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四百六十五章 板荡识诚臣
    “咚、咚、咚”

    随着一声呐喊,方阵步步推进。

    四万大军,七千大军,两方步伐踩在地面,就是敲鼓一样,溅起灰尘。

    只是靠近,朝廷军立刻震惊了,远处看不清,靠近到了二百步,就能看见璐王军列阵,这还罢了,经过血祭,妖兵正是巅峰,不少都化成了妖形,一个个豺狼虎豹面容,尖牙利齿,又握长刀,显得异常狰狞,似乎只要见着一面,就能让小孩深夜止啼。

    “妖怪,真的是妖怪!”顿时朝廷军先锋就有骚动,不过大徐血战得天下,到现在不过十二年,锐气还在,军将还在,顿时有校尉喝着:“谁敢乱动,杀无赦,这些不过是障眼法,想要蒙骗我等,大家不要害怕,杀。”

    “全部压上。”

    先锋怒吼,璐王军也同时压上,双方近在眼前,可以看见对面的脸,璐王妖军半数都妖形,在惶恐和杀戮前,两只大军碰撞一起。

    “杀”

    先锋带着护卫亲兵喝令,就在这时,一个穿黑盔重甲的妖将徐徐而出,此人带着风霜,就算妖化,也显的刚毅,突率着一百骑冲锋。

    一百骑,在大军对阵时,实是个微不足道的数字,但只听一声“破”,长枪扫过,数个临死惨叫响起,大蓬血雨喷洒。

    接着,连人带马,疾风一样插入,这时一队人围了过来,虽没有马,但长枪一前一后疾刺,又一支却直插马颈,配合熟练,正是久战之兵。

    “杀!”长枪一点,枪,朝四面洒下,每一道枪影探出,都洒出一团鲜血,转眼就扑至了先锋处。

    “原来是谢林,你在军中失踪,原来是跟随了反王?”先锋认出了来人,喝着:“要是你兄知晓,必会气死。”

    “战功赫赫忠心耿耿的兄长已经死了,还是被军法斩首。”妖将一抽,又是两人倒毙:“我不投靠反王,难道就当一辈子的伍长,还是残废人。”

    “皇上妖化,我是最欣喜,我挑断的手筋终于恢复了。”妖将冷哼着:“我要杀杀杀,杀尽你们这些旧泽。”

    “铿、铿、锵”枪影连刺,已接上了火,才接了二下,先锋就是变色,这力量实在太大了,而且每一记,都含着异力。

    “长林心法。”第三记时,先锋就吐出一口鲜血,这看似多,实是瞬间,第四记时,先锋已脸色苍白:“不……”

    “死!”妖将不由分说,只是一刺,血花四溅,先锋顿时跌下。

    “阵斩敌将先锋!”

    “阵斩敌将先锋!”

    妖将率领妖兵顿时击破,化成了一柄利剑,直直破入杀戮,一个个妖兵凶猛,长刀,尖牙利爪都是用上,随着冲杀,先锋营顿时损失惨重。

    “挡住,挡住!”一将疾呼,声音带了点惊恐,之前大败的恐惧又浮现眼前,那时璐王也是这样凶悍。

    “谢林,你该死,早应该杀了你。”这将亲帅亲兵扑上,就要挡住这不可阻挡之势,长刀带着寒光,一踏马背,飞跃而起,向这妖将一刀劈下。

    “杀”妖将谢林更是勇猛,举枪一挡,刀枪相交,火花四溅,谢林一笑,露出了尖锐牙齿,不似人形,这将一惊,又是一刀,从刁钻角度杀至。

    谢林人一动,突然消失了。

    “……什么,是残影?”这将眼见就要得手,突眼前一花,失去了踪影,不由心剧震,刚转过身子,一枪已扫在他的腰上。

    轰!

    金属崩裂声响起,甲衣凹下去一片,铁片随着鲜血和肉屑喷在半空,惨叫声中,妖将谢林闪过这将临死前丢过的长刀,一枪刺入。

    “噗!”这将张口喷出一蓬血,眼中闪过深深的不信,整个人倒飞而出,撞在地面上,被马蹄踩成肉酱。

    “哈哈,爽快。”

    “兄长,我可不是你,哪个庙没有屈死的鬼?那我就把满庙都杀了。”连杀数个旧袍泽,妖将谢林心中大快,一股隐隐波动传出,似是武功大进,陷入癫狂,所到之处,无一人可活,身上渐渐兽化,鲜血,怨恨,怨魂,不断随血祭,化成美味滋养,只刹那,先锋阵大乱。

    “威武,无敌。”

    随着军中大喊,朝廷军被凿开,妖将谢林向兼从云杀去,“嗷呜”叫喊,长着角,披着鳞,清晰可见。

    “敌将扑来了,不要慌乱。”有将军喝令着,虽惊而不乱,但是这时,只听喃喃一声:“妖怪,真是妖怪?”

    将军顿时觉得不妙,转身一看,只见兼从云腿脚发软,脸带着惊恐,全身颤抖,突带着惊恐和哭腔,对着亲兵:“撤,快撤!”

