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子夜鸮 > 第四百七十六章 连下五道金牌
    “妖皇?”裴子云喊着。

    黄铜雕像没有任何声音,仔细感觉,裴子云摇首:“是失去了灵性了?抽取的速度有点快啊!”

    随着不断抽取抽取妖气,雕像也不断真正铜化,不复以前隐含生命的气息,至于别的雕像,由于品级低,全部抽干的就变成了石雕。

    “只有成元子虽石化,内在却变成了铁铸。”裴子云仔细看去,只见庭院中有几十个雕像了,很是壮观,不由一笑:“系统!”

    眼前出现一梅,并迅速放大,变成一个半透明资料框,带着淡淡的光感在视野中漂浮,数据在眼前出现。

    “地仙:第六重(89.3%)”

    “地仙一二重风雷应之、三四重分化元神、五六重春雷洗礼、七八重铁铸铜灌、九十重返老还童。”

    “每一重需要的力量越大,单是妖皇雕像可使我升级到第七重还有余,看样子只要再有一周时间就可,但朝廷既起了心,我得准备更多。”

    “我一心只求仙道,虽不会矫情到一箪食一瓢饮,但荣华富贵的话,有流金岛和真君的封号足了。”

    “可这话哪怕说了,朝廷肯定也不会信。”

    “太子、启泰帝,我们曾经同盟,不想终还是到了今日。”裴子云叹着,醒转过来,站起身看着外面。

    这时春温花开,流金岛又是温差不大,园林繁茂,一片盛景,而裴子云眼神却渐渐冰冷,再一抬首,就见得皇帝赐下的玉萧,手一招,飞起落下,凑上去吹了起来。

    小郡主这时还在外面,正看着礼单。

    长生茶八两、济春茶二十斤、人参二十支、檀香木扇十柄,宣纸二十令,精制羽笔二十枝,墨三十盒,红砚五方。

    还有玉如意、翡翠镯、玛瑙珠、上绸、彩缎、杂绢。

    更有着婴孩和妇女用品,小郡主看完了,只是笑:“娘考虑的太周全了。”

    一个婆子赔笑:“长公主知道郡主有了身子,非常开心,除了这些,这里还有封家信。”

    说着,怀中抽出一封信送上来,小郡主看了一眼,就是家常的话,正想说话,突然之间,远远传来了萧声。

    一时间,整个府邸的人都不由倾耳听着。

    箫声初听起来细得和丝发一样似有似无,袅袅不断,又渐渐产生着欢快之意,似是相遇,似是相知,似是知心。

    小郡主听过许多音乐,本身都是大家,这时都慢慢停住动作,忍不住出了神。

    以前夫君的萧声,其实节奏完美,只是总感觉差一点,现在却不仅仅是所谓的把感情放到曲中,而是每一个音符、每一个转折,都似乎有着自己生命和节奏,只听着萧声,似乎每个人都看见了相遇,熟识,知心的过程。

    音乐之道,一就是基本功,许多外行人总鄙视音符基本功,认为有情才是高妙,可没有基本功,有情怎么能发之自然,却深入人心?

    甚至要成大家,不仅仅是节奏和感情,更有一点浑然天成,小郡主听着旋律流淌而出,看过的典故随之而来。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不,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这句夫君的诗,似乎有点贴切。”

    萧声并没有转折,并没有变成“白首相知犹按剑,朱门先达笑弹冠”,而是徐徐在缅怀中结束了。

    只是小郡主若有所失,她总觉得节奏最后,有点失落,似乎是黄粱一梦。

    不管怎么样知己相知,君臣际遇,尽处终是滔滔东逝之水。

    园林甚美,远看迷蒙,细观蔚蔚,小郡主站在其中,一时没有说话,许久,才说着:“夫君技艺大成了。”

    静室

    一曲完成,眼前出现一梅,并迅速放大,变成一个半透明资料框,带着淡淡的光感在视野中漂浮,数据在眼前出现。

    “萧艺:宗师(10.1%)”

    不知不觉,萧艺登堂入室,裴子云却也不理会,只是长长一叹:“好萧,只是情分却尽了。”

    “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

    “何况君之视臣如寇仇。”

    “千古以来,无不如此,萧还有何用?”一言说罢,裴子云一捏,玉萧粉碎,化成了粉,一吹散落在地。

    “唤何青青过来。”裴子云说,门外立刻有道人应着,转身出门。

    稍过片刻,廖青青赶来,她神色间微带一点肃杀,随着掌权更有威严,这时低眉俯首,站着听从命令。

    “现在我们有几条大船。”裴子云踱了几步,问着。

    何青青怔了一下,说:“主上,我们现在有三十条船,掌握五条商路,暗里我们还有两条船。”

    “我命令你打通的海外航线,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主上,已经打通了,我们已可以航行两月到博罗岛。”何青青说到这里,略一默吟,就笑着:“这岛我看过,大体上是流金岛十倍大还不止。”

    “十倍大?”裴子云本只是问问,听着一怔,这就是二千平方公里了。

    “是,我走了一圈,十倍肯定有,岛上到处是野生香蕉,而且也没有多少风,商船往往停驻以避台风。”

    “我细看了下,还有不少野生香料,最昂贵的怕是燕窝了。”

    “不过我们派出去的船只能在博罗岛扎营,再远就无能为力了,对了,岛上还有几千土人。”

    “二个月?足了。”裴子云冷冷说:“我给你一个任务,我会秘密让师傅带着母亲和叶苏儿前来,加上了小郡主,就你们伺候,立刻出海去博罗岛,等待我的命令。”

    “流金岛还是太近,太容易受朝廷影响,博罗岛就鞭长莫及了。”

    “以后中心换到博罗岛,你遣人征服此岛,所有土人先贬成奴隶耕作,进行基础建设。”

    “有了据点再迁移我们的人口。”

    何青青听着,只是应着:“是,主上放心,这套我们在流金岛都熟悉了,去博罗岛只是重复。”

    等她退了出去,裴子云冷哼一声,把玩着金牌,见着金牌闪着森森金光,还带着龙气,虽渡过雷劫了,由阴转阳,但觉得微微刺疼,摇首:“金牌摧行,是摧命吧?”

    说着抛在桌上,不复再看。

    第五日·城主府

    府邸不算规格高,就是面积大些,这时摆了宴席,上面珍稀佳肴布列,几十年海参,半斤大鲍鱼,鱼翅,鲸鱼肉,半米的大虾,裴子云坐在首位,就说:“高公公,可是京城难以品尝的佳肴,多吃些才是。”

    众人都是应是。

    “哎”唯高光一声叹息,将着筷子拿起又放下,苦笑:“奴婢身负着差事,没有请真君回去,哪里品得出滋味。”

    一时间席上用膳的人都面面相觑,安静下来。

    就在这时,就有人匆匆赶来,到了面前就说:“真君,又有太监来了,已停在了码头向府里来了。”

    话正说,殿外传来了尖锐的声音:“璐王事急,皇上想念真君甚深,请真君速速回京。”

    说着,只见一个太监闯入,太监持着令牌,看着裴子云坐在首位就上前:“真君请接喻吧!”

    见又有太监前来,裴子云微微一怔,伸手弹了弹袍角,笑着:“一天一道金牌,到今天连着五道,皇上还真是迫切。”

    竟然不上前跪拜接旨,这公公强势而来,看着这情况,就陷入了尴尬。

    高光见气氛有些不对,忙起身赔笑:“是由镇压璐王不利,皇上期重真君,才这样催促真君,哎,陛下心怀天下,我等臣民自当尽心而为。”

    “是啊,陛下忧心天下,真君离营,军中无人主持,就获大败,现在妖兵乱窜,祸国殃民,派遣几将都不能镇压,陛下大怒,已连甩了几个海外上贡的紫玉杯了。”

    这公公转的也快,这时不拿架子,低声赔笑:“广怀县被破,沪庸县被掠,胡元将军战死,朝廷论罪的官员就有三十一,更别谈折损了。”

    公公说着:“妖乱一方,陛下忧心甚重,还请真君原谅奴婢焦急,还请真君为了天下百姓,出山斩妖除魔。”

    “哼,不过小打小闹,几个县城罢了。”裴子云看了一眼笑着,目光扫过地图:“说的天塌下来一样。”

    高光和新来太监怔住,苦笑一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大厅安静了起来,这时却见着何青青派人过来上菜,递了一个眼神,暗比了一个手势。

    这是一切都预备完成了。

    裴子云端起了酒,喝了一口,突笑着:“不过镇压璐王不利,的确祸国殃民,我虽道人,还得尽心尽力。”

    见着裴子云这样说,高光顿时大喜:“真君,那何时启程?陛下心急,还请真君不要让陛下等的太久。”

    “当然。”裴子云应着,转身命着:“准备船只,我今日就启程”

    高光和太监都是惊喜,带着笑意,忙应着:“是是是。”

    裴子云又想了想,说:“不过我暂时没有可用之人,这样吧,来人,将小郡主的侍卫都唤来,全部跟我去。”

    接着,裴子云才笑着:“事情既是这样,现在诸位可以一醉方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