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四百七十一章 印记
    黄铜雕刻身躯摇动,不断有着铜粉在身上落下,随着心脏渐渐铜化,愤怒渐渐变成冷淡:“也罢,只要烙印传出去,我还能复活,这个妖皇之躯只有舍弃了,特别是那朵梅花,这是最重要的情报,必须传出去。”

    想着,黄铜雕像只看了空间一眼,突脑壳一亮,出现一个裂缝,接着一道光,带着三面巨人影子,一闪冲出。

    这次的三面巨人影子造型更特别,有星云护体,外型宛是含苞未放的花蕾,精致而华丽,才冲出,空间就有雷声,接着就显出了梅花。

    “不”

    “你是贯穿诸天的至宝……为什么会帮它!”三面巨人影子说出了一个名字,但和上次一样,却没有声音,似乎名字本身就不能说出。

    话还没有落,只听“蓬”一声,梅花重重撞了下去,一股青烟冒出,这印记又变成了碎片。

    其中三分之一主体碎片,发出了声音:“就算我彻底毁灭,我也不会让你获取我妖族最核心的秘密——爆”

    主体印记瞬间爆炸,化成了一团光,整个空间震动,又炸出了一个缺口,梅花也波动了下,光一扫,数百点细小印记就定住,化成了青烟,说也奇怪,青烟流下,映得空间突明突暗,还没有破碎的雕像都在不住扭曲。

    梅花并不干涉这些,迅速隐去。

    空间内起风了。

    青烟化成了风掠过,却冲不出空间,只是盘旋,接着,破碎的空间一点点恢复了起来。

    而殿堂更是富丽堂皇起来。

    轮回台

    文士突“噗”一声,吐出一口鲜血,脸色苍白,轮回台上的吸引在渐渐消失。

    “妖皇消失了?”文士敢置信,低声喃喃:“怎么可能?妖皇印记没有传回?陛下真的完了?”

    地面上,鲜血流动,似乎也在哀悼。

    山中·破庙

    篝火燃烧,将破庙照的明亮,这庙山门还在,墙倒塌了一块,院内到处是杂草还有动物痕迹。

    有一个神龛,但久没有香火了,齐爱果也就不在意,拆了它的小栅点火烧了。

    狐狸有些烦躁,在破庙里跑来跑去,时不时咧嘴,做出凶狠样子,齐爱果不理会,将一块木头扔进篝火,抱着双腿沉思。

    “璐王变成了妖怪,我不能帮他了。”齐爱果暗想:“那我怎么办,怎么能报仇?”

    “吱吱”这时狐狸叼着一条大蛇过来,有两米长,上面斑斓花纹,已被狐狸咬死,足有两斤,走到齐爱果的面前,将蛇放下,用脑袋在齐爱果的腿上蹭着。

    齐爱果看着狐狸,见狐狸带着一点关心和讨好,不由破啼而笑,抱着狐狸,亲了一口:“幸我还有你。”

    烤过蛇,和狐狸分食,齐爱果抱着白狐昏昏入睡,只是有点睡不着,听着外面微微的风声,心中千绪纷来。

    其实她渐渐长大,也明白裴子云没有与倭寇勾结,至于自己父亲当年截杀裴子云是受了迷惑,却是犯了错。

    可是,这是自己的父亲和叔叔们啊,自母亲死了,自己就是父亲背着一口口喂大,有的叔叔见着自己没有吃了,省下自己的口粮给自己……

    恍惚之间,自己似乎回到了过去,当时自己左手拉着母亲,右手拉着父亲,一起在城西的庙前玩耍,不知不觉,她沉沉睡去,一颗泪在眼角滑了下去。

    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一阵风吹过,一点亮光飘过,在空间中焦急徘徊着,随着靠近,她不安的挣扎了下,眉心却一亮,隐隐有着一块石,这亮光一下就找到了对象,连忙一扑。

    “轰!”她的眉心渐渐变化,本来不规则的碎片,突化成了星菱,宛是一只眼睛,而夜,更是深沉了。

    南云县

    正午太阳渐明,虽春季,但渐渐热了起来,几个厢兵守在城门,带点闲散,打量着入城百姓,就说着:“听说妖怪吃了璐王,现在在到处率妖食人,有一支据说出现在近处了,真是可怕呀,听说郡中派出了一千带甲之兵,也不知道能不能杀得妖怪。”

    “不好说!”一个厢兵听着,嘴里叼着一根草,双手抱在一起:“只要妖兵不来打我们南云县就行,不过我们南云县也不重要,想必妖兵也不会来。”

    “真来了,我一刀砍死它!”

    这兵这样说着,抽出了刀挥了一下,惹得周围守门的厢兵笑了起来,一人听得噗哧一笑:“你这身板瘦得,还敢杀妖?杀只鸭子差不多。”

    “嗷呜”就在这时,传来一声狼嚎,几个厢兵脸色大变:“什么声音,白日怎么有狼嚎?”

    正说着,几个蒙面人突一扯衣服,面目狰狞,带着鳞片,有的甚至獠牙露到嘴外,正是妖怪。

    厢兵大惊,妖兵却直接扑咬而上。

    “不”

    “啊”

    几个厢兵只是一个照面,就被妖兵咬死,正入城百姓见这一幕,吓的颤抖:“妖怪!妖怪啊,快逃。”

    妖兵已经狂化,扑杀了上去,一个穿着布衣男子跑的慢了些,被妖兵追上,一口咬中脖子,鲜血四溅。

    县衙·后院

    县令正在招待着一个道官,道官身着道袍,眼睛炯炯有神,县令坐在面前端起茶壶,给道官斟上了一杯热茶:“道长,李大人安排下来的事,我都已经准备十足,捕头,差役,大半我都撒了出去,联合各乡,组建民兵,只要这支逃窜妖兵,出现,就可一网打尽。”

    “嗯,你做的不错,等李大人剿灭妖兵而回,我一定为你禀报功劳。”

    道官端着茶轻啜了一口,只觉得暖暖,心中畅快,原本道人粗鄙,就连道官也不受重视,县官可呼来喝去,但伪帝变妖,提点奉了上谕剿灭妖族,终今非昔比,一地父母官都要巴结。

    “多谢道长,中午午膳已经准备,虽不是山珍海味,但极有本地特色,只是李大人去剿灭妖兵,可是安全?”

    “李道司可是我们道录司的奇才,剿灭这点妖兵不在话下。”

    正说着,一个公差匆匆闯入:“大人,不好了。”

    “何事慌张?毛毛躁躁,不成样子。”见着公差闯入,县令脸色一变训斥,公差却伸手一抹汗说:“大人,妖兵入城了!”

    “什么?”县令脸色变得苍白,腿在颤抖:“妖兵不是向东山去了?李大人帅兵去剿,怎么会突然袭击县城?”

    “大人,我也不知晓,妖兵乱杀着人,李捕头带着几个兄弟杀上去都死了。”

    “耿道长,你看怎么办?”县令转身看向道官,道官脸色一白:“我立刻向李道司禀报。”

    取出符箓,转入房中,点开符箓。

    山峦叠耸,绿树成荫,只是山林间传来了杀戮声,数十个妖兵与甲兵对杀着。

    “射!”李正源说着,随着一声令下,弓兵上前,箭如雨下,顿时十数个中箭,跌了下去。

    余下的妖兵身形灵活,躲到大树后,眼睛泛着红光,让人不敢直视。

    “用法术”李正源吩咐,道官一动,伸指对着一点,树木上藤条就同蛇一样,向着妖兵缠绕,几个妖兵一个不慎,就被缠绕住了身躯。

    “杀!”甲兵扑上,顿时砍杀几个,余下妖兵挣开了藤条,和甲兵激烈对杀起来,但是到底人数稀少,惨叫声中,纷纷砍倒在地,钉在树上,再一刀下去,头颅跌落。

    “打扫战场,妖兵尸体全烧了。”李正源正在命令,这时一个道官上前低声:“大人,出事了。”

    李正源一看,道官说:“刚才有消息传来,一支妖兵杀向南云县,已攻入城中,大肆杀戮,却是求援。”

    “分明只有一支妖兵,不好,是调虎离山。”李正源说着,脸色铁青:“立刻随我回城,剿灭妖兵。”

    这样说着又是自语:“妖兵愚昧,怎会有计策,必是有着妖将驱使,可恶,必要杀之,碎尸万段,以祭百姓。”

    县令来回行步,脸色苍白,道官才转出,县令立刻迎上:“大人,李大人怎么说?”

    “大人杀灭了山中妖兵,闻着消息已经回城,只要一个时辰就能赶回,命我们尽量抵抗。”

    “一个时辰,怕是来不及了。”县令说着,到了这步,却反镇静下来,文弱脸上带上了决然:“我是县令,守土有责,召集县中厢兵和捕头公差,随我立刻杀上去。”

    “是,大人。”不管怎么样,这样的人总值得钦佩,而且自己家人都在城中,几个捕头都是应诺,就要杀出。

    “大人,且慢。”道官喊着,县令听了,脚步一止,就说着:“耿大人,可有什么指教?”

    道官迟疑片刻,上前低声:“高大人,我还有隐匿符,可以隐匿气息,只要寻着一处隐秘之处,就可躲藏,妖兵寻觅不到,自可等到大军剿灭,大人何必去送死。”

    县令听了就动容,只是片刻却又叹了一声,伸手正了正乌纱帽,整了番衣裳,郎声说着:“我高平在大徐七年中举,受先皇钦点当了县令,这是皇恩浩大,我本想做出点成绩,以报皇恩万一。”

    “璐王叛乱,我一时贪生怕死,就降了,已经有亏臣节,现在伪帝败了,妖兵又来了,我虽只是一介读书人,但有一岂可有二?更无降妖避让之理,当与此城百姓共存亡!”

    说着,一拱手,就出门而去。

    耿道官看着,不由动容,初见此人还以为是攀附权势之流,不想事到临头却见得真颜色,当下长叹一声,消失在后院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