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子夜鸮 > 第四百八十三章 信鸽
    平湖山

    山下是大片农田,远处还有早已搬迁的房屋,一些散乱草垛在中央。

    只是现在,农田所在已被密密麻麻的妖兵占据,环绕平湖山,只是山腰起就筑起了石墙,将妖兵挡在山下。

    “呼”一阵冷风吹过,天空阴云沉沉,传来了一声声野兽,随着野兽声音,妖兵却不立刻发动进攻。

    璐王远远观望,见得山上戒备森严,冷笑一声:“当日裴子云率千骑突进,朕就有疑惑,以此子之智,未必如此。”

    “现在果然有后着,看这样子至少有七千之数。”

    “而且石墙壕沟重重,比当日更森严,这是要我们撞上刺猬,无处下手,只有硬拼了。”

    “这是以自身为饵,来吸引我等,其后必有大营包围,以歼灭我等。”

    “不过看大营动静,要是前来,也要启动了,现在没有动静,显是把谣言传出,朝廷就真的将信将疑了——太子对裴子云忌惮,不比我们小。”

    “这是陛下之福。”廖公公在侧躬身,眼睛有些血红说着。

    “哼,什么福,不过以为朕穷途末路,不可能有百姓臣服,几乎就是流寇,才是这个态度。”璐王冰冷冷的一笑:“想不到朕还得靠别人藐视才能找到机会活下去。”

    廖公公听了,默然不语。

    “既是这样,事不宜迟,立刻发兵。”璐王刚毅果决:“迟者生变,立刻向上进攻!”

    随着一声命令,鼓声敲响,一下接一下,直敲进妖兵的心中,妖兵血雾向身内渗了进去,咆哮一声,眼睛血红,就要噬人,要不是妖皇的军法束缚,已经冲了上去,只有妖将保持着意识。

    “冲!”璐王一声呐喊,只见妖兵化成洪流,咆哮向平湖山冲上,喊杀声在山间田野中响彻,小溪中的水本来清澈,成千上万脚步踏入,就浑浊一片。

    “嗷呜!”扑到了近处,妖兵皆仰天长啸,闪电一样,向着山坡石墙扑去,一个校尉一动不动,突喝着:“弓弩手预备。”

    “是!”一批弓手取箭,拉弓,看了看逼来的妖兵。

    “抛射!”许多人不明白,以为抛射没有威力,其实这具备巨大杀伤,不在平射之下。

    只听“嗖嗖嗖”弓弦的振声中,天空一暗,数百支箭矢划破空气,在抵达高空,又在铁箭和箭羽的下翻身落下。

    “噗噗噗!”箭矢带巨大惯性落下,妖兵个个穿着皮甲,箭雨落下,就一片血红飞溅。

    “啊!”一片箭雨,命中要害,直接跌下有十数个,余下虽是妖兵,立时惨嚎起来,有的箭矢入肉不深,还是负伤流血。

    “再射!”弓弦声不止,又一批箭矢呼啸而出,山坡狭窄,妖兵又冲的密集,就算命中率很差的抛射,都不断有妖兵射中。

    “噗”一个妖兵运气不好,摔倒在地,捂着脖子滚动,张着嘴却发不出声音,原来是一支黑沉沉的箭尖落下,正巧在颈的缝隙里穿出,顿时毙命。

    “杀,杀上去。”妖将怒嚎,就算是妖兵,也必须服从生命的定理,抵抗不住飞箭,就算没有被射中要害,但不断流血,轻者失去战斗力,重者还是会大量流血死去。

    “嗷呜!”妖兵更奋力向上爬去。

    “瞄准了射!”第三次是对准了射,一片弓弦声,一片箭雨扑了下去,这种威力就大了许多,扑上去的数十个妖兵应声而倒下。

    “没有多少了,冲上去。”妖将吆喝着。

    “炮石檑木,放!”这时,校尉又喝着,只见着士兵紧张而娴熟的将炮石檑木一推,暴雨一样倾下去,这滚动的石块和檑木,扑入了汹涌澎湃的妖兵。

    当场撞上去,就立刻发出了凄惨的叫声,血水飞溅,妖兵立刻扫了一片,接着又汹涌而起,狠狠的扑了上去。

    “杀”裴子云远远看着,笑看着左右:“要是没有石墙,直接对战不是对手,但现在是山丘,就算是妖兵还是死伤惨重。”

    “特别是炮石檑木,在山上滚下去的效果比原来想象的要好,越滚越快,并且还一路到底,沿途都受到攻击,不像箭雨只有几十步。”

    说着,只见妖兵敏捷,身上有着一些皮甲,只是滚动的石块和檑木而下,也是一片惨叫。

    天色阴沉,只是片刻,妖兵已阵亡不少,却前赴后继向平湖山进攻,山腰下还有树木,现在光秃一片,都被撞倒。

    “吼”这时一个妖将身躯膨胀,身上有着黄色黑色纹路,一声咆哮,石墙都是震动,向石墙扑了上来。

    “射”

    石墙上早准备了重弩,这妖将才一个猛扑,数十个重弩向这人身上齐射,只听噗噗噗,就算有着铁甲,还是无法抵抗,立刻插上了七八支箭,鲜血喷出,这妖将还不停止,重重撞在石墙上,发出了巨响,顿时毙命。

    一点妖魂飞出,还没有来得及回归,突隐隐波纹一动,消失不见。

    “杀杀杀!”妖兵还是前赴后继,喊杀声潮水一样冲去,滚油炮石檑木暴雨一样倾下,一波波淹没在城下。

    血、汗水、破开内脏的臭味,染满了整个战场,妖兵冲到了石墙,有的甚至不需要楼梯,就要攀爬而上,这时一大锅滚油而下,烟火焦臭中,一片蒸腾和惨叫,山坡都迅速染红。

    “真君,敌人悍勇,超过我们预料,有着落石火油,现在我军伤亡不大,但滚油炮石檑木消耗的非常快,要是短兵相接,怕是牺牲很大。”看着战场,游击将军罗银台目光一凝,说着。

    “大营还没有消息?”裴子云只是木着脸听着,却不回答,只是问着。

    “是,真君,我们已和道录司的据点,把消息传了过去,但大营现在还没有任何回应。”

    “再催下大营。”裴子云睁眼说,语气平淡。

    “是!”

    罗银台应着,转身出门,只是稍过了片刻,就是入帐:“真君,这次连对面道录司都没有了回应,莫非妖法隔绝了?”

    裴子云冷笑一声:“放鸽子。”

    “是!”道录司的人,立刻应命,三只鸽子飞了出去,本来是在山上,飞的很高,并没有看见有人能射下,就消失在空中。

    雨虽不大,但乌云笼罩,还有些迷雾,原本能看出百里的原野,现在视线下去,不过十余里就模糊一片。

    而妖兵,还在继续冲上,喊杀声不绝。

    大营

    城中居民已尽迁,已经成了军营,兵士腰刀持戈巡查,中军更是森严,一面大纛旗高矗,一处房子,很是简陋粗笨,却有着鸽笼,这时,二只鸽子飞了进去,咕咕的叫着,显是提醒。

    一个两颊深陷的中年人接过,在鸽腿上打开管子,只看了一眼,突冷笑一声,手一捏,还在叫着要食的鸽子顿时惨叫一声毙命。

    这人转身就走,才行了几步,却看见了大将陈永,陈永看上去黑瘦了不少,黝黑的脸上带着刀刻的皱纹,这时一动不动看着,沉默片刻才说着:“你刚才在干什么?这是什么情报?”

    “大人,没什么情报。”这负责情报的中年人说着,陈永脸色一冷:“你区区八品官,这样与我说话?给我拿过来。”

    “大人,上面有令……”

    话还没有说完,陈永一把抓住这个中年人,就抢过了管子一看,顿时大怒:“真君已吸引了妖军,命我等汇集包围,里应外和——这是军情,你敢毁灭军报?真是找死!”

    说着,一记耳光,这人重重飞了出去,陈永还不解气,就要拔刀,当场杀了这个中年人。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在身后传来:“陈将军,给我住手,这是我的意思。”

    “谁?”陈永听着这话,勃然大怒喝着。

    “是我。”陈永回过一看,身子一抖,一种寒意涌现,原来是钦差李攀,李攀身穿三品官服,气度威严,他就有些不安,隐隐摸到了点意向,吃吃的问:“钦差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真君受了皇命,安排我等准备,随时支援,现在您怎么就……”

    “你是想说,我怎敢销毁情报吧。”李攀笑了一声,盯着陈永,陈永只觉目光如刀,冷汗不由流下。

    李攀神色沉郁,似乎有点疲惫,叹了一声挥手:“你先下去。”

    中年校尉脸上也不由流下冷汗,转身退下。

    “陈永,你是三品大将,这些年征战沙场多次立下功劳,这次结束,还能封着一个爵位,一个伯爵不会少,还望你不要自误。”

    陈永听着,阴沉着脸不应,手向刀摸过去,李攀脸色一冷:“我知道你和真君有着交情,但这并不是我的意思,而是上面的意思,这是大是大非,望你清醒认识到这点,难不成你还敢违抗?”

    陈永迟疑了下:“我不信,我是三品总兵,我可直接上奏朝廷,我倒要看看,是你李攀矫诏还是朝廷的意思!”

    说完,转身就要走。

    “哼”见着陈永转身要走,李攀脸色一冷,一挥手,只见着陈永身后的二个亲兵,突对看了一眼,一人瞬间拔刀。

    陈永立刻就有警觉,但这实在太快,只听“噗”一声,一把长刀贯穿入体,鲜血飞溅。

    “啊”陈永一声惨叫跌在地上,鲜血喷溅,一时没有立刻死,一看正是自己的亲兵,刀上还有血迹。

    “你……你们怎么敢……卖主……”陈永指着两个亲兵,喘息着,喉咙里更发出了风箱一样的呼噜声。

    李攀冷笑了一声:“陈永,你敢违抗皇命,那就只有奉旨杀掉你了。”

    “我是三品总兵,李攀你嫉妒贤能……”

    李攀冷笑一声不再听,做出一个抹脖子的动作,转身而去,这两个亲兵上前:“陈将军,你对我们有恩,我很佩服你,要是平常,我们说什么也不会背叛,只是我们的主子是朝廷,是皇上,只能奉命行事了。”

    说着,刀光一落,噗一声又刺穿了心脏,陈永一双眼睛瞪得大大,不肯闭上,却是死不瞑目。

    “去跟着钦差禀告,将军被妖兵偷袭,我等虽是血战,却仍不敌——走!”两个亲兵将刀擦的干净,拖着尸体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