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子夜鸮 > 第四百八十六章 我的天下
    平湖山

    太阳升出朝云,给山冈涂上了一层金黄,裴子云凝视着璐王逃窜的背影,以及下面一排妖兵,种种旧日往事,潮水一样涌入脑海。

    前世自己虽有点成绩,却车祸而死。

    原主更是虽有利器,但处处困囤,窝囊而死。

    只有现在,才突破一切。

    “原来……虽似乎经过了千山万水,其实只过了六年。”

    视线模糊起来,裴子云轻闭眼,心底一股压抑许久情绪瞬间爆炸,只是纵有千言万语,在口中只变成了淡淡一句话。

    “……道君已去,太祖已崩,从今之后,这就是我的天下了。”

    手一晃,一支长戟落在手中,徐徐踏步而下。

    “咚咚咚!”其实璐王退下是正确的事,随着璐王退下,战鼓声阵阵传来,妖兵呐喊一声,振奋了精神。

    “杀!”一个妖将发出一声大吼,率着妖兵涌上,速度瞬间达到极限。

    “麻痹!”裴子云口中响起,迎面而来的妖兵顿时一滞,只有妖将还不受影响,但是这样一来,立刻出现了孤军突入的情况。

    “死!”长戟一挥,寒光一闪,妖将全身剧烈一动,突摆动了一下,整个身体以难以想象高速想侧闪。

    迟了。

    “噗”虽勉强避开了要害,寒光还是透甲划过,带着一团血雾喷出,接着再一转,这妖将顿时跌出毙命。

    一点妖魂一闪,就要逃离,却消失不见。

    下一个瞬间,右手疾挥,戟尖上一道金光,那些停滞的妖兵,立刻分成两半。

    “射!”

    一阵破空声传来,箭矢似蝗雨点一样疾至。

    “叮叮”连响,裴子云根本挡都不挡,箭矢落在身上,只穿透了衣服,却在肌肤上飞溅着火星,宛是射在铁柱上。

    戟光再一转,惨呼声不断响起,本已体力透支的妖兵,根本连一个回合也无法抵抗,又斩杀十数。

    “杀!”数个妖将扑至,速度之快,迅如雷火。

    裴子云擎起长戟,口中喝着:“震慑!”

    这次是精神攻击,“轰”一下,虽是妖将,还是晕了一瞬间,但这一瞬间已经足了,一道弧光激射,夹着风雷划去。

    “风雷斩!”

    无论是人体还是盔甲,遇到这个,瞬间和纸一样,一串裂帛声中,扑上来的四个妖将,立刻断成八截,在喷出一片浓稠血雾,余势还不减,又将着后面妖兵斩杀一批。

    “啊啊——”只剩下半个身体的妖将妖兵,还未死去,惨绝人寰的哀嚎着。“去死!”怒叱声中,一个身穿镶金黑甲的妖将扑至,刚毅的脸上毫无表情,举枪刺去,极是高明。

    “此人之前,必是军中高手。”

    “妖化后更是厉害。”

    “只是,遇到现在我的,却没有任何区别。”裴子云长戟一划,只听“锵”一声,已经架住了敌枪,可是一股可怖可畏的力量沿着枪而上,这妖将全身一震,吐出一口带着内脏碎片的鲜血,跌了出去。

    “不,不可能……”这将露出不敢相信又绝望的神色,突腰间又一阵剧痛,原来顺着去向,半腰而斩,赤红血柱冲天而起。

    战场上,所有人都低估了裴子云。

    道君也经过了铁铸铜灌,但论得道法的精熟,却未必超过裴子云,更加不要说达到裴子云的武功境界了。

    裴子云的武功,几乎已经达到这世界人类的极限,与道法结合起来,与铁铸铜灌结合起来,形成的不是简单的加法,而是倍数增幅。

    璐王已经抵达了安全区域,看到这动静,露出了狠色,说:“朕不信你就真的变成铁铸之人,尔等听朕号令,堵一堵,待锐气丧失时,朕当手刃此獠。”

    说完,双手结了一串手印,轮回台连连颤动,一阵阵妖气扩散,血池血雾更弥漫到整个战场。

    “嗷呜。”妖兵妖将受此滋补,本来低落的士气和体力一下刺激,惨烈号角传遍,妖军开始总冲锋。

    “杀!”上千妖兵呐喊着,扑了上去。

    “去死!”长戟周身吞吐,方圆一丈内,所有扑上来的妖兵妖将,尽数毙命,根本来不及出第二招。

    “哀兵必胜?可惜的是,力量差距太大,再疯狂的战意也毫无用武之地。”

    对裴子云而言,眼前的不断涌上的妖兵,只不过是送死的蝼蚁,只是片刻,妖尸就迅速叠高,不仅仅这样,还向着璐王扑去。

    沿途,长戟挥舞宛是巨龙,寒光所到,妖兵妖将毙命顷刻,一旦人多了,裴子云毫不迟疑,持长戟一顿:“威慑——风雷斩!”

    一股波纹扩散,妖兵妖接触到波纹一瞬都身子一颤,接着一道弧光夹着风雷划去,周围数十人腰腹间,都出现一抹血线,跌了下去。

    瞬间,裴子云周围三丈清扫一空,这时已经抵达了山脚,当下跳上一马,朝璐王方向飞快接近。

    马匹冲锋,长戟寒光扫去,血光飞溅,数个妖将围攻,打在裴子云的身上,尽是火星,寒光再闪,尽都分尸。

    “啊啊啊——”妖兵妖将再有密法,这时也不能保持士气了,至于崩溃了,呐喊一声,转身就逃。

    裴子云策马向璐王扑去,速度非常迅捷,璐王见着情况危急,突喝着:“向大营靠拢。”

    只见着数百骑,拥着璐王向大营而去。

    李攀和黄元贞正率着大军逼近,看着这情况,目瞪口呆:“这是什么?一将追杀千骑?”

    这时,道录司的人匆忙上前,喘了一口粗气,说:“二位钦差,这前面逃的是璐王,后面追的是真君。”

    “什么?”两人都是吃了一惊,转脸问着:“你确定?”

    “是,璐王虽被废爵,可毕竟是太祖皇子,其气一观就知,而真君也非常人,同样清晰可辩。”

    这话入耳,两个钦差都打了个寒颤,李攀喃喃:“真君……真有此大能?”

    黄元贞却醒悟的快,看一眼,不禁抽了一口冷气,连忙说着:“迎上去,不能让真君杀了璐王。”

    李攀顿时也醒悟,一拍马,等不及后面大军,就率钦差仪仗迎了上去:“对,对,不能让真君杀了璐王。”

    大营有人迎接,裴子云只是用手一拍,身下生风,马匹只觉得风卷着自己奔驰,速度又疾增了一倍有余,眼见着就追了上去。

    那些落后的妖骑,纷纷斩于马下。

    就在这时,大喝一声,护卫十数妖将反身裴子云扑去,已有着拼死之心。

    “勇气可嘉,只是无用。”

    “麻痹”

    “震慑”

    “闪光”

    妖将或不能动弹,或眼睛看不见,寒光闪过,在璐王眼中,只见后面只阻了片刻,十数妖将尽数倒毙。

    璐王再也不能保持表面淡定,向大营疾奔,大喝:“我是璐王,太祖之子,我向皇兄投降。”

    这一喝,大营尽皆听闻,人人表情都万分精彩,实在想不到,璐王有着这应变,唯有着两个钦差相互看了一眼,喝着:“快,快拦上去。”

    见此情况,裴子云不由哂笑:“不愧是璐王,这决断,这面皮。”

    说完,加快速度扑向了璐王,璐王腿都有点颤,犹不忘喝着:“谢东成,还不护驾?”

    空中一声叹息,最后四骑返身而迎去。

    “铿、铿、锵、锵!”

    只是四击,四骑都吐出一口鲜血,喝着:“不……”

    “风雷斩!”

    一道弧光夹着风雷划去,三妖将惨叫,已经腰斩,只有一将举着长矛一抵,只听着“噗”一声,虽也一道红线划过,却没有当场死亡。

    谢东成长长的叹了一声,拦在了裴子云面前:“想不到,我现在连阻挡你几招都已不能,想当年在应州初见,我要是能尽全力杀了你,该有多好。”

    这时钦差迎接已近了,裴子云目光一闪,轻笑:“可惜就算有后悔药,也不是你所能拥有,不要拖延时间了,死吧。”

    雷光闪动,寒光一闪,谢成东闷哼一声,人就化成两半,一点元神想要逃脱,也是波纹一闪,迅速消失不见。

    没有了阻拦,裴子云策马前扑,已经逼近了璐王,璐王惊慌之余,竟对着钦差大喝:“我是太祖之子,你等还不来护卫?”

    李攀和黄元贞两位钦差就连忙喝着:“真君且慢,皇上要留着璐王的性命。”

    见着裴子云不理,已近在几尺,黄元贞更是厉声大喝:“裴子云,难道你要抗旨不成?”

    就在这时,裴子云狞笑一声,长戟一举,寒光一闪,只听一声惨叫,璐王腰腹处出现一抹血线,接着上半身就跌了下去,满脸不敢相信,一点龙影一闪,突又消失不见。

    李攀和黄元贞已奔到数丈之内,见此大怒,伸指呵斥:“你这个乱臣贼子……”话还没有落下,见着裴子云狞笑一声,长戟又是一举,两人顿时毛骨悚然,才转念来,就见着又是一道寒光一闪,两位钦差的脸上犹露出一副难以置信,同样半身分开,跌了下去。

    后面大营一片哗然,却差了半里而没有赶上。

    连杀璐王和钦差,裴子云望了望京城,仰天大笑策马而去。

    大营呆滞着,数万人没有半点喧哗,过了片刻,才有一个太监面无人色尖叫:“快,快将此地情报向陛下禀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