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子夜鸮 > 第四百八十四章 再坚持一天
    鸽笼,鸽子似乎也被血腥画面所震惊:“咕咕”叫着,见着亲兵拉着尸体远去,才有一个身影转出:“匹夫!”

    这人是钦差黄元贞,眼神不屑,不知道说的是陈永还是这二个亲兵。

    李攀没有离开,这时叹了一声:“我这半生,官声还可以,还有百姓说我是青天,可我自知,这称呼我当不起,清廉不说,单是作孽我就不少,刚才杀陈永,其实陈永没有可杀之罪,更加不要说这两个灭口了。”

    “慈不掌兵,情势不得不这样。”黄元贞却没有半点感慨:“璐王已不堪为祸,现在最要紧的是杀了裴子云,为本朝和龙脉除此祸害。”

    “在这紧要关头,陈永就成了不稳定因素,万一通报或泄露了消息,大事危矣,故杀了就杀了,再说朝廷还是说他是遇敌袭击阵亡,属于殉国,封赠伯爵对得起他了。”

    黄元贞说到这里,不再说陈永,只是皱眉:“裴子云心性狡诈阴险,我们一点行动也没有的话,他可能率军突围逃出,此人这样武功和神通,当年万兵围剿都没有杀得,我们万万不可让他逃出。”

    “可以给予点希望,多消耗些兵将,到时想逃也逃不出去。”李攀收敛了心神,沉吟片刻,说着。

    “大善!”黄元贞点首,对着跟着校尉说着:“传达信号,就说我们已经赶了过来,只是受到阻击,让真君多坚持一会。”

    “是,大人。”校尉应着,就去传令。

    “这样的话,就可坐看璐王和裴子云死拼了。”

    “嗯,是这样,不过我们还是拔营靠近,不然这些妖兵逃离了,对我们来说,还是个麻烦。”

    “好,就这样办,事情一旦成功,我们就可一举为朝廷歼灭两只狼虎,为天下立下不世之功,虽在小节上有点差错,但为了大义就顾不得这点了。”李攀笑着说着。

    黄元贞阴沉的点首:“是这样,不过大营谁还有异动?要知道裴子云曾二次主管大营,我们必须小心谨慎,坏了大事就不美了。”

    “陈永性子梗直,又多受了裴子云之恩,才有着迟疑,至于别人,朝廷有令,谁敢不从,个个都聪明着。”李攀感慨的说着:“再说,别将官品低微,就算有异动,直接军法处置就是,甚至不需要掩盖。”

    “对,不肯听命,杀了就是杀了,陛下会怪罪我等么?你我都是社稷千秋功臣,这时还有一杯美酒,就更好了。”黄元贞说着,李攀一怔,也跟着大笑:“事毕,我们就去迎风楼饮上一杯,岂不快哉。”

    “哈哈”

    两人不由对望一眼,大笑起来,并肩直入大帐发号施令:“来人,传令下去,立刻拔营,向平湖山五十里处。”

    片刻,随着号角,大营七万兵拔营,旗帜飘扬。

    平湖山·已经入夜

    “咚咚咚”黑黑一片潮水一样的妖军,在越来越急促的鼓点中奔涌过来。

    “弩弓队预备,弩车预备!”

    “投石机装弹,射!”口令声落下,巨石滚下,烟尘滚滚中,黑色妖兵“轰”的倒下一片,人影跌下,一股煞气瞬间冲上天空。

    “妖贼扑上来了,刀斧手预备!”

    “长矛队预备!”军官嘶哑声音响起:“杀!”

    矢雨、石块、滚木呼啸落在黑色的妖潮中,砸起血色浪花,但妖兵不惜代价冲锋,已和士兵短兵相战,到处尸体。

    等一波又退了下去,

    罗银台黑瘦,危急顶在最前,盔甲上满是伤痕,抽了了口冷气,掏出扁壶倒入口中,上闪过一阵的痛快,奔了上去:“真君,我们已经坚持了一天,弩弓石块也要消耗完了,妖军攻击太猛,是不是立刻突围?”

    裴子云沉吟还没有说话,一个道录司的道官上前:“真君,大营回信了,说受到了阻击,但已经举营前来,只要我们再坚持一天,大营就能赶上,一举把妖军歼灭。”

    “再坚持一天?”冲杀多次的裴子云,身穿着盔甲,也多了十几处伤口,幸入肉不深,当下心神一沉,看了眼空间。

    空间密密麻麻多了三十个雕像,这不仅仅是自己杀得,也是士兵杀得。

    “转化的灵气越来越多了。”裴子云暗暗想着,默念:“系统!”