    亲兵立刻护送兼从云而逃,将军顿时就要吐出血来:“钦差大臣,我们还没有败,快停下。”

    但兼从云那里理会,只是拼命鞭打着撤退。

    中军主将一逃,就见着一片混乱:“不好了,钦差大臣逃了。”

    “钦差大臣逃了。”

    “皇上?”对面大阵处,廖公公看着目瞪口呆的璐王,低声说着:“兼从云逃了,朝廷军败了。”

    “这种临阵脱逃的事,朕只在史书和戏文上听过,今日才见到真人了。”璐王醒悟过来,喝着:“出击!”

    战鼓声连绵,大军扑上,掩杀过去。

    “可惜,我中了李成的计,身体妖化不复人形,不然大军俘虏也可收为己用,现在虽可俘虏,到底很难归心,只有转化成妖族,或者变成妖族的养分。”璐王淡淡的说着。

    “陛下,看来只有这样了。”廖公公应着,璐王举起了剑,手指甲尖锐而长,隐隐有一些鳞片,看着溃逃大军,璐王带着贪婪:“尽情去享受血食吧,我的孩儿们。”

    璐王声音在妖军的耳中响起,随着这声音,璐军呐喊着扑了上去,一个甲兵慢了点,就被一个妖兵抓住,用力一撕,鲜血和内脏四溅,妖兵牙齿尖锐,一口咬在大腿上,嚼得滋滋作响。

    “逃,快逃。”兼从云骑在马上惊恐对着周围亲兵呵斥。

    “大人,妖怪追上来了。”亲兵惊呼起来,在身后,一队妖兵追了上去,满嘴是血,似乎可闻到腥气。

    兼从云的脸色狰狞,脖子上青筋突起,呵斥亲兵:“挡住他们,挡住他们,不然我就杀光诛你们九族。”

    亲兵不得不转身扑了回去,想要拦截着妖兵,两军交错而过,亲兵十数人顿时撕裂。

    “啊”兼从云惊呼,裤子上一片臭味,真正是屁滚尿流,鞭子狠狠抽在马上,就在这时,不知绊了什么,跌落马下,本已摔的很重,突背后一股腥气,回头一看,吓得心惊胆颤。

    “不,我降了,我降了。

    “我是钦差大臣,我与别人不同。”

    只是妖兵是临时血祭形成,原本被束缚还有着意识,随着璐王放纵,根本没有留手的打算,毫无理智,抓着兼从云一撕,堂堂钦差,就立刻分成两半。

    “啊”只剩最后一声惨叫见证了钦差的痛苦,前面奔逃道官回首看了一眼,见着随着钦差分开,周围妖兵也闷哼一声,尽七窍流血而死,不由露出冷笑:“死的其所哉。”

    平寿县·裴府

    回家已经数日,夫妻和睦,举案齐眉,这日裴子云看着书,时而扇炉煮茶,突然有人笑着:“朝廷大败,你却好生悠闲。”

    却是虞云君。

    “师傅,请进。”裴子云笑笑,见着虞云君握一份信,就接过,读了几下,就是一哂,随手就丢在案上:“你来的正好,我得了点六梅春,据说是贡品,我们尝下。”

    虞云君只见裴子云给杯放上少许,提壶在手向杯中倾沸水,一点点兑上,又坐下笑着:“我这是雪水,还算可以,你品品。”

    虞云君品茶,果觉满口留香,但却问着:“朝廷兵败,硬被妖兵正面击溃,四万大军,战死一半,而妖军不过七千人——这你怎么看?”

    裴子云无奈一笑,说:“这我早有预料,师傅,我们现在是无官一身轻,只需要时刻关注即可。”

    虞云君听着,迟疑问:“这不要紧么?璐王这样凶悍,恐怕惹来天下大乱,别让妖物夺了天下。”

    “师傅,不碍事,璐王能成事,是因他是人,现在是妖,他就是流寇,只能破坏,不能建立,而且,就算是流寇,也活不长了。”

    “璐王不顾一切血祭,妖兵会愈发强悍,但妖兵越盛,就越有罪孽,等压过了他的命数,天谴就会下降,日子不会长。”

    “这也是”虞云君听着,脸上凝重:“对了,说起这个,最近门中弟子修为突破的人增长甚多,这事是不是跟妖族有关?”

    “哦,还有这事?”裴子云一怔,有些惊讶,收敛了笑容,掐指暗推着天机,良久才回首:“师傅,天机混淆,但或者就是妖族肆虐,天地放宽了道人限制,若我所料不差,我们道人的春天来了。”

    “我的修为有点高,你不提,我都感觉不到这点。”裴子云说着苦笑了一声,即便成了地仙,还有心力所不及。

    “这样的话,倒是好事,可是朝廷?”虞云君问,裴子云笑着:“不必担心,我已是地仙六重,三世转世不迷,更何况妖族肆虐,朝廷想要对付松云门也不是那么轻易。”

    “我明白了。”虞云君露出了欢喜,正说着,叶苏儿远远就喊着:“夫君,我突破了……”

    裴子云和虞云君不由看了过去,叶苏儿正说着,看见虞云君目光,就红了脸,虞云君轻笑:“苏儿,我和掌门的事已谈完,你们多日不见,自应温存,不过这么急躁,是不是想了?”

    这就是调笑了,叶苏儿羞涩:“前辈!”

    “哈哈”看着叶苏儿害羞,虞云君一笑出门,叶苏儿轻咬唇,有些害羞,裴子云心一动起身拥入怀中:“怎么了?”

    “嗯,夫君,我修行又进步了,现在我已是阴神三重了,最近感觉进步特别快。”

    “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裴子云若有所领悟,说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