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子夜鸮 > 第四百五十八章 攻破
    天色暗淡,乌云密布,带着一点红色,火光映照,能看见一群群的妖兽,战鼓响起,妖兽又是蠢蠢欲动。

    只是地面,火油燃烧,妖兽带着本能畏惧,不敢轻易上前,只是随着鼓声,心中却有对人族血肉的贪恋和脑海中不断命令:“去,杀光他们。”

    本能和指令在争斗,不过,随着战鼓越来越急促,妖兽汇聚过来,一双双贪婪的眼神渐渐凶残。

    “杀”璐王感应着这一切,站了起来,一股命令扩散出去,传到了围绕大营的妖兽脑海中:“妖族的子民,为了我们大业,杀上去!”

    “嗷呜”一瞬间,迟疑的妖兽瞬间冲出,数个妖将也扑了上去,混入其中,将气息隐藏,只待一击必中。

    “不要慌,预备!”裴子云看了上去,只见数百妖兽,不,是一二千妖兽,其中隐藏数十妖将,这时化成波浪向前涌来。

    “再等等,妖兽就踏入了火柴区。”裴子云安抚着,下面的一段山坡,是砍伐的树木,淋着油。

    随着安抚,有些骚乱公差和士兵又变得平静,特别是军队都是百战之军,慌乱也是因未知恐惧,现在自是进入了状态。

    “两百米,一百米,七十米。”

    妖兽越来越近,张开了嘴,血盆大口和尖锐牙齿出现在眼前,似乎要将面前的人都撕咬成碎片。

    “嘭、嘭、嘭”裴子云听见了周围的人激烈心跳,举起了手,眼神在妖潮上扫过,突手一挥:“放!”

    抛石器上的火油早已准备,在刹那,顿时投出。

    “轰”火油跌落在砍下的木柴上,突剧烈燃烧。

    “嗷呜”妖兽翻滚,爆开了油汁,被火焰燃烧,发出惨叫声,还是有着大量妖兽冲了过来。

    “射!”只听着一声命令,蓬一声,箭雨落下,不过箭雨效果不是很大,妖兽或有鳞片,或有皮毛,有些握着兵器,有些尖牙利爪,都咆哮着逼近。

    “刺!”

    军中论武功都是普通,但人人都是精于配合技击,默契可说是深入到骨髓,这时一声命令,数十支长矛就在栅栏缝隙之间直刺。

    “噗噗噗”扑到栅栏前的妖兽,顿时发出惨叫,一个扑的太近的熊妖被集火,几根长矛刺入,深深刺入。

    熊妖发出了震天的怒吼,熊掌重重拍在了栅栏上,使栅栏一摇,接着,“噗噗噗”,又是三根长矛破开皮毛,深深捅入熊妖的身子。

    熊妖再承担不住,跌了下去,鲜血不断流了出来。

    “杀”

    就在这时,妖兽中数个妖将暴起,跃上了栅栏,甚至天空上一只鹰妖落下,尖锐爪子迅速落下,血光一闪,两个抵抗的士兵惨叫,半个脑壳被抓起,脑浆飞溅。

    “果然,要是没有道法,妖族实是可怖。”

    “当然,这是虚界,现实里要成妖可不容易,更加不要说这样多了。”转眼之间,上下左右立刻就是陷入了困境,感受到危险,裴子云笑了起来:“来的好——雷来”

    “轰”一声,天空落下鹰妖瞬间被雷击中,惨叫一声爆出血花落了下去,接着寒光一闪,一个妖将才扑进来,眼前突一亮。

    本来被燃烧火焰照亮的墙上,长戟寒光突弥漫,一种惊怖袭上了它的心,面前这人似乎不是凡胎肉体,而是压倒一切的魔神,这妖将瞬间受制,怒吼一声,拼命挣脱了梦魇,但已经迟了,身体一凉,人头飞了出去。

    接着裴子云抓住一根长矛:“死。”

    长矛穿空,鹰妖还在挣扎,只是矛光闪过,长矛贯穿鹰妖,重重跌在地上,妖影一闪,又消失不见。

    瞬间连杀二将,趁此空隙,数个妖兽跃过,向裴子云杀去。

    裴子云让也不让,只见武器也好,爪牙也罢,击在身上,有的被盔甲挡住,有的刺入盔甲,在肌肤上闪着火星,接着长戟一转,贴着身子一个旋转,一道寒光炸开,扑上来的妖兽全部跌下,分成数段。

    裴子云脸色一红,热气涌出,才杀回来,根本只休息了片刻,就又有战斗,却是消耗不少,就在这时,突一丝锐气凭空出现,破空疾至。

    裴子云立刻明白,这是潜伏在妖兽内的妖将,暗喝着:“风体云身!”