    随着呼唤,眼前出现一梅,并迅速放大,变成一个半透明资料框,带着淡淡的光感在视野中漂浮,数据在眼前出现。

    “地仙:第六重(95.3%)”

    “灵气快足了,再坚持一天,就可铁铸铜灌,就算璐王妖军也难以留下我。”

    这仅仅是一瞬间,在罗银台看来,真君是望着下面幽幽的灯火出神,片刻,就笑了笑:“既是大营这样说,我们就再坚持一天罢!”

    妖军大营

    四周有着淡淡血雾,众将环立,璐王已到了山下。

    “陛下,我军伤亡不小,一万兵眼见已伤亡三千,而敌人看情况,只折损了一千,这样对换,损失实在太重了。”数个妖将说着,想要暂停进攻。

    璐王听着,面无表情,问:“大营有何动静?”

    “陛下,根据半日前的情报,大营现在没有动静,甚至连往日出操都停下了,想必不会有人支援。”廖公公说着。

    “驾”就在这时,有人奔马过来,在百米外面停了下来。

    “朝廷出兵,现在已到了五十里处。”斥候禀告,璐王听着眉顿时一皱:“继续探。”

    顿时又有斥候观察,只见朝廷大军抵达平湖山就扎营,一行行栅栏耸立起来,又有着数支骑兵派了出去,护航大营周围。

    “大营并不上前,已经扎营。”听着汇报,诸将都看向璐王。

    璐王铁青着脸沉思,现在自己一举一动,都关系着妖军的生死存亡,当下踱步徘徊,只见山丘上,满是妖族尸体,一阵风吹来不胜其寒地打了个寒颤,向着一个校尉说着:“谢卿,你觉得如何?”

    这校尉有点不适应自己肉体,扫看过诸将,笑了一声:“臣认为,要是朝廷军支援,必会逼近三十里内,并且还会派人与山上联系,可现在毫无动静。”

    “这很明显,就是要让我军和裴子云拼的同归于尽,所以现在留出空间给我们厮杀,要是我军撤退,恐怕立刻就重重围堵上来。”

    “诸位,现在你们都知道内情,我们现在已经不是人了,是妖族,受天地排斥,要是没有妖皇,只怕我们都活不了。”

    “所以现在,最重要的是确立新的妖皇,而这就得杀了裴子云。”

    “至于刚才折损很大,其实就是山丘地形,以及弩弓石块滚木烫油的原因。”

    “但是我仔细看了,现在弩弓石块滚木烫油已经稀少,显是要用完了,一旦用完,面对面肉搏,我方一千妖军可换三倍人族,到时就完全不一样了。”

    “现在退无可退,只有继续杀上去,这是阳界,裴子云再强也不过一人之躯,我们必可杀之,还请诸位为了妖族未来,尽心尽力。”

    诸妖将沉默,片刻应着:“还请陛下发令!”

    “好!”璐王眼神冰冷:“全军听我号令,催动血雾,继续攻山。”

    “吼”妖军随着命令,血雾向身体扩散,兴奋剂一样,刺激着妖兵肉体和神魂,当下怒吼。

    “妖军又要攻山了!”罗银台身有不少的伤痕,一双眼中布满血丝,这时对着休息的甲兵大声嘶吼:“妖族想胜过我们,绝不可能,我们有朝廷,刚才大营传来消息,就要支援我们了。”

    “我们一定获得胜利。”

    “万胜,万胜。”士兵身上或多或少受了伤,石墙已有破损,妖军又潮水一样涌了上来:“为了朝廷。”

    士兵挣扎着疲惫的身躯:“杀”

    “射!”最后一批弩弓滚石滚木而落下,只见着惨叫声,妖兵跌落而下,但好景不长,没有了下一批弩弓滚石,妖兵士气大震,咆哮着扑上了石墙。

    “刺!”数根长矛刺入了一个妖兵身内,妖兵嘶吼一声,向一个甲兵扑过去,长矛捅穿了身体,妖兵却全不顾,瞬间都跌落了下去。

    “吼”一个妖将冲了上来,杀到石墙,周围甲兵才扑上去,妖将举着狼牙棒,只是一个横扫,甲兵全部击飞,个个显出凹处,显是活不了。

    妖将只片刻,就是城墙杀出了一片空白,更多妖军呐喊一声,向上面冲去。

    “重弩”罗银台怒吼,重弩却没有回应,回首一看,只见重弩的士兵已被丢上来的长矛穿透,鲜血涌出,站在那里。

    “快换人!”罗银台扑了上去,一刀向妖将杀去,妖将连连杀人,一口气也提不上,举着狼牙棒相撞。

    “嘭”武器撞在一起,妖将一震,退后一步,就在这时,数个重弩齐射,只听噗噗几声,射在了妖将身上,妖将插着三四根箭,却一时还不死。

    “去死!”裴子云跨过数丈,一剑斩过,妖将还带着狞笑,人头已经落地。

    夜空下,灰蒙蒙雾气看不清楚天空之上星辰,火把在石墙上燃烧,尸体不断摔下,血不断汇聚,形成了血溪。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