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四百六十九章 高处无变数
    平寿县·卧牛村

    到河侧不过十里,沿途有路,也有石桥,有个小埠,上停着渔船和一条货船,以及一艘大船,大船泊着,随着水一起一伏,微微摇戈。

    岸上,叶苏儿来送行,这一周两人如胶似漆,缠缠绵绵却怎么都觉不够。

    两人细细说着话,风吹过,把叶苏儿的青丝吹起,看着裴子云,伸手将裴子云衣裳整理。

    “夫君,你这一去,尽快回来。”

    裴子云伸手握住叶苏儿的柔夷,叶苏儿手白嫩,青葱拔长,握在手里就戳进了心里一样,裴子云笑着:“你跟我一起去流金岛,海外才是我的根基,生个孩子,我们相处海外,逍遥自在。”

    听着这话,叶苏儿有些推脱,有些疲倦:“夫君,下次再去,我身子有些不舒服,恐怕坐不得车船。”

    裴子云听了,知晓是推脱之词,修道有成,哪还有病患,无非是有不想见之人罢了。

    “嗯”裴子云叹息点首:“苏儿,母亲就要你照顾了,辛苦你了。”

    说着手抚长发,拥入怀中。

    叶苏儿倾在胸膛,直觉宽阔温暖,一想着还有一人分享,就觉心酸,轻咬唇,立了身子,强笑:“夫君,照顾母亲是我分内的事,外面需要你来遮风挡雨,我都清楚,你放心,家中不会成你的拖累。”

    裴子云见叶苏儿端庄秀丽,不觉有些愧疚,一时间不知说什么,只得转向裴钱氏:“母亲,你多保重身体。”

    接着,就上船而去,随船夫一声吆喝,船锚拉上,扬帆起航,层层水面撞开,向前而去。

    叶苏儿静静看着船舶远去,唇轻咬,满眼都是舍不得,摸着小腹,裴钱氏上前抓着叶苏儿的手,有些心疼,说:“云儿去流金岛,你应该跟去,你才是我裴家的媳妇!”

    “母亲,小郡主是皇家的人,或对夫君有不少助益,只是我不想见她。”

    这样说着,船向前而去,越来越远,消失在远处。

    船只

    小郡主陪嫁了十个亲兵,其中有五个站正身子,按刀侍立,就有些威严,沿途船只纷纷避让。

    裴子云坐在书房,呷一口酽茶,静静听着任炜禀告:“真君,京城传来消息,前线大败,钦差都战死,朝廷折损三万军。”

    “据说璐王早给妖怪吃了,现在其实是妖怪作乱,朝廷急召天下道门入京,已经去了一半。”

    这样说着,任炜略一欠身将情报递上,看着情报,裴子云默思片刻,轻笑了一声,又无所谓一笑:“璐王已死?这是假话,璐王本身已经是妖了,不过朝廷为了颜面编造——当然,换个角度,也可以说是璐王已死,毕竟在朝廷意义上说,身是人,是皇子的璐王,的确已经不存在了。”

    说完,又笑:“有着妖怪,最是吸引百姓,现在话本畅销了吧?”

    听着说这个,任炜也不由一笑:“主公,的确这样,据说京城,涉及主公的话本比起以前畅销一倍不止,民间还有传言,璐王被妖怪吃了顶替,真君一出,妖怪大败而归,显出真形,而真君又被朝堂奸臣召回去,妖怪见真君不在军中,立刻就大败朝廷军,并且吃了几千人。”

    裴子云听了大笑,最近名气大幅增长,原来是暗中还有这传言导致,倒是意外之喜了,就随口问着:“我们的人没有插手吧?”

    “没有,这真没有,就是民间自发酝酿。”

    “没有就行。”裴子云看了一眼案卷,将情报一丢落在案上:“死个钦差,损失了三万军,没有什么大不了。”

    任炜心中暗惊,看着裴子云,只见裴子云悠闲自在,又想起传言,这时压低了声音,嗓子干哑:“主公,璐王本是天璜贵胄,现在变成妖族,我们也不知晓到底有着多少力量,要是妖族不断进攻,天下苍生都要为祸,我们也不可免。”

    “没有那么夸张。”裴子云站了起来,摆了摆手,说:“这世界并不是你看到那样简单,妖族真容易就卷席天下,又何必借璐王之手?”

    “妖族贵在潜伏,默默扩散,或可成事,但现在阴错阳差,已经暴了光,有着天意关注,排斥就生——就这点,决定着妖族气数长不了。”

    “而且妖族只能破坏,不能建设,更是不能成事。”任炜听着,心中一恍然,是啊,主公已是地仙,非是凡人,这种上层博弈自有考虑。

    虽是这样想,裴子云已把任炜的不忍看在心中,就问:“你觉得我冷血?”

    任炜身子一颤,刚才的确有这样思虑,这时连忙说:“主公,我自不敢。”

    “我是道人,泛轻舟于湖面才是我的本职。”裴子云淡淡一笑:“而且你也知道,其实这次退下来,是朝廷的意思,我只是顺水推舟。”

    “天下的事,朝廷的事,并非有了热心就可以,而且天下又不是只有我一个道人,道门群起上京,有些是因为我的因素,也有些是不得不办的公事。”

    “朝廷好处,不是那样好拿,璐王的事,他们逃不了责任——你是我家臣,这些我都要与你说个清楚。”

    “是,主公教训的是!我想差了,我是主公家臣,当只为主公所想!”任炜这时说着。

    裴子云颌首,看着窗口,只见春意渐浓,不远处鸭子划水,更远处农妇在石块上锤洗着衣裳。

    见着裴子云好整余暇,任炜不由暗叹,主公越来越深沉了,见着无话,当下就是退下。

    裴子云任炜辞出去,长长吁了一口气,却不再想,站在窗前,心一动就沉入。

    黑暗虚空,元神下降到空间,却是一怔。

    原本一片黑暗,现在一看,虽光景昏茫,但和黑暗又不同,仿佛黄昏时,似有一片微光。

    仔细看去,才见得微光是空间发出,门大了许多,才靠近,门自动打开,门上满是金钉,墙也高了许多,有丈许高,连着里面空间也大了许多。

    “地板是青石了。”裴子云看去,只见大战破碎处已尽数修复,雕像林立,一个三面巨人雕像在空间最中央,是空间内最大雕像。

    “哼,成元子已灰灰了。”一眼看去,本来最大,但现在变成第二大石雕痛苦挣扎,满是不甘和绝望,时光却凝固在这里。

    而最大的雕像,三面三眼,嘴獠牙,和别的石雕不同,虽黯淡,却是黄铜雕像,头几乎要顶到空间顶部,手虚握成拳,更带着杀气,似乎随时可能复苏变成杀人机器。

    只是每过一段时间,一道寒光闪了一下,而黄铜雕像就破开了一个裂口,大股血液喷涌而出,一到空中,就变成了浓郁的妖气!

    “原来是这样,妖皇雕像太强了,平常抽取不了,只得不时给伤害。”

    黄铜雕像每受一下,就痛苦抽搐,周身挣扎,连着空间都随之摇摆,但庞大的身躯还是被一道道无形枷锁给牢牢束缚住。

    喷出的妖气徐徐转化成灵气,其中特别的是一道非常黯淡的金光。

    “这是什么?”裴子云心一动,只见原本除了一个亭子,别无建筑,现在金光洒去,一个殿堂渐渐生出。

    这殿堂现在虽不大,但巍峨大殿奇特,柱子在生出,每根柱子都伏着一个禽兽,发出微光,偶尔会有一道强光流过,照亮了空间。

    “这是妖皇力量、权柄?这有什么用处?”裴子云皱眉。

    感受到裴子云的气息,雕像突睁开了第三只眼,长长叹着:“裴子云,你的命运就将终结。”

    “哼,妖皇千变万化,死了还能复活,可你能坚持多少时间?”裴子云听着雕像说话微惊,不屑一笑:“你想说着什么?莫非你以为璐王还能翻天?”

    “不,结束你的命运,不是璐王。”雕像的声音在空间回着,宏伟而冷漠。

    裴子云并不为之所动,只是冷冷一笑:“首先,你看不到这天了,你还能复活几次?你的血肉,你的灵气,你的权柄,都将变成我成长的材料。”

    “其次,我知道不是璐王,妖族暴露了,就是一时之患,璐王没有这本事——是朝廷,又或天意?”

    “我成就地仙,渡过雷劫,实冒犯了龙气存在的根本,当年道君怕都不如我,朝廷有识之士,不杀我就夜不能寐。”

    “甚至不止朝廷,说不定历代龙气已在商量对策。”

    这话一落,青铜雕像的第三只眼睛闭上,突然之间不说话,裴子云见着,又笑了一声:“或者还不止,还有道君?”

    裴子云突仰天大笑:“世人总有愚昧,总认为同族相护,却不知道事关大权,父子尚相残,何况道友?”

    “内外因素,先杀敌人是天真之人,先杀自己人才是金科玉律。”

    “这世界道君只有一个,哪能有二三个?”

    “你或要问,我凭什么猜出?”

    “其实这非常简单,要是普通人,能伤害自己的因素高达亿万不可胜数,自猜不出,可随着地位越高,有资格伤害的敌人就越来越少。”

    “我辈伟力归自己,到了我现在地步,能与我匹敌者,有资格伤害我的,无非是朝廷、龙脉、道君、妖族四个。”

    “我心血来潮,岂是无凭,既不知道到底是谁,那就索性全部当成敌人就可以了,只要我防备,就算这四个全部是我的敌人,还有几分威力?”

    “这世界上哪有多少不可知的变数?无非就是这几个罢了。”

    在裴子云仰天大笑中,雕像一动也不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