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四百八十一章 奉天门
    皇城·奉天门

    就连门口的守卫都已经不知去向。

    裴子云手一挥,长戟落在手中,踏步而入,只见里面虽阒无人声,但远处巍峨三大殿高矗,通道场地上满是士兵,都是军中精选,人人体魄如熊,甲胄林立,一声喘息咳嗽不闻,肃杀得令人窒息。

    大殿前矗着的大鼎,还燃着檀香,袅袅笼罩。

    二十多个校尉簇拥着黄公公出来,黄公公却非常客气,躬身一礼,说着:“真君,您受委屈了,这一切都是误会,只要真君退去,朝廷必会给真君一个明确的交代。”

    “这本再好不过了。”裴子云脸上似笑非笑,说着:“只是,上次你们已经给我一交代,是佟林全家性命——这还没有二个月!”

    “现在事到现在,尔等还想欺我?”

    “真君又何必如此固执呢?”黄公公脸色白得半点血色也没有,看了看说着:“真君,你应该知道,再继续下去,谁都没有办法收场了!”

    裴子云笑了笑:“这其实是明摆的事。”

    “朝廷对我拟定开列十款大罪,分别是大逆罪,欺罔罪,僭越罪,狂悖罪,专擅罪,忌刻罪,残忍罪,贪婪罪,侵蚀罪等,其实我获罪朝廷,不是道人,不是这些,也不是奇功,而仅仅是我有超出朝廷控制的力量罢了。”

    “有这力量,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

    “不打的相互敬畏,一人成国,朝廷断无罢手之理。”裴子云语调却还是十分平静:“就算现在我退去,朝廷能罢手?”

    “还不如一了百了。”裴子云的话,丝丝带着金石颤音,虽面临大军,半点恐惧也没有,只有着惆怅不尽之意。

    才入宫内,虽黄公公说话缓和,其实大门徐徐关闭,外界法力一瞬间已经隔绝,充塞在皇宫内,只有着那威严和肃杀。

    黄公公之话,有三分是真心劝说,七分却是拖延时间,以发动大阵,而裴子云却怡然不惧,也没有提前打断的打算。

    某些时间,就要堂堂正正,一举打垮掉敌人的脊骨,要是稍有取巧,就又生出许多许多的心思。

    黄公公目睹此情此景,知此事难以善了,手一挥,叹着:“既是这样,就只有与真君决一死战了——阵起!”

    “轰!”礼炮齐响,撼得大地簌簌发抖。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七千人山呼海啸,龙旗交错一摆,大阵瞬间运转了起来。

    “轰!”裴子云只觉得眼前一黑,山岳一样的沉重压力压在身上,别说是勾连天机,就算是身体内法力都运转不良。

    这是大徐上亿子民提炼的人道之力,泰山压顶一样,裴子云行动迟缓,丝丝火星已经在金铜色的身上摩擦出现。

    “厉害!”裴子云点头赞着,伸手喝着:“雷来!”

    噼啪一声,雷光才闪出,一声隐隐的龙吟响起,雷光顿时熄灭。

    “闪光!”

    “震慑!”

    “麻痹!”

    也是同样,只见一点波纹才出现,就立刻被抵消不见。

    “原来是这样么?”

    “难怪除了铁铸铜灌,根本无法对抗。”裴子云突仰天大笑,这次产生了效果,近处的人,耳膜一阵刺痛,有些摇摆。

    “再来!”再抬脚一跺地面,只听“砰”一声,青石板铺就的路面瞬间齑粉,化成一股呈环状向周围射去。

    “噗、噗、噗”一连串惨叫响起,前排的甲兵顿时跌下一片。

    “原来只有物理,或者说,隐含在物理上的力量,才有杀伤力量么?”裴子云一瞬间,就洞察了所有。

    远处黄公公看到此情此景,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此伟力简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还好,七龙绝灵阵只是隔绝了法力,具体还得甲兵杀之!”黄公公暗想,高喊一声:“奉诏除逆,杀!”

    “杀杀杀!”甲兵整齐划一,手持兵器,坚定向裴子云缓缓逼近,及到了十步,突呐喊一声,杀了上去。

    “轰”下个瞬间,裴子云张口巨啸,声波扑出,不进反退,扑入阵中:“风雷斩!”

    长戟一挥,顺着戟光的划动,一道炫烂夺目的弧月型出现,和以前不一样,它并不飞出,而是依附在戟刃处一划。

    “噗噗”扑上来的十数个甲兵,虽穿着重甲,可和纸帛一样毫无阻碍的破开,喷出一片浓稠的血雾。

    “啊啊——”

    只剩下半个身体的甲兵,一时还未死去,双手乱抓,发出惨绝人寰的哀嚎,一对面就有这惨相,显远远超出所有人的想象,甲兵一滞,露出了一丝恐惧。

    这正是裴子云所要的效果。

    “杀!”接着,裴子云扑入了阵中,不过这些甲兵到底是全国百万军人的精选,最初的震撼之后,就呐喊一声,扑入其中。

    “黄公公,这种招数的确厉害,可是极耗法力。”指挥处,冯敏见着黄公公变色,就连忙说着:“谅裴子云也施不出多少次。”

    听着这话,黄公公才脸色好转,只是左面几个将军,都是变色,只见裴子云杀入阵中,手持长戟划过,所到之处,无一合之将,立刻纷纷跌下。

    “这是天人合一?”一将转身问着一个人,这人不是军将,持着剑,有点是江湖人,脸色凝肃,目不转睛的看着:“是,全身自然,人随戟走,不可阻挡,这是天人合一之态。”

    “不想真君武道都是大宗师。”

    才说着,只听一声呐喊,一个校尉穿重甲扑至,裴子云根本让都不让,只微踏一步,说来奇怪,这一步,几个重击避过,而几把刀剑砍了上去,火星飞溅,在火星之中,寒光一闪,这个校尉生生斩成两截,在一阵响中跌了出去,喷出的血和内脏,撒满了周围十数人。

    “杀,为国殉身!”染着同泽的血,一人陡伸手一抹,高声呐喊着,听得人心为之悸,血为之凝。

    随着这声,周围十数人奋不顾身扑上,哪怕是用身体和生命,压也要压住裴子云,使其不能动弹。

    “风雷斩!”咆哮声同样响起。

    弧月寒光再次出现,只是一划。

    “噗噗”这次扑上来甲兵,和上次一样,喷出一片浓稠的血雾,接着,裴子云以极快速度冲前,长戟挥动,迸出夺目凶光,那个高喊的校尉,人头顿时飞出。

    接着,长戟每一次一闪,都有鲜血喷洒,一时间,空中飞舞的尽是各种各样的肢体。

    速度实在太快,甚至快到听不到利刃相碰的锵锵声,在不到一分钟时间中,上百个甲兵已伏尸在场,由于死的太快,浓稠之极鲜血在短时间喷出,蓄成了一个小池。

    “杀!”杀光了一个百人队,裴子云毫不迟疑,扑入下一个方阵。

    虽有七千人,但由于自己才一人,面积有限,因此真正能围上来的,最多就是以百人为单位的方阵。

    “杀!”血气、战友的阵亡、龙气的刺激,军队疯狂了,根本不管长戟,一校尉明明看见长戟,却躲也不躲,狞笑挥出了长刀。

    “当当”两个校尉长刀,一个到腹际,一个到肩膀,都砍中了,才露出了一丝笑,血喷出,只见校尉极坚硬的脑壳和豆腐一样切开,一大团一大团又红又白的东西冒出,没有任何声音就倒了下去。

    而周围数人身子陡一动,仆向前倾倒。

    第二个百人队已不多了,余下十数人悲愤的呐喊一声,一起扑了上去。

    下个瞬间,临死的惨叫,叫人全身血液都凝结,只维持了一二个呼吸,就全部消失不见。

    “龙气虽强,甲兵虽利,可压制不住,拦截不住,又有何用?”再下一刻,裴子云见着自己穿透无人可抗,冷笑一声,突向着一个方向扑去。

    这方向正是内宫,见着情况,数个方阵迎了上去,这时裴子云不再以格杀为主要目的,要是这样,再多法力和体力都得消耗完,只听呛啷啷和惨叫声不绝,直直沿着一条直线扑去,顿时大股鲜血洒下,看着方向,黄公公猛立起了身,尖声说着:“不对,他要突破到内宫去,快拦下!”

    “你们是宗师高手,拦住,事成,朝廷不吝赏赐。”一将对着一批人说着,这批人个个面无人色,但这时不得不上,随着这话,一群人扑上,其中三人动作行云流水,几乎有着和裴子云一样的动作韵味。

    “蠢货”见着扑至,裴子云吐出了这句话,戟刃一闪,才扑上的人根本来不及抵抗,戟刃在他的腰到小腹一划,随手一削,又一个人的手臂飞出。

    这人脸上一点也没有痛苦,只是有几分凄然,继续冲前,剑光落入,发出了一个金属碰撞声,火星飞溅,只在皮肤上出现一点白痕。

    下一刻戟光划过,这人双眼睁得极大,血喷泉一样喷出,但下一瞬间,内宫城墙上,瞬间冒出了大批手持弓弩的甲兵,只听着一声断喝:“射!”

    “蓬”天空一暗,弩箭雨点一样射向裴子云。

    “叮叮当当”

    弩箭射到裴子云身上,全发出了金铁撞击声,而还有几个没有死的人,立刻射成了刺猬,所谓的武林高手队,不过是纯粹的炮灰。

    “噗噗噗”有些加持道法的弩箭射到裴子云身上爆炸,裴子云把眼一闭,不管不顾,直直冲入。

    “再射”发布命令声已带着惊慌。

    万箭齐发,箭矢叮叮当当震落在地,钢制的箭尖尽数扭曲。

    只听“轰”一声,裴子云重重撞在了内宫大门上,只听一声巨响,坚固的大门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蜘蛛网。

    大门倒下,一条长长走廊延伸,裴子云毫不迟疑,穿入其中。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