    身体瞬间移上六寸,只听着“噗”一声,长矛贴身擦过,肩上一凉,裴子云长啸一声,长戟击下,一声闷雷,这妖将如中雷殛,吐出一口鲜血,长矛寸寸断碎,侧身就要逃去,寒光一闪,拦腰斩断。

    战场惨烈,道官给士兵加持,还是看见了一点血光,一个道官就说着:“真君受伤了。”

    语气说不出高兴还是担忧,李正源看的仔细,说着:“真君只是擦破了一点皮而已。”

    “我们现在是一条线上蚂蚱,出了事,谁也跑不了。”

    仔细看去,有妖兽趁机刺在伤口,火星飞溅,深入一分就不能刺入,裴子云抓住武器,重重一击,周围七八个妖兽尽数飞了出去。

    火焰中,妖兽不断冲击,杀声震天,下面本阵大纛下,璐王黑眸中光亮一闪,说:“现在有多少了?”

    跟随的文士声音有点嘶哑:“三十三了。”

    璐王行了几步,看着山坡上满是焦黑的尸体,横七竖八有二三千数,感慨:“地仙到这地步,真是可左右国运了。”

    熊熊火油还在燃烧,不少妖兽在其中已没有了动静,谢成东看着,神色凝重,却也笑着:“皇上,此界不但增强了我们,更增强了裴子云的力量,不然也不至于如此,更何况他身后还有上千甲兵支援,更有火油打破了我们妖海战术,不然他连第一轮都撑不住。”

    “不过现在裴子云再厉害,已消耗的差不多了,里面的军将也都疲惫了,且我们的时间也不多了,可以雷霆一击了。”

    璐王向大营看去,点了点首:“你说的是,不能给敌人任何喘息机会——亲军压上!”

    早已等候千余妖兽妖将,以及两千侍卫军都徐徐出动。

    战鼓不急不徐,一记记异音一下接一下,直敲进每个人心里,接着,三千军扑了上去。

    “射!”呼啸破空而去,扑上去的“轰”倒了一片,妖潮尤然不觉,汹涌的冲锋,这生力军一投入,筋疲力尽,但伤亡不多的土垒栅栏上,顿时多处崩裂开来,血花和人体迅速叠起来。

    “杀!”道官支持下,众人拚死顽抗,阻挡妖兽。

    而在后面,李正源匆忙而去,看了一眼退了下去激烈喘息的裴子云,上前低声:“真君,我们已快撑过一天,这些妖兽井然有序,狡诈无比,火油作用越来越少了,妖界还没有消失,是不是出了问题?”

    裴子云喘息着看了一眼李正源,说着:“不会,这种结界想要维持,消耗实在太大,偷天换日之法绝对维持不到第二天,它真可以将我们一直困这里,岂不是真仙之力?不,或世界之力才可。”

    裴子云冷冷说着,李正源张着嘴,理智上心中明白裴子云说的没错,只是情况,是越来越危急了。

    “给我一刻时间,我就能恢复再战。”裴子云狼吞虎咽喝了参汤,闭目不再理会,李正源张着口,没有说话,姑且不说裴子云地位最高,本来就是发号施令者,而且刚才连连出阵,格杀的尸体怕是数百,这时休息本理所当然。

    可是人就是这样,多出力了,就被人视成理所当然,现在一退下,李正源明知道自己这情绪不对,还是产生一丝怨恨,摇头把这情绪消除,他深深吸了口气:“各位顶住,奋力杀敌吧!”

    将士呐喊厮杀,卷起惨烈喧嚣声,幸亏山坡狭窄,一波波冲锋又被击退,一片惨呼中,大批的血肉肢体跌滚而下,血汇集成溪流而下。

    对这一切战况都视而不见,裴子云沉入了空间。

    和以前一样,周围一切消失,只有一片漆黑,自己元神下降着。

    转眼,就看见了一片白光,显出一个空间,这空间似乎大了些,大门有着金钉,看上去有些雄伟,里面空间变化不大,多出三十余雕像,个个面目狰狞,似乎在呐喊挣扎,但全数囚禁不动,丝丝妖气在它们身上冒出,化成了灵气。

    这时不假思考,喝着:“系统!”

    眼前出现一梅,并迅速放大,变成一个半透明资料框,带着淡淡的光感在视野中漂浮,数据在眼前出现。

    “地仙:第七重层(53.1%)”

    裴子云只看了一眼,就寻思着:“53%,我已渡过雷劫,这次只要灵气足就可升级,三十余雕像应该可以满足,但抽取的灵气有个过程,要是给我十天,不,五天,我必可升级。”

    正想着,突心中一惊,立刻醒转,才醒过来,只见失去了自己在前顶着,更没有了火油,虽将士用命,但还是抵挡不住,就听着“轰”一声,栅栏本是临时所制,这时数个熊妖推动,终撑不住倒下。

    栅栏一垮,所剩不多的妖兽冲破防线,顶在前面的十数个士兵,顿时撕成了粉碎,而在后面,侍卫亲军呐喊一声,潮水一样涌入。

    :。: