挡这一击,接着碎去,而道君已经一让,避开这击,手中不知道何时多了一剑,朝裴子云刺去。

    裴子云一跃,整个人一闪,长戟已重重打在道君身上。

    “轰”火星飞溅,道君才起身,就打得倒飞出去,撞在了墙上,胸处有一块明显的凹陷。

    “啊,不可能,这是第八重境界?”道君才反应过来,嘶吼着,满脸不敢相信,内心十分惊骇。

    首先是没有想到裴子云进步这样迅速,记得在仙人渡时,最多也才刚刚踏入第七层,想不到这么短时间已到了第八层。

    “就算这样,这是我的道境,你能奈何?”道君怒吼着,灰蒙蒙的雨冲下,灰色云层中一道天光微透出光,照在道君身上,只见道君“噼啪”一声,凹下去的胸骨瞬间复原。

    接着,只听“锵”一声,整个人似乎都化成了一把剑,重重的落下去:“你给我去死。”

    “风雷斩!”没等刺到,陡戟光上一圈波纹,一道弧月光射出,才射出,就迅速黯淡。

    “没用的,这是我的道境。”话还没有落,突弧月上染上一层薄薄的青色一掠而过,将剑光击碎,余势不减,一划而过,喷出一片浓稠的血雾。

    “啊!”道君虽躲避及时,还是惨叫一声,虽有着铁铸铜灌,但半个肩还是鲜血飞溅,深及见骨。

    “不,这怎么可能,这是龙气?”

    “不,是道君位格。”

    “启泰帝竟然还封你为道君?为什么?”道君的脸色一下子变异常苍白,甚至隐隐有一丝恐惧。

    裴子云哪会允许道君有喘息之机,道君刚开口,陡间感觉全身寒毛直竖,心中大惊,权限一闪,人就凭空移开半丈。

    可才移开,戟光一闪,已在额上划过。

    完了!

    道君心中最后闪过这个念头,只听“轰”一声,整个道境消失,又回到了酒楼中,只见墙壁上直接破开几个大洞,几个食客横尸在地,一片惊慌。

    而道君的肉体陡挣了一挣,额上天灵盖已削去,整个上半部已不见,张口发出一下惨叫,冒出一大团又红又白的脑浆,不再动弹,跌了下去,血缓缓流下,染红了地板。

    “终于杀了道君了。”

    这时人人惊慌逃窜,虽说是道境,其实照样杀的楼上一片狼藉,幸楼上只有几个人,才踏步而出,天街一动,雨中一辆车过来了。

    车夫躬身:“真君,我是长公主府上的人,特来带您过去。”

    “也罢,去吧!”裴子云笑着,当下车就向着远处驶去,其实长公主府离着并不是很远,没有多少时间,折过一个胡同口,就看见了才公主府,裴子云收敛心神,一呵腰下了车,却看见了长公主府前,有着三百人,持戈按剑很是肃杀,不过已经在撤退。

    见裴子云过来,一将更不说话,只带人迅速撤退。

    “长公主府,也软禁了?”裴子云暗叹,突门一响,一个人迎了上去,看了看裴子云,缓缓跪了,说:“真君,长公主派我等候,这就出来。”

    话音刚落,长公主已经过来了,仔细打量,只见她穿着还是以前,只是一张脸苍白得令人不敢逼视,眉微蹙,还有十二个丫鬟和婆子,不少姿容绰约依次行礼。

    长公主出来站定了,脸色有点憔悴,看见裴子云,长长叹了口气:“我现在看到你,都不知说什么话——进来罢!”

    裴子云点首,跟随着进去,沿着走廊折过一带假山池塘,穿过一片松林和湖泊时,正要说话,突听着一阵钟声,这钟声响彻全城,顿时两人都站住了。

    钟声悠扬而又沉浑,在雨中回荡,暮色在钟声中悄悄降落,两人都是无语,国不可一日无君,启泰帝刚去世,又有遗诏,大臣就匆忙的在启泰帝灵前举行登基大典。

    “波动的龙气又平稳了。”裴子云等了下,正要说话,突“咦”的一声,看了看地下。

    幽暗·封印处

    宫殿凝结寒霜和冰雪,数棵茶树都已枯死,一个池塘干涸,只有亭子保存完好,上面隐隐看见三个字:“岁月亭”

    道君闷哼一声:“我的分身,陨落了?”

    “裴子云有这样强?还是朝廷的暗算?”也许是封印隔绝了信息,道君并不能知道内情,只是震怒。

    不过在地下千年,早就养成了深沉的性格,徘徊良久,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罢了,分身陨落也有陨落的好处。”

    “这样和朝廷的协议就削了大半。”

    “而且,化身在地上,已经恢复了些布置,加上妖族已在,封印已弱,就算陨落,也有着破开封印的机会。”

    才想着,突一股黑气出现,道君惨叫一声,喃喃:“这是什么?我的位格,分裂转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